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原创小说什么时候完结_远有灯火近有淮安最新篇章

小菁 2024-06-11 16:20:01 6
小菁 2024-06-11 6
点击阅读全文

“你是那飞蛾,谢淮安便是那盏灯,因果缘分罢了,

至此缘尽,再执着即是入魔,这也不是他想看见的,收手吧。”

雪娥看着童子手中的灯火,手想伸出去碰碰它,却又是僵在了半空中。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因她而起,皆是命中注定。

正文:

台下座无虚席,听着众人惊艳的抽气声,雪娥满意的勾起嘴角。

乐起,她旋转着进入舞台中间,一曲胡旋舞赚足了眼球。

一曲终了,雪娥躬身下台,无视看客的不满,她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雪娥是飞蛾修炼成人,这些凡人对她来说还没灯火有吸引力。

她撑着下巴,靠在船沿上想着何时才能找到师傅说过的忍不住想靠近的东西。

湖面上飘着的画舫为了避免相撞,都是用绳索连着的。

原创小说什么时候完结_远有灯火近有淮安最新篇章

雪娥走进下一条船,继续寻找自己的目标。

和方才那个画舫不同,这条船上清幽许多,没有腻人的甜香和萎靡的丝竹之声。

随意挑了一个房间推门而入,里面的人吓了一跳,俱回过头来看着她。

雪娥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我是过来助兴的舞姬。”

说完走到台上,随意跳了一段。

飞蛾天生灵动,退去多余朱钗的后更加清丽可人,众人不由得看痴了去。

突然,正在弹琴的女子瞬间换上一副凶狠的神色,从怀里摸出一把刀便纵身朝中间的紫衣男子刺了过去。

霎时周围涌现出许多黑衣装扮的人互相缠斗在一起,一时间场面大乱。

有黑衣人拿着刀迎面撞来,雪娥侧身堪堪躲开,惊出一身冷汗。

下一秒便被人拉入怀里,随着身后一声有条不紊的‘退’,黑衣人携着她跳窗离开。

雪娥不会水,只得死命扒住身边人的胳膊。

好在不久后便上了岸,衣服湿透,初秋的寒气冻得她瑟瑟发抖。

“你家在哪儿?”黑衣人转头问她。

雪娥看着他熠熠生辉的眸子,心里一动,随意编撰了一个谎言,“我没有家。”

不知为何,她总是想靠近这人,越近越好。

黑衣人果不其然皱起了眉头,似乎在想着解决方案。

远处有人催促他快些离开,雪娥看准机会哭诉道:“你就先带着我吧,这里这么黑,我一个弱女子也不安全……”

眼睛说完还眨巴了几下,欲语还休。

黑衣人点头,准备转身离开。

雪娥适时跳到他背上,双手环着他的脖子。

月光下,黑衣人脸上泛起一阵淡淡的红晕。

“我脚崴了!”雪娥面不改色的说谎,把他欲说出口的话堵在喉咙里。

前面又有人回头催促,黑衣人不再多言,赶忙跟上。

“我叫雪娥,你叫什么名字啊?”

雪娥靠在他的背上,感受着他源源不断传来的温度,心里满是开心。

“谢淮安。”

雪娥趴在他的背上,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谢淮安只偶尔应答两句,她倒也不觉尴尬。

背上渐渐没了声音,谢淮安料她应是睡着了。

皇权之争果真如父亲所言,已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

今日随七皇子画舫出游被行刺,不用想也知道是三皇子所为。

皇上病重,七皇子有军功傍身,三皇子难免忌惮。

想到这,谢淮安不免叹气,丞相府保持中立的局面还能维持多久呢?

【二】

第二日雪娥醒来,环顾四周,不见谢淮安,心里空落落的。

她穿好鞋子跑出去,拉住一个丫鬟问了谢淮安的去向。

书房里,三皇子正在拉拢谢淮安帮住自己,雪娥推门而入。

谢淮安看见三皇子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艳迷恋,连忙将雪娥拉倒身后。

三皇子好色之名已传遍整个上京,被他看中的女子送入府后,非死即残。

“淮安好福气,刚回京便有了这么可人的美人儿。”

三皇子把玩着手里的扳指,似笑非笑道。

“恭送三皇子。”谢淮安低头作揖,不卑不亢。

三皇子大笑,拍了拍谢淮安的肩膀,转身离去。

谢淮安松了一口气,转身无奈的看着雪娥。

他打小在寺庙长大,前些日子父亲才将他急招回来,对于无辜之人,始终做不到不管不顾。

雪娥倒是没想那么多,她只觉得谢淮安身上莫名的暖和,一心想着如何往他怀里钻不被推开。

谢淮安看她出神的样子,心头无奈。

他将桌上的水晶糕端到她面前。雪娥不动,仍旧眼巴巴的看着他。

谢淮安摸不清她的意思,只好直截了当的问她到底要什么。

雪娥眼眸一亮,登时跳进他怀里,说:“我冷!要你抱我。”

脚步灵活,哪有半点儿崴到的样子。

谢淮安一把将她推开,跳开几步远,冷冷的看着她,道:“你脚不是崴了?”

眉头拧在一起,是真的动了怒。

雪娥一时间慌了神,怯怯的走近,似害怕他再退远,又堪堪停住。

她想伸手去抚平他的眉头,却被谢淮安一个偏头躲开。

“对不起。”雪娥低头道歉。不等谢淮安回答,她立即转身跑了出去。

不该那么着急的,戏文话本并不一定都是对的。

什么公子都爱美人,这话放在谢淮安身上一点儿都不适用。她

捏了捏自己的脸,又有些怀疑,难道是她还不够美吗?

雪娥都把自己关在房里,研究怎么让自己变得更美。

做弄了几天,半点效果全无,反而弄了一脸的红疹子出来,她颓然放弃。

一条路行不通,雪娥只得找第二条。

找到谢淮安的贴身小厮仔细打听了谢淮安的喜好。

古琴她不会,围棋怎么落子都不知。思来想去,只有画画听起来没有难度。

找人在院子里放了纸笔,她对着眼前的竹子认真的描绘起来。

画完之后纸上还有一大片空白,她不会写字,只好找了一个丫鬟代笔。

雪娥几日不曾出现在谢淮安的面前,他料想定是他那日的话伤到她了,但他本就对雪娥无意,这样的局面于他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

处理好政务,从书柜里取下佛经来抄。

等处理完京中琐碎事务,他便要回菩提庙了,剃度之日定在明年开春,若不出意外,时间正好来得及。

雪娥猫儿一样蹲在窗下,演练着接下来道歉的措辞。

窗外的响动早已引起了谢淮安的注意,他不动声色的靠近,推开窗,一把抓向门外之人的脖子。

雪娥冷不防被人摁到墙上,叫喊都来不及,看清对方是谁,她艰难的挤出一个笑脸,谢淮安赶紧松开她。

把手上揉的有些皱皱巴巴的画递出去,雪娥低着头悄悄观察着谢淮安的反应。

东倒西歪的竹子加上扭成麻花的字,谢淮安想了半天,说了句:“挺用心的。”

得到了肯定的雪娥顿时眉开眼笑,她又扑了上去。

这回她学乖了,不等谢淮安呵斥,她已经快速放开。

谢淮安看见她雪白脖子上的一圈青色,到嘴的教训又咽了回去。

“这些都是你画的吗?真好看。”雪娥在书房里转了几圈,指着墙上一张墨梅图说。

谢淮安看了一眼,点头。

半晌,雪娥还在盯着那副画看,他忍不住开口:“喜欢送你了。”

雪娥摇头拒绝,说:“我不喜欢梅花。这样吧,你直接教我画画怎么样?”

亮晶晶的眸子里全是期待,谢淮安终是不忍拒绝。

上了几天课,他发现雪娥不仅不会画画,连字也不识一个,由此他只好在教画的同时教她识字。

雪娥聪明,画技一点便通,唯独这识文断字,却是怎么也不开窍,颇让谢淮安头疼。

这天雪娥照例过来书房画画,和前些日子画的不同,今日她不再画那些梅兰竹菊,倒是画起了一只飞蛾。

飞蛾不在花中嬉戏,却正奔向烛火。

谢淮安走过来瞧她的画,看了以后,评价道:“飞蛾扑火——自取灭亡,这蛾子愚蠢。”

雪娥将笔扔在桌上,回过头瞪他,语气不善道:“你凭什么说它蠢!我看你才蠢!”

这几天谢淮安见过她为了不写字装可怜的样子,见自己生气谄媚讨好的样子,想扑进怀里狡黠的样子。

却是独一次见她生气,还是为了小小的蛾子。

谢淮安拂袖,继续去处理他的公事,不再理雪娥。

“关关且九,在可之州……”

雪娥报复性的大声念诗,果不其然,谢淮安的眉头瞬间皱起。

见有了效果,雪娥再接再厉道:“周羽束新,三星在天……”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