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揭示主角贝慈魏泽如的故事如何在《快穿:我靠生子称霸将军府》中成为书迷热议的热门话题?

小菁 2024-03-08 22:48:57 32
小菁 2024-03-08 32
点击阅读全文

快穿:我靠生子称霸将军府 》小说完结全文阅读,本书的主角是 贝慈魏泽如 ,它是魏泽如打磨的宫斗宅斗书籍。本书内容精妙绝伦,让人爱不释手,非常吸引人。小说精彩阅读:这下声音扬起来,吓了青依一跳,她还从未见过这样的贝慈,眸色森冷幽深,好像下一步便能扑上来撕碎她。心脏一抖,青依有点害怕,悄悄后退半步,但为了面子还是梗着脖子不肯低头。“我来我来。”不知什么时候偏房外围满了人,青兰站在门口眼见情况不好,上前劝和,“来来来,我捡起来了。”可不能打架,被主子们和管事知道了定要处罚的。

封面

《快穿:我靠生子称霸将军府》精彩章节试读

这下声音扬起来,吓了青依一跳,她还从未见过这样的贝慈,眸色森冷幽深,好像下一步便能扑上来撕碎她。

心脏一抖,青依有点害怕,悄悄后退半步,但为了面子还是梗着脖子不肯低头。

“我来我来。”

不知什么时候偏房外围满了人,青兰站在门口眼见情况不好,上前劝和,“来来来,我捡起来了。”

可不能打架,被主子们和管事知道了定要处罚的。

青兰不仅将衣服捡起来了,还将青依拽出了贝慈的房间,推着她往前走,“快回去吧,我听说有人找你呢。”

青依刚才吓到了,面色发白,在青兰给台阶的时候顺着下来,自动往外走。

一场闹剧就此打住。

青兰将人推出去后,又回身将贝慈掉在地上的衣衫抖了抖,拍打上面的土,宽慰道:“别气别气,她就是嫉妒你。”

贝慈成为通房的消息她也知道了,心里话,她也是羡慕的,从丫鬟摇身一变,变成了半个主子。

羡慕归羡慕,青兰知道自己没什么姿色,也不奢望什么,只不过平常一起玩乐做活的小姐妹突然变成了半个主子,她有点儿不适应。

贝慈将衣服重新叠上,缓和了神色,“没事。”

刚才她确实想动手来着,不过她没打过架,顶多扇巴掌、扯头发,真闹起来确实不好看。

青兰也算是帮了她一把,万一传到老夫人耳朵里还不知道她老人家怎么想呢。

“还没恭喜你呢。”青兰悄咪咪给贝慈竖了个大拇指,“厉害。”

贝慈嗔她一眼,笑了笑。

青兰有些沮丧:“你这一走,就没人陪我了。”

“乖,我们都住在一个府里,总有机会见的。”

“那你可别忘了我。”

“当然不会。”贝慈允诺,她又不是那种势利眼的人,一起长大的小姐妹哪能忘了。

围在偏房外的人还没散去,得了贝慈变成将军通房的消息纷纷上前恭喜,贝慈耐着性子一一道谢,丝毫没有得意张狂的样子。

这让周围的丫鬟小厮们更觉得她人好了。

待贝慈收拾好去了趟厨房将事情告知管事嬷嬷,后者又纠结又恭喜,脸上的神色纠成一团,贝慈看着好笑,再次感谢她这么多年的爱护,回身离开。

管事嬷嬷在后面直叹气,她还没行动呢,这怎么就成了通房呢。

她侄子还在家等着她消息呢,真是可惜了。

12

罢了,有缘无份。

无独有偶,走了青依来了王全,他也是得到青依传的消息匆匆赶来。

手上还拿着新给贝慈买的簪花,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他不敢靠贝慈太近。

隔了五步远的距离将贝慈拦下,目露不舍,“我听说你成了将军的通房。”

“是。”

“那…那恭……”唉,王全张不开嘴说出恭喜的话,他心里好难受,差一点儿,他再关心关心贝慈,也许她就答应嫁给自己了。

老夫人动作怎么那么快呢……

这才几天呐……王全想哭。

贝慈看他耷拉着眉眼,想上前又不敢上前的样子,顿觉好笑,但她忍住了,缓声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的身份已然转变,不能跟府里的小厮站在一起太久,否则遭人闲话。

王全呢,眼睁睁看着贝慈走了,心里失落极了,手里攥着的簪花仿佛都蔫吧了。

……

“老夫人,贝慈已经搬到将军院里去了。”

“可还顺利?”

秀嬷嬷没有隐瞒,将贝慈与青依之间的龃龉都说了,连带着下人们的动态。

老夫人斜倚在罗汉床上掀起眼皮,露出笑意,贝慈很有分寸。

“将军回来了吗?”

“回老夫人,还没有。”

“罢了,人已经给他安排过去了,剩下的事情让他自己办吧。”老夫人揉了揉额头,不再操心那边的事情,只安心等待好消息。

“对了,敲打一下青依。若她不听劝,就将人调走。”

秀嬷嬷应下。

天色逐渐暗下来,贝慈坐在将军院子里的偏房内兀自忐忑。

魏泽如,年轻有为,在战乱不断的世道官拜正三品武将,照此下去,前途不可限量。

而他本人一心扑在军营里,私生活干净,人品正直,样貌上乘,除了时常不在府,可以说没有什么缺点。

这样,他将来就算纳别的妾室,也注定不会让后院太乱。

而贝慈作为一个除了样貌,方方面面都普通的人,能攀上魏泽如,是她的最佳选择。

这昭勇将军府也能护住她,不被人骚扰、强抢。

下次外出再遇到长平伯府里的纨绔,也许她就不用那么害怕了。

活着不易,需要摒弃一些东西,才能让自己轻松自在的活下去。

什么正室、妾室……她不在意。

捋了捋鬓角的碎发,贝慈朝着镜子里的自己甜甜一笑,加油~

笃笃笃~

伴随着敲门声响起,一道声音传来:“将军回来了。”

“来了。”

贝慈现在不仅是将军的通房,还要照顾他的日常起居,代替魏林做的一些事情。

好心情,贝慈随着院里的小厮来到将军卧房门外。

魏林站在门口看见贝慈,眼里闪过狡黠,自是早得到了消息,道:“将军在里面等你,进去吧。”

不会吧,这么快?贝慈有点儿懵,刚回来就那啥?

许是她的神情太过惊讶,逗笑了魏林,他抬手掩唇干咳了几下,强忍着笑意道:“将军还未用饭。”

贝慈脸一下爬上了红晕,臊的,她想太多,居然被人看出来了……

苍天呀,来个雷给她劈死吧……

好丢人———

干净整洁的室内没有太多器具摆设,昭示着主人的性格利落,不喜繁琐。

软底布鞋踩在青砖上没有声音,贝慈按照魏林指的方向很快找到了男人所在的位置。

一身黑色劲装的男人正伏在案前处书信,贝慈悄然站在了不远处,轻声道:“将军。”

闻声,魏泽如抬头将视线转移到对面的女子身上,自上而下打量了她片刻,询问她:“老夫人跟你说的事情可是你自愿?”

他虽不相信祖母会逼迫对方,可还是要询问一番才放心。

13

贝慈微抬起头对上魏泽如晶亮清正的黑眸,灼灼道:“奴婢是自愿的。”

魏泽如是没想到她突然抬头,又被她眼中那闪烁着爱慕的光芒刺的心口一滞,眼神有些闪躲,胡乱向下瞟,又瞄到了她胸前那鼓鼓囊囊的饱满,心脏重重一跳,喉结上下滚了滚,蓦地转过脸抵唇干咳,闷声道:“是自愿就好,没事了,去忙吧。”

“魏护卫说您还未用晚饭,奴婢给您弄些吃食去。”

“行。”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