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温舒舒宋为期最火免费小说最新更新-温舒舒宋为期全文在线看

2023-11-28 18:38:21 95
2023-11-28 95
点击阅读全文

不过半个月时间,我就见到了段君言。

不知道他在宋氏楼下等了多久,宋为期的车刚拐过角,他就扑了上来。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段君言就这样狼狈的扒在宋为期车窗前。

此刻他落魄的模样跟我记忆里的孔雀相去甚远。

“宋总,就算我曾经得罪了你,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吗?”

宋为期轻轻撩了撩眼皮,吐出两个字:“让开。”

段君言面色一僵,表情透出一种气急败坏。

眼看着宋为期要合上车窗,他骤然出声。

“你该不是为了温舒舒才报复我吧?她都死了四年,你还想怎么样啊!”

这话,让宋为期扭头看着他。

“死了?那就把她的尸骨从墓里挖出来给我看。”

后视镜里,段君言呆立的身影越来越小。

宋为期只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脸上漠然一片。

我看着他冷漠的眼,几乎能读出他的想法。

我这样自私自利的人,怎么会死?

我不由记起,曾经宋为期每年都会去圣佛寺一趟,求我岁岁平安。

只是在分手后,再也没有人会为我虔诚祷告,普度众生的佛自然就忘了我。

我用力闭了闭眼,强行逼着自己不再去想。

只是我没想到,当天晚上,我妈会找到宋为期的别墅来。

她站在门口,穿着一身阿玛尼西装,头发也打理的一丝不苟。

可别墅明亮的灯光下,我分明看见,她衣摆卷了边,领口也泛了白。

放在身侧的手更是紧张的碰着裤腿。

当宋为期的身影出现时,她还局促不安的找着话题。

“宋总将这白玫瑰照料的真好,我家舒舒从前最喜欢这个了。”

我站在宋为期身边,心里一个咯噔,糟了。

果不其然,宋为期脸色沉了下去,他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你们的安保是怎么回事?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放进来!”

我妈的笑容瞬间僵住,挺直的脊背仿佛被这句话尽数打碎。

她慌张的凑到门口的栅栏前,眼里闪动着泪光。

“宋总,您听我说,我真的找不到舒舒了,希望您能帮帮我。”

“段君言不知道把她藏在哪了,我根本见不到她。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绝不会来麻烦您的!”

我眼眶骤然滚烫,我狠狠别开头,不敢再看。

宋为期嗤笑一声:“藏?你就没想过是温舒舒在躲着你这个负债累累的母亲!”

我妈半点犹豫都无:“不会,舒舒不是那样的人。”

宋为期冷眼看着她,没再说话。

不一会,别墅区的安保便赶了过来。

他们一左一右扣住我妈的胳膊,边跟宋为期道歉,边拖着我妈往外走。

可这时,我妈突然重重跪了下去。

我简直目眦欲裂,快步朝她冲去。

可我刚冲到门边,就被莫名拉回到宋为期身边。

我一次次冲出去,一次次跌倒,一次次哀求。

“妈,你起来,不要跪,你起来啊——”

可她听不见,甚至往前跪爬了两步,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

“宋总,我找到了舒舒的病历,您看,她得了白血病!”

她满脸都是泪:“要是舒舒瞒着所有人独自等死,她该多痛啊。”

“为期,当初舒舒跟你分手,一定是有苦衷的!”

宋为期握紧了拳:“够了!”

他冷眼看着我妈:“林女士,你也曾叱咤商界,别再做这么掉价的事。”

我妈愣在那里,脸上的悲切与哀恸似乎都被定格。

我心如刀绞,转身冲到宋为期面前,重重跪下。

“是我的错,宋为期,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查到我的死讯,别再折磨她了!”

宋为期只是站在那里,任由我妈像个人偶一样被拖了出去。

夜风吹过,他说:“就算温舒舒真死了,那也是她自己选择的路。”

我仰头看着他冷硬的下颌线。

这一刻,我终于承认,宋为期对我,真的再无半分情意。

痛上加痛,不过如此。

这时,宋为期的手机响了一下。

他拿起手机看了眼,低垂的眼里透出无尽的冷嘲。

“死?真他妈荒唐!”

随着他的手放下,我也看到了手机上的内容。

我又发了朋友圈,这次没有配文,只有一张图——

餐桌边,段君言正在吃饭。

画面另一角的窗边,我正在舒展身体。

而墙上的时钟,赫然显示着今天的日期……

第7章

无边夜色中,无尽的寒意层层包裹住我。

跟段君言在一起的人,是谁?

没等我多想,宋为期转身就进了别墅。

可刚到门口,他却又顿住了脚步。

他黑眸沉沉,扫过别墅内的各种摆设,眼神一点点冷厉。

最后拨通赵烨的电话:“三天之内,找人把别墅内部给我拆干净!”

我看着他冷肃的神情,心脏一直下沉,仿佛永远触不到底。

我留恋的看着四周,想跟他说不要。

可宋为期大步走上车,别墅很快就成了一个小点。

我趴在后窗玻璃上一直看,一直看,直至再也看不见。

不过半个小时,宋为期就坐在了市中心最贵的平层里。

他坐在窗边,脚下是车水马龙,手边是度数极高的伏特加。

我站在他不远处,莫名觉得他身上溢出一种浓重的悲伤。

只是转瞬我又否决了自己,宋为期如今心硬如铁,又怎么会难过?

我看着他不断往嘴里灌酒的姿势,恍惚想起从前的他是滴酒不沾的。

他说:“喝酒伤身,我得健健康康的活着,这样才能跟你白头到老。”

这一刻,极致的悲凉笼罩了我。

我以为我的离开对每个人都好,可结果是,我害了每一个人。

宋为期再不复从前模样,我妈为了找我跪地求人。

这一夜,我站在窗边,直至天明。

第二天,宋为期从卧室走出来时,脸色比往常更冷。

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情绪好像格外不好。

他洗漱完再出来时,我却一惊。

宋为期从里到外都是黑色,这样极致的黑,只有参加葬礼时才会穿。

他要去哪?我跟着宋为期走到楼下时,赵烨早已等在那里。

与他同行的,还有顾秋。

顾秋走到宋为期身前,将一个精致的白玉兰胸针别在宋为期外套上。

“伯母生前最爱玉兰花了,这是我特意为她的忌日准备的。”

宋为期垂下眼,声音低哑:“谢谢。”

我忍不住心里一震。

宋为期的母亲竟然去世了吗?

那岂不是我当年的捐献无效,既然如此,我的尸体又在哪?

宋为期带着顾秋上了车。

顾秋看着情绪低落的宋为期,开口转移他的注意力。

“阿期,你还记得我投资的医疗项目吗?据说白血病的研究有了重大突破,下个月初就会公布消息,到时你跟我一起去好吗?”

宋为期打起了精神,下颌轻点:“好。”

他看向顾秋,眼里是化不开的温情:“资金这块,我会全力支持。”

顾秋紧了紧他的手,低低道:“我弟弟死于白血病,伯母也……我见过他们的痛苦,所以才有了这个投资想法,你不嫌我多事就好。”

宋为期轻轻拥住她:“不会,有你,是我的幸运。”

后视镜里,他们相拥的身影深深刺入我的眼里。

可就算顾秋抱着我最爱的男人,我也无法否认,她真的是个很好的女孩。

顾秋从宋为期怀里抬起头,满眼爱意的看着宋为期。

“幸运的是我才对,其实我倒是很感激你的前女友,将你送到我身边。”

这话如同一柄尖刀刺进我胸口,疼的我喘息不得。

宋为期眉心不易察觉的皱了下,环着顾秋的手不由收紧。

顾秋好像没有森*晚*整*理发现他的不悦,抬手环住宋为期的脖颈,缓缓凑上前。

我像被烫到似的收回目光,直直飘去了车顶。

风声呼呼从我耳边刮过,穿透我的灵魂带起战栗。

我轻轻环抱住自己,却依旧很冷。

可我不知道的是,在顾秋即将靠近宋为期的那一瞬,他别开了头。

感觉到顾秋身体的僵硬,宋为期手指动了动,声音放缓。

“你是我心里很珍贵的人。”

顾秋眼里闪过难堪,她慢慢收回手,突的自嘲一笑。

“这样的珍贵,是因为我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帮了你,在你最难过的时候陪着你。”

“可是阿期,这样的感觉,跟你对前女友的爱是不一样的。”

这句话,让宋为期脸色瞬间冰冷:“她那种人,不配我爱。”

顾秋深深的看着他,终究是没再说话。

没有极致的爱,又怎么会有这样浓烈的恨?

我还是跟着宋为期他们去了墓地,但却在最远的距离停了下来。

顾秋才是能陪他去见伯母的人,至于我,早已没有了资格。

我只是远远的,朝那块墓碑深深鞠了一躬。

等宋为期从墓地回公司,已经是下午三点。

他刚进下车,就见段君言朝他冲了过来。

宋为期刚后退一步,漫天的粉尘就朝他扑了过来。

我不由一惊,下意识就冲到了宋为期身前,门口的安保也快速冲了上来。

段君言被狠狠按在地上,可他仍在肆意地笑。

“宋为期,你不是让我带温舒舒来吗?看!她的骨灰我给你送来了!”

第8章

宋氏公司楼下一片寂静。

众人都段君言这疯狂的举动惊住了,我也不例外。

所以,我的尸体最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