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宋婴宁霍清风(宋婴宁霍清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婴宁霍清风在线阅读

2023-11-28 17:31:16 26
2023-11-28 26
点击阅读全文

是又想到了什么似的,他握紧了拳头说道:“另外属下还听掌柜的说,昨天夜里,太子府的人将他们药铺的药材都给垄断了。”

宋婴宁皱眉:“太子府的兵士本来就不多,他们几乎都去找萧凤沉了,怎么可能会有闲工夫去垄断药材?他们垄断都是哪几种药材?”

秦城想了想:“草乌子,叶元草,还有凌麦花。”

宋婴宁的心猛地一沉,这些都是她所配置解药需要的药材。

那个所谓太子府派去垄断药材的人,一定是假的。

而且,他们好巧不巧的只垄断,解药需要的药材。

他们一定就是制造吸血怪物的幕后之人。

但是奇怪的是,他们既然是制作出这吸血怪物的幕后真凶,那手里一定有解毒配方,为何他们不一早垄断这药材?

偏偏要等到昨天,还是大晚上的垄断药材??

宋婴宁仔细的想了一番,心中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那些人一开始并没有解毒的配方?

那解毒的配方是他们昨天晚上才得到的?

所以他们才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垄断那些药材?

更有可能,解药的药方,就是她制的那一份。

其实宋婴宁配制出来的解药,还不算完整,其中那个草乌子药效不如另一种药,只可惜那种药,只在冬天开花,还要去几十里外的深山中才能采到。

现在是秋天,那花还没有开,根本没法用药。

但是,一般药店里面都有此药的干花,干花入药,虽然没有鲜花入药的效果大,但效果绝对在草乌子之上。

宋婴宁当时之所以没有选择干花,是因为,她囊中羞涩....

想着草乌子的药效如果达不到要求,她再去买干花。

后来,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宋婴宁也将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现在想想,宋婴宁觉得很有问题。

将三味药材垄断的人,一定是按照她的药方垄断的药物。

宋婴宁依稀记得自己当时将写好的药方放进了回春堂的密室中,后来回春堂被六安口中的主子派人清洗。

难道药方是那个时候被他们搜到的?

这时候,秦城也说道:“娘娘,属下和驻守在太子府的兄弟,一直有书信往来,他们若是在昨天夜里垄断了这些药材,一定会告诉属下的。掌柜的口中那些垄断药材的人,一定不是太子府的人。”

“恩。”宋婴宁非常认同秦城的话:“对了,你可曾记得,回春堂是什么时候被人洗劫的?”

秦城仔细想了想,说道:“大约是亥时三刻吧。”

宋婴宁沉默了,心中暗道。

回春堂被那个主子派人洗劫的时间是亥时三刻,那个时间,已经接近子时了。

当时的她和萧凤沉正在山野里逃亡,时间对得上。

宋婴宁又问道:“那些人,将那几味药材垄断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秦城这些倒是没有盘问过药铺老板,不过他的一个手下却主动说道:“是,戍时一刻。”

戍时一刻。

宋婴宁一怔,戍时一刻和亥时三刻中间可是差了不少时间呢。

药方在回春堂,他们不可能还没有搜到药方,就提前一个多时间开始垄断药材。

难道......宋婴宁心中暗暗的有了一个答案。

那就是,她的身边有内奸,将她制作好的药方,偷了去。

药方她放在了回春堂,说明她来到破庙之后接触的人中,没有内奸。

将药方偷走的人,应该是回春堂的人。

宋婴宁想到了两个人。

于是她看向秦城,询问道:“秦城,光头和胖子呢?”

秦城回答:“回娘娘的话,现在到了用膳的时候,光头和胖子去附近找吃的去了。”

“哦,等他们回来,你让他们来找我,我有话要问他们。”

“是!”

很快,光头和胖子就回来了。

宋婴宁仔细的询问了两人,她不在回春堂的那几天,可凑有过什么人出现在回春堂。

“回娘娘的话,没有啊,我们那段时间,虽然浑浑噩噩的,可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在附近徘徊啊。“

宋婴宁不死心,继续追问道:“你们再仔细想想,不是非要陌生人,若是有熟悉的人,在附近徘徊,尤其是我不在回春堂的那几天,可疑的人,这些你们都仔细想想。”

光头摸了摸自己的锃亮的脑袋,忽然,他双眸一亮,惊呼道:“我想起来了,娘娘不在的那几天,您身边的那个侍女,叫什么月的,她来过。”

“对,对,对。”胖子也跟着附和道:“我记得当时是娘娘不在回春堂的第二天,彩月姑娘来了,说是您最近没有音信,想来回春堂寻寻您。”

“彩月.......”宋婴宁皱着眉心,慢慢咀嚼着这个名字。

“后来呢?”

胖子继续说道:“后来,她没找到您,就走了,不过她走之前,眼睛一直在四周瞄,当时我们哥两个以为她是不信我们说的话,以为您藏在回春堂某处呢。”

“可不是吗?”光头打断胖子的话,语气有点埋怨:“当时她还说,娘娘是被咱们这些怪物给害了,还要在回春堂找您呢。”

“可不是嘛,那丫头甚是泼辣。”

胖子和光头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好不热闹。

宋婴宁听罢,只觉得心里发寒儿,彩月性格活泼,为人大大咧咧,她万万没有想到,彩月也是主子的人。

这边,光头和胖子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彩月,苏浅浅走过来,呵斥两人:“好了,别说了,瓷烟姐姐要问你们的话,已经问好了。你们可以下去了。”

光头和胖子看到宋婴宁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也知道自己似乎是说错了话,于是赶紧告退。

“瓷烟姐姐,你没事吧?”

苏浅浅看到宋婴宁的脸色不好看,低声安慰道。

“没事,既然知道是谁垄断的药材,事情就好办了。”宋婴宁说道:“等会,我要去太子府一趟。”

萧凤沉虽然没有在这里,但是太子府的主人并不是只有萧凤沉一人,她宋婴宁也是太子府的主人之一。

若是任由人将脏水都往太子府头上扣,她这个太子妃岂不是成了摆设?

苏浅浅急忙道:“那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在这里照顾李公子吧,他等会醒ᴊsɢ来以后,多有不便,少不得人照顾。”

苏浅浅为难的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李执,眼中闪过纠结之色:“可现在城中情况危急,百姓们对太子府又是如避蛇蝎,瓷烟姐姐一个人去,我不是很放心。”

“不用你陪,我会陪她去。”

一道冷冽的生意突然插进来。

宋婴宁和苏浅浅同时回头。

萧凤沉正迈着步伐朝两人走来。

“你?”苏浅浅上下将萧凤沉打量了一番:“看你这头重脚轻的,就算身负武功,也是身受重伤,你拿什么保护瓷烟姐姐,再说了,瓷烟姐姐是要回自己的家。”

苏浅浅说完,还特意强调了一遍儿:“瓷烟姐姐要回的是她丈夫的家,你懂不懂啊,现在你这样,跟着瓷烟姐姐,只会让她被人耻笑的。”

苏浅浅一度认定是萧凤沉勾引宋婴宁,所以怼起萧凤沉来,她一点也没有留情面:“你长得虽然有几分姿色,但还是比不上我凤沉哥哥,瓷烟姐姐这辈子只有我凤沉哥哥这一个男人,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苏浅浅说这些话,只是为了让萧凤沉知难而退。

谁知道,萧凤沉听到这话后,一向平静的眼眸中,竟然荡漾出一抹波浪来。

他的语气,罕见的有些激动:“你的意思是说,她喜欢的人是她的丈夫,萧凤沉?”

萧凤沉这激动的模样落在苏浅浅的眼中,那就是萧凤沉得知自己没有任何希望后的沮丧。

她好心无比的开口:“自然了,我瓷烟姐姐一听说凤沉哥哥出事了,就急的呦.......”

苏浅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宋婴宁打断了:“行了行了,现在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也不是拌嘴吵架的时候,那些吸血怪物的感染能力非常迅速,若是再不赶紧找到药材配置解药,只怕整个幽州城就会变成一座死城了。”

宋婴宁的话,说的在理。

苏浅浅知道事关重大,就闭上了嘴巴,什么也不说了。

宋婴宁转头看着萧凤沉苍白的脸:“你没事吧?”

她想起自己先前要给萧凤沉诊脉,后来被人打断的事情,于是又继续说道:“要不,我现在帮你诊脉?”

萧凤沉摇摇头:“不用,我刚才调息了一会儿,已经好多了。我们去太子府吧。”

萧凤沉知道,自己才是那个应该在这场浩劫中站出来的人。那个人不该是宋婴宁这个弱女子的。

萧凤沉的目光扫了一眼宋婴宁怀里的赤金面具,他心想,也许是时候,告诉宋婴宁,他就是她一直念念不忘的相公。

方才苏浅浅说宋婴宁对自己情深一片时,萧凤沉听着,心跳如股鼓。

激动和愧疚交织,萧凤沉想要跑步机带的告诉宋婴宁自己的身份。

然而这个时候,光头急匆匆的跑过来,带来了一个消息。

“娘娘,不好了!”

宋婴宁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她很是平淡的问到: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