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沈昭宁傅明远(沈昭宁傅明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昭宁傅明远全文完整无删减版免费在线阅读(沈昭宁傅明远)

2023-11-28 17:32:48 53
2023-11-28 53
点击阅读全文

还去学武保护自己,绝不给你添麻烦。至于我父亲那边,我自己去说。”

楚鹤汀看着沈昭宁,他长久以来冰封的心终于融化了一些。

“好。”

其实他有武功,可以保护沈昭宁。

可是看到沈昭宁这么坚定的眼神,他突然意识到,沈昭宁是那么耀眼,她不需要任何人保护,只要放任她肆意生长,她就会成为最夺人心魄的存在。

沈昭宁最终如愿以偿和楚鹤汀出了京都,沈父是舍不得的,一开始严厉拒绝。

可是沈昭宁开始在院中练武自保,表明要出京都的决心。

沈父大概是吓到了,加上他私下里收到了楚鹤汀的密信,知道了楚鹤汀的真实身份,于是最后很爽快地答应了。

沈昭宁并不知道这事,她只是很开心地收拾行礼进了楚鹤汀要离开的队伍。

一个月后,要离开京都的这一天。

沈昭宁到医馆去找楚鹤汀,现在她已经和楚鹤汀很熟了,于是直呼他的名:“鹤汀,我来找你了!”

然而院中,周围站着许多黑衣人。

楚鹤汀站在院中间,身子挺拔如松。

他身上不知为何有了上位者的气息,脸色清冷如北国的雪。

一身素白的医服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件蓝色云翔鹤纹袍,腰间系着犀角带,缀着上品白玉佩,披着白色毛裘,风帽上的雪白狐狸毛夹杂着雪花迎风飞舞。

黑衣人见沈昭宁来了,很快都消失不见。

沈昭宁却脸色僵硬地走上前:“鹤汀,那些人是谁?”

======第18章======

楚鹤汀没说话,只是将身上的白色裘衣解下,披在沈昭宁的身上:“风雪很大,你注意保暖。”

沈昭宁攥紧手,楚鹤汀宽大的裘衣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住。

她一下子抓住楚鹤汀的手:“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楚鹤汀的眸子像是要将人吸进去:“昭宁,是你执意要跟我离开京都的,若你现在害怕,我可以送你回尚书府。”

沈昭宁扑哧一声笑了:“我有什么好怕的?”

她将楚鹤汀骨节分明的手举起来,将手掌心正对上面:“鹤汀,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注意到了,你手上有习武之人才有的茧。”

楚鹤汀头一回微微勾起唇角,像是满意沈昭宁这么细致入微地观察到这一点:“或许也只是采摘草药才留下的。”

沈昭宁摇头,她展示自己的手掌心:“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跟着你做事,采摘草药和抓药捣药一个没落下,但你看,我掌心被磨损到的地方,跟你掌心被磨损到的地方完全不一样。”

楚鹤汀被握着的手一个翻转,反而将沈昭宁的手托举起来。

他细细地看着沈昭宁的掌心,像是不将任何一处纹路放过。

这认真的神情反而让沈昭宁的耳尖有些红了,只见楚鹤汀冰凉的指尖轻轻摩梭在她手掌心,痒痒的,像是要将每一处都感知。

沈昭宁一下子收回手,她手握成拳头咳了咳:“所以,你究竟是谁?”

楚鹤汀的神色像是日光下开始融化的雪:“你很快会知道。”

说完这话,楚鹤汀就没有再提这个话题。

沈昭宁原本还想再问,可风雪逐渐变大,她也不想耽误行程。

她很快跟着楚鹤汀出发,同坐在一辆马车上。

沈昭宁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闭目养神的楚鹤汀,此时此刻的楚鹤汀倒不像是一个大夫,反倒像贵族了。

她看着他腰身系的白玉佩,心中思索,那上面的纹样,像是邻国北凉才有的?

难道楚鹤汀是北凉人?

晚上,马车停下,一行人在路上的客栈歇脚。

沈昭宁去了自己房间,迟迟睡不着,一摸自己额头,发现正烫着,像是着凉发烧。

她忍着身体的不适,拿起床上楚鹤汀给的狐裘披在身上,一步步沉重地走出房门,脸上发热,呼吸急促,想去找热水和草药。

突然,她一下子撞到楚鹤汀。

楚鹤汀扶住她:“这么晚了,还不睡?”

他只是起夜来赏雪,没想到会看到沈昭宁也出来。

沈昭宁说起来话来磕磕巴巴:“药……”

楚鹤汀此时才注意到沈昭宁的不对劲,他探着她额头:“怎么这么烫,我给你煎药。”

沈昭宁迷迷糊糊被拉到楚鹤汀的房间,周围药香四溢,比在自己房间睡得安心多了。

不一会,楚鹤汀来找沈昭宁:“起来,我喂你喝药。”

沈昭宁却像是在做噩梦,靠在床边口中念念有词:“傅明远……你为什么要负我?”

楚鹤汀皱眉,傅明远?

他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傅明远和沈昭宁是什么关系,下一秒自己就被沈昭宁抱住,唇上落下一吻。

======第19章======

楚鹤汀一下子推开沈昭宁,差点没站稳。

沈昭宁又一下子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楚鹤汀没办法,本着救死扶伤的本分,拿着药碗和汤匙来,一点一点喂着沈昭宁喝着。

可是他心中却落下一层灰,沈昭宁是把他当作了傅明远,才吻下去的吗?

翌日,天亮。

沈昭宁醒来时身子不发热,头也不难受了。

只是她看着四周,这是哪?

她隐约记得昨晚自己出了房门想去找药,然后好像碰到了谁。

楚鹤汀此时推开房门走进来,沈昭宁忙问:“鹤汀,这是你的房间?”

楚鹤汀神色古怪:“对。”

沈昭宁觉得不好意思,她一下子起身:“那我先回去了。”

楚鹤汀却一下子抓住她胳膊,眸子中像是不甘:“你昨晚什么都不记得了?”

沈昭宁懵懵的:“记得什么?”

楚鹤汀看着沈昭宁:“你叫了傅明远的名字,还说他负了你。”

沈昭宁的脸色一下子黑了,楚鹤汀不知道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别过头去:“当我没问,你回房收拾收拾,待会我们要出发了。”

可是沈昭宁主动走向楚鹤汀,她抓着他胳膊:“鹤汀,无论昨晚我说了什么胡话,你都忘掉。”

楚鹤汀看向她:“你是私下里跟傅明远……”

沈昭宁赶紧摇头:“不是,我这辈子跟他没什么纠缠。”

楚鹤汀开口:“上辈子的?”

沈昭宁大惊:“你怎么知道?”

她难以置信,“上辈子”这事楚鹤汀居然会说出来。

楚鹤汀神色复杂:“我会看手相,在医馆的时候,我看了你手心的纹路,那上面有一条是你上辈子的线。”

沈昭宁攥紧手,面容隐忍。

她实在不愿回想上辈子的事。

楚鹤汀走到床边,将那狐裘拿起,又走回来披在沈昭宁的身上:“上辈子的事没想到你还记得,你过的一定很辛苦。别多想了,这辈子重新过便好。”

沈昭宁看着楚鹤汀,眼中湿润:“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叫你楚大夫吗?”

楚鹤汀微微一怔:“嗯,我那时还奇怪,我没把名字告诉你,你怎么知道的。”

沈昭宁闭上眼:“因为我上辈子见过你,我是死在你怀里的。”

楚鹤汀猛地回想起这些天晚上自己做的噩梦,沈昭宁一身血躺在自己怀中。

沈昭宁将上辈子的事娓娓道来,楚鹤汀听完,指尖发白。

他一下子抱住沈昭宁:“昭宁,你已经没事了,这辈子我不会让你再受那些伤害。”

原来他第一次看到沈昭宁就觉得熟悉,是有原因的。

沈昭宁被楚鹤汀抱着,觉得很温暖:“你相信我说的话?”

那些上辈子的事,她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虚幻,像是一场漫长的噩梦。

没想到楚鹤汀居然愿意相信她。

……

外面大雪纷飞,沈昭宁被楚鹤汀扶着上了马车。

马车不断行进,楚鹤汀也第一次告诉沈昭宁要去的目的地:“我们要去北凉。”

沈昭宁点头:“你果然是北凉人,我注意到了你玉佩上的纹样,和当初从北凉来的人身上的一模一样。”

楚鹤汀抚摸着玉佩:“我父亲带人去过一次,或许你看到的是我父亲。”

沈昭宁记得,那是在一场宫宴上,楚鹤汀的父亲既然能参加,那说明楚鹤汀身份并不低。

楚鹤汀开口:“我父亲是北凉宰相。”

======第20章======

沈昭宁微微惊讶,但同时也觉得是意料之中。

若楚鹤汀真是平民百姓出身,气质也不会那么好了。

一个月后,马车行进到了北凉。

北凉比京都还要冷许多,但是同样繁华。

寒冷阻挡不了大家出门游玩的热情,大家人手一个暖炉,在街坊处到处闲逛。

到了楚鹤汀给她安排的弄玉馆,楚鹤汀扶着她下马:“你在这里待着,我去见我父亲一面,之后回来带你去逛街。”

沈昭宁面上是点头了,心里却想着,她上辈子在宅院中待腻了,这辈子才不要继续待在里面无聊地消磨时光。

等到楚鹤汀走后,沈昭宁立马去街上玩。

沈昭宁身后两个楚鹤汀安排的暗卫很尴尬:“沈小姐偷跑出去这事,要告诉公子吗?”

另一个暗卫已经准备去报告:“那肯定得说呀,不然出事了谁负责?”

沈昭宁却不知道楚鹤汀安排人保护她,她只觉得北凉都城街坊上的一切都很新奇。

突然,远处一个女子倒在地下。

她旁边的丫鬟在喊:“小姐?小姐您怎么了?您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