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周慕寒梁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周慕寒梁音小说(周慕寒梁音)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aku 2023-12-03 17:03:32 14
aku 2023-12-03 14
点击阅读全文

到车前梁音正要上车,却听周慕寒开口:“你去医院。”

梁音僵住,明明是为她好的话,可她却从周慕寒冷淡的眼里看出一丝嫌恶。

山间的风瞬间穿透骨缝。

梁音看了眼自己指尖干涸的血迹,微微退后一步:“好。”

车子很快便消失在山道上,梁音苦笑一声,刚要拿起手机,右肩陡然升起一股剧痛。

仿佛筋骨被人揉碎的感觉让梁音不禁闷哼出声。

直到十分钟后,那股钻心的剧痛才逐渐消散,她才叫车前往医院。

窗外风景飞逝,梁音心里却隐隐发沉。

这股莫名的痛意从何而来?那和尚口中的十日,又是什么意思?

思绪纷杂间,梁音只觉得眼前好似罩着一层迷雾。

医院里,医生看着片子,说道:“江小姐,您的肩胛处没有问题。”

梁音皱了皱眉:“那血常规呢?莫名流鼻血是因为什么?”

医生仔细查看:“一切都正常,估计是你最近压力大,有些上火,尽量多吃点清淡的。”

梁音心下松快许多:“好,多谢。”

出了医院,她拦了辆车,直奔周氏。

刚踏进公司,就见林绍站在自己的位子前。

“江特助,周总让你去顶层一趟。”

顶层办公室,梁音站在门口,听着里面传来舒梦华的声音,进退两难。

林绍暗叹一声,上前敲门:“周总,江特助来了。”

“进。”

周慕寒梁音全文免费阅读-周慕寒梁音小说(周慕寒梁音)免费阅读全文

梁音走进去,檀香味瞬间萦绕鼻尖,周慕寒坐在黑色大理石桌后,淡淡开口。

“梦华的新戏有打戏,为免她受伤,你替她去拍打戏部分。”

梁音瞳孔微缩。

舒梦华会受伤,她就不会吗?更何况,自穿越过来后,她的身手远不如前。

见她沉默,周慕寒蹙眉:“梁音,舒家对公司还有用。”

梁音被他语气里的寒凉震的心里一酸。

前世周慕寒也运筹帷幄,步步算计人心,却从来不会用她当做筹码。

而且舒氏集团早就步入衰败,对周氏百害无一利,哪还有有用一说。

梁音放在身侧的手握紧,才勉强压下喉间的涩意:“我知道了。”

第二天,她便跟着舒梦华去了片场。

面对剧组人员好奇的眼神,舒梦华笑着解释:“这位是慕寒哥的特助,他听说有打戏,怕我受伤特意派来的。”

众人顿时围了过去,恭维声不断。

“连江特助周总都舍得用来给梦华做替身,是真把梦华放在心尖尖上疼爱啊。”

“看来我们很快就能喝梦华的喜酒,改口叫周太太了。”

梁音站在人群外,只觉得那些话像是刀子一遍遍扎在自己身上。

是前世跟慕寒甜蜜顺遂的老天都嫉妒,才让她重活一次受这样的惩罚吗?

这时,副导演看向梁音:“你会功夫?”

梁音身子站直了些许:“学过。”

前世父亲的告诫还在耳边。

“韵儿,你现在留的每一滴汗,都会成为你在战场上的一线生机。”

“身为将军府的女儿,四书五经可以略通,但武艺,每一招你都要练到极致!”

寒来暑往,她和周慕寒日日相对习武,是苦也甜。

见梁音被人注意,舒梦华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

她故意挑了场最难的打戏:“江特助,今天刚好有场对敌的戏,你试试吧。”

说着催促梁音去换装。

五分钟后,换了装的江虞出来,黑色长发被束成一个高马尾,红衣黑甲,衬的那张不施粉黛的脸愈发英姿飒爽。

众人眼里纷纷闪过惊艳,导演更是眼睛都亮了,跟梁音讲戏:“这场戏说的是女将军身弹尽粮绝死守城门,这是台词,你看看。”

梁音低头看了那寥寥几句台词点头:“记下了。”

等导演喊出那句‘Action’后,所有人都感觉到,场中的江虞,气势变了。

她看着倒在四周盔甲破碎的群演,和前方冲来的敌军,仿佛又回到了大朔的战场。

梁音眉眼一扬,枪出如龙,明明只是道具,却被她挥出了残影。

叮!

枪尖点地,站着的,唯有那道单薄却好似能抵过千军万马的身影。

梁音气息有些不稳,长发落在颈侧,可那双清眸,却像跳动着火焰。

她字字铿锵:“你们侵我国土,屠我同袍,来一个,我杀一个。”

“凡犯我大朔者,有来无回!”

第6章

现场一片寂静!

众人屏住呼吸,直直的看着梁音,仿佛真的看见了保家卫国,从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女将军!

不知道是谁先鼓了下掌:“好!”

顷刻间,掌声如雷。

梁音松了口气,肩胛处隐隐作痛。

她正要放下长枪,抬眸却看见周慕寒。

四目相对,一眼万年。

红装黑甲的身影映入眼帘,周慕寒骤然捏住佛珠。

他脑海中闪过无数梦境中的片段。

凄惨的战场,抱着自己的女人,漫天的箭雨……

这个梦,从十二岁那年开始,到如今,已经困扰了他十五年。

他永远都看不清那女子的脸,却能清楚记得那双漆黑的眼。

此刻,梦里的身影和梁音渐渐合为一体,周慕寒狂跳的心脏倏然一静。

梁音?怎么可能会是她?!

周慕寒看着梁音收起长枪,晦暗的目光中带着探究。

“江特助什么时候练了这么好的身手?”

梁音卸下盔甲的动作微顿,一时听不出他是在试探,还是关心。

“很久之前。”

周慕寒听着,只觉得心里某个地方兀的塌陷一块。

两人气氛竟然奇怪的和谐,引得片场众人频频侧目。

舒梦华简直要气疯了!

这是第一次,在有她的场合中,周慕寒却将目光看向了梁音。

她快步走上前,娇嗔开口:“慕寒哥,我饿了。”

周慕寒收回目光,看着舒梦华,声音温和:“我订了你想吃的餐馆。”

舒梦华这才展颜笑开:“我就知道慕寒哥对我最好。”

看着两人交缠的手,梁音按下心底闷疼,逼迫自己不再去看他们相携离去的背影。

可越是不看,心底的涩意越发翻江倒海。

以往,在大朔,近至京都,远到边塞,几乎有名的酒楼都知道周慕寒的名号。

只要她卸甲在家,周慕寒就会放下手中事,带她去寻各地的特色菜。

那时,他说:“阿韵,我听宫里嬷嬷说,人老了会尝不出味道,我不想我们有遗憾。”

跟这样一个人在一起,怎么会有遗憾呢?

可时光跨越千年,一切早已不如初,只觉得好似处处都是遗憾。

梁音深深低着头,眼周滚烫。

她也曾向周慕寒承诺,说过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陪着你。

可现在,你太舍得让我难过了……

沉思间,副导演走过来,脸上堆满笑意:“江特助你演的实在太好了,导演决定再加一场和爱人战死沙场的的戏码,都期待您的演技啊……”

‘爱人战死’四个字,重重砸在梁音的耳膜上。

另一边,周慕寒坐在车上,望着窗外,眼前却闪过梁音的身影。

舒梦华开口:“慕寒哥,等下我们打包一些吃的带给江特助好吗?”

周慕寒回头对上她的眼,突然觉得,好像这双眼,又没有那么像梦中人了。

他垂眸,指腹摩挲着冰凉的佛珠,淡道:“不用。”

舒梦华吃了闭门羹,嚅了嚅嘴还想说什么。

周慕寒冷厉的眉眼间闪过不悦,等到餐厅前放下舒梦华后。

他冷然吩咐:“去潭柘寺。”

话落,司机一脚油门,在舒梦华愤愤的眼神中疾驰而去。

车上,周慕寒闭目养神,脑海中闪过一副尸山血海的画面。

画面中,有一人抱着他,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为他挡箭。

“周慕寒,我们生同衾,死同裘。”

莫名的,他又想起片场的江虞。

他梦里的心上人是巾帼英雄,敌万军而不惧。

梁音……不过一个寻常人而已。

周慕寒皱了下眉,转动手中佛珠,在心里诵经。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心刚静下来。

前座的林绍突然接到消息,转过头来汇报。

“周总,片场那边打来电话,江小姐拍戏负伤,现已送去了医院!”

第7章

医院内,消毒水味刺鼻。

梁音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在疼。

她回想起在片场坠落的瞬间,依旧心有余悸。

本来那样的高度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可腹部莫名窜起的剧痛让她根本无法控制身形。

梁音动了动手指,突然鼻尖传来一阵淡淡的檀香味。

她一愣,随即转头看向沙发处。

暖黄灯光下,周慕寒双腿交叠坐在那里,左手随意搭着扶手,露出的腕骨上,佛珠耀眼。

看向她的眼里没有毫担忧关切,唯有漠然。

“医生给你检查过,除了手臂的伤,没什么大碍。”

就这一瞬间,梁音心底的悲哀几乎抑制不住。

明明之前,自己哪怕只是轻微的划伤,他都会去太医署寻上好的金疮药送过来。

如今,他就这么清凌凌的坐在那,就像端坐云端的神,俯瞰他的子民。

他现在是在想躺在病床上的自己遭了无妄之灾,还是在庆幸舒梦华今天不在片场?

梁音心尖一颤,不敢任由自己想下去。

她不说话,周慕寒也无声。

寂静的病房里,只有他拨弄佛珠的声音。

梁音被他身上散出的檀香味包裹,竟就这么睡了过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ak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