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主角白云生清月的故事如何让《白云生清月》成为书迷们的心头所好?

小琳 2024-03-23 11:25:07 7
小琳 2024-03-23 7
点击阅读全文

白云生清月 书中的两位主角是白云生清月,由网络大神白云生编写而成,这本书气贯长虹,构思新颖,本文主要讲述的是:顿了良久,他开口,“对不起,我之前说你满身铜臭……”我礼貌行礼,“公子可在廊下饮茶,等待同伴。”风起,院中竹影婆娑。我装不识,装不知,踩着竹影离开。回到马车内,闻到空气中些微血腥气。寒光微闪,一柄匕首已经抵在我脖颈。身后男人衣衫褴褛,浑身泥泞,沉声道:“送我出城,否则……”我淡定对马夫说,“去城外普照寺。

封面

不敢攀高枝 》精彩章节试读

顿了良久,他开口,“对不起,我之前说你满身铜臭……”

我礼貌行礼,“公子可在廊下饮茶,等待同伴。”

风起,院中竹影婆娑。

我装不识,装不知,踩着竹影离开。

回到马车内,闻到空气中些微血腥气。

寒光微闪,一柄匕首已经抵在我脖颈。

身后男人衣衫褴褛,浑身泥泞,沉声道:“送我出城,否则……”

我淡定对马夫说,“去城外普照寺。”

男人这才放下匕首,艰难从马车后爬进车厢。

空气中血腥味更重了几分。

我撇了一眼,“你伤势严重,送你出城,你也活不了。”

他生生拔下大腿箭矢,一声不吭。

血溅到我衣裙上。

我淡定从箱柜中找出伤药,递过去。

“城内严查,城外也在搜捕,北荒乱党。”

“你若信得过我,可藏身我城南善堂,就是被我带回去的寻常乞丐。”

男人黢黑到看不清面容的脸上,一双眼睛清明深邃。

“我们素不相识,为什么帮我?”

我用帕子沾了茶水,擦拭裙上鲜血,“谁都有困难之时,倒也说不上,帮与不帮,不过举手之劳。”

他眼神黯了黯,“你一个姑娘家家,就不怕被牵连吗,若我真是北荒乱党呢?”

4

我嗤笑,声音清淡,“北荒就是乱党吗?有人生来就是高贵,有人生来就是贫贱,有人生来就是乱党吗?”

小福将马车停到善堂后门,我们扶着他进去。

刚倒在床上,他就晕了。

我将他衣服剪开,熟练处伤口,又命小福去熬药。

善堂很多都是受伤被救回来的,平时备了伤药。

收拾干净,他鼻梁高挺,下颌线锋利。

长得很好看。

我转身收拾的功夫,一只小三花狸猫贪图被窝温暖,跳到床头打盹。

忽然响起凄厉猫叫,我回头就见那男人不知何时醒了,此刻将正掐着猫脖子。

我连忙从他手中夺下小狸猫,“不是暗器,是猫,是猫。”

男人深吸口气,仿佛还有些晕。

看他这幅警醒模样,把任何靠近身边的东西都视为危险,定是从腥风血雨中闯过来的。

次日,我再去看他时,没想到小狸花猫还蜷缩在被窝,但只敢在他脚边了。

我将药碗递给他,“它叫冬至,是冬至那天捡回来的,它和街上猫咪们打架受伤。”

他狭长的眸子微微上挑,整个人透漏着一种危险又迷人的气质,一口将药饮净。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日后定当答谢。”

“你叫什么名字,今后有什么打算?”

他将冬至捞到大掌中,轻轻抚摸。

“可以叫我泽耀,家乡饥荒,我原是来寻亲,亲戚搬家了,姑娘能否暂且收留?我能打,能扛,力气大……”

冬至在外流浪时,在街上称王称霸,被收留后依然是院中一霸,此刻却十分乖顺。

我嘴角勾起浅浅笑意,看出来了,你会得还挺多,还会劫持人呢。

叶含山匆匆过来,“姑娘,前几日那小公子又来了,不知她为何女扮男装混进来,要不要我去调查一番?”

“不用,上次跟她一起来的公子,也来了?”

“今日倒是不曾。”

我让他先不管她,毕竟是白云生的心上人。

他无意于我,我也无意于他,几年后等此事平息,我就跟他和离,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给泽耀安排个差事,尽量在院中。”

5

回到将军府,白云生已经在饭桌前等候。

我自顾自夹菜,今天厨房做得菜式合我胃口,辣子鸡丁,糖醋鱼,就着饭,吃得香喷喷。

“你又去善堂了?”

白云生极少主动跟我说话,我点头,“嗯。”

“可颜是调皮活泼,总爱胡闹,她常去善堂教书,你多担待些。”

可颜?真是亲昵。

难得地他夹了块鸡肉放进我碗里。

我礼貌客气,“她教她的,跟我井水不犯河水。”

再去善堂时,泽耀正在桃花树下和小孩子们玩老鹰捉小鸡,花瓣纷飞中,嬉笑阵阵。

我们走在廊下,光影斑驳。

他看向我,不解地问,“云姑娘,像你这样的大家闺秀,为何会开善堂,为何还请先生教授孩子们读书技艺呢?”

白云生清月&白云生完结小说,此小说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表达很细腻,推荐给大家。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