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小故事免费读全文_我的死对头家里破产了无删减小说

小洁 2024-06-11 18:17:23 17
小洁 2024-06-11 17
点击阅读全文

消息是我的闺蜜兼高中同学告诉我的。

视频里他在大街上发着传单,却对着采访的话筒说:「五百万能买什么?只能买间不到一百平的小房子,有什么鬼用?」

高中同学聚会时,和他不对盘的几个同学嘲讽他癞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

我一时冲动,当众砸钱要当他的金主。

同学们都笑我恋爱脑,我却悄悄祈祷家里可千万别破产,让我能一直养着他。

直到半年后公司年会上,看到上台致词的陆肃,我彻底麻了……

狗男人,还钱!

得知死对头家破产的消息时,我刚甩了谈了三个月的前任,原因是他劈腿,而且劈腿对象居然是我高中同班同学,白茹。

他给我的理由是:「你家里条件太差,没办法在事业上帮助我。」

……我堂堂晨光企业的千金,没办法在事业上帮助他?

这狗血的剧情……

回到我的公寓,好友兼室友姚清给我看一个视频,一脸神秘的说:「年度劲爆消息,陆肃家居然破产了。」

陆肃是我的死对头兼竹马,两家门对门住了十几年那种。奈何我和他从小就不对付,从幼儿园打架打到高中毕业,以他举家出国定居结束。

视频里,海市最繁华的商场门口,陆肃手上拿着一大摞传单,皮肤被晒成健康的小麦色,一个记者拿着话筒对着他,向他提问:「如果现在你中了五百万,你会怎么用?」

闻言,他满是愤愤之色的对着镜头说道:「五百万能有什么用?只能买间不到一百平的小房子,有什么鬼用?」

我实在没想到,几年不见,他居然回国了,居然会在街上发传单?

过了两天,是高中同学聚会,想到要见到白茹我真是不想出席,可这次聚会我是号召人,不去实在说不过去。

姚清说:「凭什么不去?某些绿茶婊知三当三,你就该当面打她的脸。」

……

那倒也不必,他不配。

不过我暗戳戳的想,陆肃会不会去呢?

走进聚会的包厢,人已经到得差不多了,正嘻嘻哈哈闹成一片。我扫视一圈,没见到陆肃,倒正对上白茹挑衅的目光。

我冷哼一声,径自坐下,当她是空气。张倩凑到我身边,低声问我:「你听说了吗?陆肃家破产了。」

嗯?消息传得这么快?面对我疑惑的眼神,张倩向沙发处那堆人示意了一下:「喏,王洋说的,说他在路上发传单呢。」

王洋是高中时的班长,一向看不惯陆肃,因为他暗恋的校花暗恋陆肃,暗恋得全校皆知。

张倩还想说什么,包厢里突然爆出一声浮夸的惊呼:「哟,这不是我们班的富二代陆少吗?可真是稀客啊。」

包厢里一静,我转头看去,陆肃斜挎着包,站在包厢门口。一束灯光正好从他头顶打下,自带柔光的感觉出来了。

他象没听到一样,慢慢走到我身边的座位坐下,对上我的眼,微微笑了一下:「廖妍,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有8年了吧。

我有些唏嘘,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休闲服,撸起的袖子露出肌肉线条结实的小臂。轮廓分明的脸庞是健康的小麦色,看上去特别阳光,一点不象27岁,倒象个大学生一样。

人到得差不多了,散在各处的同学都聚拢到餐桌上,服务员上菜的功夫,有电话响了起来。

「喂,亲爱的,你要来接我呀?哎呀,不用了,我们散得很晚哎。」

白茹一边讲电话还一边用余光飞着我:「再晚也要来呀?那好吧,结束了我给你打电话,爱你哟,mua……。」

挂断电话,某茶的嘴巴还闲不住:「不好意思啊,是我未婚夫,他非要来接我,没办法。」

「哟,茹茹,好事近了呀,结婚一定要通知我们这些老同学啊。」

白茹掩嘴笑得春风得意:「那是一定的啦。他说了,到时候我这边的同学朋友同事,一个不落,全部都要请。」

说着,还非得找补我:「廖妍,到时候你也会来的吧?」

我呵呵:「看情况吧。」

白茹一脸委屈的望着我:「你还在生气?你要知道,感情的事是勉强不来的。」

我一脸真诚的望着她:「怎么会?我觉得你们真的是很般配的一对,祝你们幸福。」

绿茶配狗,天长地久。我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了一句。

同学们听着话味不对,忙岔开话题,热热闹闹拼上了酒。

我端起面前的杯子,一只手突然按住我:「这个果酒也是有酒精的,你能喝吗?」

我一愣,看看杯子里果香浓郁的深红色液体,又看看手的主人——陆肃。

我是酒精过敏体质,一碰就倒那种,没想到他还记得。

小故事免费读全文_我的死对头家里破产了无删减小说

陆肃递给我一听酸奶,低声说:「我可不想再把你背到医院去了。」

……我一脸黑线。

死对头就是死对头,这些糗事他记得比谁都清楚。

那是高二的时候,我暗恋的学长毕业了,我鼓起勇气表白被拒。

我伤心痛哭,买了两听啤酒偷跑去小区的花园,准备学人家借酒浇愁,结果一听啤酒下去没有三分钟,我就半昏迷了。

迷糊中只记得好像有人紧张的问我怎么了,得不到我的回答,情急之下背着我就向小区外的医院跑去。

要知道我家可是住在别墅区啊,医院离我家起码有3公里,他一路背着我跑到医院,医生迎上来那一刹那,他也瘫倒在地上。当然,这些都是后来我听爸妈说的。

等我打完吊瓶清醒过来,才知道救我的是陆肃。

我喃喃的想向他道谢,没想到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你是智障吗?敢半夜跑出去喝酒?你是个高中生,居然学人家早恋,早恋也就算了,起码也挑得好些的。眼光也差,酒量也差,我看你除了学习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了。」

骂得我一楞一楞的,连哭都忘了,半晌才记得回嘴:「要你管?我就要早恋,我就要喝酒,你算老几呀,凭什么管我?」

此次吵架以陆肃摔门而去告终。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旦真吵起来,他绝对不是我对手,因为只要我吵输了,我就会号啕大哭,然后陆叔叔陆阿姨就会不分清红皂白的批评他。

这直接导致他和我只要见面,绝对没法和平交谈。

一杯酒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浓浓的酒精味呛得我一下子回过神来。

王洋端着酒杯对陆肃笑得不怀好意:「陆少,来走一个吧。」

陆肃没听到一样,自顾自的夹着花生米一颗颗的往嘴里送。

王洋的脸马上拉了下来。

「怎么?不给面子?真以为叫你一声陆少,你就还是大少爷?」

陆肃认真的回看他一眼:「怎么,我不是,你是?」

「……你」王洋的脸都黑了。

有和王洋交好的同学帮腔:「哎,听说你家破产了,你在街上发传单呢?行不行啊,要不老同学帮你介绍一下工作?」

陆肃冷笑一声。

有同学打圆场:「哎呀,大家一起来举杯吧,感谢廖妍的友情赞助,才能有这次的同学聚会。」

同学们纷纷举杯,王洋哼哼一声走开。小小的争执化解,我暗暗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又为陆肃感到难堪。

他一向是个傲气的人,现在却被这样嘲讽……

聚餐后同学们有关系好的约着再去续摊,我准备回家。在酒店门口,情理之中的碰到了我的前任。

白茹依偎在他怀中,笑得一脸娇羞,靠在一辆大奔上,对着同学们挥手:「我结婚的时候大家一定要来哟。」

有同学打趣:「白茹,你这是要嫁入豪门呀。」

……我就呵呵了,这小子算哪门子的豪门?

感谢闺蜜的先见之明,出门前非得让我开一辆最骚包的车。

我一扬头,按动手里的车钥匙,大奔边一辆法拉利跑车滴的一声闪了两下,我慢条斯理的走过去:「让让,你挡我路了。」

「哇,这是你的车吗?廖妍你好壕啊。」

白茹脸一下涨红了:「切,谁知道哪里借来的车,装什么装。」

哎哟,小样。

我笑得意味深长:「你倒是借一辆让我也开开眼呀。」

「你……」白茹气结,半晌才憋出一句:「车开得好又怎么样,还不是没男人要?呵。」

我快被她的脑残气笑了,她就没看到身边那个男人发光的眼睛吗?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