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姜南兮傅北臣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姜南兮傅北臣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小说

2023-11-28 18:38:13 21
2023-11-28 21
点击阅读全文

话说到一半,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保姆忙去开门,只听她问:“你找谁啊?”

“我找傅北臣。”

听眼前这个带着大大遮阳帽又戴着墨镜的女人说找傅北臣,保姆自然而然地转身望向傅北臣。

傅北臣一愣,起身走了过去。

见来人虽然只看得清半张脸,但他还是认出了她。

是颜曼雅。

傅北臣顿时拉下了脸走出去,带上了门:“你来干什么?”

“阿深,帮帮我,现在公司要和我赔违约金……”

第二十章 接管公司

傅北臣眉头一皱:“那你就来找我?”

颜曼雅摘下墨镜,露出一张梨花带雨的脸:“你不看在我们在一起这么些年的份上,也看在我救你一命的份上,帮我这最后一次吧……”

她抓着傅北臣的手臂,企图用软弱的一面激起他的保护欲。

然说道救命这一事上,傅北臣正好想问问她。

他抽出手,凤眸微眯:“你既然说你救了我,一定清楚我是因为什么才出车祸的吧?”

闻言,颜曼雅面色一凝:“我,我不知道啊……”

“那你又是怎么救我的?”傅北臣追问道。

颜曼雅攥着墨镜的手缓缓收紧:“我,我路过环山路,看你浑身是血的躺在路边,我就把你送医院去了。”

傅北臣看着她满脸的局促不安,神色一沉:“我躺在路边?”

颜曼雅点点头,眼神却在闪躲。

良久,傅北臣突然说:“手机给我。”

闻言,颜曼雅愣了一下,乖乖地把手机拿出来递给他。

傅北臣飞快地输入一个电话号码后将手机还给她:“如果你要打官聂就找他,以后别再来找我。”

说完,他转身便进了门。

颜曼雅僵在原地,等反应过来时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她红着眼狠狠瞪着面前紧闭的大门,眼底的不甘和妒恨毫不掩饰的流露了出来。

颜宅。

姜南兮坐到沙发上,手撑着头一脸疲倦地阖上了眼。

陈炎将一杯热牛奶放在她面前,劝道:“这几天你都没怎么睡好,去休息一下吧。”

“陈炎,我时间不多了。”姜南兮睁开眼,嘶哑的声音透着难掩的担忧,“爷爷一手创办的颜氏,现在竟然都不知道该交给谁。”

陈炎沉默。

姜南兮喘了口气,看着自己的腿:“你说我下去以后,爷爷会不会怪我,爸妈会不会骂我?”

“希希……”陈炎皱起眉,心都因为她这几句悲凉的话而紧缩着。

“你能帮我最后一次吗?”姜南兮望向他,目光肃然。

“你说。”

陈炎回答的毫不犹豫,好像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会应允。

姜南兮坐直了身子,一字一句道:“我希望我死了以后,你能替我接管颜氏企业。”

闻言,陈炎眼眸一震:“这怎么可以?”

“你大学学的就是金融,我相信你可以管理好颜氏。”

陈炎正要拒绝,姜南兮又继续道:“陈炎,我知道你有经商头脑,也想过进公司,只是因为我才放弃,这一次就当是为了你自己。”

她说的诚恳,让人无法拒绝,可陈炎却怎么也不能像从前那样从容的答应下来

他握住她的手,声音嘶哑:“我从没觉得放弃是很可惜的事,为了你就是为了我自己。”

姜南兮一愣,继而扯出一个笑容拍了拍他的手背:“那我就当你答应了,这样我也走的也没有顾虑了。”

陈炎迟疑了一下才点点头,只是想到傅北臣的事,他忍不住问:“五年前的事,你真的打算一直瞒下去吗?”

姜南兮笑容一滞,缓缓抽出手拿起牛奶:“不然呢,难道他想起来,我爸妈就能活过来吗?”

第二十一章 世事无常

每每想到五年前的那场车祸,姜南兮的心总会随之一颤。

而想到傅北臣的无情,她更觉心寒。

可如果不是他的自以为是,他们又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步。

之后几天,姜南兮处理了公司的事,但因为现在她行动都已经不方便了,只能将所有事务暂时交给副董事长。

入了冬,天气越来越冷。

姜南兮紧拢了下身上的大衣,看着陈炎带回来的照片,头也没抬:“我以为只有任林涛一个人,想不到这个颜曼雅是撒了张大网。”

陈炎将毛毯盖在她的腿上:“看来她这个影后水分挺大的。”

闻言,姜南兮忍不住笑了:“这话也不对,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不穿帮,她也算是有些演技了。”

说完,她抬起头又问:“事儿都办好了吗?”

陈炎点点头,坐了下来:“经纪公司已经撤回起诉了,颜曼雅拿不出那么多钱,想必也不敢提解约的事。”

听到这儿,姜南兮才露出满意的表情:“她现在还在风口浪尖上,想必这几个老总应该不会帮她了。”

这时,保姆走了过来:“小姐,医院那边来电话了。”

“知道了。”姜南兮掀开毛毯,慢慢站起来,“陈炎,今天你就不用陪我去了医院了。”

陈炎眼底划过一丝疑惑。

“一会儿德叔过来,关于遗嘱的事,他会和你说清楚的。”

姜南兮的语气云淡风轻的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陈炎心不由一紧:“你何必这么急,说不定……”

“世事无常。”姜南兮看着他,笑了笑,“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就像五年前那样。”

说完,她眼眶忍不住泛了酸,却还是强撑着笑脸转身走了。

陈炎看着姜南兮那始终都沉浸在孤寂中的背影,垂在身侧的双手缓缓收紧。

然而他什么也没说,如同往常一样将所有的情绪咽了下去。

姜南兮换了身衣服后便让聂机送她去了医院。

她望着窗外被雾包围的城市,呢喃了一句:“冬雾雪,快要下雪了吧……”

她,会死在这个冬天吗?

姜南兮低下头,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千纸鹤呆呆看着。

突然间,一滴眼泪落在了手指上。

她愣了一下,而后慌忙抬起头揉了揉湿润的眼睛,暗骂了句自己的不争气。

医院。

姜南兮拿着病历单,面对医生的再三劝告,她直接问:“我还能活多久?”

医生表情一滞:“如果不接受治疗的话,不会超过三个月,而且一旦病情恶化,可能……一个月。”

闻言,姜南兮眸色一暗,心在这瞬间仿佛都停止了跳动。

“颜小姐,您要是不想做手术,也可以选择保守治疗。”医生又道。

“保守治疗能支撑我多久?”

医生皱起了眉头,小心斟酌着字句:“如果效果好,应该会多一两年的时间。”

字里行间的不确定还是给姜南兮宣判了死刑。

她苦笑了一下:“谢谢医生。”

说完,她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人来人往的医院,姜南兮红着眼大步往电梯走,像是要逃离快要让她窒息的囚笼。

看刚出电梯,却遇上了几天都没见到的傅北臣。

“希希?”

姜南兮一怔,她抬头看了眼诧异的傅北臣后扭头走了出去,绕过了他。

傅北臣看着她泛红的双眼,愣了瞬。

他脚步一转,追了过去:“等等!”

第二十二章 早就认识

姜南兮看着挡在身前的人,语气有些不耐:“你又想干什么?”

她这样的警惕让傅北臣心不由一窒:“我……”

他欲言又止,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他面对姜南兮总是有些力不从心。

理智告诉他他需要和她保持距离,因为她是陈炎的妻子。

可是抑不住的感情让他无法割舍心底对她的那份眷念。

傅北臣深吸了口气:“你的病……怎么样了?”

姜南兮紧握着拳头,如实道:“快死了。”

三个字就像一根荆棘缠绕上了傅北臣的心,他薄唇颤了颤:“希希……”

“你来这儿干什么?”

姜南兮打断他,似是不太想和他讨论自己的病情。

她看了眼他手中的纸,是一张检查单。

傅北臣蹙了蹙眉,声音低沉:“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都瞒着我,哪怕知道我认错了人,也不肯和我明说。”

闻言,姜南兮心不觉一紧。

她抬眸望着傅北臣,泛红的眼尾淌出几丝微不可察的悲戚:“不是我们不说,而是你从来就不去追究。”

“可我现在想知道。”傅北臣墨眸中尽是烦躁,“我和你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对不对?”

姜南兮神情微怔,而后倔强地转过头:“我不知道。”

见她仍旧什么都不肯说,傅北臣从口袋中拿出颜老爷子给他的照片:“照片中的两个孩子就是你和我。”

姜南兮看着这张陈旧的照片,眸色一滞。

“我忘记了什么对不对?”

傅北臣放轻了声音,认真地观察着她的每一瞬的表情。

姜南兮僵在原地,目光怔怔地看着他手中的照片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