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小故事免费看整本_被迫和亲后我计划着复仇,却没想到遇见了命定的那个他小说在线读

小蕾 2024-06-11 08:29:30 10
小蕾 2024-06-11 10
点击阅读全文

“算了,我来嫁。”

我话音刚落,坐在高位的皇帝飞快收起了十几年第一次对我露出的和蔼笑容,恢复了往日的冷漠。

“好,那就三日之后,启程去北昌国。”明黄色的衣袍闪过,浩浩荡荡的仪仗渐渐远去。

临走前他微偏了偏头,说:“别忘记你答应朕的事。”

然后仿佛一个眼神都吝啬给我,走了。

破旧的清梧殿又恢复了往日的死寂。

我抬手抚了抚假笑僵掉的脸,眼中的乖顺收起,逐渐恢复出原本的憎恶。

公主要去和亲了。

南梁皇宫内没有女儿远嫁的悲伤,也没有宫人难过的低语。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喜乐祥和的气氛。

对我这个即将和亲的公主而言,唯一的不同就是,一向人烟稀少的清梧宫热闹了一些。

看着两个小太监脚步匆匆的进出我的清梧殿置办和亲所需一应物品。

我对着他们笑的和蔼可亲:“麻烦公公们费心了,这点心意你们拿着。”

眼看着两个小太监接下碎银受宠若惊点头哈腰谢恩之后渐渐走远,我隐约听着他们议论着,“五公主原来这般和蔼,对咱们下人也体恤。”

我笑的有点讽刺。

和亲的仪仗队走的很快,晃晃悠悠一个多月也就到了北昌国。

在边境的时候,南梁的送亲队伍临走前,我拉开了软轿帷幕,看向那个一身铠甲硬挺的少年,笑的羞涩:“郑小将军,这一路谢谢你了。”

郑敬尧剑眉星目,面色带有一点不忍:“五公主,微臣就送您到这里了。以后在北昌国……您多保重。”

临走他递给我一块玉佩,说在北昌有需要的可以去京都珍馐阁找掌柜的帮忙,那是他外祖家的产业。

然后他就策马离去了。

我放下轿帘,心里暗叹,郑敬尧还是和原先一样,善良、单纯。

不过,也难怪他这样嘱咐。

北昌国去年新皇登基,新皇君钰原是老皇帝的小儿子,被年纪轻轻就被封为镇远王,本无缘皇位。

后来原太子即位的时候发生了宫变,君钰率兵直入太子东宫,手起刀落,原太子的人头落地,君钰以铁血手腕镇压了众多非议,踏着自己亲哥的尸体坐稳了皇位。

据传,北昌国新皇君钰,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手段却狠辣,阴晴不定。

上朝第一天,就把朝堂之上说他谋权篡位愧对祖先的三朝元老打入大牢,然后全部朝臣大换血,把已故太子的旧臣幕僚都清理干净。

朝纲被铁血手段巩固后,又封了威远将军挥兵南下,短短小半年,攻下了我南梁十余座城池,直指汴京。

我父皇慌了,连忙派使臣谈判。

结果君钰派人带回了一封信,直白的说要是想保住汴京也可,需着公主和亲,至于先前攻下的十余座城池,就当嫁妆陪送给北昌吧。

收到信的那天,我父皇气的差点没在皇位上直接驾崩。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侮辱,不仅要赔上一个公主,还要将那十几座城池冠冕堂皇的送给北昌。

可一想到,若是不同意,君泽那疯子真有可能打进汴京……权衡利弊之后,在最受宠的嫡亲三公主、四公主哭闹声中,我那父皇忽然想起,还有我这么位“公主”的存在。

我讽刺的咧了咧嘴,拨了拨发髻上的步摇。

宋远这父亲,当的还真称职呢。

和亲队伍到达北昌京都驿馆的时候,已经九月中了。

北昌不比南梁四季如春,九月份已经是秋风萧瑟,寒风阵阵,刮的人皮肤生疼。

在驿馆休整了几日,礼部挑了黄道吉日,就把我送进了宫里。

君钰封我为芙嫔,赐住凤栖殿。

凤栖殿不算大,但装横的很是雅致,离君钰住的承庆殿也不远。

拨给我的贴身丫鬟叫福远,第一天来伺候我的时候,看着她嫩生生的一张小脸,我讥讽地说:“福远?这名字寓意太大了,怕你压不住,以后你就叫小荷吧。”

小荷很是伶俐,做事也麻利,唯一的缺点就是话有点多,自来熟。

“主子,您远道而来,怕是不了解我们北昌后宫。如今皇上还未娶皇后,后宫人也不算多,位分在您之上的仅有两人,分别是宁妃和贤妃,宁妃娘娘是太傅之女,性格温和很好相处。贤妃娘娘是魏榕大将军的堂妹,魏将军很得皇上器重,所以贤妃娘娘恃宠而骄一些,您小心一点不要冲撞了她。位分在您之下的有林美人……”

我心不在焉的听着,敷衍的点点头,接着摩挲着怀里的琵琶。

“主子,小荷服侍您梳妆吧,刚刚李忠公公来说皇上今夜会来凤栖殿呢。”

小故事免费看整本_被迫和亲后我计划着复仇,却没想到遇见了命定的那个他小说在线读

接着,我便由着她一通折腾,最终换上了据她所说好不容易打听到的皇上最爱的月白色广袖宫装。

在她还要给我梳上复杂的发髻的时候,我制止了她。第一次见面,点到为止就好,不必如此庄重刻意。

我让她退下后,自己换上了一袭水红色薄纱裙,梳了梳一头乌黑的长发,简单的簪了一支白玉簪子,然后抱起琵琶,一曲十面埋伏顷刻迸发。

君钰踏进凤栖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水红色薄纱裙衫的窈窕女子,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随意的散在胸前,女子微微侧脸,妩媚娇弱的眉眼低垂。怀里抱着琵琶,手指尖弹奏出的却是千钧一发殊死搏斗的十面埋伏。

危险,却又迷人。

君钰眯了眯眼眸,饶有兴趣的站在门口。

一曲终了,我缓缓地回身,跪地行礼。

“你好像早知道朕来了。”君钰没有让我马上起身,而是踱步到我的妆台前,拿起了一支金步摇把玩。

“臣妾知道。”我乖顺的回答。

“有意思。”他低头看了看我,放下了步摇,大步向我走来。

还不等我多说,他长臂一伸,把我揽腰抱起。

“朕竟不知,宋远老儿何时有你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儿?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臣妾闺名宋清音,十七岁了。”

“看你琵琶弹得甚好,只是闺阁女子多弹奏情意绵绵的曲子,你却喜欢十面埋伏吗?”君钰饶有兴趣的抬起了我的下巴。

“回皇上,比起小意温柔情意绵绵,臣妾更爱十面埋伏这类危险急促的曲子。”我轻轻拿下他微捏我下巴的手指,大胆又放肆的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挑衅的直视着他的双眼,轻轻呵气:“毕竟,危险的东西,才更吸引人不是吗?”

君钰挑了挑眉,一时无话的盯着我,墨黑的双眸让人猜不透在想什么。

半晌,他忽然将我揽腰抱起,大步流星走到床边,一把将我扔在床上。

他欺身而上,薄唇微勾:“南梁女子都如你这般大胆吗?”

我笑的妩媚,抬起双臂,薄纱广袖随之落下,露出皓玉般白皙的肌肤。

我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吹气:“那皇上喜欢吗?”

君钰的眼中逐渐漫过情欲,片刻,他粗暴的撕开我的衣衫,然后大举进犯。

我努力的迎合着他,关键时刻疼的我手指关节泛白,却只是抓着身旁锦被,没有喊出声来。

君钰本来只顾着自己横冲直撞,转头时那段泛白的小手紧攥被单的场面忽然映入眼帘,他一愣,随后动作轻柔下来。

承宠第二日,我睁开眼睛已经是临近午时了,君钰早早就去上朝了。

君钰的亲娘和嫡母早就亡故了,加上宫中也没有立皇后,所以也不需要早起请安,这点深得我心。

“奴婢恭喜芙妃娘娘,承宠第二日就被皇上晋了位份,您可是独一份呢。”小荷满脸笑容的冲我道喜。

“嗯,知道了,下去吧。”我不甚在意摆摆手,男人嘛,都是这样,让他床榻之上开心了,什么好东西不巴巴的送过来。更何况我这般轻浮大胆的,量他也没见过。

中午御膳房送来了几盘清丽小菜和一壶北昌国特产的凉果酒。我品了一口凉果酒,倒是很烈。忽然心血来潮想着晚上的时候炙羊肉配酒倒是美味。

北昌的气温偏低,傍晚我指挥着小荷还有其余几个小太监在院中架起烤架,烤上刚和御膳房要来的羊腿肉。

没一会,羊肉的香气就散发开来。

我拿起匕首,劈了大半个羊腿,外焦里嫩滋滋冒油,我眼看着旁边的小太监咽了咽口水。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