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苏鹤臣虞清阮全本小说推荐_苏鹤臣虞清阮最新篇章

小兰 2024-04-02 08:05:15 12
小兰 2024-04-02 12
点击阅读全文

苏鹤臣虞清阮 》完结版精彩阅读,是大神作者苏鹤臣写的一本爆款小说,这里边的主要角色是苏鹤臣虞清阮。这本书的作者层次分明,字字珠玑,备受大家喜爱。小说章节内容分享:国师却是掏出一枚铜钱放置于他面前,意味深长道。“千岁,日日思君未必不可盼来日。”苏鹤臣捏着那枚铜钱,眸色晦暗。半年后。南蛮叛乱,镇国公殉国。镇国公世子穆无忧临危受命,统领南境军。苏鹤臣奉命去南境督军。到达南境,他微服进了城。一路上,百姓谈论声入耳。

封面

《苏鹤臣虞清阮》精彩章节试读

国师却是掏出一枚铜钱放置于他面前,意味深长道。

“千岁,日日思君未必不可盼来日。”

苏鹤臣捏着那枚铜钱,眸色晦暗。

半年后。

南蛮叛乱,镇国公殉国。

镇国公世子穆无忧临危受命,统领南境军。

苏鹤臣奉命去南境督军。

到达南境,他微服进了城。

一路上,百姓谈论声入耳。

“世子爷魄力不输镇国公,已连胜两场!”

“只盼早日打赢那南蛮国,让世子爷安安稳稳将婚成了!”

“说起来,未来世子妃跟世子爷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还未曾见过这么般配的璧人。”

苏鹤臣眉梢轻挑,看来穆无忧在这南境倒是深得人心。

不过……记起穆无忧,他总免不得想起虞清阮。

若虞清阮知道,她曾私定终身之人,如今竟马上要成婚了,也不知作何感想。

他暗了眼眸,径直前往军营。

到达军营他才亮出身份,副将忙出门行礼。

“不知九千岁提前到了,有失远迎!”

苏鹤臣抬手:“不必多礼,本官皇命在身,带我去见世子!”

一路到了靶场。

远远便一对男女站在靶前,姿态亲密。

苏鹤臣脚步顿住,正要转身回避,身上系着的那枚铜钱却突然从绳结上松动滚落!

他心中一颤,立即弯腰去捡。

谁知那铜钱却跟长了脚似的,滚落飞快。

他急忙追上前。

铜钱却打着转,叮的一声停在了那一袭浅绿罗裙的女子脚边。

似有所感,她回过头。

看清女子容貌那一瞬,苏鹤臣如遭雷劈!

五脏六腑仿若在这一刻被麻痹。

只见那满脸温柔笑意替穆无忧擦汗的女子,不是虞清阮还能是谁?!

这时,他却听身旁副将拱手行礼。

“末将见过世子,世子妃!”

第11章

“虞清阮?”

苏鹤臣不可置信地掐住了面前人的手。

可不等女子有所反应,穆无忧反应极快攥住了苏鹤臣的手,“九千岁,自重!”

穆无忧自幼习武,本该轻易将人拉开,但苏鹤臣的手却像是紧紧黏住了,竟让他一刻也无法挣脱。

苏鹤臣紧紧盯着面前的女子,眼里盛满了连他自己都未曾感知到的小心翼翼。

“虞清阮,是你吗?”他又一次开口问道。

那女子却秀眉紧紧拧起,目光下落一瞬,而后道:“这位大人应是认错人了,小女子姓陆。”

“你当本千岁是三岁孩童?你分明就是虞清阮!”苏鹤臣却不信,执拗地望着她。

那女子便抿唇不言,只抬眼像穆无忧投去求助般的目光,“无忧……”

她喊他名字时带着明显的亲密感。

穆无忧上前一步朝苏鹤臣介绍道:“千岁,这是穆某的未婚妻子陆昭瑶。”

他们两人站在一起,一同认定是苏鹤臣认错了人。

苏鹤臣却笃定世上从不会有如此巧合之事,他沉沉望着面前的女人,莫名心脏疼得慌,又酸又堵。

半晌,苏鹤臣松开了手,然而目光灼灼,仍然侵略性十足。

“抱歉,是苏某失礼了,只是陆姑娘与苏某亡妻实在太像,这才失了态。”0

“无碍。”

陆昭瑶被他看得眼神闪躲开来,随即向穆无忧道:“无忧,既然你同这位大人有公事在身,我便先走了。”

“待我晚上回去想碗莲子羹喝,可好?”穆无忧笑眼弯弯,歪着头提出要求。

陆昭瑶被他看得无奈,“你倒是会提要求,等我回去看看罢。”

两人说了会日常话,陆昭瑶旋即欠身行礼过后离开了。

苏鹤臣始终站在一旁看着,待人走后,他才问:“你们尚未成婚,夜晚穆世子去陆姑娘闺房,实属不妥吧?”

穆无忧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似乎是因为刚刚那事对苏鹤臣有所不满,他的语气也带着些许冷意:“九千岁大抵不知,南境不似上京,没那么多的繁文缛节。”

“可再不拘束,也该有基本的男女之别。”苏鹤臣同样语气不善。

穆无忧勾唇笑了笑:“本世子不过是讨碗莲子羹,怎么就扯上男女之别了?即便是退一万步讲,阿昭乃穆某自家娘子,千岁倒是管得未免有些宽了。”

苏鹤臣冷斥:“穆无忧,你在上京之时便认得虞清阮,如今你说她是陆昭瑶,是你的妻子,你真当本千岁是这般好糊弄的吗?”

“九千岁这话从何说起?穆某何时见过千岁夫人?不过是有过一画之缘,千岁未免想得有些过了。”穆无忧并不示弱。

见他这态度,苏鹤臣冷冷嗤笑:“一画之缘?说得倒是轻巧,可惜,本千岁向来只信自己的眼睛,我瞧着,这陆昭瑶就是苏某亡妻!”

穆无忧面色不虞,直呼其名:“苏鹤臣,在上京世人皆惧畏你,你能只手撑天,可这里是南境,是我镇国府的地盘。”

这话便带了警告之意了,苏鹤臣狭眸微凛,久久不言。

两人谁也不相让,言辞锋利,算是对上了。

偏偏苏鹤臣的督军府就在镇国公府邻旁。

结束公事后。

两人便冷着脸一同前往城内。

岔路口,穆无忧驾马拐了弯。

陆家院子。

桌上摆着碗莲子羹。

陆昭瑶坐着一手摇蒲扇,一手吃荔枝。

院子的大门被叩叩敲响。

陆昭瑶起身去开门,嘴上喊道:“往日你进得习惯,今日倒敲上门了?”

话音落地。

吱呀一声,大门打开。

下一瞬,陆昭瑶脸上笑意一僵,下意识就要关门。

门外的人却大手一挥,直接闯了进来。

“陆姑娘怎的如此不欢迎本千岁?”

第12章

陆昭瑶眉头紧紧拧起来。

她戒备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这位大人,我与您素不相识,您随意闯入,我自然是害怕的。”

苏鹤臣定定望着她,似乎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不对劲来。

可很快,他失望了。

陆昭瑶那张跟虞清阮一模一样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破绽,仿若他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陌生人。

苏鹤臣思索片刻,同她开口:“今日在军营多有冒犯,所以我想过来跟你道声歉。”

“大人若是为了这事而来,昭瑶白日里已经说过无碍了,不必特意上门一趟。”陆昭瑶仍蹙着眉,一副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这副性子,于苏鹤臣看来,倒是真跟虞清阮一模一样!

他眸色隐晦暗沉下来,随即笑了:“陆姑娘,我叫苏鹤臣,乃西厂都督,如今奉令要在南境督军半年,日后若有什么事,可尽管来寻我。”

听见这话,陆昭瑶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她往后退一步,挺直腰板。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九千岁!只是千岁不必如此,昭瑶马上就要成婚了,若有事也是该去寻世子爷才是。”

苏鹤臣眸色沉沉看了她许久,不等他再度张口。

陆昭瑶却已经伸手赶客:“千岁若是没有别的事,还请离开罢,夜黑了,您继续待着不妥当。”

苏鹤臣神情已然褪去了最开始的强硬。2

他松动脚步,要离开之时,目光却陡然看见了院子石桌上摆放的那碗莲子羹。

再想到陆昭瑶开门前兀自念叨的那番话,俨然是在等待穆无忧的到来。

一旦意识到这点,苏鹤臣的心里便不那么舒畅了。

他的脚步生生顿在门口,陆昭瑶抬眼看去,似有不解:“千岁还有何事?”

“莲子羹,可否给我尝尝?”苏鹤臣鬼使神差开口。

陆昭瑶回头顺着他视线看去,自然也看见了桌上那留给穆无忧的莲子羹。

她并没答应:“千岁若喜欢莲子羹,下回我让人做了送去贵府。”

“如果我就想喝现在这碗呢?”苏鹤臣问。

陆昭瑶显然透出些许无语之意。

两人视线无声僵持着。

片刻,陆昭瑶妥协问:“千岁喝了莲子羹便会离去吗?”

“自然。”苏鹤臣点头。

陆昭瑶犹豫片刻,大抵是实在想打发走了他,最终还是回身去将院子桌上那碗莲子羹端了过来。

“千岁请用。”

苏鹤臣接过,喝完莲子羹后,称赞一句:“陆姑娘手艺不错。”

“多谢千岁夸奖。”陆昭瑶微微欠身,但眼神却仿佛是在问他何时能走。

这次他如言并未多留,放下碗后很快离去。

身后的陆昭瑶在他踏出门后,很快将门关上,还不忘拴上门锁。

直到确认门板稳固,她这才靠着门板松下心来。

苏鹤臣来过后,她的神色已然没了刚开始的惬意。

在院里沉思许久,陆昭瑶进了里屋,伏案起笔落字。

写完后,她将极小的纸条卷成条绑在信鸽脚上,随即放飞。

这天晚上,穆无忧并没有过来。

原本以为只是恰巧没了时间。

苏鹤臣虞清阮的本章内容就讲解完了,了解更多优质小说内容,就上本网站。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