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迟来深情皆如草(寒月澈江雪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寒月澈江雪唯最新章节(迟来深情皆如草)

2023-11-29 16:21:23 51
2023-11-29 51
点击阅读全文

寒月澈是生日宴的举办人,他气宇轩昂的上台说了开场白。
  简单的几句话,低沉的嗓音在话筒里发出好听极了。
  随后挽着江雨唯下台与宾客寒暄敬酒。
  在外人眼里他们俨然是A市最登对的金童玉女。
  赞美声不断飘进江雪唯耳中。
  刺耳得很。
  视线一直落在寒月澈和江雨唯身上,江雪唯慢慢红了眼眶。
  如果不是寒月澈推她出去为姐姐顶罪,今日在皇朝大方接受宾客祝福的,应该是她。
  轻扯嘴脸,江雪唯露出讥讽的笑。
  六年前她就看清楚了。
  寒月澈至始至终爱的,都是姐姐。
  就连和她在一起的两年,也只不过是为了气姐姐不陪他回A市而已。
  江雨唯爱寒月澈,换来他的倾心相待。
  而她爱寒月澈,换来一身的伤痕。
  如果是其他人陷害她入狱,今日出来她一定会和对方没完没了。
  可是………
  一个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
  一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
  她连恨的权利都没有。
  而且以现在寒家和江家的势力,她闹起来,恐怕又是六年的牢狱之灾。
  她现在要想的,是怎么在A市继续生活。
  收回视线,江雪唯继续手中的工作。
  监狱生活,她学会的第一个本事就是忍耐。
  添酒与寒月澈擦肩而过时,她也表现得很淡然。
  没有了恨。
  没有了爱。
  …………
  忙完宴会已经是晚上的八点。
  陈姐将江雪唯带进宿舍时,里面已经有三个人在吃着蛋糕。
  她们聊得很热闹,笑声不断。
  刚从阴暗的狱中出来,江雪唯有些不习惯这种氛围,独自坐在角落。
  “这雨唯小姐不光人漂亮,心地也很好,还给我们留了蛋糕,搁其他千金小姐,哪会体谅我们的辛苦啊!”
  说话的是宿舍长,加她四个人里面年纪最大的,叫沈娟。
  听她这句话,江雪唯只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像江雨唯那种大小姐,哪会体谅人。
  她的个性她最了解,她这么做无非是因为她不爱吃蛋糕而已。
  “就是,你说她在监狱的那个妹妹,心肠怎么就那么坏,小小年纪就放火杀人!”
  闻声,江雪唯肩膀一颤。
  “同是一个爸妈生的,品行差那么多!”
  说话里满满都是对她的嫌恶。
  “唉,别说了,人家也恶有恶报了,判刑十年,又被江家断绝了关系,以后出来日子也不好过!”
  长得最漂亮的江书怡挥手,打断这个话题。
  “吃蛋糕吧,别聊煞风景的!”另一个女孩杨文茵说道。
  停止聊八卦,她们才注意到坐在角落里的江雪唯。
  “新来的,过来吃蛋糕啊,别拘谨!”
  “不了,谢谢!”江雪唯礼貌的笑笑。
  她们这种氛围,她一时间融入不了。
  甚至有些孤僻。
  “来吧,这蛋糕可是皇朝做的精品,有钱人都不一定订得到呢!”
  几番推辞,江雪唯还是被拉到桌边坐下。
  夹着一点蛋糕放入口中,甜蜜充实着味蕾。
  熟悉的味道………
  江雪唯却感觉难以下咽,扎疼了心。
  “很好吃!”她声音如蝇。
  “对了,你刚来我们大家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么?”
  江雪唯应声指尖微颤,眼光无神。
  愣了一下,幽幽的开口,“我,我叫……夏忘尘!”
  她不敢说出江雪唯这三个字。
  这个名字,不光会遭到她们歧视,怕是也会被赶出皇朝吧。
  “夏忘尘,很好听的名字!”
  “谢谢!”
  时隔六年,A市早已不再是她眼中的A市。
  而她,亦不再是A市眼中的江雪唯。
  她叫夏忘尘。
  忘记旧尘,重新来过的夏忘尘。
  *
  来皇朝工作的女人,不光是为了挣钱,也为了有朝一日能嫁入豪门,飞上枝头。
  她们每一天精心打扮,浓妆艳抹。
  朴素的江雪唯自然而然成为另类。
  她长得最不起眼,也看得出没钱打扮自己。
  不是有威胁的竞争对手,每个人对她倒挺好的。
  她只想简单的生活。
  等攒够了钱,离开A市,重新开始。
  “忘尘,过来!”
  听见有人叫,江雪唯赶紧放下手中的活。
  “这里客人订了甜品,他就在大堂,你赶紧给他送过去!”
  “好的!”
  接过甜品,江雪唯赶紧往大堂走。
  每个人都想被富家公子相中,这次会把送餐任务交给她,想必对方是个令人忌惮的人物。
  只是……
  她没想到会是月年。
  寒月澈的四大保镖之一。
  终究,还是碰上了。
  明白在A市就躲不过,江雪唯很平静。
  小小人儿就安静地站在月年眼前,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职业地礼貌微笑。
  “小唯,你……出来了?”
  倒是月年,显得很诧异。
  从这个小小的身影落入瞳孔时,他就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六年时间,那个在他心里高贵的小唯小姐变了好多。
  变瘦了。
  变黑了。
  可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
  “月年少爷,你好!”江雪唯很平静,礼貌颔首鞠躬。
  “小唯………”月年喉间哽咽。
  她的低声下气,着实把月年吓一跳。
  以前的小唯虽然谦和待人,但从不会如此的卑微。
  她有着贵族小姐的矜贵涵养,骨子里更有桀骜不驯的坚韧志气。
  月年眉头蹙紧,心狠狠揪疼。
  “月年少爷,这是您订的甜点!”
  又是一句月年少爷,生生把他们的关系拉开了。
  以前他们可是无话不谈的。
  眼前有水雾闪过,月年赶紧低下头盯着甜品。
  也对,她入狱时他都没有伸出援手。
  眼睁睁看着冰凉的手铐套入手腕,被警察强行带走。
  她是无辜的,他自然清楚,却没有为她做一丝辩解。
  如今,哪还有资格再做朋友。
  心里藏着太多太多对她的愧疚,月年只好转身离开。
  隔了一段距离,江雪唯突然开口。
  “你会告诉寒月澈我出来了吗?”
  在寒月澈的四大保镖里,她和月年关系最好。
  月年算是第一个知道她喜欢寒月澈的朋友。
  那时候她就是通过月年,知道寒月澈所有的喜好。
  她保存的第一个寒月澈的东西,就是月年帮她弄到的。
  她们算是很好的朋友。
  可她心里清楚他对寒月澈的忠心,宁死不敢违背他的命令。
  在服从面前,她这个朋友便微不足道。
  而且她现在的身份,哪里还有资格和他做朋友。
  “不会!”
  月年清冷的嗓音发出。
  江雪唯松了一口气。
  月年向来一诺千金,他说了不会告诉寒月澈,就一定会帮她瞒着。
  但A市是寒月澈的,皇朝更是寒月澈的。
  待在A市,他们终会相见。
  可江雪唯没想到。
  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将近一个月的学习,江雪唯在皇朝的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
  她很勤快,什么脏活累活都干,陈姐看在眼里。
  她喜欢她的踏实肯干,也知道她很缺钱。
  浑身上下只有她应聘时穿的那套衣服。
  她挺心疼的。
  心疼她才不过26岁的年纪,却过着62岁的辛酸生活。
  过了试用期,陈姐便把她调到VIP包厢服务,赚点小费。
  今天1号包厢的客人很重要。
  这句话陈姐在江雪唯耳边说了不下十遍。
  江雪唯自信不会被投诉。
  她一直表现得不卑不亢,不会像其他服务员那样过分表现自己。
  出身贵族世家,她懂得什么场合该说什么样的话做什么样的事。
  接过厨房送来的甜点,江雪唯身子明显一愣。
  是雪之月。
  皇朝的主题甜品。
  是当年寒月澈按照她的喜好命人量身订做的一款。
  他说,“小唯,我用雪之月喂饱你,你就用你自己来喂饱我!”
  暧昧的话,从寒月澈薄唇里说出来异常撩人。
  寒月澈不喜欢吃甜品。
  却喜欢吻她吃过甜品的小嘴。
  他说她的小嘴比任何甜品都甜,让他迷恋。
  再见雪之月,依然是令人垂涎三尺的味道,江雪唯却觉得有些恶心。
  这道甜品会让她想起那段可笑的过去。
  柳眉微蹙,她轻轻推开包厢的门。
  全程江雪唯都是微微颔首,用最礼貌的礼仪对待,不卑不亢。
  “您好,您点的雪之月,请慢用!”
  微颔首行礼,欲退出包厢。
  “小唯………”
  一道熟悉的温婉女声响起,脚步声应声顿住。
  江雪唯心跳漏了一拍,指尖不自觉攥紧托盘。
  老天爷还真是不放过她。
  这么快就再见了。
  “小唯,你出狱了!?”又是一声惊讶。
  江雨唯从椅子上弹起,双眸瞪大,难以置信地望着她。
  房间里,静得可怕。
  想不到她变成这副模样,他们还能一眼认出。
  眼角藏着冷冽的轻笑,一闪而逝。
  “回江小姐,是的,我出狱了,而且我现在有了新的名字,叫夏忘尘!”
  她幽幽地转过身,始终不正视寒月澈和江雨唯。
  恭敬地语气,无形间拉开了距离。
  “小唯………”江雨唯声音哽咽。
  对这个代她入狱的妹妹,她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愧疚的。
  “寒少,江小姐,如果没什么事我先退下了,祝你们用餐愉快!”
  话落,江雪唯利落的出了包厢。
  当初毅然推她出去顶罪,现在又来嘘寒问暖。
  江雪唯只觉得恶心。
  她匆匆出来,不是嫌弃江雨唯的问候,而是寒月澈的眼神。
  他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只是一贯冷淡的眼神盯着她。
  不正视他的眼,她依然恐惧的心里发寒。
  “阿澈,是雪唯,她出来了!”
  江雨唯激动地攀着寒月澈的肩膀,声音颤抖。
  “先吃饭吧!”
  相较于她的激动,寒月澈很冷静。
  漂亮的丹凤眼没有一丝波澜,俊脸更是面无表情。
  一双鹰眸只是淡淡瞥了一眼门口。
  寒魅组织。
  “你知道她回来了?”
  寒月澈立于落地窗前,柔柔的阳光在他脸上投下斑驳的光影,衬得侧颜棱角分明。
  一句话,问得月年心沉到谷底。
  少爷见到小唯了?
  蝉翼般的睫微微敛下,月年紧紧咬着唇瓣。
  他想找个时间带小唯离开皇朝的。
  还是晚了一步。
  “是的!”事到如今,他只能如实相报。
  “为什么不向我汇报?”
  冷淡的语气里有一丝怒意,月年闻声迅速跪下。
  “我以为雪唯小姐和您取消婚约,又被江家逐出家门,现在形同陌路,她的事不用再向您禀报!”
  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六年时间,少爷从未去监狱探望过小唯,更没有提起过雪唯小姐的名字。
  他把雨唯小姐捧在手心里疼爱。
  他以为在少爷心里小唯只是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而已。
  “你倒替我想得周全!”
  “月年不敢揣测您的心思,请少爷责罚!”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