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古风微小说免费赏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我与太子青梅竹马,盛唐人尽皆知。可笑!我被赐婚于他人却也是太子求来的)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全文_(古风微小说)全文阅读

小妍 2024-06-11 09:16:18 9
小妍 2024-06-11 9
点击阅读全文

三年前,我以为我成了药引必死无疑,却不想最后是君棋玉救了我。

从一开始,君棋玉就没想过谋权夺位。

六年前,皇后逼宫谋权,他就已经看清了一切,一切的尔虞我诈不若与真心之人携手同行。

从一开始让我下嫁御史之子就是他的一步险棋,既然三皇子已知秦家与他是同一阵线,他又何须再过隐藏他的爱意?

他就是要告知全天下人我秦蓁是他君棋玉的。

密宗秘术“血池”只有圣女才会,君棋玉愿意用他的生命换回我的。

既然当初他把我拉入了死局,如今他愿以死换我生,从此我也算得以自由。

太子和我假死,死于归程的一场雪崩之中。

从此,幸福余生。

在大婚当日,我被当众退掉御赐的婚约。

众人都道将军府此番已是丢尽颜面,我却大开府门比武招亲。

门前不乏看热闹之人,太子君棋玉看着台边的我,一双黑眸如暗潭般幽深,竟让我硬生生看出几分深情来。

我是太子的青梅竹马,可盛唐人尽皆知,我赐婚他人是太子求来的。

第一人上台,他拉住我的手,我冷淡地勾了勾唇角,“比武招亲,愿赌服输,殿下敢么?”

我紧盯着君棋玉的反应,他果然如我所料,唇角下压,一双眸中闪过几分怒气,下一刻便松了几分力道。

勾了勾唇角,我有几分自嘲,话脱口而出时,心中竟然还有几分期待。

君棋玉的举动引得一众人的注目,我特意靠近几分,如昨夜那般低语,“莫说殿下不敢,即便是敢,我的招亲台也不是殿下能上的。”

整个盛唐何人不知,我这御赐的婚约可是太子求来的。

我出身功勋之家,自及笄起便有军功在身。

本与太子君棋玉青梅竹马,却从未想过,我会走进他的算计。

如今天子重疾缠身,虽太子在位多年,但一直有个虎视眈眈的皇弟。

三皇子在军中多年,早就揽下了一众忠实的追随者,若想稳固太子之位,君棋玉必在言官身上下手。

与我联姻的御史陆家便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被当众退婚,我铁心想要摆脱君棋玉的控制,才摆了这比武招亲的擂台。

招亲台上,一个接一个的人被扫落在地,随着时间渐长,君棋玉的眸光却越来越暗。

将军府前的人愈发多了起来。

平日在朝中被我家欺压的世家大族好不容易寻到机会,铆足了劲想要一雪前耻。

只是他们的花拳绣腿终究抵不过战前的历练。

手下败将众多,而我不过是颈上受了轻伤。

我轻抚着颈间,却不敢触碰到嫁衣的边缘,只怕脖子上的青紫落入他人眼中。

昨夜,我本在府中待嫁,君棋玉却闯入我的闺房。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失控的太子。

他应是在军中演练而归,身上的战甲死死抵住我的全身,“蓁蓁,你应是我的。”

他醉酒而来,我只当他是醉话,下意识的挣脱,可他却拥的更紧,“蓁蓁,你给我时间。”

我跟在他身后十几年,却也被他反反复复的举动搅得彻底看不透他。

见我不信,他压住我的手臂便来吻我。

薄唇划过我的每一寸肌肤,可我的心却渐凉。

“殿下可知自己在做什么?”挣脱不得我也只能作罢,可从应下赐婚之时,我已跟他划开距离。

往日深情的吻,于我来说与凌迟无异。

可他只顾着吻我,嗓音沙哑。“来找你还能为何?”

为掩他人耳目,他每次只能悄悄潜进将军府中,跳窗的路早已熟知在心中。

我指尖拂过他冷硬的战甲,想要勾唇,可根本提不起劲来,心中一狠便一掌击在他的肩头。

君棋玉始料未及,我却连连后退,“殿下,明日我便是他人的妻了。”

他无言以对,伸出手还想再来抓我,却被我闪身躲过。

我抽出佩剑,剑尖直指他的心口,再发出声来已是万般嘶哑,“还望殿下自重。”

第一次,我拒绝了他的靠近。

不知是我的话,还是动作刺激了他,我们大打一场。

只是结果不尽人意,我被他抛在床上,剑都没能挥出来。

我差点忘了,自己的一身武功,都是他教的。

更想不到的是,今日我被退婚,也是拜他所赐。

御史家次子退婚,无非是前来接亲,无意间瞥见我手臂上的守宫已消。

无人知晓原因,可君棋玉心知肚明。

昨夜他打赢我后,与我一夜荒唐,让我今日成了满盛京的笑话。

思绪翻飞间,招亲台上的人仍旧络绎不绝。

一般的草包我不放在眼里,却没想到三皇子的幕僚会来参加。

太子与三皇子之争,秦府从未动摇,如今寻到机会,三皇子自然不会错过。

来人是北境战场征战多年的郑将军,到底在军中摸爬滚打多年,招招致命。

习武多年,骨子里的胜负欲在作祟,我手上的招数更快。

余光瞥过太子,眼见他面色愈发难看,心中竟有几分痛快。

人前,他是温和谦恭的太子,人后他从来不许我与任何男人接触,就连军中的亲信也是他送来的女将。

分心之余,我已忘记昨夜的贪欢,腿上一软,给对方捉到机会。

手下失了准头,手里的剑也被郑将军扫落。

我下意识的去瞧太子,眼前一花,那道青白的身影已闪到我面前。

三招之间,郑将军已是君棋玉的手下败将。

“比武招亲,原是愿赌服输,还没比完秦将军便让太子出面,此番何意?”郑奎在三皇子麾下多年,万万想不到竟在太子手下撑不过三招。

原本脾气就火爆,这下更是连太子的面子都顾不上了。

【全文阅读】古风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免费阅读_(我与太子青梅竹马,盛唐人尽皆知。可笑!我被赐婚于他人却也是太子求来的)全文免费阅读全文_(古风微小说)全文阅读

丢面子事小,若传进三皇子耳中,只怕他的位子不保。

“殿下,比武招亲的是我,而非殿下。”看着君棋玉面色渐沉,我出言提醒。

他手中执剑,面上却带了几分放纵,“既是比武招亲,本宫自然也可以参加。”

开口不过是寥寥数言,可终究带着太子的威严,一句话便堵得郑奎无话可说。

我紧握双拳,任由指甲嵌入手掌,却不敢信他当真要放弃此前的多般筹谋。

毕竟将我赐给御史次子之后,皇上也为他挑选了丞相之女。

我清了清嗓子,“殿下,这玩笑可开不得。”

君棋玉平静地看着我,一双温和的眸子染上几分严厉。

台下渐渐有人开始议论,他却置若罔闻,眼角扫过我的颈间,唇角勾了勾。

我心中一惊。

昨夜我毫无还手之力,他却如狼似虎,在我脖子上留下诸多痕迹,胭脂都遮不住。

下一刻他陡然靠近。

似乎是想当众挑明我们的关系。

我心中生出寒气,可下一瞬又烟消云散。

温情十余年,他都能将我推入他人怀中,难保我名声尽失,他日后又会利用我做出什么事来。

今日起,我已对他毫无希冀可言。

我后退三步,躬身向台下诸人致歉,“今日摆擂是秦蓁思虑不周,虽赐婚已退,但秦府的婚事还需圣上做主,今日秦府的筵席只当是秦某给大家赔罪了。”

寻了个台阶,我便匆匆离开。

好不容易回到房中,我捂着如擂鼓般的心跳。

下一刻,却一头撞进一个温热的怀抱,耳边响起一阵低笑。

我腰间那双修长的手臂力气极大,让我挣脱不得。

君棋玉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在我的闺房中抱着我。

彼此之间没有距离,他如此这般,仿佛我仍旧是他藏在身后的小姑娘。

“殿下,我以为今日已经说得足够清楚。”我揉着额角,对上他我的所有谋划都前功尽弃。

晨时,他下了我的床,我也披上了大红的嫁衣。

他对我柔情似水,好似今日要娶我的人是他。

“蓁蓁,你穿红色很美。”君棋玉将我拥入怀中,眸子里满满都是欲望,似昨日彻夜纠缠一般,低沉的声音卷着旖旎。

但我却远离了他的怀抱,一手披上嫁衣,另一只手扯下颈间贴身戴了多年的玉珏,“今日秦蓁要嫁作他人妇,殿下的东西自然应该交还。”

那是七岁那年君棋玉赠我,牵绊了我这么多年的东西。

当初我第一次被父兄带入军中,娇滴滴的小姑娘受不了军中的苦,恰好君棋玉也被皇上扔进军中历练,是他次次为我包扎伤口,还会在我哭的时候带给我没见过的糕点,陪我熬过最艰难的日夜。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