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江宁宁许嘉木(江宁宁许嘉木)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_(江宁宁许嘉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junma 2023-12-07 13:48:03 21
junma 2023-12-07 21
点击阅读全文

只这么一句,就足够让人捕捉到商机了。

林秀云眼里的光一点点亮起来。

许嘉木也不再说话,静静等着她的回答。

谁知道,林秀云却将目光看向了江宁宁:“温助理,你觉得呢?”

江宁宁一怔,看着穿越而来的许嘉木眼中温和的光,心里有些莫名。

这个项目,是他从未来带来的吗?

前世,江宁宁并不怎么关注这些事。

可许嘉木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商界新贵,这些事他是一定会知道的。

江宁宁再度盯着许嘉木看了一眼,好似要看进他那颗曾冷硬不已的心。

许久,江宁宁才开口:“林董,我觉得可行。”

第29章

从会议室走出来后,江宁宁便走到了一旁,开始定最近有空档的酒店。

等她挂了电话,许嘉木和那人已经走向了电梯。

恍然间,那两人仿佛若有所觉,双双回头。

直直对上了江宁宁的眼。

一人热切,一人隐忍。

可眼中的爱意却清楚明白。

这一幕,对江宁宁的冲击大到她有一瞬忘了呼吸。

可也就是一眼。

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许嘉木向来是公事公办。

江宁宁许嘉木(江宁宁许嘉木)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_(江宁宁许嘉木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那人和许嘉木一前一后走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之前,许嘉木朝她眨了眨眼,做了个嘴型:“桑桑,晚上见。”

江宁宁看懂了,她转过身,径直走进了办公室。

电梯门砰的一声关上。

许嘉木有些丧气,他松了松领结,不由开口:“姓宋的,你到底怎么得罪我的小姑奶奶?”

未来的许嘉木看他一眼,轻笑一声:“你别怕,你不是我,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好了。”

“我是宋若逾。”

逾者,帮助曾经的自己走捷径,也告诫未来的自己不要逾越。

若昨日之日不可得,那至少给曾经的自己一个机会,让他可以跟桑桑走向未来。

这个非法来客闭上眼睛,靠在冰冷的电梯里,心脏却一点点回暖。

至少,上天还能让他再次看见江宁宁,让他有机会弥补未来可能犯下的错。

这样,就够了。

剜心剔骨的疼再度从身体里涌出,他猛然攥紧拳头,生生将那股痛楚压下去。

这样的痛苦,跟见不到她比起来,实在算不了什么。

晚上,许嘉木跟林之墨早早到了现场。

林之墨看着未来的许嘉木感叹:“说你们是双胞胎,甚至都不用去做DNA检测。”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相似的双胞胎兄弟,要不是两人气质迥异,他甚至要以为这是一个人。

许嘉木笑笑没说话。

林之墨也没多聊这个话题,只是说:“南郊要规划的消息,你从哪里听来的?靠谱吗?”

许嘉木看向未来的自己:“他在国外工作,跟那些人打过交道,手里攥着不少消息。”

林之墨也笑了:“你这个远道而来的大哥,还是个财神爷。”

未来的许嘉木闭着眼没说话,对于眼下的林之墨和现在的自己来说,把自己奉为财神爷也并无不可。

毕竟,这个信息大爆发的时代,第一手信息才是最值钱的。

而他,刚好就握着这样的杀器。

无需一年,宋氏就会扶摇直上。

到那时,再告诉现在的自己真相,也不迟。

晚上七点,林秀云和江宁宁准时赴宴。

筹光交错间,北岛市未来两大龙头已然可以确定。

未来的许嘉木贪婪的看向坐在一边浅笑的江宁宁,以这样的方式抵抗着身体内无处不在的痛意。

可终究是忍不住,他起身,淡声道:“抱歉,失陪一下。”

可熟悉他的江宁宁却看的分明,他出去的脚步分明踉跄。

他冲进洗手间猛地往脸上扑了两把水,才压下喉间的腥甜。

等他料理好自己出去时,江宁宁的身影骤然映入眼帘。

江宁宁也只是想确定他没事,见他出来,转身就要走。

可下一刻,她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耳边响起男人带着无尽痛意的低喃。

“让我抱一会,就一会。”

“桑桑,我好想你。”

“对不起。”

第30章

安静的长廊上,灯光明亮。

可江宁宁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好像被黑暗笼罩,浑身没有一点光亮。

她莫名觉得难过。

是以,她任由他抱着。

好像是一分钟,或者两分钟,他先松开了手。

那一刻,江宁宁看进他眼里,好似镌刻着永恒。

好像他费尽心力出现在她面前,也不过是为了这短暂的拥抱。

他紧张的看着江宁宁,嗓音沉稳:“你……有去检查过身体吗?”

江宁宁别开眼:“我并没有原谅你,也不会原谅你。”

他喉间发苦,却仍是笑:“我知道,我那样对你,对你母亲,你不原谅我是应该的。”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他的桑桑自幼跟母亲相依为命,而最后,他竟绝情到连一块墓地都不肯施舍给她们。

何其可笑。

他身体里又开始疼了。

可他忍着,深邃的眼紧盯着她:“可现在的我却没有做错什么,你可以原谅他吗?”

“我知道这样说很无耻,可桑桑,我太想跟你有个未来了。”

“哪怕那个未来没有我,可许嘉木和江宁宁这两个名字,能不能不要分开?”

他垂了垂眼,拼命忍下眼中的潮湿。

“江宁宁,离开你每一天我都在后悔,为什么当初我没有挽留,为什么我要维护那份可怜的自尊,后来我才发现,没有你,一切都没有意义。”

“其实后来我的所作所为,跟段君言也没什么不同。”

“我想逼你出来,想让看见你当时的选择是错误的,我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无私。”

他拼命忍着的泪,还是落了下来。

“桑桑,我真的知道错了。”

这一刻,不可一世的人终于愿意走下神坛,低下高傲倔强的头颅,对她俯首称臣。

江宁宁手指蜷了蜷,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半句安慰的话。

她只说:“许嘉木,我不恨你。”

“只是我们没有在对的时间遇见而已。”

说完这句话,她便转身离开。

他看着她的背影,抬手捂住了眼,指间一片湿润。

许久,他放下手,身形寂寥。

他摸了摸手腕上那一道道伤疤,苦笑一声:“许嘉木,你终究是错过了。”

这一刻,曾经深夜想她发狂而自残的伤痛混着心脏被人剖开的疼处统统席卷而来。

他那样坚强的人,竟也疼的弯下了脊梁,生生呕出一口血来。

在失去意识之前,他恍惚看见自己满脸急切的飞奔而来。

从前的自己怎么会这么傻呢?

明明他死了,就没人跟他抢桑桑了啊。

许嘉木没想到等了很久那个人都没回去,再见时,竟会满嘴是血的躺在那里。

那一刻,他仿佛看见了多年后的自己.

可怎么会呢?怎么会这样呢?

许嘉木一边打着急救电话,一边在脑海中反复问着自己。

他真的会辜负桑桑吗?若不是桑桑,谁值得他爱呢?

许嘉木满心茫然的跟着护士上了救护车。

直到林之墨的电话打过来,他才想起没跟他们说这件事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junm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