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叶浅慕王骆承最新完结言情文-叶浅慕王骆承小说讲述的是什么叶浅慕王骆承

2023-11-29 15:27:40 37
2023-11-29 37
点击阅读全文

但如今他谁也怨不得,魔气只是诱因罢了,真正让他走到那一步的,还是他自己,他从未相信过她。

他敛去眼中复杂,嗓音低哑:“常慧师叔呢?”

常由眼神一暗:“常慧师弟他,圆寂了,他说他这一辈子只说过这样一个谎,可他不悔。”

只要他能成佛,无论是当年的老方丈,还是常慧都不曾后悔。

有时候王骆承想,若他不是佛子,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变成这样。

他怨不得谁,只能恨自己。

世人都有痴心,常慧师叔如此,他亦如此,不过痴心,终是妄想。

第十五章 人间大爱

珈蓝寺的四季轮换明明跟从前没有半分不同,可现在不管何时何地,王骆承总觉得空白。

生命像缺失了很重要的一块,在无人时回荡在心头。

心里的伤口翻涌着,肆虐着疼痛,却又无可奈何。

深夜,房间里的木鱼声一阵一阵,终于停住没有了动静。

王骆承握住手中的佛珠,眼神悲切,相遇因佛,离散因佛。

他沉默地起身,倒了一杯茶,他喝了一口,浑身却忽然怔住。

珈蓝寺的茶都是陈茶,不是什么好茶。

王骆承忽然想起来很多年前的一个月夜,叶浅慕忽然从窗子里爬进来。

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怀里像揣着什么宝贝地叫他:“和尚,姑姑说今天是中秋,我来给你送好东西!”

他很严肃地同她一再说:“不要夜晚偷偷溜进来,这成何体统!”

叶浅慕就一副做错了事的模样低下头,又十分委屈:“可是中秋夜人们都要团团圆圆的,我也想……”

王骆承便心软了,看着她问:“你拿来了什么东西?”

她就将怀里的月饼拿出来,两人第一次吃着月饼赏月。

吃得干了,她喝一口茶,吐着舌头说好苦。

她说:“难怪我看庙里的和尚都总是苦着一张脸,肯定是这个苦茶喝多了,下次我给你带些好喝的来!”

可如今回想起来,王骆承只能记得那天的月亮很圆,她吐着舌头的样子很可爱。

可回忆越是美好,现实就越加残酷。

他看着手里的茶,忽然明白,原来的相爱的人最知道,如何伤害对方才最痛。

正如叶浅慕,她太知道,害一个人,怎样害一生。

她当时故意让他杀了她,便是最好的报复。

如此,害他如今修佛不能有佛,一辈子永永远远都念着她,无法安心。

心头忽然一阵剧痛,王骆承捂住心口,无力地躺在床上。

他双目无神地看着头顶,忽然痴痴发笑,一滴眼泪默然从眼角流出。

恍惚间,王骆承看见叶浅慕就在远处,背对着他走远,一片黄沙中,她的脚印变得很小很远。

如今连幻想,都见不到她回首。

……

翌日清晨,珈蓝寺晨钟敲响,诵经之声一如往常。

王骆承一身袈裟,一串佛珠,一柄法杖辞别了珈蓝寺。

临行,只带了一名唤慧宣的小和尚。

“师父,我们这是去哪里呀?”慧宣五六岁的模样,说气话来脆生生的,一双眼睛很有灵气,像极了他第一次遇见时叶浅慕看见他的样子。

王骆承看着珈蓝寺前那颗杏树,杏树一年年长得更加粗壮,杏花已经谢了几轮。

树下的秋千被风吹得一晃一晃,可是秋千上的姑娘已经不见了踪影。

也不知道此刻她是不是已经活过来了,是不是活得无忧无虑。

他看着山下绵延无尽的路,语气惆怅:“去寻人间大爱。”

慧宣有些不懂,跟在他身后又问:“可是,师叔祖他们都说,和尚是不能有爱的。”

王骆承淡然一笑,眼神悠远:“人间若无爱,便是无间地狱,慧宣,心中存爱,才能爱得众生。”

就如他混混沌沌走过的这些年,若是没有爱,如同身处人间炼狱,时时生不如死。

而这诸般痛苦都是叶浅慕留下给他的,他才懂得,人活一世,需得爱一个人才能谈得放下六欲七情。

不然,没有拥有过,谈何放下过。

慧宣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人间大爱,又在何处?”

“去寻。”

寻过,再放下。

第十六章 和尚怎么哭了

长安城。

经年不变的长安一如往常,行人熙熙攘攘,匆匆忙忙。

王骆承穿过那些熟悉的街巷,众生的悲欢尽在其中。

新婚的夫妻在街头牵手闲逛,孩子馋着街头的糖葫芦,丧夫的孀妇悲恸的哭声融进人潮。

从前,众生的悲欢他看在眼中,以为他只要修好佛法便能普渡众生。

可原来,佛法已然烂熟于心,他却连自己都普渡不了。

不经历人世悲欢,安知世人悲欢如何彻骨,不感同身受,又谈何普渡。

“青冥!你慢点,我要吃那边的冰糖葫芦!”人群中,一道熟悉的女声传入耳畔。

王骆承顿时僵在了原地,这声音让他这些年魂萦梦绕,又怎么会记错?

是叶浅慕!

他一转身,远远便看见叶浅慕一身白袍,拿着一串冰糖葫芦,笑得明媚如初。

他下意识上前几步,一辆马车驶过,挡住他的视线。

不过一瞬,马车从眼前驶过,再看过去,那里的人影便已然消失不见,好似一切都是他的幻觉。

沉积已久的思念,在那一刹那涌上心头,如江海翻涌。

王骆承清清楚楚的记得,在镇妖塔中一千两百五十三天,每一日他脑海中都是她的身影。

可是她的模样却在脑海中越想越模糊,想来是她死也不愿意再来他梦里,才每次只留给他一个决然的背影。

“师父,你怎么了?”一旁的慧宣仰头䧇璍,便看见王骆承泛红的眼眶。

王骆承看着方才叶浅慕出现过的地方,心头惘然:“无事,为师,想一个人了。”

“和尚,想一个人了就该去见她呀!”身后,叶浅慕的声音再度响起。

王骆承愕然转身,便看见她穿着那身熟悉的白袍,手中拿着一串糖葫芦,一脸无邪。

眼中有什么东西泛起,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想上前将她抱进怀中,可脚步生生顿在原地,连抬手都觉得费力。

叶浅慕愣愣看着王骆承,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诶,和尚,你怎么快哭了?”

她有些无措,忙从怀中摸出一块帕子递上前。

可王骆承怔在原地,没有伸手。

这张让他朝思暮想的脸,终于又出现在他眼前。

只是叶浅慕的眼神已经不似从前,她的眼睛很亮,像一块绝好的琥珀,却再没有从前她看他时那样的眼神。

她真的将他忘了,忘得彻彻底底。

终于,他在她眼中,也泯然众人矣。

一滴清泪终是从眼角缓缓滑落。

叶浅慕一愣,将手帕塞到他手中:“和尚,出家人也可以有伤心事的,你若想哭,便哭出来。”

说完,她将手中那串糖葫芦交到一旁的慧宣手上,摸了摸慧宣的头:“小和尚,冰糖葫芦给你了,很好吃的,大和尚会难过,你要好好陪着他哦!”

不等慧宣说话,叶浅慕转身便往回头。

看她的身影一点点走远,王骆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不自觉上前叫她的名字:“叶浅慕!”

她的背影愣了愣,只回头冲王骆承笑着挥手:“和尚,你是我见过唯一没有头发也这么好看的人!”

言罢,她笑着跑进人群,消失不见。

王骆承疯了一般跟上去,在人群中找着,寻着,可那人刚刚还在眼前,一瞬间就不见了。

看着手中那方丝帕,他笑着流出眼泪。

过路的行人,没有人懂,为何无情无欲的出家人,也会痛心到这般地步。

第十七章 少才弥足珍贵

巫山。

初冬的天已经很冷,叶浅慕搓了搓手,站在清极洞外愣愣看着天空。

青冥从她身后走出来,替她披上披风,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只能看见一轮半明半隐的月亮。

“在这里站很久了,你在看什么?”

叶浅慕头也没有回一下:“等月亮变圆。”

青冥皱了皱眉,靠坐在洞外的石头上,不由瘪了瘪嘴:“这有什么好等的,你这才醒来几个月,就不能好好休养吗?”

她固执地摇摇头:“不行,等到月圆,就会有人来的。”

青冥看了看月亮,又看了看巫山下那条寂寂无人的路。

她从醒来便一直在等月圆,月圆了几回,却也并没有人来。

可是,她还是执着的在等,等终有一天月圆,等一个不知道会不会等到的人。

将近四年的时间,巫山又恢复了树木葱茏,只是山中的妖怪大多在四年前已经都死掉了。

侥幸生还的妖怪,也大多不会再回来了。

叶浅慕看着月亮,青冥看着她,眼中闪烁着说不清的情绪。

“我说,叶浅慕,前几天你跟着我去长安,你说给我买的糖葫芦我可是看都没看到就没有了,你可是得还我的。”青冥在她跟前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圣族人。

叶浅慕嘟了嘟嘴,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