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阮雪梨岑聿迟(阮雪梨岑聿迟)多人推荐阅读-精选小说(阮雪梨岑聿迟)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31:10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衣衫整齐怀里横抱着一个女人,女人被他的西装外套盖住了脸和上身,但仅从裙子,矮胖和瘦高都认得出——这就是阮雪梨!

阮雪梨的药效虽然解了,但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毫无力气。

她被岑聿迟罩在外套里,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只能猜到,是矮胖和瘦高那伙人来了。

她不可能不紧张,她从衣服下摆能看到周围有很多双脚,而岑聿迟只有一个人。

周望的语气倒还算客气:“闻总不在前面寻|欢作乐,怎么跑到后台来了?还来清洁间,这种地方,哪儿配得上闻总的身份档次。”

“是配不上,麻烦让开,我要走了。”岑聿迟的语气并不客气,丝毫没有一对多的畏惧。

周望被拂了面子,表情收了一些:“闻总要走,随时都可以,只不过你怀里这个人……”

“怎么?”岑聿迟淡淡。

周望笑说:“闻总不知道,这个人叫小美,在我们这儿玩仙人跳,导致我们酒吧被客人投诉了好几次,说我们跟她是一伙的,给我们添了很多的麻烦,我们一直在找她,现在看到闻总您跟她在一块,我也很担心,闻总您是不是也被她骗了?”

阮雪梨哪里能想到,他们会给她安这么一个罪名!

“所以还请闻总把人留下,让我们问清楚。”周望一个眼神过去,矮胖就对岑聿迟伸出手,要从他手里接过阮雪梨。

“您把人留下,我亲自送您离开。”

话里已然有了威胁的成分!

如果岑聿迟不留下她,他也走不了!

这一刻阮雪梨是真的有些怕,怕岑聿迟会把她交出去。

一来他们关系不好,是哪怕刚做了最亲密的事,她也恨不得他死的状态;二来他只有一个人,而对方非但人多势众,手里还疑似有人命,无论从哪方面看,岑聿迟丢下她自保,再正常不过。

他也不是第一次抛下她了。

第200章

阮雪梨情不自禁地揪紧男人胸前的毛衣布料。

岑聿迟垂眸瞥了她一眼,这个时候倒知道依赖他了,再看向周望:“小美?那周先生是认错人了,她是我的秘书。”

周望阴恻恻地笑:“不可能吧?她就是小美啊,我不会认错人的。”

岑聿迟笑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我认错人?”

他的语气并不重,可他这个人,自带一股威慑力,只是站在那儿,就令人不敢冒犯。

这种威慑力,来源于闻家几代人的财富和权力积累,来源于碧云集团在商场上的引领风|骚,也来源于岑聿迟年纪轻轻就以杀伐决断名扬商场。

他的目中无人和傲慢倨傲,都是有资本的。

所以他说他没错,他周望,敢说他错了吗?

周望的脸色青一阵黑一阵,他是想恐吓岑聿迟,可岑聿迟根本不受恐吓,还反过来恐吓住了他。

岑聿迟下一个动作是直接将手里的阮雪梨递出去:“周先生不信,那要检查看看,她是你口中的小美,还是我的秘书吗?”

阮雪梨看不见他们的对峙,因为岑聿迟这个递出去的动作,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周望紧紧地盯着岑聿迟,他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变化,冷淡着,不可一世。

双方对峙三十秒,终究是周望后退了一步,重新赔上笑脸:“哪敢啊,闻总慢走。”

矮胖还不明所以:“老大!这就是那个女的!不能放她走啊!她知道不少事呢!”

周望抖着嘴角的肌肉:“闻总说她是谁,她就是谁。让开!”

矮胖和瘦高被他一喝,这才让开脚步。

岑聿迟目不斜视,抱着阮雪梨大步从他们面前走过,身后传来周望的声音。

“闻总,天黑路滑,走路小心!”

直到出了酒吧,喧嚣和酒味远去,阮雪梨才感觉自己那颗心又落回了原地。

岑聿迟沿着马路边的人行道大步走着:“抓皱了你赔?”

“……”阮雪梨才发现,她的手,一直抓着他的衣服。

她僵硬地松开,还想从岑聿迟身上下来,她不知道岑聿迟要去哪里,她最好还是跟他分道扬镳。

岑聿迟皱眉:“再动我就把你丢给周望。”

阮雪梨又被他威胁,身体僵着不敢再动。

她罩在他的衣服里,一呼一吸间,都是他身上的味道。

她到底是中过药,哪怕药效已经过去,身体也不好受,非常疲惫,在他稳健的步伐里,眼皮慢慢垂了下来。

岑聿迟就近去了一家酒店,开房的时候才发现,阮雪梨昏睡过去了。

他把人抱进房间,不客气地扒光她的衣服,放进浴缸,清洗掉清洁间里那次的黏腻。

阮雪梨没有醒过来,估计是药效导致。

岑聿迟用湿漉漉的手掌,托着阮雪梨的脸,看了她一会儿,神情晦暗不明,这才将她放回床上。

他自己收拾了一通,便推开落地窗的门,到露台点了根烟。

他这会儿才拿出自己的手机,看到岫钰给他打过一个电话,不过那会儿他忙着,没接。

他回拨过去。

“怎么了?”

岫钰问:“你不是去见那个地头蛇吗?想问你谈得怎么样?”

“没谈。”

“没谈?”

岑聿迟哂笑:“他想加价,痴人说梦。”

“这些人真是……我稍微问了一下,就听说了不少周望的事,而且他‘业务范围’还挺广泛,不止在水城,还涉及申城,专门干给人设套逼债的事,必死了不少小生意人,回头让阿路清理一下,这种人在眼皮底下活动,看了真碍眼。”

岑聿迟只是“嗯”。

“只是尸体一直没找到,也是玄乎,藏哪儿了呢?出动了警犬都没找到。”

“嗯。”

岫钰纳闷:“你怎么老是嗯?怕杏花村村民不搬走,基地建不成?放心,船到桥头自然直。”

岑聿迟才说:“我不担心。”

“听你的语气也确实不像担心的样子。”甚至感觉他心情挺好的?

第201章

岑聿迟弹掉烟灰,没有否认,勾唇:“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行。”

岫钰挂了电话。

岑聿迟回房间,盯着床上熟睡的女人看了半晌,而后躺下睡觉,将她搂了过来。

……

次日早上,阮雪梨是被弄醒的。

药效已经过去,阮雪梨此刻的神智非常清楚,她胡乱抓起床头柜上的东西,直接朝身上的男人砸过去:“你滚!”

岑聿迟多少有些猝不及防,那个烟灰缸刚好砸在他额角。

没有流血,但一片红色。

他快速抓住她的双手,按在枕头的两侧,阮雪梨眼白变得通红,紧紧地盯着他。

岑聿迟冷冷:“恩将仇报——昨晚要不是我,你现在,没准已经被埋在坑里了。”

阮雪梨胸口剧烈地起伏,抿唇说:“……你下去。”

岑聿迟勾唇:“对我动手上瘾了?我说过,你没有第三次动手的机会,你动了,就要承担后果——现在你不想做,也要做了。”

岑聿迟直接低下头吻她,阮雪梨用力扭开头。

昨晚神志不清就算了,现在她怎么肯,她拼命挣扎,然而岑聿迟随后的一句话,就让她四肢百骸像被冰雪封住那样动弹不得。

“忘了你的照片了?”

阮雪梨脸上霎时没了血色。

他昨晚从周望手里救走她的恩情,在他这句话之后就烟森*晚*整*理消云散了,她从牙缝里凶狠地挤出字:“岑聿迟!你卑鄙无耻!你人渣!”

岑聿迟懒得理她怎么骂,嘴唇落在她的脖子上。

阮雪梨隐忍地闭上眼,她其实非常清楚,岑聿迟从来没想过跟她有任何正常关系的发展。

所以那三年没有给过她任何名分,闻父闻夫人提及他们的婚事,他每次都很生气不耐烦。

更甚至,他还在苏运的生日宴上,直说了她这样的他看不上。

但即使如此,他们分开后,他也第二次,不,是第三次主动跟她做这种事。

他对她,欲|望和情感,不画等号,说白了,就是还习惯把她当成他的工具。

阮雪梨牙齿咬得紧紧。

岑聿迟感受到她的僵硬,抬头看着她一副强行忍受的模样,彻底没了兴致,从她身上起来:“自己滚。”

阮雪梨的眼泪和屈辱一起蹦出来:“岑聿迟,我现在,要是有把刀,一定捅死你!”

岑聿迟的反应是:“哦。”

压根没把她的话放眼里,自顾自进浴室。

阮雪梨坐在床上,压了五分钟的情绪,终于让自己从几乎崩盘的边缘冷静下来。

她的抗压能力确实很强,天大的事,她自己冷静五分钟,就能恢复理智,毕竟情绪没有用,解决问题才是根本。

阮雪梨下床,没有找到自己的衣服,只好从衣柜里拿了酒店的浴袍穿上。

她腿间不舒服,走几步就差点软在地上,她强行忽略,到处找自己的手机,但哪里都没有。

不过她在桌子上,看到了岑聿迟的手机。

阮雪梨直接拿起来操作,他以前的锁屏密码她知道,不确定换没换?

她试着输入“1221”,那是岑聿迟的生日,屏幕立刻解锁。

没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