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我的命运我来安排(沈兰舒徐北沉)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沈兰舒徐北沉)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8:38:11 43
2023-11-28 43
点击阅读全文

可沈兰舒此刻的心,却如坠寒窖,冷得发颤。

“所以当初换了别人向你求婚,你也一样会愿意结婚,是吗?”

徐北沉唇线紧抿,脸色骤然冷沉下来。

顿了顿,他眉头拧起:“你今天真的思想不正常,好好休息,别再说胡话了。”

他拎起收拾好的军旅包,随即翻出一张样板戏的票给她。

“我有任务,大概要一周的时间,你上次说想看样板戏,我给你拿了张票,你自己去看吧。”

将票放在桌子上,徐北沉大步匆匆离开。

沈兰舒盯着那张样板戏票,久久无言。

她不明白,他怎么能做到这么若无其事。

她也不明白,自己竟还会因为他给她送戏票而感到心软。

沈兰舒捡起那张票,深深叹了口气。

也许……他现在就是根不开窍的木头,心底总归给她留着位置的。

三天后。

沈兰舒下班回来,却见一抹高大身影等在家门口。

周围人见了他,皆鞠躬敬礼:“首长好。”

对上视线,沈兰舒走上前,喊了一声:“爸。”

“开门,有事跟你说。”

沈父神色威严,带着一贯命令语气。

在沈兰舒记忆中,父亲自幼便是严厉的。

他是人民好首长,将一生倾注在守护国家上。

却忽略了她们母女一辈子。

进了屋。

沈兰舒给沈父倒了茶水,站在一旁。

两人的关系看起来,比起父女,却更像上下级。

沈父端着搪瓷杯吹吹茶叶,沉声道:“北沉申请去沪南的调令是我签字通过的,你不要跟他闹脾气,另外,你们夫妻异地半年不像样,你也跟他一起过去。”

这一下,沈兰舒没了声。

她攥紧了手,她了解徐北沉的性子,若是他希望她过去,早在一开始就会跟她说了。

更何况,她也不想再只知道跟着徐北沉的脚步走了……

迟疑许久。

沈兰舒深吸口气,眸色清明仿若下定了什么决心:“爸,我不想去沪南,我准备重新报考飞行员。”

此话一出。

沈父原本想苛责的神色一顿:“你决定好了?”

沈兰舒坚定点头。

沈父欲言又止深深看了她一眼,最终放下搪瓷杯,拍拍她的肩膀:“报效国家,义不容辞,你既然决定去报空军,我不会阻扰你。”

“谢谢爸。”沈兰舒眼眶泛着泪光。

沈父又问:“这件事你跟北沉说了吗?”

沈兰舒沉默片刻才道:“等他这次任务回来,我会跟他说的。”

……

隔天。

下班时,沈兰舒将那张报名表交到了政委办。

这时,从外突然闯进一人——

“政委,徐北沉同志执行任务受了伤,在红十字医院救治!”

这话猛地在沈兰舒耳边炸开。

反应过来,她当即朝医院赶去。

一路提心吊胆赶到医院,直到见到徐北沉醒着躺在病床上,一颗心才落定。

沈兰舒正要走过去,却看见徐北沉的对面还站着个穿护士服的女人。

女人看着徐北沉的一双眼含情脉脉:“徐少校,这次真的多亏有你在。”

徐北沉回应的态度很平静:“梁双双同志,这是我的本职所在,不用太过放在心上。”

沈兰舒却在听见这个名字时浑身一僵。

梁双双——

那不就是小说里徐北沉命中注定的女主角吗?!

第4章

小说里,梁双双是在他们离婚后才遇见的。

可现在为什么会提前出现?

沈兰舒半天才回过神,她直接走上前。

见了她,徐北沉眸色微诧:“你怎么来了?”

沈兰舒抿了抿唇,走到病床边,正好站在两人中间才开口:“听到你受伤了,我当然要过来看看。”

徐北沉淡淡回答:“我没事,养几天就能回家。”

夫妻俩正说着话,这时,一旁的梁双双却插话道:“这位是徐少校的夫人吗?”

她声音乖巧温软,光是站着那儿就仿若自带‘娇妻’光环。

沈兰舒看了她一眼,还没说话,徐北沉就开口道:“这是梁双双,临城人,护士出身,家中就她一个了,组织见她无处可去,就安排她过来当军护,以后就是我们的同志了。”

原本的小说里,梁双双是自己考上的军护,而现在竟直接被安排了!

沈兰舒心中一紧,还是按捺下情绪,客气道:“梁护士,多谢你照顾我丈夫。”

梁双双脸色微白,随即笑着离去。

之后几日。

徐北沉便在医院养伤,沈兰舒每天下班后就来医院照顾他。

这天。

沈兰舒准备去医院时,政委叫住了她。

“飞行员选拔定在一周后的首都,这是你的准考证。”

“谢谢政委。”

沈兰舒欣喜地接过准考证收好。

政委又递来用布袋装着的新鲜毛桃:“这是我家里送来的早熟桃,我记得之前沈同志你说你们家那口子爱吃,特地给你们拿了点。”

早熟桃颜色青红,酸甜可口,是徐北沉爱吃的。

沈兰舒眼中一亮,没推辞,收下了。

等到了医院。

沈兰舒还未进门便听见愉悦的交谈声。

是梁双双在给徐北沉换药。

两人不知在聊什么,竟十分投机。

沈兰舒的脚却像是被钉住在门口,一步也迈不动。

这似乎是她认识徐北沉以来,第一次见他有这样轻松愉悦的表情……

怅然出神间,梁双双看见了她,立即笑着打招呼。

“兰舒姐,你来啦?”

沈兰舒猛然回神。

她走进病房,缓了缓情绪才将提着的早熟桃放在病床柜上道:“这段时间真是麻烦梁护士了。”

“应该的!”

梁双双笑着看了眼徐北沉:“当时要不是徐少校替我挡住了掉下来的木板,我现在恐怕命都没了。”

这话一出,沈兰舒又是一愣。

这么多天,她才知道原来徐北沉身上的伤是这么来的。

梁双双又道:“不打扰你们,我先去忙了。”

沈兰舒下意识从袋中拿桃出来递给梁双双。

“多谢梁护士,拿几个桃回去尝尝吧!”

可梁双双神色一僵,望着桃子脸色涨红。

就在沈兰舒疑惑之际,却听徐北沉突然开口解释:“梁同志对桃子过敏,吃不得。”

“……原来如此。”

沈兰舒一怔,收回了桃子,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感萦绕心尖,让她笑容都险些维系不住。

只能喃喃道:“真是……不好意思。”

很快,梁双双推着医疗车走了。

病房里只剩两人。

气氛好似也一瞬变得死寂。

徐北沉的神情亦恢复成一贯的冷漠,刚刚与梁双双谈笑风生的模样不复存在。

在她面前,他似乎总是无话可说。

沈兰舒深呼吸一口,才强行将所有的情绪压在心底。

就在这时,徐北沉突然递过来一块花生酥。

“梁护士买来的,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沈兰舒动作倏地僵住。

她看着那块花生酥,心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耳中嗡鸣一片。

好半天。

她才从喉咙里挤出话来——

“你记得她不能吃桃子,却记不住你结婚三年的老婆不能吃花生吗?”

第5章

徐北沉一怔,似乎才反应过来。

“抱歉,我不知道,”他皱着眉收回手,随即坦然解释,“我记得梁同志对桃过敏是因为之前任务中,她过敏险些丧命,是我送她去了卫生院,这才印象深刻。”

他解释得很清楚。

可看着他那张漠然的脸庞,沈兰舒的心口就像是塞了一团棉花。

所有的话哽塞在喉咙口。

最终,她只沉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