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沈书妤祁斯小说(沈书妤祁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书妤祁斯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沈书妤祁斯最新章节(沈书妤祁斯小说)

xiaohei 2023-12-07 14:21:27 16
xiaohei 2023-12-07 16
点击阅读全文

“夫人侯爷尚在处理公事,让你再等上一等。”

沈书妤眼中微光霎时黯淡了下来。

等……

还要等……

祁斯,我等了你一辈子,这次,我实在是等不了了……

沈书妤苦笑,一滴热泪随着合上的眼角流下。

最后那口气终究咽不下,却也没再吐出来。

“夫人!!”

侯府哀嚎哭成一片。

沈书妤意识再次醒来,是耳边传来熟悉的喊声——

“梦儿?梦儿醒醒!”

听见姑姑的声音。

沈书妤回过神,恍惚看清眼前一张国色天香的芙蓉面,眼眶一下湿润了:“姑姑,您是来接我入黄泉的吗?”

她自幼父母双亡,是姑姑将她拉扯大,甚至嫁入昌远侯府做续弦时,也带着她入了侯府。

哪料这话一出,却换来乔玉婵嗔怪一眼:“你这丫头,睡昏头了吧,快起来,今日要去商议你和世子的婚事了。”

沈书妤一下怔住。

侯府议婚,那不是二十年前的事吗?!

一个惊人猜想升起,沈书妤声音无比嘶哑:“姑姑,如今是何年何月?”

“嘉安三十二年。”

轰然一下!

沈书妤祁斯小说(沈书妤祁斯)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书妤祁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沈书妤祁斯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沈书妤祁斯小说)

沈书妤身形僵住。

自己竟是回到了二十年前,回到了与祁斯成婚的前一年!

她跟祁斯的婚约来得并不光彩。

不过是她落水,祁斯相救,迫于世情压力,祁斯才求娶于她。

否则她一届孤女,如何能嫁给堂堂侯府世子?!

正因为如此,前世她在订婚后,过得如履薄冰,不敢出一丝差错,生怕叫侯府嫌弃了去。

可今生……

正想着。

手背传来暖意,乔玉婵握住了她的手安抚:“你莫要紧张,有姑姑在,自会护着你。”

沈书妤心中倏然一酸。

经历一世她才明白,全世界真心真意对她好的,不过姑姑一人而已。

到达侯府前厅。

乔玉婵气势汹汹朝里走去,迎面却正撞见一个男子走出。

祁斯披着玄色狐裘,身形颀长,一派光风霁月。

见了乔玉婵,他立即拱手行礼:“母亲。”

前世魂牵梦萦,临死也没见到的人,就这么猝然出现。

乔玉婵回礼间,沈书妤完全失了神,竟险些被门槛绊住摔倒。

直到一双有力的手扶住她。

“小心些。”

清冷的熟悉男声传来,沈书妤猛然回神,她触电般收回手,站稳身子。

她垂下眼眸,“多谢世子。”

那避他如蛇蝎的动作,让祁斯不禁一怔。

他看着沈书妤纤弱背影,有那么一刻,竟觉得今日的沈书妤和前些天的她判若两人。

侯府正厅。

此刻聚全了余家所有女眷,如同审判般看着走来的姑侄二人。

才踏入厅门。

沈书妤便听见余老夫人朝乔玉婵冷声呵斥:“跪下!”

这样的场景,沈书妤前世便经历过一次。

“姑姑……”她伸手想拉住乔玉婵。

可乔玉婵却是推开了她,径直跪了下去。

周遭立即传来无数奚落。

“哟,这姑侄俩,大的做狐狸精,小的也不要脸!”

“当初就不该收留她,无父无母果然毫无教养!”

前世场景再度上演。

沈书妤看见乔玉婵的手一攥,却还是忍了下来,只看着余老夫人道:“母亲,梦儿与世子的婚事还请您给我个说法。”

老夫人厌恶地瞥了沈书妤一眼,冷笑道:“她三岁丧父丧母,命背天煞孤星,哪里配得上世子?非要名分,也只配做侧室!”

又是和前世一模一样的对话。

沈书妤心口愈发沉重,知道若是再这样下去,接下来的发展就是姑姑以死相逼,替她强求来了一个正妻名分!

可姑姑不知道的是。

她嫁进来了,却也宁愿自己从未嫁给那人!

因此,眼见乔玉婵要有动作。

“姑姑!”

沈书妤急忙拉住了她,先一步跪了下来,迎着所有人的注目。

她挺直腰板,郑重开口——

“老夫人,我乔家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户,但历代男不为奴女不为妾!”

“这场婚事不如就此作罢。”

第2章

此话一出,满室皆静。

乔玉婵先回过神来,慌忙一把拽起沈书妤:“你这孩子,莫不是脑子烧糊涂了?说什么胡话!”

“姑姑,我是认真的。”沈书妤平静道。

乔玉婵却脸色大变,呵斥:“闭嘴!你不嫁世子,难道真要去当姑子不成?”

名声于女子而言最为重要。

沈书妤才刚及笄,不到十六年华,乔玉婵怎么可能让她就此葬送一生。

可她不知道,对于现在的沈书妤而言,反倒觉着这并非坏事。

她缓声道:“遁入空门又何妨。”

“胡闹!”

乔玉婵厉声呵斥,顾不得任何礼仪,拖着她就走。

一路回到沈书妤居住的‘清竹院’。

“跪下!”

乔玉婵气得手直抖:“你谁教你的那种话?你是要把我气死吗!”

“姑姑……”

沈书妤张嘴想说什么,抬眼却猛地愣了。

只见乔玉婵眸中凝泪,晶莹泪珠如珍珠一般滚落。

“说到底,都是姑姑的错,是我身份不够高,才害你受这种委屈。”

乔玉婵自责的话让沈书妤心头一颤,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嗓子眼。

她只好揽住乔玉婵,不熟练的撒着娇:“姑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乔玉婵好半天才被她哄笑,却是擦擦眼泪落下一句‘定会妥善解决这事’就匆匆离去。

看着姑姑远去的背影,沈书妤沉沉叹一口气。

她心知姑姑是为了她好。

可重来的人生,她已不想——再做祁斯的妻。

就在这时。

一个丫鬟匆匆禀报:“小姐!世子来了,在后院凉亭等您。”

祁斯竟会来主动寻她。

前世可从未有过。

沈书妤心神微怔,还是起身去了凉亭。

凉亭。

两人见礼后,沈书妤便向丫鬟下意识吩咐:“春玉,去沏茶来,不要西湖龙井,要信阳毛尖。”

“是。”

丫鬟领命离去。

祁斯却心神微怔——只有自幼贴身伺候的小厮,才知他比起龙井,更爱毛尖。

沈书妤又是从何得知的?

仔细想来,自沈书妤随乔氏入侯府已有十年。

他与她虽同在一府长大,在落水这事发生之前,他却是从未想过自己将来的妻子会是她。

不过祁斯做事向来随本心,事情既已发生,他愿意担起这个责任。

但今日前厅之事,却完全出乎他意料……

祁斯眸中暗芒微闪,旋即开口:“乔姑娘,还请不要将祖母今日所说之话放在心上,我既说过会娶你,便定不会违誓。”

祁斯声音虽轻,可话中坚定却很重。

沈书妤心弦一颤,竟泛上一阵酸楚来。

——这就是祁斯,谦谦君子,一诺千金。

曾经自己将他的这份坚定误认成喜欢。

直到历经一生才痛苦的明白,他不喜欢她,甚至换作是任何人在她这个处境,他都会做到这个地步。

错的是她,是她不该奢求他对她有除却责任之外的感情。

压下心口的闷闷的痛,沈书妤抬眸看着他,平静回道:“世子,你不必心存介怀。”

她一字一句道:“我今日所言,字字真心。”

祁斯看着那双清澈眼眸里的认真,心口莫名被触动了一下。

他敛眸思索片刻,缓声道:“乔姑娘,我如今所言,亦句句肺腑。”

“你不必担心,我娶了你后定会真心相待。”

‘真心’二字一出,沈书妤浑身僵住,再也说不出话来。

祁斯没注意到她的异样,落下话后起身离去。

次日一大早。

沈书妤正要去给姑姑请安。

刚走入院子,就见姑姑的贴身丫鬟神色慌乱迎上来——

“小姐,不好了!夫人昨夜被皇上带进宫,一夜未归!”

第3章

“什么?”

沈书妤身形一震,惊颤不已。

前世,这事是她与祁斯成婚后才发生的!

怎会提前了整整一年?!

那时自己一成亲,就被余老夫人送来的妾室骑在头上欺负。

姑姑是想成为她的靠山才会下狠心攀高枝。

沈书妤强行稳定心绪,开口问道:“你细细说来,到底怎么回事?”

贴身丫鬟急得要掉眼泪:“昨日,夫人从小姐院中离开,便带我出府去驿站给侯爷送信,岂料半路马车却坏了。”

“我和夫人只好下车在路边等待车夫修车,谁知这时,我们却遇见了微服私访的皇上!”

“夫人看见皇上时很是惊疑,两人甚至发生了争执,奴婢当时吓得要死,等回过神来,夫人就被皇上强行带进了宫!”

沈书妤听完后,久久失神。

前世,姑姑进宫的过程,她是不清楚的,只知道当时是姑姑第一次主动陪侯爷入宫,然后便再也未出过宫……

一上午过去。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h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