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姜小绾赵衍(姜小绾赵衍)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正版无弹窗_(姜小绾赵衍)最新章节

2023-11-28 17:53:43 32
2023-11-28 32
点击阅读全文

姜小绾听得大惊失色:“不可能,我父亲忠心耿耿,怎会造反……”

赵衍怒目:“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

姜小绾心急如焚,顾不上解释,只苦苦哀求:“事发突然,定有内情,我愿亲自去天门劝降我父……”

天门外,云海汹涌,厮杀声此起彼伏。

姜小绾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苏烈。

他手握长戟奋力厮杀,曾同他浴血奋战的仙兵仙将,现在却刀刀刺向他的要害!

可他铱驊分明只有独自一人,哪里来的率兵攻打天门?

“设剑阵,绞杀叛贼苏烈!”赵衍一声令下。

剑阵白芒大作,寒气煞人。

“不——”

姜小绾的心痛得窒息,扑向那剑阵,却被仙卫死死拦住。

她眼睁睁看着那些白芒如逐光之蛾,猛地朝父亲身上飞去……

白芒过后,一柄长戟独立,半跪的苏烈一动不动。

只有染血的白发被猎猎寒风吹起。

他盔甲下的脊梁始终笔直,此生再不曾有过半点卑曲。

姜小绾疯了似的挣开仙卫,扑到苏烈跟前:“爹——”

苏烈抬起双手,颤颤抚向女儿满是泪痕的脸:“九儿……爹没……没救得了你……”

“爹!”姜小绾跪倒在地,泪如雨下,“爹,求你别死,求求你,别抛下女儿……”

苏烈眸光灰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叮嘱:“勿……信赵衍,他……”

话未说完,一只长箭破空而来。

那箭乃仙气所凝,穿胸而过,立时击溃了苏烈的最后一丝元神。

“不要——”

姜小绾失声痛呼。

可父亲那轻抚她脸颊的手已然颓然落地。

“爹——!”

姜小绾的眼泪夺眶而出,一滴滴砸落,却温暖不了父亲逐渐冰冷的身体。

她仓皇抬头,遥遥望向那高台之上。

赵衍面色阴沉,而他身旁的仙卫,正收起手中弯弓。

第六章 原来是你

风呼啸着穿透了姜小绾的心,她耳畔似回响起那年她逃家去大荒找赵衍时,父亲心痛无奈的叹息。

“九儿,那赵衍纵然雄才大略,却心无苍生,无情无义,不是良配啊!”

无情无义……

姜小绾紧紧抱着父亲的尸身,这才知道心灰意冷原来是这种滋味。

痛到极致,已然麻木。

周围围着她的仙兵缓缓分开,赵衍带着香芩走到姜小绾面前。

姜小绾扶着长戟,缓缓起身。

她双目通红,直视赵衍那双无情的眸:“你说我父勾连魔族,魔族的兵马呢?魔族的兵马何在!”

“姐姐,不管是否勾连魔族,攻打天门都是叛乱之举。”香芩轻移莲步,立于赵衍身侧,俨然一对璧人,“更何况,暗卫已查明,是你写信让苏烈起兵的。”

香芩抬手让人拖上来一个满身是血的人。

正是她派去送信的仙卫!

她抬起下巴,脸上的得意非常:“若非这仙卫被抓获后招认,谁能想到姐姐你身为帝后,竟包藏此等祸心?”

姜小绾恨极反笑:“好,好一个信口雌黄,屈打成招。”

她转头看向赵衍,眼里那悲恨让赵衍心头一动。

他眉头紧锁:“是不是信口雌黄,待孤派人查清此事后自有结论。苏烈是帝后生父,孤念在往日情分上,会将他风光大葬。”

“风光大葬……”姜小绾惨笑一声,不愿再看这男人一眼。

她抱着父亲的尸身,彻底没了言语。

下葬那日,冷雨淅沥。

姜小绾来到苏家仙冢,看着父亲的尸身被埋入泥土,她的眼泪簌簌落下。

父亲与魔族征战一生,魔气侵体,如今连化作仙灵都不可能了。

她正要上前祭拜,就被一双手狠狠推倒在地。

“你还来干什么?还嫌害得苏家不够吗!”苏母双目通红:“我不要看见你,滚,你给我滚!”

“娘……”姜小绾怔怔的没有动,冷不防脸上重重挨了一巴掌。

“去仙宫当你的帝后去,以后苏家没有你这个逆女!再敢回来,我便将你杀在你父亲坟前!”

苏母言辞激烈,悲痛欲绝,俨然已失去理智。

姜小绾泪流满面,没有多加解释,只站起身伸手抹去脸上的一片冰凉。

她的背影消失在仙冢尽头,苏母才不舍地移开目光,泪如泉涌。

回到仙宫,仙婢将她接去了九霄殿。

姜小绾木然洗漱更衣,眸光黯然,仿佛魂魄已失。

这夜,赵衍拥她入怀:“孤已查清苏烈叛乱一事,的确属实。只要你肯认错,往后你仍是孤的妻,仙宫唯一的帝后……”

姜小绾不答,一颗心沉如死水。

夜半,赵衍在枕侧睡得很熟,姜小绾却始终睁着双眼。

她起身在偌大的殿中行走,如同游魂。

内殿的桌案上,放着赵衍白日未处理完的谏卷。

姜小绾一张张翻看。

她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可就是执意翻找着。

突然,她的手顿住了。

一张卷宗中,写着:臣已令苏烈独身前往天门。

卷宗上朱字红批,熟悉的字迹令她浑身一颤。

姜小绾悚然明白过来,喉咙涌上一股腥甜,身形不稳,眼前已是阵阵发黑。

身后传来细微的脚步声,她转身,看到了赵衍震惊而恼怒的眼神。

姜小绾嘲讽笑出声来,却是泪如雨下。

“原来,一切都是你做的。”

第七章 笼中鸟雀

赵衍上前一步,想要将她拥入怀中:“九儿,苏烈已死,多说无益……从今往后,孤会替他照顾你。”

姜小绾后退,眼中是闪动的仇恨和痛苦:“你接下来还想做什么?灭我苏家满门吗?!”

赵衍不答,姜小绾心中已然恨极,上前一把拔出他从不离身的万诛剑。

剑身出鞘,寒芒大作,四下皆惊,有仙卫立刻破门上前。

赵衍一惊,沉声喝道:“放下剑,今日之事孤不予追究。”

姜小绾戚戚笑出了声:“好一句不予追究……赵衍,这就是你给我的交代?”

赵衍没有说话,他的目光沉沉,却好像什么都说尽了。

姜小绾心中的恨意和悔意像一把火焰,简直要将她燃烧殆尽。

下一刻,她握紧那剑,却是反手就要将手上红线斩断。

“线断,情断!赵衍,从今往后我要同你再无瓜葛!”

她说得如此决绝,字字泣血。

剑芒之下,红线在赵衍惊怒的眼神中光芒一闪。

他不顾剑锋逼人,欺身上前一把打落万诛剑。

赵衍迅速抓住她的右手查看,只见红线寸寸破碎,光芒几无,只有一线游丝相连。

他的心口一窒,眼中掀起暴风。

四下噤若寒蝉。

赵衍双手握拳,额角青筋蜿蜒。

定定看着姜小绾决然的神情,片刻之后,他狠然开口:“来人,将帝后软禁寝宫,不许任何人进出!”

忘忧宫。

宫中寂寂无人,姜小绾坐在偌大的窗前,定定看着宫外冷雨。

一道似鸟笼般的结界笼罩了整个忘忧宫。

除了赵衍,无人能出,无人能进。

现在的她真就似那笼中雀,可笑可怜。

“母后!”

这时,殿外却传来凌舜的呼唤。

姜小绾吃了一惊,连忙奔出去,却被结界止住步伐。

“母后,铱驊父王怎么竟将你软禁在灵笼中?”凌舜愤慨不已。

姜小绾上前,伸手想摸舜儿的脸颊,却被灵笼所隔。

母子两人只能隔着结界手掌相映。

姜小绾沉默片刻,却不回答,只是说:“舜儿,你立马继续下界历练,不要再理会仙宫之事。”

凌舜不假思索回绝:“不!我岂能留母后独自一人在这里受苦?父王糊涂,立帝姬、灭苏氏,废母后……哪点像是明君所为?”

姜小绾心急:“舜儿,听母亲的话,不要忤逆你父王……”

“明明是父王做得不对,这怎能叫忤逆?母后,你且放心,我一定救您出去!”凌舜坚定说完,快步离去。

“舜儿……”姜小绾隔着结界,却怎么也唤不回儿子了。

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姜小绾心头越发慌乱。

到了夜里,赵衍面色冷然而来。

姜小绾这次没再像之前几天对他不搭不理,竟先对他行了礼。

赵衍心中惊喜,以为姜小绾是服了软。

谁知接下来她开口便是:“帝君,我教子无方,舜儿无才无德,不配当帝储。请帝君废了他的储君之位,派他下界历练,无事不得回仙宫……”

“你说什么?”赵衍眸光一沉。

姜小绾跪坐在原地,重复了一遍。

她如今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这唯一的儿子,好好地活下去。

哪知话音落下,换来的是赵衍的勃然大怒。

“休想!你想离开孤还不够,还想叫舜儿与孤骨肉分离?!”

他既怒又恨,欺身上前,手指重重掐住姜小绾消瘦的下颌。

片刻之后,朝她苍白的唇狠狠吻了上去,带着不容回绝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