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免费小说(周淑婉梁经年)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 周淑婉梁经年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

2023-11-28 17:32:44 46
2023-11-28 46
点击阅读全文


上次见面时,阿妈还在劝她和梁经年好好过日子,这次却说:过得不开心就离,阿妈会照顾你一辈子。
如果不是因为她一直不死心地要和梁经年纠缠,阿妈怎么会出事?
是她害了阿妈。
脑中一直紧绷到的弦忽然就断了,心口绞痛来势汹汹像是要摘下她的心脏。7
周淑婉甚至来不及反应,就两眼一黑,直直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周淑婉看着手边挂着点滴,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阿妈没了……
她在这个世界,也变成孤儿了……
她强撑着坐起身,拔掉了针管,就要穿鞋离开。
正巧医生推门进来,见到她赶忙劝说:“同志,你劳累过度,需要好好休息,你阿妈的后事不如就先交给家里其他人去办。”
周淑婉动作一顿,低声说:“我家里……没人了。”
话落,她自己摘下点滴,径直离开病房回了老家。
三天后。
褚母葬在屋后的山上,新坟垒起,满地的纸钱白得刺眼。
来吊唁的人散去,周淑婉独自披着孝布跪在坟前烧纸。
烟灰被寒风吹起,一双军靴兀的出现在视线中。
梁经年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带着责备:“如果不是我过来,你是不是永远都不打算说?”
他蹲下,拿起纸钱放进火堆:“以后别总是闹脾气……”
周淑婉双眼红肿,哑声打断:“我去找过你,我也求过你帮忙,可是你说过什么,你还记得吗?”
梁经年动作一顿,喉结颤了颤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周淑婉本来也没期望听到他解释什么。
“不重要了。”她将梁经年手里的纸钱收回,尽数扔进火中。
一片雪花落下,被骤然窜高的火舌燎化。
梁经年心脏猛地一跳,沉声问:“什么意思?”
周淑婉扭头看向他,男人眉眼依旧,落在她眼中却陌生至极。
短短三天,竟然恍如隔世。
周淑婉没再多说,强撑着双腿的酥麻站起身。
她低头从随身携带的军绿色挎包中拿出一张纸和一把钥匙,递给梁经年。
“你托乔知滟送来的离婚报告我已经签了字,这是你房子的钥匙,我一起还你。”
她一口气说完,心里又空又轻。
原来放下也没有那么难。
周淑婉抬眸看向梁经年,复杂中带着释怀:“梁经年,你自由了。”
风雪簌簌而下,寒意冻人。
梁经年顿了片刻,才接过离婚报告和钥匙。
他看着周淑婉娟秀的签名,鬼使神差的开口:“我没有叫乔同志给你送……”
可周淑婉早已转身渐渐走远。
看着她清瘦的背影,梁经年心尖陡然涌上异样。
他捏紧手中的钥匙,怔了好一会才回军区。
彼时。
周淑婉顶着风雪回了家,将屋里屋外细细打扫了一遍。
她小心翼翼将阿妈的照片收进里衣的口袋,收了几件衣服,便背着包朝村外走去。
阿妈已经离开,她没了工作和羁绊,再留下也没了意义。
她想好好去看看祖国的大好山河,带着阿妈的那一份一起。
周淑婉看了眼渐渐灰暗的天色,向街边的同志打听了路,决定抄小路去火车站。
不想刚进巷子没多久,身后便传来脚步声。
周淑婉心下一沉,故意放慢步伐想试探对方是不是故意跟踪。
未料下一秒,一只手猛然从背后伸出来,死死捂住了她的嘴。
她骤然紧缩的瞳孔映出了匕首霎时逼近的寒芒!
下一瞬,她只感觉腰后一凉,刀尖深深没入!
“梁经年那个畜生,敢害死我哥,我也让他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身后的人粗粝地笑了声,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匕首猛然拔出,血珠飞溅!
“他再藏着掖着有什么用?老子照样能杀了你!贱人!你去死!”
周淑婉忍着疼用尽全力挣扎,才说出几个音节。1
“不……救命……”
那人却置若罔闻,发了狂般一刀接一刀胡乱又凶狠地捅在她身上。
周淑婉动了动唇,和梁经年离婚的话终究还没说出口,就像破布娃娃般倒在血泊中……
“你要怪就怪梁经年,谁叫你是他的女人?”那人蹲在她身旁,冷冷地说。
雪花纷纷扬扬落下,雪白的大地慢慢被汩汩流出的鲜血,染成一朵艳丽的花。
耳畔狂风呼啸,周淑婉只觉得冷。
为什么,她还是逃不过凄惨死去的命运?
是不是只要她和梁经年纠缠过σwzλ,就算如何补救,都只是徒劳?
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她用尽最后一口气,抬手捂住心口阿妈的照片。
阿妈……
……
另一边。
梁经年回到军区,心里却始终想着那一纸离婚报告,和周淑婉清瘦的背影。
直到手背一烫,他才猛然回神关掉眼前的热水,端着搪瓷水缸离开。
思绪间,他无意识走到了之前周淑婉工作的宣传部。
梁经年脚步一顿,正要离开。
却听见乔知滟张扬的声音传来:“姐,上次多亏了你帮我,周淑婉终于滚了。”
梁经年顿住脚步,狐疑地皱起眉,乔知滟怎么会在这里?她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个女人得意地说:“不过就是在稿子里加了点料而已,不算什么,我就是单纯看不惯她勾搭梁营长,真恶心!”
另一个女人带着讨好附和:“听说她妈都因为这件事两腿一蹬气死了,真是报应!”
“呵。”乔知滟轻蔑地笑了笑,“她妈是被村民推倒了摔死的……那些土包子,只要稍微煽风点火,他们就会冲在最前面。”
“我早就跟她说过,我有本事让她被通报批评,也同样能让她在这里待不下去……”
梁经年握着搪瓷缸杯的指尖发白!
他从没想过,是乔知滟故意找人合谋污蔑周淑婉!
更没想到,自己从头到尾都误会了周淑婉。
梁经年面沉如水,正要推门进去。
身后忽然传来付师长的呼声:“经年!”
他神情凝重:“之前被你抓进牢里的胡万临前段时间出来了,这段时间命案不断,一连死了好几个军属,公安那边怀疑胡万临是凶手,你去公安支援一下,务必抓他归案!”
梁经年心口像是猛然被砸了下,手一颤,搪瓷缸子摔在地上,热水洒了一地!
付师长担忧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梁经年脸色发白,脑子里莫名闪过周淑婉浑身是血的模样。
可转念一想,周淑婉在老家,怎么可能会出事。
等这次任务完成,他再和她好好聊聊。
其实这么久以来,他并不是对她毫无感情,只是有时候气她不知轻重而已。
何况结婚又不是儿戏,怎么能说离就离?
梁经年稳住心神,和付师长打了声招呼,匆匆集结了队伍离开。
一连两天,梁经年都在公安布局抓胡万临。
他日夜不眠,就等着抓到胡万临后去找周淑婉。
终于,第三天凌晨,士兵急匆匆跑来报告:“梁营长!人抓到了!只是我们在逃犯藏身之处发现了……”
士兵脸色为难,似是难以开口。
梁经年心头忽然猛的一跳:“发现了什么!?”
士兵惨白着脸接上了下半句:“发现了周淑婉同志的遗体!”
第10章
遗体……
遗体!
这句话落在梁经年耳朵里,不亚于一声平地惊雷。
一直在心头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
梁经年的心紧紧绞起,尖锐而汹涌的痛觉让他呼吸不畅,一向如松如柏的男人竟捂着心口弯下了腰。
“营长,您没事吧?”那士兵慌忙上前。
梁经年摆了摆手,重新站直。
再抬起头时,一向漆黑淡漠的双眸通红一片。
“她的……遗体,在哪里?”他的声音因劳累和情绪而沙哑至极。
“遗体”二字,就像是卡在喉头的尖锐石子,随着声带的颤动而硌得他喉咙生疼,仿佛带着血气涌到口中。
士兵说:“被公安的同志带去殡仪馆了,说是要等家属去认领……”
“我就是她的家属!带我过去!”梁经年攥紧了手,咬牙道。
士兵愣了瞬,下意识想说:上次开大会的时候你不是还说对她只有同志的情谊吗?难道周淑婉说的其实是真的?
但触及到梁经年眼里深切而汹涌的情绪,到了嘴边的话被他强行咽下:“是!”
军车在殡仪馆前停下。
这是县里唯一一家殡仪馆,警局没有专门解剖的地方,尸体一般都送往这里。
一个便衣警察迎上来:“梁营长,您是来认领遗体的?”
梁经年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眼中也失了焦距一般,任谁都看得出他此刻已经濒临崩溃。
他点了点头,低声说:“我……我是周淑婉的家属。”
那警察闻言,眼中立刻多出几分复杂的情绪。
他似是有些怜悯地看了眼梁经年,说:“跟我来吧。”
梁经年独自跟着警察往里走去。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