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苑明皙曲知遥小说在线读_苑明皙曲知遥章节免费看

小曼 2024-04-03 02:12:30 12
小曼 2024-04-03 12
点击阅读全文

苑明皙曲知遥 的小说名字是苑明皙曲知遥,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书籍,由作者苑明皙编写,这本书笔下生花,内容丰富多彩,本文的详情概要:  当着尤天放的面,曲知遥总不好称呼苑明皙什么,便只说了声“喂”。  “身边有人?”  时隔半个月再度听见苑明皙声音的曲知遥,不由得神经紧绷。旋即,快走了几步,离开了尤天放的视线。  “领导,你说吧。”  “给你发微信为什么不回?”苑明皙问道。  “我……我没看见。

封面

《职场:高岭之花为她甘愿下神坛》精彩章节试读

当着尤天放的面,曲知遥总不好称呼苑明皙什么,便只说了声“喂”。

“身边有人?”

时隔半个月再度听见苑明皙声音的曲知遥,不由得神经紧绷。旋即,快走了几步,离开了尤天放的视线。

“领导,你说吧。”

“给你发微信为什么不回?”苑明皙问道。

“我……我没看见。”曲知遥矢口否认,望着不远处越涌越多的游客,她焦急地问道:“领导,你什么时候能到?”

“半个小时内。”苑明皙见右侧的车队已经动地方了,马燃也慌慌张张地跑回来,便挂了电话。

曲知遥跑到尤天放那回话。可又听见微信的声音。她拿起来一看,是苑明皙发过来的:

“为什么骗人?”

既然那天都说清楚了,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纠缠不休?令她心烦意乱?

她有点不耐烦,再次删掉了与苑明皙的对话框。

苑明皙发出信息之后,等了一会儿,手机才有了声音。他点进去,才知发信息的是徐晶晶。

“明天,我陪我爸一起去静海县。”这句话之后,跟了个调皮的表情。徐晶晶的父亲徐昂就是这回他从省里请的负责非遗鉴定的专家。研究生时,因对古建感兴趣,当他得知同班同学徐晶晶的父亲就是大名鼎鼎徐昂教授之后,便通过徐晶晶拜访她父亲。徐晶晶随即就对他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毕业之后,出类拔萃的徐晶晶考取了枫城市人民银行。他则进了省委。两个人的单位离得很近。可维持关系着实辛苦。

原本,苑明皙的妈妈姜蓉很看中学习能力,得知徐晶晶在本科阶段就通过注册会计师、税务师的考试,研究生毕业又考取了市人民银行。家里也是知识分子家庭,她很是满意。她那种大忙人甚至特意从江城回来请徐晶晶吃饭。

可母亲的满意总不能替代他的观感。

最终,两个人还是分道扬镳。

苑明皙也没有想到他们分手之后,徐晶晶会在背地中伤他,说的那些话实在是有违她的学霸形象。

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断联许久,徐晶晶竟又给他发了微信。可看在徐昂教授的面子上,他还是回了句:“到了之后联系。”

“你现在是单身么?”徐晶晶又抛出了一句话。

苑明皙没有理会。可心里却又像是有块石头没落地,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这是因为曲知遥又没给他回信息。

次日晚上,累成狗的曲知遥洗漱之后,刚钻进了被窝里,就接到了肖乐的电话。

“遥遥,我一会儿给你发一张图片,你看一眼,我马上就撤回去。”肖乐压低了声音。

曲知遥知肖乐今晚从枫城回来了,她总是一惊一乍的,这定是她又发现了什么大新闻。

她快速点开肖乐的图片,见是苑明皙和一个打扮明艳动人的女人在吃饭。那女人看着比她大上几岁,拨浪头,是时下比较流行的复古港风打扮。这张图片的亮点是那女人将手放在了苑明皙的手背上。

她还想再仔细看下苑明皙的面部表情,图片就被撤了回去。

“怎么样?劲爆么?”肖乐发来了信息,“我去我哥那里在搞点情报。”

曲知遥只淡淡回了一个“嗯”字,她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并不觉得有什么劲爆的。只是庆幸自己对枫城那件事处理的无比正确。

只是想着苑明皙看着挺老干部风,实则桃花不断。可又想着,自己只是个错误,都不算是个桃花。她没了想要聊天的欲望。

“乐乐,我明天一早还要去李隆镇,先睡了。”

她眼皮打架,很快进入了梦乡。梦中,总有个男人清冽的声音传来,如同念咒一般,曲知遥,你知道我是谁么?

次日八点不到,曲知遥便等着坐政府楼下的大巴车,要随着省里、市里来的人去李隆镇。

车里本来是有她的地方,可县电视台一下子来了三个实习记者。将最后一排都坐满了。

她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很是尴尬。

“曲知遥!过来坐!”

这时,她听见有人喊他,又听见了按喇叭的声音。

她回身一看,是马燃。她认识那辆车是苑明皙的那辆帕萨特。

很是迟疑。

可也不想再成为被关注的焦点。

慌乱之中,她居然去开了车的后座门。

领导自然都坐在后座的。

果然,她的目光与苑明皙的目光撞了个正着。梦里那些咒语又在耳边环绕着,她的脸发烫,手心也攥出汗来。

“不好意思,领导,我坐前面。”

可正当她想关后座车门的时候,却听着那冷冷的声音传来:

“曲知遥,别耽误时间,快上车,坐好!”

第15章我想你是误会了

曲知遥无法,只得坐在了车的后排。

“开车!”苑明皙闭上了眼睛。他又闻到在肖航家闻过的,那股桂花的甜腻香气。

他不知道这是她香水的味道,还是她唇膏的味道,只记得,上一次他差不多将甜甜软软的她生吞活剥的时候,空气里就弥漫着这种味道。那暧昧旖旎的画面只一旦在他的脑海里闪现,就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晚间八点左右,曲知遥正在看书,苑明皙的电话打了进来,她本不想接。她想着,即使他对白天的李隆镇的事情有吩咐,也只能吩咐到尤局长那,再由局长安排给她。

没有工作交集,更没有私人关系。

可是,他是她租户的事情,却已是既成事实。

而且,曲知遥心里明镜一般,之前她在装修时候,为了图便宜,房子总会有些小毛病。他打电话,一定是房子又出了问题。

要不,他怎么会这么晚了和她联系?曲知遥暗笑自己有点杯弓蛇影。难道就因为之前他发了两次微信,她就认为苑明皙是那种很有空闲和她闲聊的人?更别说,昨天晚上,她才看见了他同那个港风女共进晚餐的画面……

想到这里,她大大方方地接了电话。

“领导,有事么?”

“浴室跳电了。你过来修一下。”

“可是……”

果然……

他们之间,果然只有这个羁绊。曲知遥自嘲了一下,想着是时间的确有点晚,“领导,我明天雇一个维修工上门行么,现在都八点多了。”

“那又怎么样?我已经派人去接你了。你把你家位置发过来。为什么要明天,你要去哪里找维修工,你认识的?”

去网上找的维修工,她自然不认识。也许人家是大人物,担心私隐被暴露了。唉,谁让她要挣人家这两万块租金呢?只能辛苦一趟了。

可是他要让谁来接她,总不会是马燃吧!

十分钟后,接曲知遥的车到了她舅舅家小区门口。司机并不是马燃,而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小邱。这个小邱正是苑明皙妈妈雇佣的司机,在部队待过几年,人很是干脆利落。很有生活技能。今天是小邱上岗的第一天,半个多小时之前,去饭店接了喝了酒的苑明皙。

还没坐稳,就又被派出接个女人。小邱想,知子莫若母,看来,苑明皙的确很需要个司机。

曲知遥左思右想,也想不起县政府办有这号人,难道是市里的?

“小邱,还要麻烦你去一趟综合楼。”曲知遥想起她的工具箱还在单位。

“姐,你告诉我在哪里吧,我这来安顺市还不到两天呢!”

“难道这是苑明皙的亲戚?”曲知遥没有多问,赶紧取回东西上了车。

看着这个女人竟然去取工具箱,小邱也是惊讶的不得了。也许,这就是熟男熟女的趣味所在?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他不由得又看了这个文文静静的女人好几眼。

曲知遥进门的时候,苑明皙房间灯都没开。

她不由得心里一惊,不是说只是浴室跳电了吗?这么一会儿工夫,是整间房子的电路都坏了吗?若是那样,可便麻烦了。

她毕竟不是专业的,小的毛病还可以勉勉强强。这要是整间屋子都出了问题,真要花上大价钱,找人修理了!

”领导,这是怎么回事啊?”摸着黑套上鞋套的曲知遥焦急问道。

“没什么问题。”苑明皙凑了过来。曲知遥闻到他身上有酒气。

再接着这人就缠上身来,他的吻炽热,又霸道,和平日克制知礼的样子完全不同。

一阵酥麻似电流般地淌过她的全身。

曲知遥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吻便一路落了下来,她整个人被抵在玄关处,寸步都移动不了。

幽暗的房间,酒醉的上级……曲知遥觉得那夜的梦境又重来了。

经历了那一晚,曲知遥对于这种事有了直观的体验,说她一点也不想再体验一次那是撒谎。

她尝试着把想象的对象换成别人。可脑海中出现的总是苑明皙的脸。

“遥遥,晚上陪我行么?”此刻苑明皙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里,柔声说着,他的唇不住下移,一双修长的手也格外活跃。

曲知遥被吻的面目潮红,不自觉地发出嘤咛的喘息声。

她不知道苑明皙到底喝了多少酒?才会这样一反常态。

这到底算什么?

他喝了酒,很寂寞,有需要,就派人将她接过来么?

他为什么不去找那个港风女?还是因为找别人都需要成本?可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孤女,是不敢驳斥他的?

感受到方才有些发软甚至要瘫倒在他怀里的身子,正在努力的要离开他。

苑明皙不愿意放手。

他觉得应该将上回没讲出来的话和她讲清楚:“遥遥,你听我说。上次虽说是阴差阳错,但我觉得你很好。我今年34岁,可情感的经历并不太多。目前也是单身状态。我想着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就这么相处。家里在十一期间在咱们静海县买了一栋别墅。你可以住过去。但你也知道。我才来静海县不久。不太可能公开咱们的关系。可我也不会让你白白委屈……”

这些话都是什么意思?

苑明皙要金屋藏娇吗?

曲知遥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的脑海中又想起了姑姑曲梅发病时的样子,一张在方圆十里都数得上号的美丽的脸,满是泥污,憔悴不堪。

她相信苑明皙说的,他对她观感不坏。甚至也相信他目前是单身的状态。以他这个人物来说,身旁的莺莺燕燕一定会很多,那个港风女也就是其中一个而已。

可是她心里知道,这段关系完全没有未来。

而且,同苑明皙相处时日一多,万一她不能抽身怎么办?

她今年27岁,再拖两年就往30岁上数,陷在一段不能够公开的关系里,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想到这里,她拼尽了全力,推开了苑明皙。

“领导,我想你是误会了。那天的事情我解释的很清楚。这种事情发生了,也就发生了。可错了一次,我不想错第二次。”

“领导,你这么看好我,我很感动。可是你到底了解我多少呢?你完全不了解我的家庭,我的过往,甚至都谈不上喜欢我,就因为我在床上和你合拍,我们就要勉强陷入到一段关系里吗?”

“更何况你虽强调自己单身。可从来都没有问问我,我是不是也单身?”

“怎么?你不是单身。你那天……”

苑明皙确实没有问过曲知遥的感情状况,他从床单上的那一抹殷红判断出她是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难道她真的有男朋友,只是没走到最后一步?

也正因为这样,这几回他给他发微信时,她干脆就没有回复。

苑明皙的酒瞬间就清醒了。

“你,你有男朋友?”

“领导,我今年27了,年纪也不小了,有男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儿,我男朋友叫宋文,家里是做生意的。我们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他经常来单位接我,我们局里上上下下都知道的。”

一时之间,曲知遥也编不出什么别的人。她想着虽说宋文来单位下跪,大家都看见了。可宋文在单位的表现只是声泪俱下的忏悔,至于他暴躁的一面,局里的人都不知道的。

局里的人也都认为是年轻人谈朋友在吵架,压根儿都不知道他们已经分开了。

曲知遥想,就算是苑明皙心血来潮跑去问尤局长、潘主任这件事情的真伪。她的两位领导也不会矢口否认。

“领导,我想今天电路也没什么毛病。我就先回去了。那件事过去了这么久,你还能想到我,我也是受宠若惊。”

苑明皙听着曲知遥说着这么一大段一大段的话,就像是被泼了一桶又一桶冷水。他从来都不知道曲知遥怎么能言善道。也不知道现在小县城的女孩都这么开放,简直和徐晶晶有一拼。

想知道苑明皙曲知遥小说完结版最后的结局吗?点击下方的内容推荐,可供观看更多内容哦!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