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齐翊孟姮全文赏析完整版阅读-齐翊孟姮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mokai 2023-12-07 17:27:37 20
mokai 2023-12-07 20
点击阅读全文

他心里一咯噔,脑海里虽然闪过了孟姮的嘱咐,可还是存了几分侥幸,他只派几个人过去应该不要紧吧?

只是此行禁军本就只带了一千人,要守卫龙船,要护着龙居,还要守着孟姮,人手本就十分紧张,现在再要抽人出来,竟有些不知道该从哪里调拨。

他犹豫许久,还是从守卫龙船的人里抽了一个小队过去,等安排妥当才一路狂奔回了龙居。

他盼着一推门就能看见齐翊醒了,然而里头安安静静,齐翊仍旧躺在床榻上。

他叹了口气:“皇上,对不住了。”

他喊了廖扶伤过来:“廖太医,想个法子让皇上醒过来。”

廖扶伤有些惊讶:“强行唤醒?皇上现在需要休息,他的身体……”

“等不了了!”

钟白心里也不好受,他是亲眼看见过齐翊有多虚弱的,他甚至连生气都没有力气,这种时候强行喊醒他,让他以那么糟糕的身体面对更加糟糕的局面,想想心里就十分不忍。

可没有办法。

他不醒他们就会一直处于被动。

廖扶伤看出来他的坚决,低头叹了口气:“好吧,我这就施针试一试。”

“多谢了。”

钟白一抱拳,退到一旁眼也不眨的盯着,眼看着银针一根根扎进齐翊身体里,他拳头不由攥紧,盼着下一瞬齐翊就能睁开眼睛,然而直到廖扶伤停了手,齐翊还是动都没动。

廖扶伤脸色变了:“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

“药方,快,给我看看皇上安神药的药方!”

药童慌忙去拿,廖扶伤盯着药方看了许久,或许时间也并不长,可钟白实在是等不了了。

“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

廖扶伤脸色紧绷:“药方没有问题,我还得看看药渣。”

齐翊孟姮全文赏析完整版阅读-齐翊孟姮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蔡添喜匆匆将药渣取来:“药渣都在这里了。”

廖扶伤拨弄了两下,捡起一块药材,脸色随即变了:“有人在药里加了静心草!”

钟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瞬间慌了神:“有毒吗?”

“没毒,但是服了这东西,人至少会昏睡一天一夜,根本喊不醒。”

钟白愕然,他想起孟姮刚才的话,这才意识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想个办法,半个时辰之内一定要把皇上喊醒。”

廖扶伤满头是汗:“我尽力一试。”

他再次开始施针,然而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齐翊却始终毫无动静,眼看着半个时辰就要到了,钟白将所有希望寄托在怀里的纸条上,他抬手打开,却随即愕然。

孟姮让他放弃薛京。

他猛地攥紧纸条,不敢去看蔡添喜,心思却彻底乱了,怎么办?要听孟姮的吗?

可那是薛京啊,她不是说清明司很重要吗?怎么要放弃了呢?

他犹豫不决,外头却忽然响起脚步声,有人隔着门开口:“钟统领可在里头?你纵容禁军伤人,我刑部奉命拿人,跟我们走吧。”

第305章情况很危急

禁军伤人?

他派人过去是为了保护薛京,怎么可能会伤人?

钟白只当这些人是在故意找茬,他本就已经焦头烂额,完全没有心思理会:“滚蛋,禁军的事轮到你们刑部来管?滚滚滚!”

对方却并没有那么容易打发,语气里充满了挑衅:“禁军殴打朝臣,致人重伤,我们刑部自然要管,钟统领不露面是自知理亏不敢去刑部与苦主对峙吗?”

钟白气的脸色铁青,一时也顾不得这是不是激将法,抬脚就要出去。

对峙而已,谁怕谁?他不信禁军会无缘无故伤人!

好在一只手及时搭在了他肩膀上,是蔡添喜。

“统领冷静,这种时候不能冲动。”

他越过钟白上前:“你们刑部越权了,钟统领乃是天子近臣,要传唤他需得上奏皇上,你们哪来的资格擅动?”

外头那人却是一声冷笑:“既然如此,那就请皇上下旨,此事不许刑部插手吧。”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知道齐翊现在醒不过来一样。

钟白气的浑身哆嗦,忍了又忍还是克制不住推门冲了出去,一拳打在那刑部小吏的脸上:“老子就在这,有本事你就抓我去刑部,来啊!”

那小吏被一拳打掉了两颗牙,爬起来吐出了一口血水,看着钟白阴恻恻地笑起来:“好,好好好,钟统领果然威武,你不肯跟我们去,我们也不敢强行拿人,那就只好将那几个犯事的禁军下狱用刑了。”

“你说什么?”

钟白一把攥住他的衣领:“禁军犯了错我来管,你们刑部算什么东西!把人给我交出来!”

“现在苦主告到了我们刑部,刑部就得管,钟统领有天子近臣的身份做挡箭牌,我们不能如何,可禁军没这个特权。”

他推开钟白,转身就要带着人走。

“站住!”

钟白抽刀出鞘:“我警告你,把人放出来,否则就别怪我动手抢人了。”

那小吏轻蔑一笑:“钟统领,我们刑部是没几个人,你想抢人我们也拦不住,可将禁军公器私用,你存的是什么心思?你要怎么和皇上解释?”

钟白一时被噎住,他虽然平日里话多,可大都是废话,真要和人耍嘴皮子功夫并不是对手。

“钟统领,莫要冲动。”

蔡添喜在门内劝了他一句,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内间,没说完的话都融进了这个眼神里,皇帝还没醒,不能再出事了。

钟白狠狠一咬牙,逼着自己冷静了下来,对,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他得先去趟裴延那里,把孟姮的话告诉薛京。

至于那些被刑部看押起来的禁军……应该不会有事吧?

“赶紧滚,等我查清楚事情是怎么回事会去找你们要人的,要是他们少了一根毫毛,我跟你们没完!”

刑部小吏冷笑一声,仿佛是为了嘲讽钟白的不自量力,一声凄厉的惨叫适时响起。

钟白猝不及防,心口狠狠一跳:“是谁?怎么了?”

刑部小吏这才好整以暇地理了理自己的衣裳:“统领莫惊,不过是有些人嘴硬,犯了罪也不肯认,所以用了些刑部的手段而已。”

钟白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对方话里的“有些人”是谁,他睚眦欲裂:“王八蛋,你对他们用刑了?!”

“下官刚才不是说了吗?你不肯去……”

钟白一个箭步窜过去,又是狠狠一拳砸在对方肚子上,直接将人打得自台阶上滚了下去。

“你凭什么动他们?就算真的打伤了人也没到用刑的地步!”

他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惨叫,眼睛逐渐血红,他此行带的人都是千挑万选的好手,骨头有多硬他知道,到底遭遇了什么能让他们叫成这样……

“统领,我们去把人带回来吧!”

右校尉忍不住开口,都是兄弟,钟白的心情他们自然也感同身受。

“真是兄弟情深,让人动容,”小吏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明明已经说话都不利索了,言语间却仍旧满是挑衅,“就是不知道你们这禁军是给谁当得差,护卫龙居,何等重要,你们竟想擅离职守……待回京后,还真是得查一查你们禁军啊。”

钟白又想动手了,可下一瞬他却硬生生忍了下来。

他孤家寡人,什么都不怕,可禁军们不是,他们都有父母亲人,一旦真的被世家给盯上……

他狠狠一闭眼,抬手扔了手里的刀:“我跟你们去刑部。”

右校尉和蔡添喜齐齐失声:“统领,不可!”

钟白抬手抹了把脸,伸手一拽右校尉,将纸条塞进他手里:“去找薛京,把纸条上的话告诉他,后面该怎么做去找谢姑娘,告诉她不用管我,无论如何都要替皇上稳住局面。”

右校尉满脸都写着拒绝:“统领,我替你去刑部,这里不能没有你……”

楼下又是一声惨叫,钟白青筋凸起,他重重一握右校尉的手:“要听谢姑娘的话,一个字都不要怀疑。”

他现在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孟姮嘱咐他不要插手薛京的事,可笑的是他还以为孟姮是怕他们人手不足,根本没往旁处想。

是他太蠢,才会造成现在的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moka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