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叮!皇后娘娘您有新的快递请签收小说(白暮商温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白暮商温柔小说无弹窗)

2023-11-28 17:32:53 61
2023-11-28 61
点击阅读全文

就在朱曼香气得无处发泄的时候,一道柔和的女声从岸边传来。

朱曼香回头一看,原来是住在他家隔壁的方氏正端着一盆衣服站在她身后的台阶上。

想来也是准备到池塘来洗衣服的。

却不想正好让她看到自已这么狼狈的一面。

这方氏是校尉梁冬的媳妇儿,三十多岁的年龄倒是温温柔柔的。

她生的两个儿子都已经入了亲兵营,再加上梁冬也爱重她,所以他们家的日子倒还算好过。

朱曼香见方氏正一脸疑惑的看着她,慌张的从水里站了起来,池水也就刚到她大腿的位置而已。

“方婶,你也洗衣服啊?”

“可不是吗!趁着太阳没出来洗了晾好,免得一会还得顶着个大太阳忙活。”

方氏说着步下台阶,找了个离朱曼香不远的位置。

“曼香丫头,那水里的衣服可是你的?”

方氏看着随着水流缓缓往下游飘去的衣服,出声提醒着朱曼香。

朱曼香回头一看,顿时惊呼了一声,然后就往池塘中间趟去。

要是她将她爹的衣服给弄丢了,她娘肯定不会饶了她的。

方氏看着浑身湿透的朱曼香,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以前看着这丫头老实本分,还挺不错的,没想到也是个心气高的。

只可惜,谁也不是傻子。

朱曼香将衣服全部找回来的功夫,方氏已经将她盆里的衣服都洗得差不多了。

“曼香丫头,你快回去换身衣裳吧。”

方氏将最后一件衣服的水拧干,扔进了盆里。

“我已经洗好了,就先回去了。”

说完,方氏就端着盆子转身往家里走去。

朱曼香见方氏走了,心里长苏了一口气。

这方婶应该没看到之前的那一幕吧?!

抱着侥幸心理的朱曼香,穿着湿衣服快速的将她拿出来的衣服洗了,然后才端着盆子回了家。

“姐,你怎么都湿了?”

朱曼芳见姐姐洗个衣服那么久都没有回来,刚准备去看看,就见朱曼香进了院子。

朱曼香年初的时候就已经及笄了,各方面发育都很不错。

加上夏天衣服本来就薄,打湿之后更是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所以朱曼芳一眼就看了出来。

“没事,就是洗衣服的时候,脚滑了一下,跌水里去了。”

此时太阳都还没出来,天还有点凉。

一阵风刮过,朱曼香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姐,你快去换身衣服吧,可别着凉了。”

朱曼芳一脸担忧的接过朱曼香手里的盆子,“这衣服我来晾就好了。”

“啊秋~”

朱曼香打了个喷嚏,匆匆的进了屋。

等换好衣服后,朱曼香又围着被子在床上坐了半天。

她实在有些不明白,她今天这招错在了哪里?

为什么澹台公子他们会对她视若无睹呢?!

记得以前他们村里有个丑女,就凭着这办法嫁给了村长的儿子。

朱曼香自诩自已的长相身材还是不错的,平时出门遇到那些年轻的将土,他们都会羞红脸。

怎么这些公子哥反而这么不解风情?

对了,肯定是那个大小姐拦着他们!

朱曼香回想着当时的场景,从头到尾就只听到温柔说了两三句话。

其他人好像都没有开口。

而最后离开的时候,也是她拉着人走的。

不然那四位公子总会有人来救她的。

朱曼香完全没想过是她拙劣的演技一眼就被人给看穿了。

反而将一切原因归咎到了温柔的身上。

心里也不由的对她升起了一股恼意。

温柔人在路上走,锅从天上来。

等他们离开池塘一段距离之后,才听她说道,“哥,刚刚的事情你怎么看啊?”

“嗯?”温子默疑惑的看向拉着他袖子的温柔,“什么怎么看?别人要玩水我们管得着吗?!”

在场的人,除了白暮商以外,哪一个不是参与了安奉关的建设的。

对于安奉关的每一处地方,他们都了然于胸。

所以那个池塘能不能淹着人,他们比谁都清楚。

“不错!”

温柔抬手有些费劲的拍了拍温子默的肩膀。

“我跟你们说,这世上有一种名为白莲花的生物,你们一定要警惕。”

“白莲花??”苏辰满头问号,“白莲花不是植物吗?怎么成了生物了!”

自上了许云心的学堂,苏辰嘴里的现代词汇也越来越多了。

“我说的白莲花是指那些外表看上去很纯洁,很美好。

但其实内心阴暗,思想糜烂,还一味的装纯洁、装清高的那种人。

包括且不仅限于女人!懂?!”

温柔说这话的时候还着重用眼神关照了温子默和苏辰。

在她看来,以白暮商和苏晏的智商应该很容易就能分辨出那些居心叵测的人。

倒是温子默和苏辰让她有些许的担心呢!

第189章 什么身份

温柔的话让温子默和苏辰一愣一愣的。

“我问你们哈,如果你们不知道那池塘有多深,又看到一个女子落了水,那你们是救还是不救?”

“当然要救了!”温子默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毕竟是一条人命呢!”

“嗯嗯!不错!事实证明我哥哥是个很善良的人。”

温柔朝着温子默伸出了大拇指。

不过,接下来她的话锋就一转。

“可是人救起来了,那女子却缠上你了,你怎么办?”

温柔说着,戏精的毛病又犯了,立马就给他们演了一段。

“公子救了奴家性命,奴家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而且公子已与奴家有了肌肤之亲,奴家自然就是公子的人了。

如果公子不要奴家的话,那奴家就只能去死了……”

温柔捏着嗓子,翘着个兰花指,还朝着温子默抛了个媚眼,然后就要往他身上撞去。

白暮商:“……”

这丫头又发疯了!

白暮商眼疾手快的拎住了温柔的后腰带,不让她再往温子默靠近半步。

温子默已经因妹妹的话一阵恶寒,再看到她抛过来的媚眼,更是打了一个激灵。

见她被阻止了,连忙一脸感激的看向了白暮商。

“白大哥你干嘛?快放我下来。”

温柔被提着脚都离地了,气鼓鼓的踢腾着自已的小短腿。

“说话就好好说,动手动脚的作甚。”

白暮商此时就如一个老父亲一般,至少温柔是这样觉得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这不是在教哥哥们辨别白莲花吗?!”

“你见过?”

“我…我虽然没见过,但我在电视里面看得多了。”

温柔被白暮商那么一问,顿时心也虚了,气也短了。

就连说话的声音都不由自主的降低了很多。

白暮商勾了勾嘴角,将温柔放在了地上,等她站稳了,才将放在腰带上的手松开。

“你觉得你比他们聪明?你能看透的东西,他们看不透?”

白暮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