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周慕寒梁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周慕寒梁音全文免费无弹窗最新章节

aku 2023-12-03 17:00:16 15
aku 2023-12-03 15
点击阅读全文

已经是错,苦守执念不肯放手,更是错上加错。”

梁音一愣,接着堆积心底的情绪骤然爆发。

“我有什么错?和尚,我有什么错!”

“是谁让我出现在这里?是你,还是佛?我明明可以与相爱之人同生死,是你们给我编造了一场虚伪的梦境!如今你们却说是我的错?”

她眼里波光流转,仿佛下一秒就要滴出泪来。

“佛说善恶有报,我一生从未做过坏事,为何会落的如此下场?”

和尚什么都没说,只是双手合十,轻轻闭上了眼。

梁音看着他,满腔的愤恨都化作深深的疲倦。

她一点点跪下去,语气哽咽到极致。

“不管您是谁,都求求您,我只想要我的慕寒……”

山风吹落秋叶,叹息起:“痴儿,可知痴念当惩?”

梁音浑身一震,待起身抬头时,眼前,已空无一人。

身后突的传来一道带着怒意的嗓音:“梁音!”

她茫茫然扭头,却见周慕寒大步而来。

“扬……”1

啪!

梁音的脸重重偏向一边,有那么一瞬间,她听不见任何声音。

周慕寒收回手,寒凉的嗓音重重砸在梁音心上:“谁准你在寺庙闹事?”

梁音慢慢扭头,看着眼前人。

不知为何,明明该是万般熟悉的爱人,梁音却忽然觉得他陌生。

周慕寒梁音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周慕寒梁音全文免费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她眼里的情绪一点点消失,沸腾的情绪也渐渐冷却。

“你为什么答应娶我?”

当年摄政王的回答是:“阿韵,此生,只愿同你共度。”

而眼前的周慕寒,却是这样回答:“因为三年前你病愈后,变得听话,省事。”

他抬手,轻抬起她的下巴:“不是你,也会有别人。”

动作间,他腕骨上的佛珠贴在梁音的肌肤上,冻的江虞血液几欲凝结。

半晌,她嘶哑出声:“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会变?”

周慕寒对上她的眼,心脏处陡然腾起一丝刺痛,转瞬即逝。

梁音却没想等他的回答,兀自抽回下巴。

“不重要了。”

尘了缘了,或许真的如和尚所说,眼前的人……真的不是她的周慕寒。

梁音收回视线:“周总,以前是我逾矩,以后我会恪守做为特助的职责。”

语调清淡的让人无端发慌。

周慕寒拧起眉,喉结滚了滚还想再说些什么。

梁音却再没看他,一步一步挪向寺外。

远处,青山如旧,家国山河和故人却不知去了何处。

悲凉和孤寂一股脑涌上来,她莫名哼起了大朔边境的歌谣。

“卫国赴边疆,良人家中盼,三月桃红时,军士把家还……”

周慕寒蹙眉,正欲转身,却听风吹来了苍凉的音调。

“曾道良人在侧,怎料金陵城外寸寸休……”

周慕寒猛然看向梁音的背影,垂在腕骨上的佛珠突的震颤起来。

这首调,他曾在梦中听过,可他从未对任何人提过!

周慕寒想去追问,梁音怎么会唱这首曲调?

身后却传来匆匆的脚步声,林绍喘着气向他汇报:“周总,舒梦华小姐出事了!”

周慕寒动作一顿,深深看了眼梁音,收回目光离开。

毫不知情的江虞强忍浑身的酸痛哼唱着,那些在大朔的回忆,如刀片般在心口搅弄情绪。

曲落时,她终于承受不住,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山林里冷风阵阵,蚀骨的寒意由外向内,梁音只能浑身发颤的倚靠在树边。

看着掌心刺目的鲜血,她终于明白。

这个世界是真的容不下自己了。

“可我还没找到我的慕寒……我只是想再见见他,哪怕只有一面……”

可惜,诸天神佛听不见她的心愿。

第9章

梁音最终回了江家。

如果真如和尚所说,那她只剩下不到五天的时间。

这最后五天,她想再陪陪这个世界的家人。

是他们给了梁音来到异世界的第一缕温暖,她起码也该和他们好好告个别。

不想刚到江家门口,就遇见匆匆赶来的林绍。

四目相对,林绍身上沾染了不少周慕寒檀香。

梁音闻着这抹气味,心口微疼:“林助理是有什么事吗?”

林绍尴尬的看着她,将手里的文件递过去:“江特助……这是周总让我交给江家的。”

“给江家?”

梁音疑惑的接过打开,入目是周慕寒翩若游龙的字迹——退婚书!

‘退婚书’三个字如重锤,透过梁音的眼眸砸在心上。

纵使她已经暗示过自己一万遍,这不是她的周慕寒。

此刻却仍旧心痛的五脏六腑依旧都移了位。

林绍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叹息一声:“江特助,你值得更好的人。”

更好?

在大朔时,周慕寒不顾陛下和大臣猜忌,也要和她在一起。

那时,他说只要真诚仰慕,总有一天能打动梁音。

在她眼里,周慕寒就是最好的人。

可这个人,现在不要她了……

梁音忘了自己怎么回的房间,反应过来时,手中已经擦拭着周慕寒送的长剑。1

记忆中,她和周慕寒在大朔定下婚约时。

堂堂摄政王,竟然亲自到郊野猎了大雁,送到将军府:“大雁忠贞,我必如大雁一般,与梁音永结两姓之好,绝不变心。”

她早该明白,如果周慕寒是曾经的那个摄政王,他们之间根本就不会走到如今这一步。

剑身上的寒意刺骨,似乎在提醒梁音,这一切都是她的执念作祟。

梁音缓了会儿身体里的痛意后,独自去了周氏。

周氏顶楼。

梁音被林绍领到了静室门口。

“周总在里面等你。”

跟着周慕寒三年,梁音还是第一次踏足这里,莫名的情绪在胸腔里翻涌。

推开门静室的那瞬,她一眼就看见里面的佛像。

说来可笑,这佛像和将军府佛堂的金像,相似到像是同一樽!

她思绪还未收回,周慕寒冷冰冰的声音从佛像前传来。

“有事?”

梁音深深凝视着他,目光缠绕缱绻,像是要将周慕寒的面容刻在心上。

第一次,周慕寒无法直视梁音的双眸中热烈的感情。

“说。”

梁音走上前,将写好的辞职信双手递上:“这些年,谢谢周总的栽培。”

周慕寒漠然扫过那信:“既然栽培了你,只说句谢谢就想离开周氏?”

梁音轻扯了扯嘴角:“退婚书我收到了,江家也都接受。”

话落,周慕寒转动佛珠的手一顿,周身气压骤沉。

梁音跟了周慕寒三年,知道他越是动怒,就越是平静。

上次这么动怒时,还是周家一个长辈想从国外回来夺权,周慕寒不动声色的应了。

后来却听说那位长辈在路上发生了意外,再也回不来。

沉默间,气氛一度降到冰点。

梁音率先动作,她对着周慕寒深深对鞠了一躬:“祝您和舒小姐早日喜结连理,白头到老。”

接着转身离开。

第一次,周慕寒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尖上像是被蚂蚁啃噬。

另一边,梁音走出周氏大楼,鼻尖兀的一热,点点猩红砸在洁白的衣服上。

她忍不住皱眉,明明今日已经犯过一次病了,为何还会如此?

可还不等梁音想通,眼中世界骤然天旋地转。

下一秒,她头重脚轻,晕了过去。

再有意识时,梁音是被痛醒的。

浑身上下像被液压机碾过,稍微动一下骨头缝里都透着疼。

她强行睁开沉重的眼皮,却发现已经回了江家。

一旁,江父正在向林绍道谢:“谢谢林助理送阿韵回来,还请移步到楼下喝茶。”

林绍神色复杂,语气里带着不忍:“喝茶就不必了,只是好心提醒您……”

“周总已经放了话,要收购江氏。”

第10章

林绍这话宛如平地惊雷!

直接在梁音心中炸开。

她知道周慕寒不会轻易放她离开。

但是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决然的对待自己,对待江家。

梁音不明白,这三年的陪伴,在周慕寒心里究竟是什么?

梁音看着江父骤然灰败的脸色和鬓角的白发,只觉得心被紧紧揪在一起,难以喘息。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三年,在周慕寒身上受了多少疼,就在江家父子身上得到了多少温暖。

她缓缓坐起,轻声安慰:“爸,您别担心,我会阻止周慕寒的。”

江父抬头看她,嘴角强扯出一个宽慰的笑:“醒了?没事,你大哥有自己的事业,爸年纪也大了,就提前退休了。”

“倒是阿韵,爸爸希望你不会再为了周慕寒而伤心。”

梁音听着,泪意又涌上来。

她没想到江家生死存亡之际,江父还在为她着想。

看着江父的笑,她只觉得父亲眼尾的皱纹化作藤蔓,一点点缠紧了她的心。

她一个将死之人,怎能让江家被她连累?

梁音攥紧手指,逼回眼里的湿润:“嗯,我会的。”

江父走后,她拨通了周慕寒的电话。

他似早有预料,只冷然对着听筒丢下一句:“到潭柘寺山脚下来。”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梁音捏着手机的指尖紧了又松,只能急匆匆赶往潭柘寺。

半小时后,潭柘寺山下,周慕寒的黑色林肯停在阶梯边。

梁音上前,漆黑的车窗降下来,露出周慕寒刀削斧凿的英俊侧脸。9

他坐在那里一如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ak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