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宋君含夜寒笙(宋君含夜寒笙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宋君含夜寒笙小说免费赏阅完结版全文

xiaot 2023-12-06 10:45:08 74
xiaot 2023-12-06 74
点击阅读全文

宋君含的身体任由谢容钰操控,摆布成一个又一个的姿势。

谢容钰看着在自己身下承欢的宋君含,这一刻的失而复得令他心底庆幸。

庆幸自己找到了她。

也庆幸这个男人是他,从头到尾都是。

监视的侍卫从院子里离开后,便来到了太守的主院,向太守报告。

“太守,他们二人正在院子里颠鸾倒凤。”

王太守捏了捏并不存在的胡子,眼神狐疑:“继续盯着,有事随时向我汇报。”

……

宋君含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才终于得到了自由。

她躺在床上,整个人仿佛被水浸湿一般。

“我叫了水,帮你擦身。”

谢容钰将她抱起,仿佛手中抱着稀世珍宝一般,走向浴房。

宋君含懒洋洋的窝在他怀中,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

她被放到水里,谢容钰亲自帮她洗身子。

宋君含仿佛有一种梦回六年前之感。

不过身上的疼痛,又很快将她拉回现实。

擦拭完身子,谢容钰将宋君含送回床上,自己出去了。

宋君含裹在被子里,隐约听到外面云一的声音:“大人,您独自潜伏在这里查找太守罪证,会有危险的,更何况身边还有太子之人。”

谢容钰不容拒绝地吩咐:“好了,不要说了,只差一步,你先回京,调集人马。”

宋君含疑惑。

宋君含夜寒笙(宋君含夜寒笙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宋君含夜寒笙小说免费阅读完结版全文

只差一步?

谢容钰是什么意思?

可宋君含还没来得及思考是什么意思,谢容钰的脚步声便传来,她急忙闭上眼。

谢容钰从门外进来,便见到宋君含宁静的睡颜。

或许是今夜的月光太耀眼,竟然融化了谢容钰嘴角的那抹冰冷,看起来有些温柔。

谢容钰为营造出沉迷美色的模样,一连几日,都和宋君含腻在一起。

除去和宋君含在一起的时间,便是王太守在一起,令她放松警惕。

这日,谢容钰带着宋君含上了街。

他带着她进了一间成衣铺,豪爽的将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掌柜的,把你们这里最贵的成衣拿来给我的美人试。”

宋君含沉默不语。

她没想到谢容钰如此沉迷于角色扮演。

老板娘拿了银子,财迷似的笑起来,然后邀请宋君含:“这位夫人请。”

随后就将宋君含请进了后院的房子。

宋君含刚脱掉些外衫,门后便传来“吱——”的一声。

她以为是谢容钰,冷声说道:“你能不能别时时刻刻都想着这种事?”

来人愣在原地,出声问道:“什么事?”

宋君含这才听清楚是褚英的声音,连忙转身:“无事,你怎么进来了?”

她下意识看向外面,心一紧。

要是谢容钰进来,看到褚英,或者褚英看到他,一定会打起来的。

褚英察觉到她动作,却以为她是在担心外面的人会进来,安慰道:“没事的,我刚在街上看到你,便从后院翻墙进来,没人看到,你不用担心。”

褚英走上前,抓住她的双肩,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吧?咦,这是什么?有人伤你?!”

宋君含脖子露出一片钰迹,褚英看了,又惊又疑。

宋君含意识到脖子上的钰迹,连忙捂住脖子,强装淡定道:“没人伤我,只是太守府蚊子比较多。”

褚英半信半疑,又问道:“那你找到些什么?”

虽然她见多识广,但毕竟是黄花大闺女,对夫妻之事并不了解,因此确认宋君含没外伤后,便放心了。

宋君含将在太守府发现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褚英当即决定:“那既然如此,你也不必再回太守府,我今夜就夜探太守府,定然找到太守来往的罪证。”

话音刚落,门骤然被推开了。

两人皆是一惊,齐齐望向门口。

一个颀长的身影,浑身黑气肆虐的站在那里。

第六十六章

褚英看着这个看似高贵的男子,心中一惊。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自己竟然没有听到丝毫动静。

褚英缓缓的移动到宋君含面前,护住她。

宋君含最担心之事发生了。

她以为两人碰面会出事,可看褚英一副陌生的模样,便想起谢容钰如今伪装了身份。

她看向谢容钰:“这是我一位朋友。”

谢容钰迈步进门,反手将门关上,不悦道:“你在这里有朋友?”

褚英见两人语气熟稔,逐渐放松了警惕:“在下褚英,这位兄台是?”

谢容钰走近,黑沉沉的脸在看见褚英平整喉结时神情一顿。

脸色蓦然变得好看起来:“在下云一,是京中官员,实不相瞒,我此行便是调查太守,在下已经调查过了,你们想要的东西不在书阁里。”

宋君含诧异的看向谢容钰。

他好似和那个高高在上又谨慎的首辅完全分割开来。

褚英半信半疑看向宋君含:“他可信吗?”

宋君含一惊,更没想到这个问题居然被抛到自己身上。

她看向谢容钰,看着谢容钰,却想不透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忽地,她便想起昨夜听到的对话,不由自主的点头:“就信他一回吧。”

褚英选择了相信宋君含。

也选择了相信谢容钰。

谢容钰出谋划策:“我已打探到,有关太守行贿的官员及账簿全都放在卧房的暗格里了,只不过,我受到监视,无法行动,需要人帮助。”

褚英一听,看着她,企图从男人冷俊的面容上找出一丝撒谎的钰迹,可都没有。

“我可以配合你。”

褚英立即便同意了。

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谢容钰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褚英。

褚英伸出手掌:“击掌为誓。”

谢容钰瞥了一眼,勉为其难伸手。

两人击掌约定了今晚便开始行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谢容钰已经来到了宋君含身边。

褚英看着两人,不知为何觉得两人之间气氛有些怪异。

她多看了两眼,才开门出去,翻墙离开。

屋内只剩下谢容钰与宋君含二人。

谢容钰走向一言不发的宋君含:“你肯信我?”

宋君含侧身,清冷道:“我认识的谢容钰虽然冷血无情,却也不屑用这种卑鄙残忍的手段来敛财。”

“我便把这句当成夸奖。”谢容钰声音放柔。

说完,谢容钰牵起她手回去了。

晚上,月黑风高。

谢容钰和宋君含在房间里等着。

宋君含正在看书,谢容钰在一旁看着,目光里只有她一人的身影。

太守府上空,褚英一身夜行衣飞快的潜入太守府东侧。

掏出一个火折子。

火星在夜空中闪烁着。

褚英想起了今日谢容钰说的话:“太守府西侧关押着很多女人,你放把火,趁乱将她们放走,此事一定会惊动太守,到时,我便会进入他卧房。”

“我整日在府中穿梭,别人不会怀疑到我头上的。”

想到这,褚英毫不犹豫的放了一把手,将房子点燃。

宋君含看着烧起来的火光,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起身来到窗边。

谢容钰也在窗边看着。

两人并肩而立,好像看一场烟火。

院子里传来嘈杂的身影,动静惊醒了王太守。

整个太守府,乱了。

第六十七章

谢容钰拉上宋君含:“跟我走。”

他拉上宋君含,长驱直入,进入太守卧房。

直接将床榻上的褥子掀开。

宋君含看到了藏在床底的暗格。

她看着谢容钰将暗格打开,里面放着一本账簿和名单。

谢容钰刚拿起,便被宋君含抢过。

宋君含看了官员名单,都是一些地方小官,还有一些京中大官。

她曾经见过名册上的一些官员,要不是这份名册,她还真不是知道私底下,他们也为这个丧尽天良的销金窟提供庇护。

还有账簿,记载着银钱流向,日进斗金,流向全部是京城的钱庄。

这里,还有一些往来的信件。

宋君含正要拆开看,外面便传来一阵声音:“快!”

谢容钰连忙拉着宋君含离开了院子。

“先走!”

西院。

王太守看着熊熊燃烧的房子,满是心痛。

这时,一下属上前禀告:“太守大人,关押在院子里的那些奴隶,都被人放走了。”

王太守满脸染上愤恨之色:“还不快去追!”

站在原地,王太守忽地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