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沈月秋徐安南(沈月秋徐安南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月秋徐安南无弹窗)

2023-11-28 18:38:18 64
2023-11-28 64
点击阅读全文

有人还能更熟悉我的长相不成?你当陈家所有人都是瞎的吗?我能随便顶替别人的身份不成?”

句句反驳落地。

徐安南的神色也一点点冷了下来。

两人对视僵持许久,徐安南攥紧了那张照片,终究还是没再多反驳。

就在沈月秋以为他该就此放弃了,正要离开。σwzλ

可徐安南紧紧扒着她的车龙头,力道不减分毫,他神色沉静。

“我想了下,你说得没错,没有人比陈安宁的家人更清楚。”

“所以我跟你一起去趟医院,去让陈安宁的母亲认认她的女儿到底是照片上的人还是你?”

轰然一下。

沈月秋神色当即慌张起来:“不可以!”

陈婶最不能看到的就是这张遗照,她的精神不能受刺激。

徐安南定定望着她:“为什么?”

沈月秋回不上话来,唇线紧抿。

就在这时。

一名通讯员气喘吁吁跑了过来,神色焦急:“徐上校!有盛北军区打来的紧急电话找你!”

这话打断了徐安南的提问。

任务为重,他最终只沉沉看了沈月秋一眼,落下一句“我总会确认的”后,迅速离开。

看着他背影离开。

沈月秋的心稍松了口气,可她却明白这只是暂时的。

她有些不明白。

三年前的徐安南对她从未放在心上,也根本就不爱她,过了三年,他应当走上小说的剧情,爱上梁双双了才是。

可为什么,三年后的现在,徐安南却要表现出一副对她念念不忘用情至深的模样?

沈月秋搞不明白,索性也就不再多想。

她去了趟邮局,将稿件投递过后,再骑车去往医院。

可是不知为何。

自从徐安南被那通电话叫走后,她的心里总觉得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到了医院,她照常陪陈婶聊着天。

今天陈肖然一家人也过来了,病房里难得不那么冷清。

陈婶今天状态还不错。

然而还没聊几句。

徐安南便大步流星,行色匆匆冲了进来,攥起沈月秋就要走。

“月秋,跟我回盛北!”

沈月秋眉头一紧,“徐上校,我说过了,你认错人了!”

陈肖然也当即冲上前来,拉住了徐安南的手。

“徐上校,自重!”

徐安南的目光沉重,紧紧盯着沈月秋。

片刻过后,他哑声开口——

“陈安宁同志,沈首长病危,你要不要跟我走?”

第22章

耳边霎时如春雷炸响。

沈月秋整个人都懵了,“你说什么?”

她不敢相信,父亲身体向来很硬朗,怎么会……

徐安南沉沉再度开口:“盛北那边说,首长已经戴上了呼吸机,情况危急,我如今是他仅剩的家属,所以紧急召我回去,兰……陈安宁同志,你确定不跟我回去吗?”

这话让沈月秋的眼底蓄起泪光来。

而原本阻拦的陈肖然,在听见这些过后,也松开了手,神色复杂地看着她:“姐,你去吧……”

沈月秋环视看了陈家人一眼。

时间不等人。

她终究还是脚步急促跟着徐安南离开了。

从沪南到盛北,火车太慢。

军区开放了特别航线,让两人乘机回去。

到了机场。

沈月秋熟稔地穿戴上装备乘机。

飞机起飞,上了云层,朝盛北飞去。

直升机内。

两人沉默了许久,徐安南没有再追问关于她身份的事。

毕竟,从她跟他一起回盛北时,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过了许久。

是沈月秋先开了口问:“我爸的身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好的?”

这么开口,便是承认了她的身份。

徐安南沉沉看了她一眼,随后告诉她:“自从三年前,你牺牲的消息传来后,爸的身体就已经大不如前了,他一夜白头,以前的一些旧伤也复发了,但这几年,他依旧坚持在岗位上,操劳过度,身体也就一天不如一天,从去年开始,他就药不离身了。”

听着这些,沈月秋的眼眶一下子便红了。

她的心狠狠揪起,愧疚和不安席卷全身。

这些她全然不知道,她竟然还以为父亲的身体没什么大事,可她却忘了,父亲平日里再如何高大威严,到底也已经是年过花甲的中老年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哪里是能轻易承受得了的?

“找医生看了吗?他没有好好调理吗?”沈月秋哽咽问。σεƞwαƞ

徐安南告诉她:“看了,但医生说爸是心理原因,吃再多药也没用,这次是心绞痛发作,幸亏有政委在,送去了医院,做过手术了,情况现在暂时还算稳定,可就是迟迟不醒,医生说是他没有太大的求生念头,可能……”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沈月秋也听得懂。

眼泪夺眶而出。

沈月秋彻底绷不住大哭了起来。

徐安南抬手擦去了她的眼泪:“等爸见到你,一定会开心的。”

沈月秋没有说话,沉默下来。

眼泪沾湿了她遮挡面部的帕子,并不舒适。

徐安南指尖停在她面前,眉头紧拧:“现在可以取下帕子了吗?”

沈月秋一怔。

片刻过后,她取下了面上的帕子,既然已经承认了身份,也就没有什么好遮挡的了。

但同时,她的心却猛地提了起来。

毕竟如今自己脸上的那道疤,她自己看了都觉得可怖。

这是两人重逢以来,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摘了帕子。

徐安南凝眸看去,神色微滞,心口泛疼。

见到他眼中的震撼。

沈月秋慌张地想要重新盖上:“是不是很可怕,我还是……”

徐安南却抬手轻抚上了她脸颊上的疤。

“你当时,很疼吧?”

第23章

沈月秋当即怔住。

她抬眼,对上了徐安南的视线。

他的眼里没有嫌弃,没有恐慌,只有无尽的心疼。

心底在这刻泛起密密麻麻的酸意。

沈月秋喉头哽咽,眼里湿润,她笑着摇摇头:“其实也没有太疼,可能疼过头了就麻木了,我到现在都已经记不起当时的疼了。”

徐安南深深看了她一眼。

沉默许久,他终究还是问了出口:“当时,你为什么不回来……”

“说来话长……”

沈月秋勉强扯了抹笑,缓声正要开口时,她突然拧紧了眉头,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左腿。

飞机高度已经升到了八千米的高空。

压强的变动让她的腿骨传来了剧烈的痛意。

见状,徐安南神色陡然一变:“你怎么了?”

可沈月秋脸色煞白,此刻已经疼得说不出任何话来。

徐安南这时脑中猛地记起来,之前书记员提过一句,她的腿有问题!

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从未见过她腿有异样,还以为是书记员记错了,如今来看,她的腿显然是真的有后遗症的。

沈月秋额头冒出了细汗,疼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心也狠狠揪起。

她最不想让徐安南看见如今自己的模样,可在此刻,她所有的丑陋和痛苦却尽数在他面前展露。

下一刻。

徐安南摊开手掌,却向她递来了一粒白色药丸。

“镇静药,有止疼作用。”徐安南温声解释。

疼痛让沈月秋顾不得许多,伸手接过,仰头咽下。

直到药效发作。

将她的疼痛渐渐平息下来的,沈月秋的思绪也渐渐回神。

她望向身旁的男人。

“你怎么会随身携带镇静药?”

听见这个问题。

徐安南避开了她的眼神,只随口回答道:“队里给的,以防紧急情况。”

可沈月秋陪着陈婶治疗精神疾病这么多年,深知镇静药这种是精神药物,一般人别说随身携带,平时都很难接触到。

队里就算要发紧急药物,也不该是镇静药。

沈月秋久久凝视着旁边的人,可她却没有再多问。

因为她从徐安南的脸上看得出来,他根本就不打算认真解释。

镇静药也有很重的催眠效果。

沈月秋靠在座椅上,随着机身的平稳飞行,眼皮也一点点沉了下来。

再度睁开眼时。

她正被徐安南抱在怀里,迈步在路上走着。

一路上有不少人。

沈月秋能明显感受到周遭看过来的视线,她脸上瞬间燥热得很。

“醒了?”徐安南垂眸看了她一眼。

他问话时,沈月秋甚至能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

耳尖更热了几分。

沈月秋挣扎了下:“放我下来吧。”

“你的腿没事了吗?”徐安南眼神依旧带着些许担忧。

沈月秋摇头:“没事。”

徐安南也没有再继续坚持,将她放了下来。

一路过去,有不少人的视线透着些许复杂。

“怎么回事?徐上校还带了个女人回来见首长,这算什么?”

“就是啊,还说是带了沈烈士回来,这怎么可能?”

“你看她长得那样,哪里像沈烈士了?”

有低声的讨论入耳

显然没人相信她是沈月秋。

沈月秋理解,毕竟谁也不会相信死而复生这种荒谬的事,也更不会有人相信她如今这样丑陋的模样会是曾经的‘英雄’。

抵达父亲的病房前。

沈月秋的心是忐忑的,她不知道父亲还能不能认得出自己来。

会不会也跟这些人一样认为她是个骗子?

病床上的沈父带着呼吸机,白发苍苍,与沈月秋印象中的父亲老了许多。

她的眼泪一瞬蓄起。

“爸……”

听见声音,沈父睁着混沌的眼神看了过来。

第24章

对上视线的那一刻。

沈父愣了许久,可随即,他的瞳仁骤然瞪大,呼吸变得急促不少。

嘶哑的嗓音从他喉咙里挤出来:“兰、月秋……”

沈父认出了她。

即便她如今脸上带着疤,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