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宋君含夜寒笙最火热点小说最新更新-宋君含夜寒笙全文免费无弹窗

xiaot 2023-12-06 10:42:39 33
xiaot 2023-12-06 33
点击阅读全文

宋君含的手,害怕的问道:“郡主,怎么办啊?”

宋君含也抓着她的手,深呼吸一口道:“别怕。”

马速飞快,她们两个弱女子跳下去,定然会受伤,更不要说,外面那个黑衣人,依旧会追上来。

现在只能见机行事了。

正当此时,马车却突然慢慢停了下来。

宋君含攥紧了从前些日子便藏在身上的匕首,心跳如擂。

正在两人忐忑不安之际,窗边传来一个男人清亮磁性的声音:“已经安全了。”

马车内两人骤然一惊。

宋君含掀开帘子,蓦然对上一张俊朗的脸。

男人的五官有些熟悉,竟与多年前记忆中一个丰神俊朗的少年郎的面容重合起来。

宋君含脱口而出:“封侯爷?!”

“是我。”封玉勾了勾唇,“没想到我一回京,就遇到你。”

七年前,封玉还是镇国侯的世子,在京中勋贵子弟中颇富盛名。

少年鲜衣怒马,打马游街,春风得意。

封玉对宋君含一见钟情,追求她的事人尽皆知。

可宋君含却对谢容钰一往情深。

宋君含嫁人后,封玉便远赴边关,一去七年。

这些年,她早已忘却那段往事。

宋君含深呼出一口气,下马车的时候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扭到了脚。

她强撑着给封玉行礼道谢:“今日多谢封侯爷救命之恩。”

宋君含夜寒笙最火热点小说最新更新-宋君含夜寒笙全文免费无弹窗

封玉连忙扶起她,眼中伤感一闪而逝:“你不必对我说谢谢。”

宋君含若有所感,一瞬无言。

她只好转头去看黑衣人尸身:“您能看出这是谁派来的人吗?”

“没有任何标志。”封玉收敛情绪道,“不过这正是最大的标志。”

“只有专业的杀手才会如此。”

宋君含一怔,眸光暗了暗。

宋君含和素霜又上了马车,封玉赶着马车。

封玉想起方才在街上见到她浑浑噩噩的身影,忍不住打破沉默:“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宋君含愣住了。

前些年,确实是过得很好。

后来,什么都不知道,还可以自己骗自己。

半晌,她答了一声:“很好。”

封玉笑了笑:“那就好,当年我说过,若是你过得不好,我会将你抢回来,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

宋君含怔然抬头望向他,却对上他认真的目光。

第三十六章

话落,又沉默下来。

谢府。

谢容钰带着无垢一路来到了畅映阁。

他一边走一边对无垢道:“你医术高明,望你能为我夫人诊治。”

只是到了畅映阁,却没见到宋君含。

谢容钰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沉着脸问:“夫人呢?”

小丫鬟被谢容钰的气势震慑,畏畏缩缩地回答:“夫人不见了。”

谢容钰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她离开了。

他一想到她离开,心便跌入谷底,身上黑气肆虐。

他连忙吩咐:“云一,将城门封锁,谁也不许出城,去找夫人,还有,密切注意太子去向。”

“是。”

云一鬼魅般的身影在门外出现,应声后转身离去。

很快,城中便一阵骚动,城门被封锁。

许进不许出。

走在街上的女人,一个个都要被你官兵检查容貌。

回到城的宋君含自然看到了这场骚动。

很快,一个士兵就来到了宋君含面前,拦住了马车。

他对着画像确认后,士兵神色一变。

冲着后面大喊:“找到夫人了。”

李涎很快到来,停在宋君含面前:“请首辅夫人回府。”

带着逼迫的意味。

宋君含这一刻才明白,这全城戒备是谢容钰的杰作。

她的心缓缓变得冰凉。

自己瞒着谢容钰出来一次,他就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而显然,假如她真想离开,整个京城都在谢容钰的掌控之中,她根本不可能逃得了。

宋君含下了马,冷声道:“我自己会回。”

李涎一脸为难,最终只道:“那就只好得罪了。”

说完,就吩咐下属,要采取强制手段。

封玉见状,心底升起一股怒意,上前一步,拦在宋君含身前,一副维护的姿态,嘲讽道:“好大的威风啊。”

李涎并未认出封玉,两人很快就僵持在一起。

忽然一声马的嘶鸣,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众人让开一条道路,谢容钰从马上下来,走到了宋君含面前。

从找到宋君含的那一刻起,就有人通知了谢容钰,他用最快的速度赶来。

宋君含看到谢容钰的那一刻,心情复杂,死死的盯着他。

谢容钰的视线扫过封玉,一眼认出了他。

眼眸一沉,看向宋君含,冷冷道:“你跑出来就是为了见他?”

马车破烂,她形容狼狈。

而谢容钰见到她的第一件事,竟是质问她为什么跑出府。

宋君含心一颤,她攥紧了手,只觉可笑又荒许。

她抬起头冷声反问道:“我现在连出府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谢容钰沉默片刻:“……怎会。”

封玉见状,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他不希望谢容钰污蔑宋君含。

他面向谢容钰,语气冷了几分,解释道:“谢大人,我刚回京,见尊夫人遇到危险才出手相救,但不知谢大人那个时候在哪?”

封玉的目光蓦然凌厉。

谢容钰脸色越发黑沉,看了一眼宋君含,加重语气道:“镇国候,本官很感激你救了我夫人,可有些东西本就不属于你。”

两个往日情敌,时隔七年,再次见面,仍带着浓浓的火药味。

宋君含见状,皱了皱眉,不愿将封玉这个无辜之人牵扯进来。

她上前打断两人,向封玉道谢:“多谢侯爷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接下来这段路,不劳烦侯爷护送了。”

说完,便一瘸一拐的向谢府的方向走去。

顿时,谢容钰的视线都被她的动作牵引。

两人擦肩而过时,谢容钰一把将她打横抱起,随后上了马,回了谢府。

封玉站在原地,目送着宋君含离去,身影有些落寞。

谢府。

宋君含下了马,便被素霜搀扶着进府。

谢容钰看着她的背影,招了招手,吩咐云一道:“去查夫人今日到底为何出府。”

第三十七章

云一转身离去,云二刚好从外回来,向谢容钰汇报:“大人,我查过了,沿路并未发现黑衣人尸体。”

闻言,谢容钰脸色难看,望向宋君含的方向。

宋君含在素霜的搀扶下回到了畅映阁。

她回房第一件事,便是来到偏房,对着母亲的排位拜了拜,上了两炷香:“母亲,我回来了。”

随后起身进内室。

谢容钰进了屋,看见她一切一拐的身影,便大步上前,将她抱起。

他将宋君含放到床上,然后蹲下将她的鞋袜脱掉,露出她红肿的脚腕。

他揉了揉,轻声问道:“疼吗?”

宋君含“嘶”的一声叫出来,可只叫了一声,却咬着下唇,死死忍着。

谢容钰动作一顿,仰头看向她:“我轻点。”

他用刚拿来的上好的雪山膏帮她揉着红肿的脚腕。

谢容钰敏锐的感知到宋君含的情绪不好,便提起另一件事:“我找了医术高超的大夫,为你诊治身体。”

宋君含身体一僵,压下心底的酸楚淡淡道:“只是白费心思罢了。”

无论如何,孩子依旧是她心中的痛。

可现在想来,没有孩子,也许是幸运的。

谢容钰动作轻柔,这句话像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相信我。”

宋君含心底忍不住自嘲,他要如何值得她相信?

如今,她已经是谁都无法完全相信了。

今夜,谢容钰自觉的没有留下来。

宋君含独自一人,终于有时间整理这一整天的思绪。

太子不一定值得相信,可若是一直待在谢府,她只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她告诉自己,不管用什么手段,她一定要离开。

翌日。

宋君含下定决心,便写了一封信,让素霜交与太子。

至于其中用什么手段,上次传信时,她就知道,府中有太子的眼线。

此时,谢容钰下朝回到府门口,云一便迎了上来:“大人,云二传信来说,小公子想见您。”

谢容钰第一次拒绝:“等我忙完便去。”

说完,就走进畅映阁。

突然,他停住脚步。

谢容钰看了庭院另一边匆匆离开素霜一眼:“她要去做什么?”

宋君含正好出来听见,只感觉心漏了一拍。

面上却强壮平静道:“我让素霜去准备祭拜父亲的东西。”

谢容钰顿了一瞬,语气沉稳:“我陪你去。”

宋君含看向他,目光染上一分讥讽。

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要陪她去祭拜父亲。

“好。”

宋君含答应下来。

待到素霜回来,两人便要启程去皇觉寺。

此时有一辆豪华的马车向谢府驶来,里面坐着瑾儿和云二。

瑾儿拉着云二,仰头问道:“云叔叔,爹爹知道瑾儿偷偷跑出来,会不会生气啊?”

云二摸着他的头,嗓音不同于以往冷硬,温柔至极:“不会的,大人最疼你了。”

瑾儿掀开帘子,睁着一双溜黑的眼眸望着外面,却瞥见府门口,谢容钰牵着一个女人出来。

他的期待顿时转变为愤怒,还有对谢容钰身边的女人的厌恶。

他记得这个女人。

他喊过娘亲。

他也记得,娘亲说过,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所以爹爹才会不来看他。

“停车。”

马车停下后,瑾儿小小的身子灵活的跳下马车,蹬蹬的朝着两人跑去。

宋君含刚出府门,忽然看见一个小孩朝她冲来!

她毫无防备,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