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盛渺陆怀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2023-11-28 17:34:42 16002
2023-11-28 16002
点击阅读全文

觉的女人不管叫得有多浪,心里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何况你跟着我时毛还没有长全呢ꜝ跟我玩心眼,林萧你还早着呢ꜝ”

他发了狠地折腾她。.

林萧被他弄得又哭又叫,但偏偏她是那样的烈性子。.

她把路靳声手臂都抓花了。.

她一点也不避忌地大叫:“行啊ꜝ那咱们就一拍两散啊,我重新再找个男人,我就不信以我林萧这样儿的找不着男人睡觉,你路靳声算个屁的东西,你是比其他男人多长了个田鸡还是怎么了﹖”

她叫得越凶,路靳声弄得越狠——

“还敢说ꜝ真想弄死你ꜝ”

整个晚上,林萧的嘴都没有停下来,别墅里的佣人都不敢细听……听了脸红心跳,每次先生把林小姐带回来,都要弄得惊天动地像是出人命案一样。.

……

路靳声终于要够了,他抽身而退,去浴室冲澡。.

出来时林萧还在。.

身上套了件他的衬衣,扣子也没有扣两颗,就那样敞着大长腿靠在床头吸烟……整个一副烟视媚行的样子。.

路靳声哼笑:“刚刚哭成那样,还敢浪呢ꜝ”

顺手拿掉她指间的香烟,自己却吸了一口,“女人抽什么烟ꜝ最好戒掉ꜝ”

林萧难得没跟他顶嘴。.

路靳声靠在床头吸烟,她就柔顺地贴在他的小腹上,纤长手指在他腹肌上划圈圈,声音也软媚:“路总消气了没有﹖”

路靳声低头看她一眼。.

哼笑:“消肿了,没有消气ꜝ”

林萧要去亲他。.

她这样子的小伎俩,路靳声哪里会不明白,来来去去就是为了盛渺……不然她怎么会乖乖躺着,早就翻脸走人了ꜝ

路靳声一手揪住她的长发,一手熄掉香烟。.

他淡淡道:“不管盛渺跟陆怀序感情怎么样,她现在还是傅太太,那个姓白的女人公然打盛渺,等于在扇陆怀序的脸ꜝ陆怀序当时没有发作,应该是想要盛渺低头求他吧ꜝ”

傅靳声笑了下:“她总不肯回心转意,是不是﹖”

林萧懵住。.

她坐起来,还是没有缓过来:“你是说,陆怀序故意放任不管的﹖”

路靳声真想拿香烟烫她。.

他下床利落着衣,扣上皮带时开口:“盛渺自己也清楚ꜝ这事儿,陆怀序是真够狠的ꜝ”

他看着林萧的样子:“累了就留这儿睡一晚ꜝ”

但是林萧立即起身了。.

她当着路靳声的面儿就脱了衣服换上自己的,离开时,她还搭着他的肩说:“我从不在金主家过夜ꜝ”

即使她说得再烟视媚行,还是叫路靳声看穿。.

他捏住她下巴,打量:“都脏了这么多遍了,就算慕时宴从牢里出来,大概也看不上你ꜝ”

林萧被刺了一下。.

没人知道,她十几岁时就被人轻薄,那是她一辈子的阴影。.

从来,她都配不上慕时宴。.

但她面上却笑得没心没肺:“是啊ꜝ我这么脏就只能配路总了ꜝ”

路靳声冷笑:“你想的真美ꜝ”

林萧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第27章三贞九烈的傅太太,也这么放荡

盛渺把沈姨的事情隐瞒了下来。.

慕父以为盛渺有事儿出门两天,换护士照顾几天,他见盛渺坐着发呆不禁说:“你先回吧ꜝ这里有护士呢ꜝ”

盛渺摇头。.

她现在哪儿也不想去,只想守在这里ꜝ

夜色沉静,

慕父是病人,终于熬不住睡着了。.

盛渺独自坐在简陋的椅子上,静静出神。.她的脸颊上,还有着一道淡淡的红痕,那是白筱筱的母亲打的。.

病房外面,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

陆怀序静静站着。.

他看着盛渺侧脸的伤,他看着她出神的样子,他看着她眸子里的木然……他又想起那天她从李太太家里出来,虽累但说话时的神采。.

【其实过去,我也是这样ꜝ只是陆怀序你一直没有注意而已。.】

【陆怀序,那200万不包括陪你睡觉ꜝ我记得你向来公私分明。.】

……

那时的盛渺,是鲜活的。.

其实陆怀序知道,只要他肯放手,盛渺很快就能鲜活起来。.

但以后她不再是傅太太,有可能,变成贺委棠的太太,也有可能变成黎睿的太太……

在成全别人,跟成全自己之间。.

陆怀序选择成全自己ꜝ

他悄然离开,他相信,盛渺会来求自己。.

她一直,都很聪明ꜝ

……

医院顶层,风很大。.

天际,显出一丝光亮。.

盛渺静静地看着那一丝光亮,她知道马上天就要大亮了,可是那些亮光却照不进她的心里。.

哥哥说过,人生有许多选择,但是盛渺现在却无路可走。.

她只能求陆怀序。.

即使他的情人陷害沈姨,她还得低着头去求他,付出什么代价盛渺再清楚不过了……陆怀序在她身上想要的,无非就是晴欲和表面的夫妻关系。.

微光里,她身后一道修长身影。.

那人陪了她很久……

盛渺无意中侧头,意外地看见了贺季棠,他一身风尘仆仆应该是才赶回来的……他望着她的目光,温润平和带着些许温暖。.

盛渺鼻子一酸。.

不需要言语,她猜出他为什么会突然回来ꜝ

但是她不能脆弱,

至少,她不能在贺季棠面前流露出脆弱,因为她不想贺季棠再为她做什么了……他那些不求回报的付出,她真的还不起。.

她也不想拖累一个好人ꜝ

于是,盛渺扬起一抹微笑,她对贺季棠说:“季棠哥好久不见了ꜝ”

贺季棠跟她并肩站着。.

他们一起看日出,看天边的光……

清早的风,吹起了盛渺的黑发,她侧头佯装不在意地说:“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回到陆怀序身边,其实当傅太太没什么不好的,至少不需要那么辛苦也不需要担心受怕ꜝ女人,总是需要找个归宿的……一个人很辛苦。.”

她说完,直直地望着他。.

贺季棠亦是。.

四目相对,是道不尽的苦涩和无奈,还有他的怜惜。.

他们不知道,这一幕被人抓角度拍下,照片看着挺暖昧……在清早传送到陆怀序的手机里。.

清晨六点,陆怀序穿着雪白浴衣靠在大床上,看着那几张照片。.

晨光中的顶楼。.

男女深情对视,气氛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特别是贺季棠看着盛渺的眼里,满满都是爱意ꜝ

陆怀序看了很久,面沉如水。.

……

清早八点。.

盛渺照顾了慕父吃早餐,跟护士打了招呼才离开,离开时她偷偷塞给人一个红包,里面是2000块钱。.

走出医院,她打了电话给陆怀序。.

陆怀序正在开车,他接了她的电话,却没有出声。.

彼此都沉默。.

良久,盛渺先开了口:“陆怀序,我想见一见你。.”

陆怀序声音冷冷的:“想回家了傅太太﹖正好青蟹上市了,林嫂手艺不错,晚上你陪我一起尝个鲜﹖”

盛渺抿了下唇:“我想谈谈沈姨的事儿。.”

陆怀序声音更淡了些:“是吗﹖那到我办公室谈吧ꜝ”说完他就挂上电话,一点余地也没给ꜝ

深秋的街头,盛渺全身发寒。.

这才是陆怀序ꜝ

过去那些日子,他偶尔的温柔只不过是哄她回家的手段,一旦发现不管用了,他就露出原本的样子来——

凉薄,不近人情ꜝ

盛渺放下手机,她没有犹豫,坐上公交车。.

转了两次,来到傅氏大楼。.

傅氏集团的员工都认识她,知道她是傅太太,但也知道她这个傅太太有多不堪ꜝ

秦秘书下来接她。.

上到顶层,秦秘书推开总裁室的门,她的态度谈不上热络:“傅总有事外出,傅太太稍等ꜝ我去为您泡杯咖啡。.”

盛渺独自站在办公室里。.

她又看见了那把小提琴,如珍似宝地放在陆怀序办公椅背后的书柜中。.

她看得出神。.

背后,秦秘书进来她也没有发现。.

秦秘书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浅淡一笑:“傅太太,知道白筱筱为什么这么恨你吗﹖您大概不知道,四年前傅总其实是想过娶她的,傅总没有特别喜欢的人,所以娶谁都无所谓,白筱筱正巧……从天而降,唤醒了傅总ꜝ”

她将咖啡放在茶几上。.

直起身子时,笑意颇深:“但是傅夫人……也就是傅总的母亲很不喜欢白筱筱,嫌她出身差登不上台面ꜝ所以即使傅太太您不出现,白筱筱也绝对进不了傅家的大门ꜝ”

她俨然,不把盛渺放在眼里。.

盛渺忽然问:“那你呢秦秘书ꜝ你这样子的出身,陆怀序的母亲会不会看上﹖”

秦秘书愣了一下。.

她没有想到,她的心思盛渺能看得出来。.

盛渺垂眸苦涩一笑,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从前她深爱陆怀序,对他身边的人自然有一番了解,秦秘书对他爱慕的眼神有时甚至不加掩饰……盛渺又不是木头,稍稍想想就能明白ꜝ

……

陆怀序晾了盛渺足足一天。.

傍晚四点,他才回到公司,推开门时盛渺正站在落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