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好马甲离婚后,疯批大佬悔不当初)宴泉夜涂清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好马甲离婚后,疯批大佬悔不当初无广告全文阅读

2023-11-29 15:39:18 71
2023-11-29 71
点击阅读全文

  纳兰夜赶紧躲开:“浅浅看到了吗,没大没小的,带回去好好调教调教!”

  宴泉夜又一块糕点扔了过来:“老子跟你三哥一般大,说谁没大没小的?!”

  纳兰谨稳如老狗,半天一句:“论辈分,你确实没大没小的!”

第233章 他,真的还活着

  看着纳兰家的几兄弟,宴泉夜学精了。

  无论他攻击哪一个,剩下的六个都会一边倒的加入阵营怼他,以多欺少不讲武德,他还不如填饱他的肚子。

  纳兰川始终坐在位子上一声不吭,大家也心知肚明纳兰川的闷闷不乐。

  老五纳兰赫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见自家二哥一直不肯跟大家互动,话题直接引了过来:“二哥,星辰刚接的这个剧跟男主角的cp炒的挺热的,要不是看你这么淡定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纳兰川不动声色的掀起眼皮,给了自家老五一个眼神警告:“多事!”

  老六纳兰夜胳膊肘狠狠的拐了自家五哥一下:“五哥,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老五纳兰赫见自家二哥情绪稳定,觉得没什么:“我只是提醒我二哥,身处娱乐圈选择性比一般行业要大。”

  大哥纳兰启见大家越聊越冷场,赶紧阻止:“好了老五,你二哥心里有数。”

  宴泉夜乖乖的吃着东西,一句话也不敢插嘴:都被拉黑了还有数?

  涂清浅也是干着急,自家二哥现在在星辰的黑名单上:“二哥,明天我把星辰约出来,我们一起聚聚...”

  纳兰川低垂着眼睑掩住眼底的情绪:“再说吧。”

  话音未落,老四纳兰逸姗姗来迟。

  众人齐刷刷的朝着门口看去,只有纳兰逸,没有贝拉。

  无视众人好奇的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他,纳兰逸坐在了老五跟老三中间预留的位置。

  涂清浅忍不住开口:“四哥,贝拉怎么没来?”

  纳兰逸紧绷着脸部表情:“她不需要来。”

  视线转而看向自家二哥,纳兰逸岔开话题:“二哥,你抽空去星辰那一趟把利息给她,”

  提到战星辰,纳兰川主动开口:“她找你要了?”

  纳兰逸点点头:“找我一次,说哥债弟还。”

  纳兰川跟战星辰之前的事情,涂清浅跟老四纳兰逸最清楚,负资产的川二哥现在欠了战星辰可不是一星半点。

  可是纳兰家其他几个兄弟不知情,特别是老五老六老七:“二哥,你钱呢?”

  纳兰川虽然人在军部任职,可作为四大家族之一纳兰公馆的二少爷,光是家族股份就不少,更何况还有老三纳兰逸独自经营的万星集团原始股跟他自己投资的商业一条街.....怎么会沦落到欠债的地步。

  纳兰川不想大家一直围着他现在负债的话题:“别打听了,吃饭。”

  .......

  大家聚完餐出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纳兰川要了老三的车钥匙:“让老四送你,车我用下。”

  纳兰谨看了眼自家老婆,涂青洛笑着开口:“二哥你刚回来没车不方便,车你开去吧。”

  纳兰谨想说什么,涂青洛心知肚明。

  但是纳兰谨不说,知道自家媳妇冰雪聪明一定会这么做。

  这边涂清浅跟大家打了招呼离开。

  宴泉夜没喝酒却也没开车,坐在副驾驶真把自己当成了‘家属’:“这么晚了金澜一打电话给你干什么?”

  涂清浅了解个大概,但是具体的也不清楚:“温柠是我二舅领养的孩子,是澜一满世界找的亲妹妹....”

  二十分钟后,夜色酒吧二楼一间包房。

  涂清浅跟宴泉夜还没进门就听到了里面的吵吵声。

  温柠穿着毛绒绒的卫衣长发披肩,少女感十足的女孩行为举止跟个女汉子没差别:“我亲哥,我要是知道这个老不正经的是咱二哥,我说什么也不会想他的点儿,”

  温柠拍了拍封泽的肩膀,眼神里再也没了想要扑倒他的野心:“二哥对不住,你就当我跟你闹着玩的,我换个人追...”

  封泽坐在沙发,见温柠变脸比翻书还要快,眉骨突突的跳:“温柠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什么意思?!”

  温柠两手一摊:“二哥,以后你是我亲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以前的事情我们一笔勾销!”

  封泽瘪了瘪嘴,胸口被气的上下起伏,指着自家的嘴巴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温!柠!你亲也亲了扑也扑了你现在说一笔勾销?!”

  温柠被封泽的态度吓得赶紧躲金澜一身后只露一个脑袋:“你个大男人你矫情什么,我又没真对你怎么样?!”

  .....

  两人你来我去吵得金澜一头疼,现在他必须弄清楚眼前的二哥是他二哥还是他亲亲亲妹夫。

  见涂清浅跟宴泉夜进来,金澜一开门见山直接问:“浅姐,我妹跟二哥到底有没有事?!”

  涂清浅小心翼翼的看向两人,这摆明了有事:“这个你得问当事人。”

  宴泉夜嘴欠的煽风点火一句:“该不会睡了不认账吧?”

  封泽一脚揣在宴泉夜的小腿,从沙发上起身:“闭上你的鸟嘴!”

  看着封泽夺门而出,宴泉夜晃了晃被踹疼的小腿:“看,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吧...”

  温柠拿起东西朝着宴泉夜砸过来:“你个小木叉....”

  .......

  封泽回到车里,着实被气的不轻,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出来喝两杯。”

  电话那端,纳兰川正在战星辰的别墅门口研究指纹锁:“现在没空。”

  电话被对方挂断纳兰川丝毫不以为意,几分钟后,成功打开了战星辰别墅的大门。

  想了想,又把门合上。

  就这样靠着车门看着时间一直等,接近十一点的时候,一道远光打过来,纳兰川站直了身体。

  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下了车给战星辰拉开了车门。

  年轻的男人一眼就看见了纳兰川:“星辰,你朋友?”

  战星辰转身。

  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看着眼前死而复生突然出现的男人,战星辰震惊的瞳孔剧烈收缩:他,真的还活着!

  纳兰川黑色内搭外面一件军绿色大衣,穿出了军人才有的挺拔阳刚,

  对上战星辰震惊的眸子纳兰川唇角一阵抽动:她,瘦了好多!

第234章 反复确认的结果

  战星辰身边的男人看了纳兰川一眼,帮战星辰拢了拢大衣:“我先回去了,别冻着赶紧进去。”

  战星辰很听话,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回到家别忘了给我发信息。”

  ......

  直到男人的车彻底消失在纳兰川的视线,纳兰川久久的凝视着车子消失的地方。

  战星辰转身,看着纳兰川笔挺帅气的站姿,呆鹅似的表情,抬腿从纳兰川面前经过,眼神都没给一个。

  她假死她不知道,她真活,她是最后一个知道。

  今晚在酒店她经过走廊,无意间好像听到纳兰川声音的那一刻,没人知道她躲进卫生间,哭了多久......

  她以为她出现了幻听,没想到他真的活着!

  纳兰川被战星辰无视,不声不响的跟了过来。

  “啪嗒,”一声打开门锁,战星辰转身看向纳兰川。

  这么长时间没见,这个憨货看起来比以前更闷了,居然都不开口:“不是死了吗?”

  纳兰川无视战星辰的冷嘲热讽,动了动唇角:“....没。”

  战星辰盯着纳兰川阳刚帅气的那张脸鼻音里发出一声讽刺,即使活着,对她来说也不只不过多了一个还债的人。

  见战星辰表情淡定,纳兰川犹豫了好半晌,终于硬着头皮开口:“......刚才那个人,是你朋友?”

  战星辰握紧门把手就这样站在门口,没有要给纳兰川进去的打算:“绯闻男友!”

  纳兰川唇角抽动了好半天刚要开口,战星辰爽快的又加了一句:“我们私下里很合拍,准备交往了!”

  怔怔的望着战星辰淡定的模样,纳兰川再多的话也无从说出口。

  整个人傻傻的站在原地,视线锁定在战星辰的身上。

  就这样一动不动!

  原本生死相隔的两人再次见面,好像都没话可说。

  见战星辰准备关门,纳兰川下意识的上前一步把住门框:“把我联系方式拉出来,我以后找你方便些。”

  战星辰站在门的里面想用力合上门:“你在我这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纳兰川心脏深处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划了一道,用力把住门框不让战星辰把门合上:“星辰....”

  战星辰突然翻了脸,拔高音量呵斥:“不准你这么叫我!”

  当年,他说退婚就退婚。

  她染上毒瘾在人生最黑暗的时候他说离开就离开。

  好不容易她鼓足勇气想为爱争取一次,他却突然多了一个未婚妻。

  他为了军人的梦想可以心甘情愿的燃烧自己,却从来不曾考虑过她。

  出任务也好,做卧底也罢,从来不曾跟她解释过什么。

  遇到任何的危险或者难过也从不曾跟她分担过。

  可是在她这里,不管是红毯上星光熠熠的她,还是身处黑暗地狱的时候狼狈的她,心里只想他一个人。

  想要他的陪伴,想要他的鼓励,想要他所有的时间,想要他的偏爱,想要他有一天主动走向她,告诉她她们的故事还可以继续....

  知道是自己一直以来的空想,妄想,所以藏在心底的最深处,她不说,也不敢说了。

  所有的看似坚强,都是她无数个崩溃后的迫不得已。

  活的太清醒本就是一件挺悲哀的事儿。

  就因为太清醒,所以她更痛!

  纳兰川见战星辰情绪激动,不着痕迹的松了手,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