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姜昀念陆时谦小说哪里能看 姜昀念陆时谦已完结全集大结局

2023-11-28 17:16:17 14
2023-11-28 14
点击阅读全文

气氛骤然降到冰点。
陆时谦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他丢掉手中花洒:“你的确不配。”
接着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姜昀念小心翼翼抬起红肿的眼,去看陆时谦的背影。
四肢百骸的疼汇聚在心尖。
姜昀念不敢再想,木然洗完澡,躲到杂物间捡起佣人的衣服穿上。
暴雨之夜的夜晚,她冻得瑟瑟发抖嘴唇青紫,但她也不敢去问佣人多要一个毯子。
第二天,沈家早宴。
姜昀念局促又小心的站在角落里,生怕被人注意到。
瑟缩间,陆时谦整理着袖口从楼上下来,随即坐在了沈父的身边。
姜昀念呼吸一窒。
以前她害怕的时候,陆时谦都会留在沈家陪自己。
但是这次,他估计是在等他真正的未婚妻吧……
这时,沈父重重放下筷子,满脸不悦:“你穿成这样做什么,我们沈家亏待你了!?”
众人的目光移过来,目光如针扎在姜昀念身上。
惊恐笼罩了她,她顿时抖的像是簸箕,一句话也说不清:“没……我没……”
沈母冷嗤一声:“行了,别倒胃口,快点过来吃饭。”
姜昀念惨白着脸色一步不敢动弹,但是一句命令让她不自觉的挪动了两步。
她走到餐桌旁,眼神躲闪又试探了看了众人一眼。
见他们没有什么指示,她迅速抽走自己的餐盘,然后如同抢到了东西一样,飞快跑到远处的角落里蹲下。
众人反应过来时。
姜昀念正双手捞着滚烫的粥,猛往嘴里塞。
粥顺着指缝滴在洁白的瓷砖上,又狼狈又脏。
被绑架的这三个月,姜昀念每次都是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吃饭。
日复一日的殴打下,她早就忘了怎么正常使用餐具。
见她这副受惊的样子,陆时谦气得额尖青筋暴起。
他当即走上前,抬腿一脚踹掉她的碗——
“沈明珠,这戏再演就过了!”
哐——
姜昀念的粥洒了一地。
高档昂贵的皮鞋踹中她的手背,刺骨的疼瞬间涌上来。
可身体上的疼,此刻却比不上心痛半分。
她慌乱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没拿稳的……我会舔干净的……”
陆时谦薄凉的眸子盯着她,里面全是冷漠和阴郁。
那刺眼的目光让姜昀念鼻尖发酸,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发不出。
这一刻,她才明白,在他们眼中自己是天生的肮脏劣种。
沈母嫌恶的看着她,语气不耐:“你是不是还在怪我们没去找你?所以才故意这样恶心我们?”
姜昀念眼角含泪地摇摇头。
她不是这个意思,她只是……只是觉得自己不该上桌,她不配。
但是沈母现在看到她的眼泪就烦。
“行了行了,我看你也不想在我们家待了,回你自己家里去吧,别在这里碍眼。”
沈母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如同刀刃刺入姜昀念的心。
向来疼爱自己的母亲居然要赶她走……
姜昀念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此刻已经无地自容。
她知道,今天如果走了,以后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可以往疼爱她的父母早就不见了,如今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
姜昀念垂下头忍住了泪水,她跪了下来,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每一拜都道尽她的不舍。
但现实就是这样无可奈何,她姜昀念注定不是这家的孩子,也没有资格得到他们的疼爱。
“谢谢爸妈的养育之恩,我走后,你们一定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
姜昀念颤声说完,顶着额尖的青紫离开。
往外走的每一步,她都觉得心像是踩在刀尖上一般疼。
但姜昀念不敢回头,害怕再次看到父母脸上鄙夷的神情。
也怕陆时谦眼底的厌恶。
她不想让自己支离破碎的心彻底粉碎。
可世事难料,姜昀念刚走出沈家大门。
一辆警车忽然停在眼前。
姜昀念还没回神,就被车上下来警察拦住。
他拿出手铐,果断铐上姜昀念的双手。
“姜昀念小姐,我们怀疑你涉嫌传播不雅视频,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姜昀念陆时谦小说哪里能看 姜昀念陆时谦已完结全集大结局
帝都警局审讯室。
警方拿着网上流传的不雅视频,询问姜昀念。
“姜昀念小姐,方便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形吗?”
姜昀念只看了眼视频,便汗毛倒竖,止不住哆嗦,缩着脖子将头埋进腿窝。
脑子里反复回想起被那些人折磨的记忆和警告。
“你要是敢不顺从,就把你扒光绑在广场上,让大伙都来瞧瞧!”
“要是还敢乱说,我们就挖了你的舌头,让你当哑巴!”
她深陷其中,耳边再听不到任何一句别声。
问询无果,警方叹息一声,只得关上门去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推门声才再次响起,警方走进来,轻声安抚姜昀念。
“姜昀念小姐,视频的事情我们查清楚了,是被人合成的,你可以走了。”
姜昀念这才猛然惊醒,下意识抓住警察:“你们相信我,不是我……我真的没有……”
警方面露诧异,却也耐心劝慰她:“没事的,你等我们通知就行。”
闻言,姜昀念才渐渐从惊恐中回过神,迷茫走出警局。
深秋的风,透着丝丝凉意直沁骨髓。
落叶纷纷,一股奇异的香味飘了过来。
姜昀念顺着味道望向路边的餐厅。
入目是一家人其乐融融在吃饭,暖意升腾得感觉好似在吃天上的仙露。
她站在橱窗边上望着,眼圈渐渐红了。
突然,一道汽车鸣笛声从后面传来。
姜昀念回头,就见陆时谦的劳斯莱斯停在路边。
漆黑的车窗降下,露出他冷厉又精致的侧脸:“上车,别在这丢人现眼。”
姜昀念攥了攥手,知道自己无法违抗后,踌躇又拘谨的上了车。
一路上,她都瑟缩在角落中,不敢说话,也不敢问他要带自己去哪。
直到车辆在裴家停下。
陆时谦铁钳般的大掌扼住姜昀念的手腕,将人拽进了裴家。
“泽川,我好疼……”
姜昀念的呼痛声刚落,她就被甩在了地上,膝盖砸在地上生疼。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陆时谦拽着她的头发,让她抬头,下一瞬就见一张黑白相间的遗照引入眼帘。
姜昀念的心猛然一坠。
是陆时谦的妹妹——裴妗妗。
“疼吗?妗妗死的时候比你疼一万倍。”
陆时谦漠然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你活着的每一天,都该这么痛苦。”
他的每个字都掷地有声,如凿子般砸在姜昀念心上。
当年,她和裴妗妗出了车祸。
她忍着疼去拉车里昏迷的裴妗妗。
可当时,姜昀念右臂骨折,根本无法将裴妗妗从车里拉出来。
她刚想去找人帮忙,结果车子就爆炸了。
裴妗妗葬身火海。
从那之后,陆时谦就恨上了自己,觉得是她抛弃了裴妗妗。
现在,他深沉的眼眸中厌恶流转:“好好跪着,除非妗妗原谅你。”
姜昀念对下跪习以为常。
但委屈却像是刀尖,顶着她的心口往里戳。
“我想救妗妗的。”姜昀念颤声解释,呼痛声都藏在哽咽中,“我比谁都希望妗妗活着,如果她还活着……”
“闭嘴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