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戚雅曹明泽(戚雅曹明泽)微小说-戚雅曹明泽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53:45 46
2023-11-28 46
点击阅读全文

冬天的夜风冰凉刺骨,仿佛她所有的血液都在这一颗彻底凉了下来。

她和曹明泽,就像两条相交线。

的确曾有过一刻短暂的相交,却终将驶向彼此的更远处。

就像七年前的班主任说过的那样。

他们从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鹤行周终于回来了。

戚雅起身,她的眼眶红肿,鹤行周看着她,却没有开口问一句。

他只是用力握了握戚雅的手,温和地说:“久等了,我们现在回去。”

戚雅点头,跟着鹤行周走下楼。

大厅里,仍有人在等待着。

鹤行周牵着她,没有和其他人说一句话,即将迈出大门时,曹明泽的声音响了起来。

“各位长辈,我要和嘉嘉退婚。”

第32章

曹明泽的声音十分平静,却如同一道惊雷,在偌大的客厅里炸响。

就连鹤行周的步伐,也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莫洵,你说什么呢……”段嘉心的表情瞬间凝固,她咬着牙,扬起一个勉强的笑容,拉住曹明泽的袖子:“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今天太晚了……”

“有些话,必须现在说。”曹明泽忽视段嘉心近乎哀求的表情,伸出手,一点一点抚落她的手。

他甚至没有丝毫犹豫,说出口:“嘉嘉,小雨就是你推倒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

段嘉心的父母面色铁青,呵斥道:“曹明泽!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看到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微妙起来。

鹤行周的眼睛微眯,他转过身,面色发沉:“到底怎么回事?”

曹明泽拿出一个储存卡:“这里面就有花园的监控,如果不相信的话,一看就知道了。”

“你说谎!花园的监控早就坏了……”段嘉心几乎脱口而出。

下一秒,曹明泽冰冷的视线扫过来,她的脸彻底白了。

不打自招,段嘉心的父母都黑了脸。

段嘉心的嘴唇颤抖:“我不是故意的,莫洵,是她先来推我的,我只是不小心……”

“抱歉,我没有办法接受和一个对小孩下手的人结婚。”曹明泽说着,抬头看向戚雅。

戚雅看着他,却未发一言,转身离开。

那份情书被撕毁了,她也决定,彻底和过去划清界限。

从今以后,再无那个爱着曹明泽的戚雅。

但简家和陈家解除婚约从那日后便没了消息。

直到许久之后,戚雅再次听到这个消息时,简家和陈家解除婚约的消息直接登上了新闻头条。

虽然不知道中途发生了什么,但戚雅早已决定不再关心段嘉心和曹明泽的一切了。

再加上她与鹤行周举办婚礼的日子渐渐逼近,她已经没有精力分神去好奇了。

不过和简氏集团的合作还在,戚雅作为设计师,仍然免不了和曹明泽的相处。

“况总监,今天下午要和开发商那边去工地视察。”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助理提醒道。

戚雅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今天的天气还真奇怪。”

走出写字楼的时候,助理嘀咕了一句。

戚雅闻言,也抬头看了一眼天气,只觉得心中砰砰乱跳。

她甩了甩头,将此事抛之脑后。

一个小时后,戚雅赶到了工地时,曹明泽的团队已经到了。

才走进去,外面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戚雅看着他,分明就几天不见,却觉得恍若隔世。

她客套地点点头:“不好意思,简总,路上堵车,我们来迟了。”

曹明泽深深地看着她,却也只是点点头,一言不发。

这样的天气起身并不适合看工地,但已经到地方了,众人便打算速战速决。

工头一人分了一个安全帽,便带着人开始一边视察一边介绍。

这是戚雅回国后的第一个项目,她听得尤为认真,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工头的身边。

询问了几个重点问题又记下了笔记,戚雅觉得收获颇丰。

“小陈,把这个记一下,回头我们——”

戚雅下意识地回头,却发现身边只剩下了曹明泽。

助理和随行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都离开了。

“那我就介绍到这里了,况总监和简总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工头笑着离开,偌大的工地里,只剩下了曹明泽和戚雅。

“你这是干什么?”戚雅的脸瞬间冷了下来,“曹明泽,公是公,私是私,如果你没办法分清楚工作和私事,那我会向公司申请换个人来和你合作。”

戚雅收起笔记本,转身朝着出口走去。

然而下一秒,一层层的水泥灰落下。

戚雅下意识地抬头,一块不知何时脱落的水泥板,疾速向下坠落。

第33章

戚雅只感觉浑身僵硬,眼前一黑。

而后一声闷哼,曹明泽扑在她身上,生生抗住了那块水泥板。

“简……曹明泽!”戚雅尖叫一声。

曹明泽的面色苍白,他的头盔已经被砸得当场开裂了,嘴角也溢出点点血迹。

他用力撑着身体,直到将水泥板用后背顶开,才喘着粗气,不愿压在戚雅的身上,艰难的挪开身体,最后重重摔趴在旁边的地面上。

“曹明泽……你还好吗?”看着曹明泽狼狈的模样,戚雅的眼圈瞬间红了。

她翻身坐起来,开始查看曹明泽身上的伤口,准备掀起他的衣服时,竟看到一根钢筋深深没入了他的后背之中。

鲜血洇湿了他的衬衫,不断扩大着范围,而曹明泽的面色也愈发苍白。

戚雅死死捂着嘴唇,眼泪却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我没事……”曹明泽的声音颤抖着,他忍着几乎要让五脏六腑移位的痛苦,强行扯出一抹笑。

他想伸手擦掉戚雅脸上的眼泪,却没有力气再抬起手指。

“曹明泽,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戚雅低着头,眼泪一滴一滴砸在他的手背上,她的声音无比哽咽,混合着雨声传入曹明泽的耳中。

他喘着气,想说些什么,却没了力气。

戚雅死死咬着下唇,拨打着急救电话。

然而这样的暴雨天气,又在几乎郊区的位置,电话根本成了一块废铁,毫无信号。

“别打了……你快走吧……”曹明泽推开戚雅的手。

然而这力道却轻得可以忽略不计。

戚雅的下唇都被咬出了血痕,她狼狈至极,浑身都是水泥灰,曹明泽却近乎贪婪地看着她,就像要彻底将她看进心底。

“我去找医生!”戚雅扔下手机,快步朝着出口跑去。

刚到出口,却听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出口的位置被一堆掉落下来的杂物彻底堵死。

戚雅试图清理出一条可以钻出去的缝隙,然而建筑材料无比沉重,她的手指都被磨破、磨烂了,出口仍旧被堵得死死的。

她强行压抑着内心的慌乱和绝望,回到曹明泽的身边。

伤口带着石灰和一些不明杂质,被刺进血肉里后,时时刻刻都有灼烧般的疼痛。

曹明泽硬撑着,尽管脸色早已经惨白如纸,伤口的痛苦遍布骸骨,他看到戚雅,也要强行扯出一个笑容。

但他好像真的快交待在这了。

曹明泽的眼皮沉重起来,他要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才不至于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彻底睡过去。

“曹明泽……你别睡,你起来,我们说说好好不好……”

戚雅从未觉得如此无助过。

她的声音哽咽、颤抖,在半个小时之前,她甚至还在想,要和曹明泽彻底划清界限。

而今他们却被困在这里,曹明泽为她挡了一击,她便彻底亏欠了他。

戚雅想捂住汩汩流血的伤口,眼泪无声滑落。

但她宁愿受伤,躺在地上的是她自己。

“别哭了……”曹明泽的声音虚弱,含着笑,却轻得几乎听不见。

戚雅跪坐在地上,不敢轻易挪动曹明泽,她便弯腰将耳朵贴近,听他说的话。

“戚雅,请你原谅我这段时间对你的打扰。”

像在交代遗言一样,曹明泽伸出手,轻轻的触碰住了戚雅的手指。

只是肌肤相贴了一点,因为他早已没了力气,将她的手紧握。

“我们错过了,七年,七年前,我就想,想和你表白,可惜命运总是在捉弄我们。”

“别说了……曹明泽,你别说了……”戚雅伸出手紧紧反握住他,她低着头,不让他看到她脸上汹涌的泪水。

可曹明泽却没有停下。

“如果当初,我可以不那么犹豫,我可以勇敢一点,让你知道我的心意,我们之间,是不是会不一样?

第34章

戚雅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会不一样吗?

她现在仍然不敢去想。

年少时,以为只要相爱就能克服万难。

可如今,她早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天真的少女了,她遇到了贵人,于是得到了出国的机会,才得以触碰到曹明泽的圈子。

可若是18岁的戚雅呢?她循规蹈矩的读大学,再毕业。

她和曹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