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细思极恐小故事你玩过碟仙游戏吗?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_细思极恐小故事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细思极恐小故事)最新章节

小花 2024-06-11 18:04:21 8
小花 2024-06-11 8
点击阅读全文

同学聚会上,我们玩起了恐怖的碟仙游戏,招来的魂魄,竟然是怨气缠身的亡灵。

我们被困在暴雨中,无路可逃。

参加聚会的人,疯的疯,死的死,还有人下落不明。

但我一点也不害怕。

因为我知道,是她回来了。

她回来报仇了。

「老同学,十年未见,甚是想念,这个周末一起聚聚吧。」

收到陈昭发来的微信时,我刚从宿醉中醒来。

我沉默许久,正打算回绝,他又接连发了好几条消息。

「小然,你先别急着拒绝。」

「过几天就是婉知的祭日,十年了,我们也该去看看她了。」

书名:细思极恐小故事你玩过碟仙游戏吗?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_细思极恐小故事免费阅读最新章节_(细思极恐小故事)最新章节列表

「还记得吗?小时候,我们六个常去的那栋山间别墅,这周六,就在那里碰面吧,你一定要来,不见不散。」

我盯着那个久违的名字,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徐婉知梨涡浅笑的清纯面容。

本就因宿醉而昏沉的脑袋,此刻像被灌满了铅,胀痛难忍。

我心底五味杂陈,半晌,才按捺住翻涌的情绪,给陈昭回了一个:「好」。

时间过得真快,徐婉知已经去世十年了。

徐婉知是我最好的朋友,初三那年,她从教学楼天台坠亡。

十年前,在我们那个落后的乡镇学校,监控设施还没有完善。

那天正好下着雨,警察冒着大雨在现场勘察了很久,又排查了徐婉知的社会关系,最终得出结论:徐婉知是自杀。

班主任也出来证明,临近升学考试,徐婉知的成绩却一塌糊涂。

或许是面临巨大的升学压力,所以她才会一时想不开。

事发前一天,刚出来的成绩单上,徐婉知是班里最后一名,也很好地佐证了这一点。

这件事发生后,我爸妈给我办了转学,我在县城初中复读了一年,也渐渐和以前的朋友断了联系。

最开始,陈昭邀我聚会的频率还挺高,但我每次都会找理由推拒,久而久之,他也就不再找我。

有一次,陈昭还半开玩笑地问我,是不是在躲着他们。

我说,我是真忙。

如果说早些时候,陈昭还信以为真,那现在,大家都是二十好几的成年人,想必也已经回过味来。

哪里会有人忙到每次聚会都无法参加呢,除非那人是真的不想出席。

没错,我就是在躲着他们。

至于原因,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知道一个秘密,关于徐婉知死亡真相的秘密。

周六,我如约来到山间别墅。

十年过去,当年落后的小镇如今有了很大的变化,坑坑洼洼的泥巴路换成了水泥路,公路也加长了,从路口能一直开到山脚下。

上山的路,得自己步行。

昨天下了一场大雨,山路泥泞。

我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拾级而上,抵达别墅门口时,白色的裙摆上已经满是泥点子。

我抬起头,看向眼前这栋山间别墅。

说是山间别墅,其实就是个废弃已久的荒宅,是李大头跟着他爷爷进山砍柴时无意间发现的。

作为陈昭忠实的小跟班,他很快就把这个发现告诉了陈昭,这个废弃别墅,也就成了我们六人的秘密基地。

院子里的杂草不深,应该是有人定期处理。

不用想,肯定是陈昭。

我踏上青石台阶,推开半掩着的门,里面传来女人的娇笑。

笑声在主人看见我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哟,林然,没想到你还真的来了,稀客啊。」

是黄小凤,她还和以前一样,打扮得花枝招展,说话尖酸刻薄。

我没理她,目光越过她,落在沙发上那个文质彬彬的男人身上。

男人看着挺面生,穿着白色衬衣,黑色西裤,倒是很有气质。

他冲我挥手打招呼,我一愣,盯着他看了半晌,才惊讶地叫出他的名号:「你是李大头?」

旋即,我才发现这两人亲密的姿势。

黄小凤挽着李大头的胳膊,整个人几乎都依偎进他怀里,俨然一副热恋的模样。

看见我明显错愕的神情,黄小凤咯咯一笑:「很惊讶吧?我和友军大学毕业后就在一起了。」

李友军,是李大头的本名。

小时候的他瘦弱又邋遢,常常挂着鼻涕,看起来很不聪明。

不知是谁先带头,管他叫李大头。

这本来是个带着嘲讽意味的外号,久而久之,大家都开始这样叫他。

黄小凤就不一样了,长得漂亮,父母都是镇上的干部,她又是家里的独生女,性情娇蛮。

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会走到一起,我当然惊讶。

况且,如果我没记错,上初中时,黄小凤喜欢的人,是陈昭。

黄小凤显然并不想多解释,把话题转移到我身上。

「陈昭说你会来,我还不信,咱们这群人也聚过好几次,就你是个大忙人,次次不见人影,今天能见到你,真不容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去了大城市,就不认我们这些乡下土朋友了呢。」

我没理会她话里的冷嘲,环视四周:「先别讨伐我了,你们也是刚到吗,其他人呢?」

黄小凤撇嘴:「他俩还没来,就我们几个到了。」

李大头一如既往的腼腆:「班长和梦影应该在路上了,我们再等等吧。」

我嗯了一声。

黄小凤却语气傲慢:「你们慢慢等吧,我可没功夫陪你们耗着。」

说罢,便踩着细高跟噔噔噔上楼了。

留下我和李大头,大眼瞪小眼。

片刻后,他表情尴尬地轻咳一声,说:「抱歉,小凤就是这个脾气,林然你别介意啊,她不是针对你。」

我摇摇头,笑着说:「没事。」

我当然知道黄小凤的脾气,当年她在我和徐婉知面前,就没少摆出这副嘴脸。

十年未见,她倒是一点都没变。

她的心事,全都写在脸上,从来不掩饰她对陈昭的爱慕,以及对我和徐婉知的厌恶。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当年,黄小凤为了追陈昭,可谓是用尽了心思,却总是碰壁,难免就对我们这两个和陈昭关系最好的女生充满敌意。

尽管如此,我、徐婉知、陈昭,陈昭的小跟班李大头,陈昭的追求者黄小凤,还有不知为何也总喜欢围着我们转的许梦影,我们六个,就这样奇异地组成了小团体。

事实上,我们之间的氛围,实在算不上友好。

在这个小团体里,陈昭无疑就是核心,他聪明,帅气,学习好,性格温柔,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是不少女孩心中的白月光。

黄小凤自然不用多说。

至于许梦影,虽然她从未表现出任何端倪,但我想,她一定也暗恋着优秀出众的陈昭,不然,原本孤僻不爱交友的她,为什么会加入我们的小团体?

总不能是为了李大头吧?

李大头的确变化很大,但当年的他,只是个毫无存在感的普通男生。

家境贫寒,外形邋遢,成绩吊车尾,木讷寡言,还总被坏学生欺负,三天两头被班主任罚去打扫办公室。

是陈昭护着他,他才能顺利度过整个初中。

而我印象里的许梦影,虽然性格孤僻,但她那种忧郁的气质,格外特别。

她常常梳着满头的小辫子,身上总是戴着各式各样的银饰,走起路来叮当作响,

她说,银饰有辟邪的作用,戴在身上能保平安,防止鬼怪骚扰。

我对这样迷信的说法,倒是半信半疑。

不过,她奶奶是镇上有名的神婆,她会这么说,也不奇怪。

估计是从小耳濡目染的原因,她也经常神神叨叨的,所以被我们戏称为小神婆。

小神婆是倒数第二个到别墅的。

她推门进来,衣服湿了大半,嘴里抱怨着:「真倒霉,半路上居然下起了大雨,害我淋成落汤鸡。」

「又下雨了吗?」

我朝窗外望去,果然,天不知什么时候阴沉下来了,乌云翻涌,大雨瓢泼。

不得不说,别墅的隔音效果真不错,外面电闪雷鸣,屋里居然听不到一点声音。

当然,也可能是我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所以才没注意到外界的变化。

李大头站起来,给她递上毛巾。

黄小凤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楼梯口,冷冷看着这一幕,居高临下地说:「你不是会算命吗?怎么没算到今天会被雨淋?」

许梦影正擦着头发,抬眸瞥她一眼:「哦,天气我确实没算到,倒是算到了今天出门会被狗咬。」

黄小凤被她堵了一句,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我坐在沙发边沿,默默观察着许梦影。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