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阮静故止年精选小说大结局阅读-新上热文小说(阮静故止年)讲的是什么呢

2023-11-28 17:32:46 43
2023-11-28 43
点击阅读全文

或者说是琼花上神的样貌!

良久,她才拿起一支桃花簪插进乌黑的云鬓。

……

夜色沉沉。

故止年来到仙乐宫,看着对镜一遍遍攒花的阮静,眼底满是不耐。

“明日起,你便离开桃止仙山。”

阮静抬起的手僵住,看着铜镜中他不甚清晰的面容:“那我又该去何处?”

“人间。阿瑶不喜欢见到你这张脸。”故止年语气淡淡。

阮静眸色微颤,抑不住心中的苦:“帝君可是忘了,我的脸是您给的。”

如今,倒是成了她的错!

多可笑,自己跟在故止年身边两千九百多年,如今才知她不过一替身而已。

阮静悲楚的神色如针扎进故止年的心头,他不由心觉烦乱。

“两千九百年前,本君便是要娶阿瑶为帝妃,奈何当时上古凶兽玃如在寒渊谷乱世,阿瑶舍生相救陷入沉睡,如今她醒来,如今本君定不会负她。”

他绝不会辜负琼花上神,所以就要辜负自己和还未出世的孩儿?

阮静转过身看向故止年,男人一如当时初见般伟岸夺目。

可为何,自己却不想当初那般欣喜,反而痛到窒息!

这是阮静第一次听故止年提及他的过往。

曾经她无比想要知晓,可现在真的听见了,却觉得如鲠在喉,上下不得。

阮静垂眸看着自己隆起的小腹,哑声开口:“我有孕在身,若是去了人间,怕是会对孩儿有影响。”

“不重要,本君只要阿瑶如意。”

阮静听着他深情如许,却只觉得薄凉。

人间灵气稀薄,她怀得是仙胎,怎会没影响?

故止年在乎他的阿瑶,却丝毫不顾他们孩儿的生死!

阮静紧掐着掌心,想要说些什么求他改变主意。

可故止年没再给她说话的机会,扔下最后一句话,扬长而去。

“明日便离开,记住你当初说的话,别惹本君不快。”

阮静看着他的背影,眼泪再也忍不住从眼眶滚落。

当初故止年救她,救命之恩无以回报……

她便许诺一生都跟着他,听他的话!

如今……

枯坐了整夜,阮静终究没再等来故止年。

阿满含泪送阮静入凡间。

一路上,阮静只见桃止仙山挂满了红绸,九宫殿一派喜气,连周天都泛着彩霞。

阮静大概猜到了什么,可还是觉得不敢相信,也不想相信。

她掐紧了手上的包袱,加快了步子。

可这时,不远处传来宫婢的说话声还是涌进了她耳中。

“帝君要娶花界上神琼花仙子了,听闻其美若天仙,真想一睹风采。”

第三章怀胎三年

天上一日,凡间一年。

长安城一间僻静宅院内。

阮静垂眸看着依旧高隆的小腹,眼中蒙上担忧。

人界灵气稀薄,她刚至此便发觉孩儿停止了发育。

转眼两年过去,腹中孩儿没有半分降生的迹象……

甚至要不是自己用妖力一直护着,早便胎死腹中了!

“嘶!”

小腹又是一阵作痛,阮静微微蹙眉。

这时,院外却传来人们吵杂的声音。

紧接着,“嘭”得一声,门被掀开。

“国师,那怪物就住在这儿,她来时肚子就八九月大了,如今两年过去,孩子却还没生出来……”

声音未落,阮静便瞧见了被众多百姓拥至身前的男子。

来人一身白衣,玉冠墨发,可周身的道术威压却叫阮静直不起身。

阮静是妖,天生对道人有惧。

这两年,她为了腹中胎儿,妖力早就所剩无几,根本对付不了修道之人。

她护着小腹起身后退了两步,强装镇定:“我从未害过人,也并非怪物。”

李宸羿看出阮静没有说谎,因为她周身妖力接近虚无,和凡人无异,也看出她腹内的孩子与众不同。

“人界有人界的制度,你留在民间无益,同我回国师府,可保你们母子无虞。”

闻言,阮静本想拒绝,可看着李宸羿眼中的决绝,还有他身后跟着难掩害怕的百姓。

再想到,他说可保孩儿无虞……

阮静抿了抿唇道:“……好。”

走前,她留下信给故止年。

……

国师府。

转眼又是几个月匆匆而过。

阮静凭栏独坐,她知道故止年许是不会来了,却不愿死心。

因为她怕,怕故止年再不来,他们便要失去他们的孩子了!

那日来到国师府,李宸羿说的话,阮静历历在目。

“你不过一梧桐小妖,以你微弱的妖力根本维持不到孩子降世。”

“你和腹中的孩子,只能活一个,更何况你就算生下了他,他也未必能活长久。”

“你可以慢慢考虑,若是什么时候决定不要了,就告诉我。”

……

冷风吹来,阮静打了个哆嗦回过神来。

她轻抚着小腹,眼中悲伤难掩。

这,是她和故止年唯一的孩儿!便是舍弃了自己这条命,她也要她的孩子平安出世!

是夜。

阮静好不容易刚刚入眠,周身却忽然一寒。

她睁眼便瞧见榻前来人剑眉星目,不怒自威。

正是故止年!

阮静鼻尖有些酸涩,像看到了希望,忙从卧榻起来。

她还未说话,只听故止年冷声问:“为何住在国师府?本君最是厌恶修道之人,你此举是故意惹本君不快?!”

“帝君,国师和别的修道之人不同,要不是他,我和孩儿早就被……”

阮静的话被故止年打断,而后说出的话更是让她震彻当场!

“阿瑶说本君的孩子只能由她孕育,本君应了。”

阮静反应过来后,满目不敢置信。

她在人间等了他整整两年五个月零三天,好不容易盼到了。

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阮静不觉后退:“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只这件事,我不能答应。”

这孩子与她骨肉相连,她更是怀了将近三年,怎能说苏瑶说不要便不要?

阮静透支妖力想逃,可刚到门口,一道光墙将她挡了回去。

一个大力,她摔倒在地。

紧接着,就看男人绣着金丝龙纹的毡靴,朝着自己一步步逼近……

第四章血脉尽毁

“不要……”

阮静仰头看着故止年,摇着头往后退着,眼底蒙上了一层泪雾。

可故止年只是自顾上前,抬手覆住了她的眼:“乖,你说过不会忤逆本君。”

一句话,冻的阮静彻骨寒凉,再不能动作。

眼前一片黑暗,腹部的痛楚更是蔓延到了四肢百骸,痛的阮静连话都说不出!

痛了不知多久,阮静眼前才终于重见了光亮。

而后,她便看到自己的孩子漂浮在半空之中。

紧接着,故止年挥手,一层雾将胎儿包裹起来。

阮静焦急不已眼底发红,手紧拽着他的衣摆,哑声哀求:“求你,放过他,求你……”

可故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