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纵览穿书后,我教会反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上)的传奇人生,《甜文》必读章节中的故事感人至深!

小燕 2024-06-11 18:36:21 6
小燕 2024-06-11 6
点击阅读全文

我穿成了修仙虐文的恶毒女配,开启了精分日常。

白天嚣张跋扈,晚上偷偷刷裴凉好感度。

殊不知自己写信的第一天就掉了马甲。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唯一脱轨的是那位反派大佬看她的眼神渐渐不一样了。

他笑着接受她传授的二十四字真言,不动声色的配合她的把戏,直到她开始靠近别人,

他脸色瞬间阴鸷,绝不允许任何人抢走她……

1

我叫林昭昭。

一睁眼,穿成修仙文里的恶毒女二。

丝毫不慌,因为这本书就是我写的。

我清楚每个人物所有的故事情节和脉络,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弱点和秘密。

每一个契机,每一场秘境我都一清二楚。

众人看我一改往日的刁蛮,以为我憋着大招,我瞥了一眼不曾理会。

直到我看见了女主林翩翩,眼神亮了亮,不愧是我笔下的女主,这长相真是优秀。

我不喜欢柔弱小白花型女主,升级爽文大热,我为了迎合读者特意给林翩翩设立了一个废柴逆袭不断修仙疯狂打脸的命格。

为了过审,我勉为其难地加了一个男主。

颇有恶趣味地将他定义成一个花瓶。

毕竟女主才是正道的光,男人只是她一统修仙界的绊脚石。

……

此时花瓶男主和正道之光女主站在我的面前,想要我给个说法。

因为原主嫉妒林翩翩,趁人不注意偷了洞庭峰主最新研制的破境丹。

破镜丹又阴差阳错地被这一脉的新弟子裴凉误食。

若是他人,这丹药乃进阶灵药。可裴凉,呵。

裴凉乃人类与魔修的结合,自出生便身染魔气,寻常的灵药非但无益反而会适得其反。

这只是表面身份。

实际上裴凉乃是十年前靠着强横实力和铁血手腕一举血洗魔族王室登上宝座的新一代魔尊。

女主总要有追求者,这是我为她设立的官配,是个彻头彻尾的反派。

病娇加囚禁那种。

由于众人对温柔谪仙的男主鸣不平,纷纷要求原男主上位,我只能没日没夜疯狂给他加戏,这不,一不小心穿了进来。

我信奉既来之则安之,毕竟我是你们亲妈。

「这不能怪昭颜师姐,都是我不小心误食了丹药。」

他倚在榻上,脸色病态苍白,看起来颇为羸弱,但浅笑低语却如微风细雨般柔软,这样一个人很难将他和阴郁偏执,手段凶狠的病娇反派联系在一起。

我还在回忆剧情,察觉到一道若有若无的目光,迎面望回去,却只见裴凉眉眼低垂的听着女主的嘱咐,纤长的眼睫盖住的晦暗的眼眸。

我忽略心头的异样。

殊不知在众人看不见的角度,裴凉纤长的眼睫颤了颤。

原著中反派看到原主将破境丹放入女主的储物袋,不动声色将其取出来吞下。四溢的魔气很快便引起了女主的关注。

果不其然,林翩翩面露不忍,在众人的惊呼下将自己拜师所获的镇魔草拿出来。

镇魔草十分珍贵且稀少,在苍穹不超过三株,而其中一株被掌门在拜师大典上送给了林翩翩。

一株镇魔草可保十年魔气无虞,裴凉潜入苍穹目的之一便是这镇魔草,没想到这般轻而易举的获得。

不由得对林翩翩多关注了三分。

这也是女主和反派纠缠的开始……

而我自然不能让这一切发生,在众人惊掉下巴的表情下,我一把抢过镇魔草吞了下去。

饶是修为不错的女主也没有料到我这一举动,在原地怔了两秒。

纵览穿书后,我教会反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上)的传奇人生,《甜文》必读章节中的故事感人至深!

眼看着她朝这边走,我含泪捂着嘴巴往后退,发出“呜呜呜”的叫声,像极了没吃过饭的饿鬼。

女儿,你不懂,妈妈这是为了你好。

忘记说了,我写的是一篇修仙虐文。

反派与女主虐身虐心,女主肩负振兴修仙界的重任,又怎会与一魔界头子玩什么囚禁的把戏?

镇魔草是女主坠入深渊的开始。

林翩翩是我亲女儿,既穿了进来,我自然不会放任她走原书结局。

镇魔草被抢,裴凉面色未变,只是一双眸子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幽深如寒潭。

对上他凌厉的视线,我哽了下,硬着头皮走剧情。

「这镇魔草,裴凉不配用。」恶毒女二的台词信手拈来,甚至我还故意走近了,剜了他一眼。

我很满意我自己,够凶!够恶!

众人有的鄙夷,有的习以为常,连林翩翩也带了些许不赞同的神色。

唯独裴凉面无表情,只是那杏核似的眼尾微微上挑。

场面乱哄哄的,想要女主拿个主意。

我平时欺男霸女就算了,今日居然拿镇魔草开玩笑,还惹得一贯温柔善良的小师弟魔气四溢,一双双眸子喷火似的盯着我。

但她们拿我没办法,我是掌门亲女,身份尊贵。

别说我只是吞了一株镇魔草,我就是将他赶出去,除了掌门,别人又何敢说我半句?

林翩翩看着我骄纵的样子有些头疼,摇了摇头。当务之急是如何平复裴凉的魔气,若是求一求掌门或许会有解救之法。

想到便着手做,女主带着一行人离去的迅速。

一眨眼屋内只剩我与裴凉,裴凉似乎早看我不顺眼,一改孱弱的气势,整个人散发着阴戾的危险。

微微勾起的嘴角似乎在考虑是现在杀,还是待会拎出去杀。

迎上他阴冷的目光,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手腕一转,一阵流光,镇魔草原原本本的躺在我的手心,对方见状扬了扬眉。

「我没吃,放灵府里了。」我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咬着下唇,踌躇着不敢向前。

好怕离得近,他把我杀了。

他看着我不动声色地往后退,甚至拿脚尖量距离,就差原地画个圈自己跳进去了。

空气中传来一阵戏谑的轻笑,「怕我?」

裴凉不知何时走下床,逆光勾勒他修长的身形和劲瘦的腰肢,他比我想的还要高,一袭霜华白衣,不疾不徐地踏破我的防线,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心下一惊。

来不及解释,我踮脚拽着他的衣领,将灵草瞬间碾化成汁,不顾其反抗将镇魔草喂了进去。

他身体僵了一瞬,双眸微眯,面无表情地任由镇魔草抚平了四经八脉的魔气。

下一秒,他就着这个姿势,长臂一伸将我勾进怀里。

修长冰凉的手不知何时攀附上我的腰肢,因为我的挣扎下意识加重了力道,甚至恶趣味的在我腰间点了点。

「理由?」清冷的声音险些击溃我的防线。

理由?我怕被你叉出去杀了算不算?

听着门外愈来愈近的声音,心也逐渐跳到嗓子眼。

「没理由!看你长得帅不行?」我攥紧了手,布料在手心起了皱,迎着他的眸子轻声挑衅。

虽然听起来很像拍马屁就是了。

那双好看的眼睛从我脸上扫过,睫羽压下一片暗影,不知在想些什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适时松开我。

嗓音清冷,「行。」

行?我来不及细想。暖房的门突然被打开,恍若搅破这一池江水。

修仙人不易有孕,而掌门老来得女,见事情已经平息也不忍说我半句。

只得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2

自从那日镇魔草后,我思前想后决定从根源解决麻烦。

一拍大腿,决定提笔写封信!

信中细数仙门近十年比较值钱的秘境,求人办事总得给点好处。

咬着笔头,灵光一闪。

将女主和温柔男主海枯石烂的爱情添油加醋。

写完我捏着信纸放在嘴边吹了吹。

啧,瞧这海枯石烂天崩地裂的爱情。

我自己一个人在寝殿鼓捣了许久,直到夕阳将人影拖的老长,我才打开房门。

摸着厚厚一沓信纸,美滋滋地想,这下该知难而退了吧?

随手唤了只信鸟,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记错了法术。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