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陈景尧向卿依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陈景尧向卿依)

shuangmiangui 2023-12-07 11:27:48 26
shuangmiangui 2023-12-07 26
点击阅读全文

窗外洪水肆虐滔天,屋子里却诡异的很安静。

陈景尧给最后一个人分完预防药,转头,就看到向卿依独自站在阳台边。

只留给她一个挺拔的背影,

她犹豫了瞬,还是走了过去:“明明决定来救人,为什么不说清楚?”

向卿依语气疏离:“没必要。”

忘了。

没意义。

没必要。

陈景尧想着他给出的每句回答,强压情绪下声音都泛哑:“可你这样,大家都会误会……”

“误会?”向卿依突然打断,墨色眸子里满是冷嘲:“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两个字?”

陈景尧心猛地一颤。

她知道他在说他们当年的事。

可他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

陈景尧开口想说什么,却先听到震耳欲聋的浪潮冲击声响起。

与此同时,土黄的洪水冲垮了临时搭建的防洪堤坝,直直朝二楼冲过来。

一瞬间,害怕,惊喊声充斥着小屋。

向卿依迅速反应,冲过去紧紧护住病人和小孩儿。

洪水拍打下,他半边身子都撞上了水泥墙,疼到麻木。

吃痛间,只听到沈言澈的急声:“夏医生呢!你们谁看到夏医生了?!”

向卿依瞳孔微颤,回头看时,阳台边陈景尧的身影,竟消失不见!

陈景尧向卿依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陈景尧向卿依)

第8章

陈景尧不知道自己挣扎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获救的。

只记得漂浮在洪水中的无力感。

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救灾棚里。

棚外人声嘈杂,陈景尧撑着酸软的身体坐起,环顾一圈,棚内除了她没有别人。

吊瓶里冰凉的液体,顺着针管流进身体。

这时,门帘突然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掀开。

陈景尧抬眼就看到了向卿依。

他一身白大褂,金丝眼镜后的面容带着些疲惫。

见陈景尧醒来,向卿依没有任何反应,例行公事般询问她的状态。

陈景尧一一回答着。

气氛却越来越沉重,静谧。

“江主任,您未婚妻来了!”

听着棚外的喊话,向卿依毫不犹豫转身朝外走。

陈景尧那一声“向卿依”就这么堵在了喉咙里。

棚外的对话仍在继续。

“江主任的未婚妻真给力,雪中送炭,这么快就亲自带着物资飞了过来。”

“肯定是心疼江主任呗,感情这么好真让人羡慕。”

“苏小姐真是个大好人,她听说邻村也缺物资就要开着车过去,江主任担心,也要陪着一起。”7

……

听着这些,陈景尧不受控制的脑补出向卿依和苏晓雪的甜蜜。

也想起了之前在京阳市时,那一顿食不下咽的晚饭。

她盯着手上青色的血管,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冲动——

拔掉手上的针头,出了救灾棚。

就见向卿依和苏晓雪并肩站在物资堆旁边。

女人贴心的替向卿依整理着衣领,声音轻柔:“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去?”

“夏小姐还躺在病床上呢,你就这么走了放心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陈景尧脚步黏在原地,无法上前。

她想到那个被向卿依戴在身上,在被自己发现后,又被他丢掉的戒指。

陈景尧忽然很想知道,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向卿依对她是什么样的态度。

下一秒,她终于听到向卿依的回答:“她和我有什么关系?”

心里好像有什么轰然倒塌,陈景尧脸色一瞬苍白。

原来……没什么不同。

那个戒指……估计真的就像向卿依说的那样——忘了。

只有她还天真以为,向卿依对自己会不会还留有感情……

陈景尧再也没办法听下去,转身踉跄跑回了救援棚。

刚掀开门帘,就看到里面站着医疗队的同事。

见到陈景尧,他连忙开口:“夏主任,你醒了可真是太好了!”

“刚刚院长来电话说其他医院派来的医疗队明天就到临南了,咱们外科需要您回去坐镇。”

陈景尧愣了下,脱口问出:“向卿依呢……”

察觉到同事诧异的目光,她补救道:“他也是外科医生,他不回吗?”

同事笑着摇头:“江主任要留下来陪他未婚妻,今晚就去邻村。”

陈景尧这才想起刚刚听到的那些,脸上的笑容苍白又僵硬:“我知道了。”

同事离开后,陈景尧一个人在棚里坐了很久。

最后,在向卿依和苏晓雪出发去邻村前,先一步离开了临南。

……

回到京阳,她忙到不可开交。

这天,她正在值夜班,忽然接到急诊科的来电。

“夏主任,麻烦您过来一下,这有个患者情况很危急。”

陈景尧一边通过电话询问患者情况,脚下一刻也不停地跑了过去。

可在到达急诊科后,陈景尧整个人都僵住了。

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竟是她的父亲

第9章

这是她从医以来,第一次面对自己的亲人。

陈景尧狠狠抑制住浑身的颤抖,组织人员进行急救。

三个小时后,夏父的情况终于暂时稳定了下来。

病房里。

陈景尧坐在病床前,看着脸色病白的父亲,始终不敢相信他怎么就会得了脑瘤。

“夏主任,这个肿瘤紧挨着额叶,周围又都是血管,手术难度很大。据我所知全世界类似这样难度的手术只有一项成功案例,操刀医生就是江主任。”

同事的话在耳畔一遍遍响着,突然,陈景尧感觉到有一只大掌在轻轻抚摸自己的头顶。

她回神就看到父亲已经睁眼:“心心,别哭……”

陈景尧眼眶一下就红了:“爸,都怪我,居然没注意到你……”

夏父轻轻摇了摇头:“你忙,不怪你。”

陈景尧忍着眼眶里的泪,紧握着父亲的手:“我一定会治好您的!”

一定能!

陈景尧想着,等父亲重新入睡,就立刻开始联系向卿依。

可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短短一周内,夏父又进行了三次抢救。

陈景尧熬得双眼通红。

这天,夏父刚从抢救室推出来,她就听人说支援临南的医疗队回来了。

陈景尧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向卿依的办公室。

“向卿依!”1

向卿依背包还没放下,一回头就看到陈景尧熬得通红的双眼。

陈景尧把父亲的病例摆在他面前:“国内外只有你有成功手术经验,拜托你,救救我爸。”

她姿态放得极低,满眼希冀地看着向卿依。

可向卿依只是扫了眼,就沉声拒绝:“这手术,我不做。”

这一刻,全世界好像都安静了下来。

陈景尧呆呆的看着向卿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对上男人淡漠的眼,她像被刺到了般,无比清醒:“为什么?”

她不明白,他明明不是见死不救的人,为什么会拒绝得这样果断。

陈景尧想到了什么,连忙开口:“我知道因为六年前的事你讨厌我,可那是我爸!那是一条人命!向卿依,你救救他好不好?”

“只要你救我爸,我……我可以辞职,我可以离开京阳不碍你的眼,我求求你……”

“我说了,我不接。”向卿依蹙紧的眉心里全是不耐,“你听不懂吗?”

声音里凛冽的寒意刺得陈景尧浑身一抖。

她怔怔看着这个自己放在心里六年都放不下的男人,声音沙哑:“因为是我爸,所以你才不愿意接的吗?”

向卿依没有回答。

也没否认……

陈景尧双手颓然下垂,连日来一直强撑的情绪也几近崩溃。

“为什么啊?凭什么啊?”

“向卿依,我到底哪儿对不起你?真相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

“你到底还想我怎样?”

她一句接一句的问着,没有嘶喊,声音那么低哑,却藏不住其中的颤抖。

向卿依眼底闪过抹什么,刚要开口。

就听陈景尧说:“向卿依,早知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shuangmiangu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