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原创小说免费大结局_愿以凝望换无双小说完结版

小娟 2024-06-11 15:12:18 8
小娟 2024-06-11 8
点击阅读全文

被帮忙,现在一句谢谢都不能满足了?还得要亲亲?

虽然是我喜欢的人,但要本姑娘还是得矜持矜持!

事后:刚刚脑子抽了,竟然拒绝男神!

就应该按在墙上亲啊!反正是他要求的!像这样的要求,就应该满足他!

男神竟然想走,不行!我这里还有个忙需要你帮,这回我准备好了!

1狗被人绑架

顾流光走下公车时收到了母亲的短信,让他买半斤卤烧肉回家。母亲刚学会发短信,字里行间语气庄严,还在最后打了“谢谢”,和平常说话完全不是一码事。然后他一抬头,就看见简朝颜又背着书包守在站牌下面。

他扭头想走,但知道没用。十秒钟之内简朝颜必定会追上来,扯住他的衣角怒瞪着眼珠控诉:“你不是个好警察!”

老天爷作证,顾流光确实不是个警察。他只不过刚从警官学院毕业,来这里的派出所实习。再说就算他真是警察,也没有义务要帮一个女高中生解救她被绑架的狗。

顾流光装出最凶恶的表情回头:“喂,我再说最后一次,让你父母找那些同学的家长去!”说完大步流星地走。

可是简朝颜竟没有蹬蹬地跟上来,他有点好奇地扭头,见她蹲在地上揉脚踝,表情抽痛,拿沮丧的眼睛盯他。

坐在街边的石凳上,简朝颜告诉顾流光,橙子是她练芭蕾的时候被人绑架的。之后她心神不宁,总在练舞时把自己搞伤。

“将来我成了舞蹈明星,就会告诉我的粉丝,当初是你救了我的狗。”她举掌立誓。

太阳还未完全掉下地平线之前,顾流光答应了简朝颜。

也许是简朝颜说这话时,眼睛像阳光下河中闪烁的漩涡,简直能把任何东西吸进去。还有就是,她揉脚踝的动作,让顾流光想起自己暗恋的女孩谢薇,也是跳芭蕾的。

2我不是你的保镖

顾流光跟着简朝颜,七拐八弯地走到城西的屠狗场。泥泞的土地里淌着臭不可闻的黑乎乎的血,他捂上鼻子,皱起眉头看不远处那个“绑匪”。是个年纪跟简朝颜差不多的男孩,穿着很干净的棉布衫,与周围肮脏的环境格格不入。

简朝颜一眼就瞅见被男孩拎在手里的狗,跺脚大叫:“罗吉你为什么不相信,橙子是我从小养大的,才不是你家屠狗场被偷的那只!”

名叫罗吉的男孩一溜烟跑到她身边,眯起菱形的眼睛。“还给你可以,但条件早就说好了吧?亲我一下,像这样,”他揪着嘴发出一个啵声,把简朝颜吓的后退一步。

罗吉的双手突然被扳至身后。

“人家好像不大愿啊,你如果再帅一点就好了。”

站在身后的顾流光人高马大,制服这种小混混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他觉得甚至有点像欺负小孩,毕竟自己是个大学毕业生。

手腕被拧得作响的罗吉忿忿注视着简朝颜:“你居然叫帮手!”表情竟如受了深深创伤般失落。

现在事情圆满解决,简朝颜抱着橙子的小爪向顾流光道谢,还掏出面巾纸帮他擦汗,目光纯真喜悦。这个时侯顾流光想起要买卤烧肉,刚掏出钱包,简朝颜又诚恳地问,能借两块钱吗。

她买了一块肉脯喂给橙子,那小生物张开嘴朝食物笑了。

夕阳下顾流光有点出了神,差点被泰迪熊打扮的促销员撞到。真不可思议,他想,不管是超市里横行的泰迪熊,还是简朝颜怀里大笑的狗。

肉脯很快被吃干抹净,橙子又觊觎起顾流光手里的卤烧肉。它主人的眼神同它一般恋恋不舍,揪住顾流光的袖口不住地摇:“罗吉再对橙子下手可怎么办?”

这时候顾流光才知道,简朝颜的父母早年离婚,她跟着行动不便的奶奶一起住。现在她的奶奶也已去世,所以能保护橙子的只有简朝颜自己。

于是顾流光把手机号留给了她,没瞧见简朝颜低头在手背上抄号码时,弯弯的嘴角含满笑。

3 见面

原创小说免费大结局_愿以凝望换无双小说完结版

接下来的几天手机频繁响起。简朝颜总是语言简洁,报上地址就挂电话。等顾流光赶过去,却只有她一个人,笑嘻嘻地等着。顾流光无比火大。怪自己夸下了海口,让她以后有事儿就叫他。

最过分的,那次他好不容易约到谢薇,一起吃晚饭。服务员端上一盘金枪鱼,为他们点燃了桌边的烛台。他又接到了电话,便气急败坏,觉得自己简直成了简朝颜的私家保镖。他关掉了手机电源,愤怒着一颗心却要努力使表情平和下来,以免谢薇觉察。

桌对面的谢薇穿着白色长裙,在餐厅的烛光里开始谈她的芭蕾梦想。听到芭蕾这个词,忽然顾流光脑子里,涌入一个背着书包不依不饶的倔强身影,就有了些微负罪感。他悄悄开了机,直面简朝颜发来的无声的短信。

“顾流光我不过是想见你,你想太多又是何必。”

字字如钟声灌耳。他捏着手机,憋了几秒终于向谢薇说,有事情要先走。

在路上他很是懊恼,觉得被简朝颜耍了。她既然说想见自己,又怎么可能让他不多想?现在反倒显得他自作多情,成了理亏的一方。

中山路的车水马龙之中,顾流光不消费神就找见了简朝颜。她仍背着那只书包,松松垮垮的校服毫无美感,站岗似的笔直挺立在人潮汹涌的街头,一直望着朝她走来的顾流光的眼。

是不是练芭蕾的,站姿都这样挺拔精神?顾流光不免这么想,却两臂抱在胸前很是无奈地说:“好,你见到我了,我可以走了。”

“等等。”他被唤住。简朝颜摘下书包,从里面掏出一个东西紧握着,极为正式地递过去。

那是一枚一角的硬币,轻飘飘的像声咳嗽,落进顾流光手心中。他惊讶地朝简朝颜望去,对方先是勇敢地和他对视,后来忽然红了脸,垂下眼睑。“我还你钱,现在已经还了一毛。”

顾流光顿时明白了她的意图。他可是借了她两块钱。

哦,然后明天再还一毛。她就这么喜欢整他?虽说橙子被救出来时,饿得皮包骨头还受了伤,但也不是他的错呀。

一脚踢飞躺在路边的空易拉罐,顾流光背对着简朝颜,沉默地发泄了一下不爽。

他听到身后简朝颜也学他踢飞了一粒小石子。“顾流光,我见完你这二十次,就再也不来打扰你。对不起。”

顾流光的心猛跳了一下,回头看见女孩微垂着头,在暮色融去一切景物时,她丧气的脸仍然白皙发亮,像刚刚摘下的玉兰。

他发现自己一言难发,如鲠在喉。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