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叶白柚沈璟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叶白柚沈璟)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32:49 47
2023-11-28 47
点击阅读全文

他虽对叶白柚说是因这龙纹佩才认了她这个义妹,可实则更多的还是因为她是当年那个小孩儿。

他们二人早有羁绊,若是这玉佩落入旁人手里,他固然会被蒙蔽一时,却也不会蠢得一直错认。

见对面小女娘垂着浓密羽睫不知道在想什么,沈璟说道:“是沈家的事让你不安了?”

知烟抿抿唇:“昨天夜里沈覃的庶女来见我了。”

这事沈璟知道。

棠府与秦府就隔一墙,府门也同在一条巷子里,加之那头的人几乎都是从督主府里过去的,隔壁有什么动静自然瞒不过他。

昨天夜里沈家那庶女过来时,沈璟就已经知道,只是他未曾过问,也没想着要事事替叶白柚做主,而且杭厉打瘸了沈覃的事他也知道,只既然人已经给了叶白柚,那自然奖惩都由她自己做主。

知烟见沈璟只看着她不说话,迟疑了下才说道:“三妹妹跟沈家其他人不一样,沈家若是毁了,她……”

沈覃她肯定是不会饶了的,可若她所猜测的事情是真的,沈茹于她是有恩的。

沈茹是沈氏女,沈家若是出事她也逃不掉。

“我知道三妹妹无辜,而且她昨夜来找我也是顾念姊妹之情,她跟沈家人不同,可是要我为了她就放过沈家我又做不到。”

她低声说完后忍不住就看了眼沈璟,“阿兄,我是不是太过心狠?”

“你若是心狠,就不会顾虑她如何。”

“可是……”知烟迟疑。

沈璟明白了她心结,眸色轻缓,徐徐开口。

“沈茹是沈家庶女,在沈家却没什么地位,别说她生父对她毫不在意,就是你那个向来满嘴仁义道德的兄长,待这位庶妹甚至还不及一个入府不足半年的外室女。”

“沈茹之于沈家是耻辱,之于沈覃更是恨不得能抹去的污点,她在沈家的处境甚至比你还不如。”

“沈家安好,她未必能好,沈家倒了,她也未必不会好。”

这京中的事情只要他想要去查,就没有什么是能瞒得住的。

先前他让人去沈家查知烟的事时,派去的人将沈家几乎掀了个底朝天,其中自然也没少了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沈家庶女。

沈璟抬眼看着知烟:“昨夜杭厉为何伤了沈覃你应该清楚,你那个庶妹看着胆小怯弱,可骨子里未必真如此。”

“怯弱是她多年苦难下磨出来自保的外衣,她只有这样才能活,可如果给她机会,她说不定比谁都大胆。”

知烟听着沈璟的话愣了下,想起上一世沈茹偷偷替花芜指了出路,想起她暗中“接济”她许久,甚至后来沈姝兰出嫁那日,那个突然吃坏了肚子的婆子,那仿若奇迹一样落在她身上逃走的机会,放在任何一个谨小慎微的庶女身上都不可能去做。

叶白柚原本惶惶突然就安宁了下来:“我明白了,谢谢阿兄。”

沈璟对着她说道:“铖王派去安州的人差不多快要返程了,最迟半月就能到京城。”

知烟愣了下:“那姨母…”

“铖王妃寻的人也已经到了宿云镇,照那人的本事和脚程,应该跟铖王府的人前后脚回京。”

沈璟说话时看着她:“沈家现在的处境极为不好,沈瑾修想要重回圣前,沈家挽回声誉,只能在你身上动心思,而且陆家在我手上吃了大亏,可能会借着沈家的事用你来谋算我。”

世家的人向来无耻,手段卑劣的比比皆是,他自己不怕什么,就怕叶白柚被人算计。

知烟脸色一紧:“我会小心的。”

绝不能拖阿兄后腿!

沈璟见对面小女娘脸上没了先前的郁郁不安,反而斗志昂扬,眼睛都亮了起来,他嘴角轻扬,扣指点了点桌上。

“那现在能用饭了?”

“能!”

知烟连忙将油糕塞进嘴里,颊边鼓鼓,乌眼钝圆。

沈璟失笑:“慢些吃。”

第50章作戏

时间忽倏而过,转眼就是十日。

叶白柚脸上的伤逐渐好转起来,摔伤的腿修养数日也已经能够随意下地行走。

铖王妃每隔两日就会去积云巷探望知烟,只她脸上颜色愈发差了,虽未与知烟细说王府中事,可知烟却感觉得到铖王妃提起铖王的时候越来越少,就算偶有提及,那眼中也再也不是当初那般温柔眷慕。

铖王的人比沈璟预料的还要早几日回到京中,铖王拿到那些人送回的东西,就满是无奈地寻来了积云巷。

“我就说你想多了吧,沈家怎么可能拿着外人混淆自家血脉,这府衙籍书可都写的明明白白。”

铖王看着拿着那些东西查看的铖王妃,目光有些责怪地落在知烟身上。

“你也是,知道你与你阿兄他们置气,可这种事莫须有的事情怎能胡说,若是叫人知道你胡乱揣测,定会落你个污蔑尊长的恶名,传扬出去更是会毁了整个沈家的官声,还让你姨母为你操心夙夜难寐。

叶白柚手上的伤已经好了许多,拿着那叠铖王送来的东西,上面仔仔细细地写着“李氏女,籍安州”。

“这些是姨父派去的人查出来的?”

“不是我还能有谁,这种事情哪能让旁人知道。”

见知烟乌黑眼眸看着他,铖王皱眉。

“怎么,你连本王也不相信?你若是不信,我叫去安州的那几人过来,你自己与他们问话,他们将沈姝兰过往查了个底朝天,她生母李氏的确与你父亲有所交集。”

“十七年前婺州水患,你父亲奉旨前往治灾,李氏原是婺州人士,当年与你父亲在婺州相识,你父亲因治灾受伤曾在婺州一带失踪了近三个月,期间便是被李氏所救与她朝夕相处。”

“他们二人是如何生情不得知晓,可你父亲返回京城之前,的确特地单独安置过一批灾民前往安州,其中便有那李氏。”

铖王看着脸色难看的铖王妃,还有垂眼不语的叶白柚,放缓了声音说道:

“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你父亲对你阿娘起了外心,可沈姝兰的身份的确是真的,李氏是去了安州之后才查出有孕,后来诞下了沈姝兰便一直寡居,她手中不仅有你父亲写给她的信,还曾因生活困苦当掉过一枚玉佩,我派去的人费了些功夫才将其赎了回来。”

他将一枚笺节竹纹佩递给了知烟。

“这玉佩是你父亲心爱之物,你姨母当年应该也是见过的,你若再有不信,当年你父亲在婺州治灾失踪,后来安置李氏都有人证,这京中也有识得你父亲笔迹的人,你可寻人来验证,只是届时你父亲身后清名恐怕就……”

叶白柚听着铖王满是忧心的话,突然就觉得一阵阵的心寒。

这是从小疼她的姨父,是与姨母同床共枕恩爱多年的夫君,他怎么能当着她们说谎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帮着沈家将他们弄的岌岌可危的谎言弥补的天衣无缝。

他明知道她不可能拿着那些东西去叫外人验证,毁了父亲和阿娘的名声。

知烟看着气的死死抓住手里的东西,指尖用力到发白却竭力忍着的铖王妃,垂着眼睫遮掩冷漠:“我自然是相信姨父的,是我多想了……”

“本就是你多想。”

铖王满是不赞同:“你这次闹得也够久了,沈家老夫人一直缠绵病榻,那手也是彻底废了,眼下外头谁不议论沈家的事情,沈国公府名声尽毁,你阿兄前程葬送了大半,连你自己也同样遭人秽言说你心肠太狠。”

他说话时语重心长,带着规劝。

“知烟,我知道你恼恨䧿山的事,可沈家已经付出代价了,他们若是倒了对你也没有好处。”

“你如今仗着沈璟庇护自是没人敢与你如何,可谁能知道他是不是一时兴起或是别有他意,况且与阉人为伍,伤的终究是你自己名节。”

“皇后娘娘和陆家那边已有不满,听姨父一句劝,这事到此为止。”

叶白柚听着铖王敦敦教诲只觉可笑,她抬头没什么表情,像是犹豫:“可我已经跟祖母他们闹成这个样子,我想作罢,他们恐怕也不会罢休……”

“知烟说的对。”铖王妃在旁冷声道:“沈家的事情是他们咎由自取,想要让知烟会去跟他们认错服软,休想!”

铖王听出二人话中松动,见知烟愿意跟沈家修好顿时松了口气。

“瞧你这话说的,我也是护着知烟的,哪能让她去跟沈家认错,这就算想要修好那也得沈家摆足了姿态,我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