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周淑婉梁经年(周淑婉梁经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周淑婉梁经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32:47 38
2023-11-28 38
点击阅读全文

周淑婉一时不知道该难过还是欣慰。
难过的是,他们这么多年青梅竹马,她竟丝毫无法得到他的心。
而欣慰的是,至少他现在也没有喜欢上乔知滟……
许是视线太过直白,他若有所感回头,看见身后脸色苍白的周淑婉,身形一僵。
他很快便皱起眉:“你怎么来了?”
周淑婉勉强笑了笑:“刚好下班。”
乔知滟上下扫了她一眼,看向梁经年:“这不是昨天那位记者同志吗?梁营长,你们很熟吗?”
一句话,周淑婉和梁经年都沉默了下去。
他们的关系,是世界上最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
这时,广播悠扬的音乐打破沉默。
乔知滟兴奋地对梁经年说:“快!注意听广播!”
广播员的声音传来:“接下来,是女兵连新兵乔知滟同志的来稿——《赠如暖阳般温暖可靠的梁经年营长》!”
广播员朗读起像情书一般的投稿,有些失真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大院。
旁边下训的士兵们经过,热烈地起哄。
一切都很美好。
只有周淑婉面无血色。
梁经年诧异地看向乔知滟:“你这是……”
话没说完,乔知滟朝他伸出手,大声说:“梁经年同志,你愿不愿意和我处对象?”
周淑婉呼吸一窒。
心脏无法抑制地猛跳起来,一下一下凶狠又激烈地砸在胸口。
这句话她曾在梦里清楚地听到过。
而梁经年的回应也和梦中无二——
他状若无意地朝周淑婉瞥了一眼,说:“抱歉,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周淑婉垂在身侧的指骨泛白。
梁经年说的是“不能”,而不是不愿意和不喜欢。
看向自己的那一眼,更像是无声地在责怪她阻碍了他和乔知滟。
乔知滟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周淑婉,大方扯出笑:“没关系……我们可以先做朋友嘛。”
梁经年点头应下。
周淑婉看着他们郎情妾意。
心脏像是被长满了利刺的荆棘深深绞紧,连呼吸都带着痛楚。
她白着脸捂住胸口,艰难的吐出一句:“你们聊。”
不想刚要转身离开,她便疼的眼前一黑,直直倒了下去。
……
再次醒来,卫生所的消毒水气味充斥鼻间,入眼就见一片白。
周淑婉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一双有些苍老粗糙的手紧紧握住。
“乖女,你终于醒了!担心死阿妈了……”褚母哽咽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周淑婉看着眼前那张沧桑含泪的脸,眼圈也渐渐红了。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强忍住心口的疼痛,扯着笑安慰道:“妈,我没事的,不是什么大病……”
话音未落,一直沉默坐在一旁的梁经年忽然开口:“医生说了,你什么事都没有。”
周淑婉一怔,疑惑地看向他。
梁经年皱着眉顿了顿,又说:“以后想闹脾气可以,没必要这样给大家添麻烦。”
周淑婉脸色一白,整个人像被浸入水中,窒息感四面八方压迫而来。
梁经年这是……在指责她装病博取他的注意?
“我没有……”
她强撑着开口,这时乔知滟捧着一个铁皮饭盒进来,将她的话生生打断。
乔知滟看见病房情形顿了一下,随即笑开:“褚同志你醒了?可惜我只给梁营长带了一份粥,抱歉啊。”
“你是不知道,梁营长把你带来卫生所之后,还要坚持等你醒来呢。他真是太热心助人了,难怪我爸爸一定要介绍我们认识!”
她说着,自然地走到梁经年面前,将饭盒递给他。
梁经年沉默了瞬,接过饭盒放到床头柜上:“你吃。”
周淑婉脸色苍白地攥紧了被子:“我不吃。”
梁经年皱起眉,正要说话。
乔知滟上前走到他身边,笑着说:“经年一片好心,你就接受吧,我又不会介意。”
经年?!
称呼如此亲昵,话语如此暧昧,梁经年却并没有出言纠正。
褚母诧异的目光在乔知滟和梁经年之间逡巡片刻,又迟疑又心疼地落在周淑婉身上。
这眼神深深刺痛了周淑婉。
她心里清楚,褚母看出了他们三人之间的尴尬状态,却又碍于梁经年的身份不敢多说什么。
毕竟现在她们这相依为命的母女俩,都要仰仗梁家。
难言的酸楚自心底蔓延开来。
“不好意思,我想你误会了什么。”
周淑婉抬眸看着梁经年,一字一顿认真道:“我不是他的同志,我是他的妻子。”
病房里的气氛瞬间凝固。
乔知滟眼神复杂地看向周淑婉:“你是他的妻子?”
梁经年目光冰冷至极,带着警告:“周淑婉,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周淑婉将他眼中的厌恶看得一清二楚,熟悉的心绞痛又袭上心头。
第二次。
乔知滟不过出现两天,这已经是第二次梁经年对她这样发火。
她不知道究竟是这段婚姻本就让梁经年难以忍受,还是因为乔知滟的到来,他才更加觉得厌烦?
梁经年僵着脸:“我先送乔同志回去!”
周淑婉失望地移开眼,心里已经如同一潭死水。
病房里安静下来。
褚母叹了口气,俯身将她抱在怀中,一如从前那般轻拍着她的肩安慰:“囡囡别伤心,等你们有了孩子就安稳了。”
他们自结婚起就一直没同房,根本不可能有孩子。
在乔知滟出现之前,她也曾幻想过,会不会有一天梁经年也对她产生感情,他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可现在……梦该醒了。
周淑婉闭了闭眼,一滴泪无声滑落。
下午,褚母和周淑婉就出了卫生所。
医生同志说她没事,应该只是心里压力大。
正好宣传部有个下乡的任务,周淑婉就主动报了名,想着去散散心。
她走的时候没有跟梁经年说,以为只要两三天。
结果再回到部队,已经是一周后了。
周淑婉拿着上海牌相机,回去办公室里整理资料。
两个抱着资料的文员经过,带刺的目光在她身上刮了一遭。
“就是她,听说她在卫生所为了跟乔知滟同志争风吃醋,公然说自己是梁营长的妻子!”
“她是想男人想疯了吧!难怪会写报道污蔑乔知滟同志,原来是嫉妒人家有梁营长那样的对象……”
议论声渐渐远去。
周淑婉疑惑地皱起眉,还没明白她们在议论什么。
就见分别一星期的梁经年板着脸朝她走来:“周淑婉,你这几天去哪里了!”
周淑婉一愣,以为他责怪自己不告而别。
赶紧迎上前温声解释:“我跟着领导下乡去了,只是在村里耽搁了几天……”
话音未落,梁经年沉着脸打断:“下乡?我看你是故意逃避!”
周淑婉被戳中了心思,一时没说话。
她的确是在逃避,她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梁经年,更怕看见他和乔知滟的亲密画面。
可这反应落到梁经年眼里,就是心虚。
他怒火更甚,拿出一份报道递到沈如烟面前。
“我没想到你这么恶毒,竟然写报道污蔑乔同志!”
梁经年劈头盖脸的指责让周淑婉心口发疼,她正想解释自己没有,也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
低头却看见报道上写着——
关于乔知滟同志勾引梁营长的不良作风,该怎么避免!
而下方的撰笔人,赫然写着周淑婉。
周淑婉心头狠狠一跳:“梁经年,你信我!这不是我写的!”
梁经年却置若罔闻,一把拽过她的胳膊,强行拉着她朝会堂走去。
“跟我过来!”
“你做什么?放开我!梁经年!梁……”
砰!
周淑婉一路的挣扎叫嚷在会堂大门被推开的那一刻生生止住了。
会堂里坐得满满当当,个个扭头对着她交头接耳。
而台上坐着一排神情冷峻的领导,顶上还挂着鲜亮的横幅——“关于周淑婉同志作风问题的批评大会”。
周淑婉的心跳漏了一拍,慌张地看向梁经年:“这、这是什么意思?”
梁经年冷着脸,将她强行拽到台上,严肃地说:“褚同志,你要为自己做的事情承担责任!”
话落,梁经年退开,站到了一旁。
周淑婉无措地站在台上,慌张的想要解释。
身后一个领导却先一步开口。
“周淑婉同志身为一名部队新闻记者,为了争风吃醋,不惜捏造与梁经年营长已婚的谣言,甚至在部队新闻报道中散布不实信息。”
周淑婉顿时感觉自己浑身血液都被抽干了,她下意识看向梁经年。
男人目视前方,神情冷峻而坦然。
领导继续讲话,严肃的话音回荡在会场:
“针对周淑婉同志严重作风不端的问题,现进行通报批评。”
“经过组织开会,决定将周淑婉撤除职务,逐出部队,永不录用!”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