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原创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_红丝镯免费在线阅读

小蓉 2024-06-11 15:52:27 8
小蓉 2024-06-11 8
点击阅读全文

情窦初开,便坠入爱河。世间万物都抵不过少年在我额头的浅吻,轻唤的暧昧。

那一声“妖精”更是撩动少女的心弦。

当你出现,我就知道爱情来了。

{人间四月,人间芳菲。}

四月是最好的季节,但是山里的雾气总是在这个时候变得很浓。

早上醒来的时候裙子边又是一大片潮湿的露水,胭脂色的一层薄纱洇成了桃红,三哥哥来叫我的时候我还在忙着拿扇子扇。

他抱着胳膊站在门外说:“喜儿你可起来了。”

又叫我喜儿,我已经告诉他一百遍了我的正经名字叫做杨颜喜,喜儿听起来整一个儿就是丫鬟名字,真是要命。我白白眼睛不说话,他也不出声,蹲在门口等着半天,最后才说了一句,快点,先生要生气了。

三哥哥不是我的哥哥,这个我是知道的,因为我根本没有什么大哥哥二哥哥,无端端跑出个三哥哥是怎么样也说不过去的。后来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大概是“山哥哥”吧。三哥哥是山槐,小时候口齿不清叫错了倒也是有可能。娘从来都不和我讲这种东西,她是存心不给我弄清楚。娘说名字就应该随着高兴叫,我知道,娘那是看不起三哥哥。

不过说起来也是幸运得很,我们洱凇山的花精过了十岁就都有人形了,而且不会因为什么出太阳下雨打雷什么的变回去,据说是我们因为山里的一个姐姐修成了菩萨,才保佑着我们的。于是我们就像普通人家的小孩一样可以去念书学生意,但是娘说我们还是不能同人类结婚。

娘说这个的时候,三哥哥闷不吭气。我知道三哥哥喜欢那个唱戏的叫什么婉梅的,不过我可是一点也不觉得那个姑娘有什么好,姐姐说我是嫉妒。我嫉妒什么呢,我会《论语》会《中庸》,现在还一点点地学了做诗,那个婉梅拿什么跟我比?姐姐拍我的头:“还是小孩子脾气。”

其实我是在想,像三哥哥这么窝囊的一个人,最后肯定还是喜欢我的。这句话我没说。

{年年芳草,叶叶梧桐。}

时间慢慢过着,姐姐们一个个开始往外嫁,最后只剩三哥哥和我,一日比一日辛苦地念着书。

秋试的时间终于到了,我颠倒在榻上看《庄子》的时候,三哥哥背着行囊来跟我告别。“喜儿哥走了啊,你在家好好的别添乱。”

啊。我眨眨眼睛应了一句,继续看书。我心不在焉地拨着衣服的襟子,估摸着他已经走出三里了,抓起前夜收拾妥的东西,往肩上一搭就奔出门。娘追出来喊我,一声比一声怨怒,我加快步子头也不回。

我只是想见识一下考试的排场么,这么紧张做什么。

来到京城临近黄昏,我走到客栈门口头发已经散乱,一甩头簪花“当”一下就落地,摔得这么猛——看起来嵌着的那块绿琉璃一定是碎了,我慌忙弯腰,突然眼前递过来一只手:“姑娘小心。”

这又算什么情节。姐姐都告诉过我这些家伙惯用的伎俩,于是我头也不抬地抓起我的宝贝簪子检查:“还是碎了一点,真是……”

“真是什么?”

“真是不走运。”

我站起来,眼前的人像故事里说的一样穿着妥帖爽气的白衣服,青色头带束发:“你出远门不扮装么?”

“太麻烦啦,而且很容易就被看穿,我不做那个傻事,恩,公子您要有急事可着就赶紧走,我还要一家家问客栈呢。”

他侧侧身让过一个人,微笑着,“怎么脾气像男孩子一样。”然后直起身来打量一下四周,“呵,这家店挺好,且离考场偏远,应该有屋子。”

原创小说无弹窗阅读_红丝镯在线免费看

“谢谢。”我跨进门里直奔柜台,果然还有两间,终于心定地坐下来叫了一碗面,回头看门口那人已经走了。

当然走了啊,在这儿受你的大小姐脾气啊,我笑笑,低头吃面。

{淡彩穿花,残月挂枝。}

天渐渐暗下,四周弥散着清淡的烟熏气。

这实在是舒服的一家店子,后窗外是安静的河,屋瓦当中细细地生着绿色,泡白了的紫色小花寂寞地晃来晃去。我脑中空白地趴在窗口唱三哥哥教我的歌。

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喊:“姑娘您的信——”迟疑地跑去开门,小二递给我一张软宣:“鹤立花边玉,柳絮绕杨飞。”落款是柳誉煌,好难听的名字。我踟躇着挪下楼,店堂里闹哄哄的,酒气横逸,外面站着那个白衣服的男子,杵在昏暗的街道上特别扎眼,大概这个就是柳誉煌吧。

“姑娘,冒昧了。”没等我走近他便转过身来。

“你的诗……写得不怎么样啊。”我立即切入正题,展开手里的纸,“前面那句本不是你写,后面一句也没什么文采,我也看不出来你要暗示什么……”其实我是看得出来的,“哎……你是这个柳誉煌吧。”

“在下正是柳荇,小字誉煌,恭听姑娘良言。”我抬头细细打量他,脸上竟然毫无尴尬之色,他看我没有话便笑笑往下说,“姑娘你不晓得,要追求人家的诗是忙乱里写出来的,怎么会太有文采?细细琢磨好了人家早走了,空留一段没头没尾的回忆,那才遗憾。”他微笑转头,在我面前摊开手,墨玉镯子,系着红线。

我愣住。

他抓起我的左手,把冰凉剔透的玉镯子放在我手里,“明天就是场期了,我也要赶考,姑娘自己保重。”他大约是练功的人吧,手脚极利索,转身就走,才一瞬工夫就已经消失在忙乱的店堂里,留下一个傻乎乎的我攥着个镯子,扔也不是,留也不是。

回到房间睡觉果然是睡不着了,皎月朗朗,我望着河水里一波一波的月影出神,怎么才头天见面就遇见这种事呢。我晓得娘担心的事情就是这样子的——她的姐姐兰花姑娘,和人间的小伙子坠入爱河无法自拔,最后只好玉石俱焚。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