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齐翊孟姮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齐翊孟姮免费阅读)齐翊孟姮最新章节

mokai 2023-12-07 17:21:47 17
mokai 2023-12-07 17
点击阅读全文

明明她语气并不强硬,甚至连音调都低了下去,处处透着柔软,却仍旧激怒了齐翊,他转过头来,声音冷硬:“朕说过了,和你无关,你听不懂吗?!”

孟姮僵硬片刻,沉沉地叹了口气,听得懂,不愿意相信罢了。

可她终究是没了再问的底气,只能转身往外走,方才和太后交锋时还觉得这含章殿的院子过于空旷,可现在要走了,才察觉到这条路其实很短,没走两步就到了门口。

风口总是比旁处要凉一些,孟姮不自觉瑟缩了一下,盯着那高高的门槛看了好几眼才抬脚慢慢跨过。

“朕现在……”

齐翊忽然开口,孟姮脚步下意识顿住,身后却又没了动静,她不敢回头,只好这么等着。

过了许久齐翊才再次开口,声音里带着气恼和烦躁:“朕现在还不打算立后,你少操心这些。”

第372章痴心妄想

齐翊知道孟姮又回头来看他了,可他没有理会,黑着脸进了内殿,他恼怒自己这种时候还对孟姮心软,明知道她根本不在意自己立不立后,问那句话一定是有别的考量,可见她那副孤零零离开的样子,他就控制不住他自己。

“没出息的东西!”他恶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活该没人要你!活该被人利用!”

他喘着粗气地往含章殿内殿去,路过窗户的时却下意识往外头看了一眼,外头孟姮已经不见了影子,他再次莫名恼怒起来:“没良心!”

他越骂越气,进内殿的时候神情几近狰狞,王惜奴刚刚才装模作样闹了一通,见他这副样子进门顿时一阵心慌。

她扶着肚子叫唤起来:“太医,本宫腹痛……”

太医们连忙围了过去,乌压压一群看得人心情沉郁,齐翊这才发现似乎整个太医院都在这里。

“她只有两只手,你们这么多人看得过来吗?”

他沉声呵斥,颇有些迁怒的味道,正围着王惜奴献殷勤的太医们被唬得一抖,不得不退开了几步。

宫里只有这一个后妃有孕,又是出身世家,且眼看着就很得皇帝看重,他们当然想抓住机会,万一得了皇帝青眼,他们便是第二个廖扶伤。

所以含章殿一去喊太医,他们便呼朋唤友的全都涌了过来,却是怎么都没想到皇帝会是这副态度。

“擅妇人症的留下,其他的滚下去。”

太医们慌忙退了下去,只剩了两个擅妇人症的太医在给王惜奴诊脉,他们倒是深谙中庸之道,明知道王惜奴的脉象没有什么大问题,却还是说了一堆似是而非的废话。

齐翊孟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齐翊孟姮免费阅读)齐翊孟姮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齐翊懒得听,挥挥手把人撵了下去,内殿很快便只剩了他们两人,此时他的脸色才拉了下去,王惜奴正想为自己辩解两句,可不等开口一只粗糙的大手便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齐翊声音沉郁,怒气仿佛随时会喷薄而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是在挑衅朕吗?”

王惜奴猜到了他会生气,却没想到他竟会如此粗暴,那只手的力气像是要捏断她的脖子一样,任谁都想不到这样一个人,昨天还温柔地将她从雪地里抱了起来。

她连忙示弱:“皇上恕罪,臣妾绝不敢如此,只是臣妾的确受到了惊吓,又知道这个孩子对您重要,难免会多在意几分,求您勿怪。”

她见齐翊的脸色仍旧难看得厉害,不得不又加了一句:“阿越当真是无心的。”

这个名字是在提醒齐翊,他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小惩大戒可以,也别太过分。

齐翊显然听懂了,手却不仅没松,反而抓得更紧,逼得王惜奴为了喘气,不得不仰起头张开嘴,一时间柔弱温婉都不见了,只剩了满脸狼狈。

“你记得自己的身份就好,朕的皇子不是非这个不可。”

他将人掼在床上,嫌恶地掏出帕子擦了擦手:“别再有下次。”

他将帕子丢进炭盆,大步走了。

王惜奴捂着脖子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她挣扎着看向门口,见齐翊一路上连头都没回,眼底闪过愤恨,她狠狠锤了下床榻。

“处处护着孟姮,对我便下这般狠手……我到底哪里不如她?!明明你对我也不是……”

她想着刚才听来的消息,她特意遣宫女去宫正司打听过消息,对方亲眼看见昨日藤萝的“奸夫”被抬出来丢去了乱葬岗,齐翊的确如他所说替她解决了这个后顾之忧。

可前脚刚为她做了那种事,后脚就这般对她……

“我一定要让你拜倒在我裙下!”

她咬牙切齿地发着狠,冷不丁肚子一痛,那疼如此尖锐,是和她之前装模作样时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她瞬间心慌起来,声音都变了调:“来人,传太医,快传太医!”

含章殿一片兵荒马乱,张唯贤回头看了一眼,很想溜回去再凑一凑这个热闹,含章殿这个靠山太诱人了,得到王惜奴的青眼就是得了王家的赏识,日后前程必然不可限量。

可不等他动弹,就有个内侍跑了过来:“张院正,请幽微殿走一趟。”

张唯贤一愣,幽微殿……孟姮?!

他一时间喜不自胜,今日打发廖扶伤过去果然是正确的,那个女人还是信了。

“请公公先行一步,我得去找姑姑要见的人才行。”

内侍也没多言,只嘱咐了一句要快一些便走了。

张唯贤匆匆出了宫,他要找的人已经在宫门口的马车里等着了,他推开车门的时候对方正啃烧鸭啃得满嘴是油。

他面露嫌恶,一巴掌将烧鸭打翻在地,对方竖起眉头,刚要发作就看清了他的脸,连忙收敛了情绪,谄媚地笑了起来:“原来是院正大人啊,要我进宫吗?”

张唯贤将水囊丢给他:“赶紧把你身上的油擦干净,那女人精明得很,你这样怎么骗她?!”

男人忙不迭擦干净了手,眼里却有些不以为意,他可是个专业骗子,不知道骗了多少女人,这宫里的还能不一样?

但张唯贤给的银子多又是个官,他不敢反驳,只能讷讷应声,等将油渍都擦干净了,他给自己贴了两抹花白的胡子,又抓起一个香囊,取了些晒干的药材在身上搓了搓,一股药香顿时涌了出来,仿佛的确是个浸淫医道多年的老神仙。

张唯贤这才满意:“你还真是有些手段。”

“过奖,过奖。”

男人喜笑颜开,张唯贤懒得再理会,领着他进了宫,走到无人处时又低声问了一句:“我教你的说辞你可都记住了?”

事关重大,他眼神不自觉冷沉下来:“丑话我说在前头,要是坏了我的事,我就要你的命!”

男人被吓得一哆嗦,忙不迭点头:“记住了,记住了,您放心,我一定让她深信不疑,到时候稍加运作她便会众叛亲离,别说皇上,就是亲娘都不会信她!”

第373章那药真的有用

“这药浴要一日三遍,且不可怠慢。”

胡子花白的滇南大夫递了张药方过来,说得煞有介事。

孟姮看着那方子,倒都是寻常固本培元的药材,可是一日三遍未免太过离谱,何况——

“大夫再想想别的法子吧,宫人沐浴都是在混堂,自己是没有浴桶的,药浴属实不妥,何况我出门不得,也没有法子熬这许多药草。”

滇南大夫被这句话问住了,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言语,又想起张唯贤的威胁,便有些慌张,支支吾吾道:“没,没有别的办法了……你中毒太厉害了,要想活命就只有这个办法,别和我讨价还价……”

张唯贤怕他露出马脚,连忙上前接过话头:“越是如此才越要一试,姑姑这毒本就奇特,眼下唯有行非常之法才可获一线生机,其实浴桶也好,柴炭也好,都不是难事,姑姑若肯一试,我必定为你置办妥当。”

孟姮很是迟疑,可再多的怀疑在活命的希望面前还是不值一提。

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如此,就有劳张院正了。”

张唯贤喜不自胜,险些笑出来,连忙借着捋胡子的动作遮掩了一番,又寒暄两句便带着那骗子匆匆走了,不多时便置办了浴桶来,药童也将抓好的药送了过来。

天黑下来的时候浴桶被架了起来,柴火也被点燃,张唯贤看着浴桶里逐渐冒起热气,很快告辞离开,却是刚出了巷子便驻足扭头看了过来。

黑夜里,那抹浓烟十分醒目,而幽微殿里的人却浑然不觉。

他远远地抬手抱拳:“孟姮姑姑,你可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地医毒治病,精彩的还在后头呢……”

他阴恻恻一笑,身影很快淹没在狭长阴暗的长巷里。

灶膛里爆了个火花,“啪”的一声响,在这寂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moka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