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苏黎儿萧玄溟(苏黎儿萧玄溟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苏黎儿萧玄溟言诺诺,井傅宸 小说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2:42 23
2023-11-28 23
点击阅读全文

儿赶紧起身,伸手夹走了他碗里的那块鸡肉,笑道:“婶婶,你别老想着给他夹,苏黎儿也爱吃鸡肉。”

袁氏笑道:“爱吃也别抢你相公碗里的啊。”说着又往萧玄溟碗里夹了一块。

苏黎儿正要阻止,就听袁氏絮絮叨叨说道:“公子第一次来婶婶家,婶婶也没什么好招待的,这只老母鸡是婶婶炖了好久的,肉质软烂鲜美,公子要多吃点啊。”

苏黎儿有些凌乱了,侧头偷偷打量萧玄溟的神色,却见他神色淡定地夹起碗中那块鸡肉,缓缓送入口中。

“味道很好,多谢婶婶。”他道。

第214章:苏黎儿嫁了个什么人啊……

晚饭就在这样一个过分和谐的氛围下吃完了。

王铁牛主动收拾碗筷拿去灶台清洗。

袁氏屋前屋后忙着,要留苏黎儿和萧玄溟多住几日。

“苏黎儿啊,今晚你和你相公别走了,今晚你就将就着跟婶婶睡一张床,委屈你相公跟铁牛一起睡吧。”

闻言,萧玄溟微微蹙眉。

苏黎儿就拉着萧玄溟的手,小声解释道:“夫君,老家是有这个规矩的,在别人家过夜,是要分房睡的。”

萧玄溟当即沉了脸,对屋里正忙活的袁氏道:“婶婶,不必忙活了,我们稍后便要离开。”

苏黎儿讶异道:“夫君,天色将晚,我们去哪里?”

萧玄溟道:“去镇上找个客栈住,方才来的时候我便留意了。”说着揉了揉苏黎儿柔软的发顶,道:“苏黎儿要乖,别总是麻烦婶婶。”

苏黎儿想了想,也觉得不好意思了,便冲里面忙活的袁氏道:“婶婶,你不必收拾了,我们稍后便走。”

袁氏闻言走了出来,道:“怎么不多留几日,你们好不容易才回乡一趟。”

苏黎儿便道:“这次回来,我主要是想问婶婶一个事。”

见她神色严肃,袁氏连忙将人拉到椅子上坐着,道:“啥事啊?”

苏黎儿道:“婶婶可知道我和哥哥的身世?”

袁氏怔了怔:“你……你都知道了什么?”

见袁氏欲言又止的模样,苏黎儿心里咯噔一下,看来姚氏说的真有几分可信。

苏黎儿试探性地道:“当年我爹娘将我和哥哥从雪地里捡回来,这事,婶婶也知道吗?”

袁氏一脸震惊:“这事是谁告诉你的?”

果然,苏黎儿心口狠狠一颤。

姚氏说的是真的,她真的不是爹娘亲生。

苏黎儿脸色煞白,强颜欢笑道:“这事全村人都知道,就我和哥哥被瞒在鼓里是吗?”

袁氏连忙解释道:“苏黎儿啊,你别多想,你爹娘瞒着你也是不想你伤心,他们一直待你为亲生。”

苏黎儿点了点头,应道:“我知道,我从未责怪过他们,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我想知道,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我亲生爹娘又是谁?我想问问他们,为何要丢下我和哥哥。”

袁氏叹了口气,这才慢慢说出了当年的真相。

“当年,你和你哥哥尚在襁褓之中,大雪天被人丢在雪地里差点被冻死,你爹打猎回来的途中,听见你们的哭声,这才偶然发现你们。”

“你身体天生羸弱,夜里时常生病,大夫说,你这病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许是早产所致。”

“你爹娘白手起家,家中并不富裕,怕养不活你,便想着将你送人,可清河县贫瘠,谁家都吃不饱饭,谁也不敢收留你。”

“偏你生得乖巧,那鼻子眼睛当真就跟瓷娃娃一般,让人看着就心生喜爱。你爹娘也不舍得将你丢掉,耗尽家财也要将你养下来。”

听到这,苏黎儿已然红了眼眶。

她依稀记得小时候她总是大病小病不断,娘亲总是将她背在背上,绕好远的山路背着她去寻大夫。

她能活下来属实不易。

萧玄溟便问:“当年捡到苏黎儿时,她身边可有什么物件?”

袁氏细细回想了片刻,道:“物件倒是没有,她爹捡到他们时,他们浑身上下只裹着一层被褥,那被褥上还沾了血迹。”

“血迹?”萧玄溟眉心微蹙。

清河县虽然贫瘠,可这里地处北荣与大宋的分界地。

萧玄溟蹙眉沉思。

苏黎儿出生那年,北荣先帝驾崩,新帝未立,战火四起,民不聊生,有不少北荣人为了保命逃到了大宋。

难道……苏黎儿根本就不是大宋人,而是北荣人?

萧玄溟蹙眉渐深,如今的北荣昌盛繁荣,也不知当年逃亡至此的北荣人,是否尚在人世,若尚在人世,又为何不迟迟不来寻找苏黎儿……

袁氏点头道:“是啊,襁褓外面一大片血迹,她爹找到他们时,那血迹都凝固成冰了,好在两个孩子命大,没有被冻死。”

苏黎儿不安地拽着萧玄溟的衣袖,眼眶红红的:“夫君,你说,那血该不会是……”

萧玄溟反手握住苏黎儿的手,安抚道:“别多想,那血不一定是你亲生爹娘的。”

“除了这些,还有其他发现吗?”萧玄溟继续追问。

袁氏摇了摇头,道:“没了,况且时间过得太久了,即便有什么细节,婶婶也不记得了。”

见实在问不出什么,萧玄溟便带着苏黎儿打算起身离开了。

王铁牛这时收拾好了碗筷,一听见他们要离开,立马从里面走了出来。

“苏黎儿妹妹,这就要走了吗?”

苏黎儿冲王铁牛笑了笑,道:“是啊,铁牛哥,往后你可有什么打算?”

王铁牛难为情的挠了挠脑袋,笑道:“能有啥打算啊,天南地北都去闯闯。”

袁氏忍不住戳破他,嗔怪道:“铁牛能有啥出息!空有那一身力气无处使,在外面闯了几年也没什么长进。”说罢,她叹了口气,道:“我家铁牛啥都好,唯独那脑袋瓜不灵光,也不懂得说好话,说话人太直,在外面怎么得罪人的都不知道呢”

萧玄溟见王铁牛力大如牛,倒是个将领之才,便问道:“倘若让你报效朝廷,你可愿意?”

王铁牛憨憨笑道:“铁牛求之不得。”

袁氏就笑道:“若真能报效朝廷,那铁牛也算是光宗耀祖了,可俺家铁牛是个粗人,去年,他原本也是想去县里谋个差事的,可县里的官老爷压根瞧不上他。”

萧玄溟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丢给他,道:“拿着这块令牌,去皇城找一个叫王魁的,他会带你。”说罢,便带着苏黎儿离开了。

王铁牛连忙伸手接住令牌,那令牌拿在手上沉甸甸的,低头仔细一看,顿时满脸震惊。

“娘,这令牌是纯金的!”

袁氏赶忙拿过来,放在嘴里咬了咬:“天呐,还真是金的!”

“苏黎儿嫁了个什么人啊?”袁氏后知后觉,不经意抬眸一看竟在自家饭桌上发现了几片金叶子。

袁氏一惊,连忙追出门去,可门外早已没了两人的身影。

第215章: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从清河县到皇城,路途遥远,坐马车日夜兼程也要五六日才能抵达皇城。

清河县贫瘠,街上商铺客栈极少,若要住店,最好到十里之外的乌陀镇。

苏黎儿与萧玄溟乘坐马车离开乡道,一路颠簸赶路,行了两个时辰,抵达乌陀镇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浓郁的夜色下,滚滚雷云,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街道上人烟寥寥,家家户户关门闭户,唯有一间客栈大门敞开,屋内明晃晃的掌着灯。

马车在客栈门前停下,萧玄溟扶着苏黎儿下了车马。

客栈的掌柜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那双精锐的眼睛又细又窄,看上去十分精明,见有顾客上门,掌柜的就立刻上前迎去。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呐?”掌柜的笑容可掬。

萧玄溟道:“开一间上好的房间,我们住一晚便走。”

掌柜的笑道:“没问题,十两银子一晚。”

苏黎儿惊讶的张大了嘴:“十两银子?为什么这么贵?”

就算是天子脚下的皇城,住一晚客栈也不至于这么贵!

这掌柜的分明是看他们是外地人,故意敲诈!

掌柜的拨弄着算盘,笑道:“客官,我们这里都是这么收费,况且,这十里八乡,也就只有我这一家客栈,您要是住不起,出门左拐,不送。”

“你!”苏黎儿气得原地跺了跺脚,却拿这奸诈的老板毫无办法。

他说的没错,这方圆十里就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