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姜昀念陆时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姜昀念陆时谦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姜昀念陆时谦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6:13 14
2023-11-28 14
点击阅读全文

#京圈公主,当红小花姜昀念失踪三个月,疑似失去清白之身#
三个月前,沈家大小姐姜昀念被关入牢笼,当成畜生一样折磨。
获救这天,她没获得新生。
反而被媒体记者顶上了热搜。
此刻,姜昀念正被狗仔堵在警局门口。
她瑟缩的遮住脸,也挡不住狗啃一样的头发,和脸上大大小小的骇人伤口。
之前白嫩到吹弹可破的肌肤,现在也全是青紫色的掐痕。
不知道遭到了多少人的凌辱……
暴雨中。
狗仔疯狂又饥渴按着快门键,拍下姜昀念狼狈又不堪的模样——
没人在乎心疼,也没人在意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所有人都在看昔日风光无限的沈家大小姐,如今跌入泥潭是如何不堪!
“姜昀念,失踪是不是你自导自演?!”
“姜昀念,沈家真千金沈明珠取代了你大小姐的位置,你失去宠爱,你一直怀恨在心,是吗?!”
“姜昀念,你所谓的跳楼,害得沈家股票狂跌,目的其实是为了报复沈家,是吗!”
一声声质问,都像针往姜昀念心上狠狠扎。
是,她是不喜欢沈明珠,这个夺走她一切的女人!
可她也不至于为了沈明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如今姜昀念瑟缩在雨中,却再不敢开口反驳一句。
这时,一辆黑色劳斯莱斯飞驰而来,车牌号【京-A8888】在聚光灯下亮的反光。
所有记者倏然噤声,纷纷让开道路。
车窗拉下来,陆时谦矜贵的眸子望向姜昀念。
他还是和三个月前一样,高贵的仿佛雪上冰花,刺骨冷冽的气质中又带着清冷的魄力。
“上车。”他嗓音低沉,带着十足的厌恶。
姜昀念身体下意识一抖。
麻木般服从命令,惶恐上车。
只是正常的抬腿,她却疼的全身发抖,青紫色的伤痕更加显眼。
上车后,姜昀念才发现车里不止陆时谦一人。
还有沈明珠。
流落在外,沈家真正的千金。
她身上穿着姜昀念曾经的衣服,脚上穿着姜昀念限定款的镶钻高跟鞋。
沈明珠将眼底的嫌恶隐藏得极好:“泽川哥哥,我就说娴薇姐玩够了就会回来的吧!”
接着装作怜悯扫了姜昀念一眼,从车里拿出一把伞递过来。
“娴薇姐姐,等会儿下车就不要淋雨了。”
看着她白净的手,姜昀念攥紧了满是泥泞的手。
陆时谦眉头紧蹙,语气不耐至极:“还愣着做什么,嫌不够丢人?”
姜昀念如雷惊醒般接下:“谢谢。”
被关押折磨的这段日子里,让她学会了顺从。
只有听话,才不会被电击、挨打。
只有老实,才不会被饿肚子。
只有不闹着逃走,才不会锁在水牢里,不会被逼着像狗一样吃馊饭……
昔日风光靓丽的大小姐,京圈备受疼爱的公主,早就磨平了所有骄傲,只剩下生存的卑微本能。
陆时谦满意颔首:“你果然听话了不少。”
姜昀念一愣。
下意识想询问‘果然’是什么意思,可一对上后视镜里陆时谦冷漠的眸子。
话就如生铁般哽在姜昀念喉间。
她惊恐又小心翼翼地缩到角落里,不敢再动弹。
思绪混乱中,车子停在沈家别墅门口。
守在门口的管家刘伯看到姜昀念,震惊地瞪大了双目。
“小、小姐……您终于回来啦!”
一声‘小姐’惊得姜昀念手一缩,伞掉地上,水溅到刘伯鞋上。
他们说了,如果她还把自己当成小姐,就会继续折磨她。
她好怕疼,她不想死……
所以,她不是沈家小姐。
“对不起,我不是小姐……我也不是故意弄脏你的鞋,我这就给你擦干净……”
下一秒,一只手把姜昀念从地上拽了起来。
陆时谦神色阴沉:“姜昀念,三个月不见,你怎么活得到像只狗了!”
“是,我是狗,汪汪汪——!”
姜昀念陆时谦全文免费阅读_(姜昀念陆时谦免费阅读无弹窗)姜昀念陆时谦最新章节列表
像是得到指令般,姜昀念挣脱陆时谦跪趴在地上,一下又一下磕头求饶。
在关押地的三个月里,她一直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唯有顺服才能少挨一顿打。
是狗也好,是猪也罢,只要不被挨打,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陆时谦面沉如水,随即怒不可遏呵斥。
“想当裴家狗的人多了去,你又算什么东西!”
姜昀念卷缩着颤抖的身体一言不发,早已伤害累累的自尊再一次被割开。
腐烂的伤口带来钻心的疼。
忽然,一股强劲的力道将姜昀念扯了过去。
她被陆时谦连拖带拽扯,向拖着死狗一样拖进进了屋里,然后随意一丢。
‘哐!’一声巨响。
姜昀念膝盖撞倒冰冷的瓷砖上,磕得生疼。
沈母因姜昀念的出现,停下了手中的麻将。
“薇薇?”
母亲的三位好友也纷纷抬眸看向姜昀念,随后又立马收回视线。
“都说了不用担心,没人愿意放着这破天的富贵不要去寻死!”
“闹来闹去不就是想多要些钱,挨不住了自然就回来了!”
沈母亦觉在理,又回头继续搓麻将:“既然回来了,就去洗洗,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大家都挺忙的。”
只一句,姜昀念就红了眼眶。
被绑架的这三个月,她无时不刻都在想念母亲。
想念自己曾在母亲的怀里撒娇,听母亲说:“薇薇就算长大了,也是妈妈的宝贝。”
她曾不止一次幻想过。
母亲要是看见了自己身上的伤,不知道该有多心疼。
却没想到失踪了三个月,狼狈至此的她,还不如沈母手里的麻将。
可姜昀念现在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她已不再是沈家大小姐,也自然不该享受沈母的疼爱。
姜昀念扶着墙缓缓站起来。
心口,痛到极致。
身体,痛到不知所措。
之前的房间,已经给了沈明珠,她不知该去哪里洗干净自己。
思来想去,姜昀念红着眼缓缓站起身,在陆时谦的目光中走到屋外,拿起花园里的蓬头,脱下衣服……
下一秒,她的头发猛然被人扯住。
姜昀念痛到呼不出声,接着就被扯到了房间的浴室里。
陆时谦二话不说拿起花洒头开了水就往她身上淋——
“姜昀念,看来这三个月都还没能让你的脑子清醒过来!”
陆时谦冷冽的声音在浴室里回荡,宛如地狱的低语。
泥水顺着脸颊滑到嘴里,土腥味令人恶心,但姜昀念还是忍住了呕吐,毕竟这些日子她就是这么活着的。
这三个月,她被关在铁笼子里,被蚊虫蛇蚁包围,被电棍夹击,曾经还温热的一颗心早就已经死了。
想着想着,姜昀念泪如雨下,神情哀恸。
可落在陆时谦眼里,却只剩嫌恶:“这里没有别人,你演戏卖惨给谁看?!”
姜昀念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闭上了唇,任由陆时谦摆布。
冰冷的水淋在伤痕交错的皮肤上剧痛无比,她也闷不吭声。
直到半透明的衣服裸露出交错的伤痕。
陆时谦的眸底才闪过一丝吃惊:“这些伤……”
听闻此话,姜昀念瞬间委屈酸红了眼。
自从沈明珠出现后,陆时谦就再没这样关心她。
她小心翼翼撩起衣服,想要给陆时谦看身上的伤口。
“你做什么!”
陆时谦却怒斥一声,眼里嫌憎丝毫不掩:“我和明珠下周就要订婚,你那些龌龊的心思,最好给我藏好了!”
龌龊的心思……
‘不准肖想陆时谦!’
脑海里突然炸响绑匪警告她的话,耳边仿佛伴随着恐怖的电流声。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