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洛笙顾靖南长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最新免费试读

2023-11-28 17:10:37 20
2023-11-28 20
点击阅读全文

?咱们是普通人,瞧不见那些,但芸道人说,律明现在就站在那只公鸡后面,那只公鸡是代律明与你结冥婚的!”

周奶奶语气怅然,“知知啊,你不知道,这两年,律明总是给我托梦,他说下面好冷,想有个人下去陪她,我想来想去,这个人还是你最合适,律明他最爱的就是你了!”

“律明生前那么疼你,你也不忍心让他独自一人在下面受罪,对吧?”

洛笙神情恍惚,“他…他给你托梦……”

周奶奶,“是的,他给我托梦,他很孤独,知知,你得去陪他,让他不那么孤独。”

洛笙有些呆滞,又有些无措,“奶奶,我……”

见她这样,周奶奶脸色微沉,“你不愿意?律明生前对你那么好,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你都不愿意?你真的爱他么?都是假的吧,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

洛笙慌了,“奶奶,我没有不愿意!我当然是爱律明的!”

只是这件事情太匆忙了。

周奶奶瞧了只露出冷笑,洛笙的话,她现在是一个字都不信,她脸色狠厉,“洛笙!我真是看错了你,是谁当初口口声声说唯爱律明的?你每天晚上躺在谈矜言身下的时候,还能想起来律明的模样吗?你可真脏啊!”

洛笙浑身骤然僵住,她想解释,她想说她没有,可她止不住颤抖,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周奶奶,“我告诉你!这是你欠我假律明的,这场冥婚你想结也得结,不想结,也得老老实实嫁给律明!你记住,这是你欠他的,你欠他的!你一辈子也休想撇清!”

就在此时,芸道人道,“吉时到了。”

周奶奶直接将洛笙按进棺材里,“好了,不用说了,时辰已经到了,你躺进去,芸道人要来给你们举行冥婚了。”

周奶奶不由分说将洛笙按进棺材,芸道人绕着公鸡和洛笙走了两圈,手上的拂尘甩了三下,口中振振有词不知说着什么,她才公鸡身上放了点鸡血,又将洛笙的指尖割破,两团血融合在一起,芸道人的声音更大了,“阴阳颠倒,人鬼殊途;天地不分,生死相依。阎王主上,于此做主,周家大郎君周律明与洛氏洛笙喜结连理,同婚姻,记命簿。”

芸道人将那碗血倒在喜烛上,大堂里忽地刮起阴风。

周奶奶心头直跳,涌上狂喜。

芸道人,“礼成!合棺,落钉!”

第215章她该死

两个小道人走到洛笙棺材旁,将棺材板盖上。

洛笙眼前一片黑暗,耳边只有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

就在小道士打第七根棺材钉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暴呵,“住手!”

周律行冲进来,看到大堂里的情况,几乎疯了,他冲到棺材前,一把将小道士掀开,将棺材钉撬出来,“洛笙!洛笙!”

可棺材里没有人应他。

芸道人见周律行撬棺材钉,瞬间变了脸色,“快拦住他!要是棺材钉被撬出来,这礼就废了,要想再结阴魂就不可能了!”

各行有各规,冥婚有规矩,婚不可二结。

即一旦此婚被阻挠,便证明天道不允,阎王不收。

芸道人不会再主婚第二次。

闻言,周奶奶几乎气疯了,冲上去拍打周律行,“住手,住手,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周奶奶疯了般抽打周律行,不让周律行去拆棺材钉,她太激动,周律行怕伤到她,根本不敢反抗。

小道士立马着手钉第七根棺材钉。

但就在这时,屋外涌进来一批人。

谈矜言面如冰霜,他情绪未见过大起伏,但那冷到骨子里的声音已泄露了他极致的怒火,“按住那女人,堵住她的嘴!”

芸道人脸色一变,几个保镖冲上前,直接将她按在地上,白布堵住了她全部的声音。

两个小道人见此终于慌了神,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谈矜言看着燃着喜烛的桌子,喝道,“给我砸!”

谈矜言此番动了怒火,一群保镖一个眨眼间就将这大堂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

周奶奶疯狂尖叫,想要阻止,但被周律行紧紧抱在怀里。

谈矜言走到棺材前,将那六根棺材钉撬开,他推开棺材板。

洛笙躺在M.L.Z.L.里面,目光却一片空洞。

她像是看不到谈矜言般,谈矜言心头蓦然一疼。

他将洛笙捞出来,纳进怀里,“别怕,没事了。”

洛笙像个被抽去了灵魂的玩偶,她没有反应,神情呆滞。

谈矜言皱着眉,直接打横将她抱起来,快步朝大门走去。

周奶奶见这冥婚被毁得一干二净,洛笙也要被谈矜言带走,瞬间恨得双目充血,恨得恨不能当场嗜洛笙的血肉,抽她的筋骨。

她凄声大吼,“洛笙,我的律明时时刻刻站在床头看着你!他那么爱你,你怎么有脸和别的男人恩爱如斯!你还记得你曾经发过的誓吗,你怎么对得起他,你怎么对得起他!”

周律行,“别说了,奶奶你别说了!”

谈矜言一把捂住洛笙的耳朵,“别听,都是假的,你什么都别听!”

周奶奶,“洛笙,你那么背叛我的律明,你迟早遭天谴!”

“你怎么还有脸活着!你怎么不去死,你去死啊!”

谈矜言满脸铁青,“还不去给我把她的嘴堵上!”

洛笙瞳孔微微缩着,她虽然没有反应,但她听得到周围的声音,显然,她将周奶奶的话听进去了。

谈矜言抱着她,直接离开。

车上,洛笙像个布偶任谈矜言摆布,她的瞳孔空洞无神,无论谈矜言说什么,她都没有反应。

谈矜言不敢带着这样的她回谈宅,怕老宅里的人担心,将她带去了另一栋别墅。

洛笙没有受伤,只有指尖破了个小口子。

但那身大红色喜服十分碍眼。

谈矜言在浴缸里放了热水,将洛笙抱进去,开始给她脱衣服。

一层一层剥开,直到剩最里层时,洛笙忽地抓住谈矜言的手,她惊慌失措摇头,“不行,你不能碰我。”

“我答应过律明,这辈子只爱他一个人,除了他,谁也不能碰我。”

洛笙喃喃自语,“不能……不能……”

她推开谈矜言,抱着膝盖躲在浴缸里,她的声音很小,谈矜言凑近了才听到她口中不断重复的话。

“不,我没有水性杨花,我不是贱人……”

“我是爱律明的,我没有背叛他……”

“我不脏,我不脏的,我…我……”

她双手抓着自己的手臂,空洞的眼睛里砸下来一颗又一颗硕大的泪珠。

“可是,可是……”

她的指甲陷进肉里,“我……我变脏了……”

“我背叛了他……我…我……”

“我…我水性杨花……我对不起他……我该死……”

第216章谈矜言:放洛笙自由

洛笙的眼泪越来越多,她用力抓着头发,绝望又无助。

她好像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而这个错误她没办法弥补,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谈矜言伸手,揽着她的腰将人按进怀里。

洛笙不肯靠近他,拼命推拒他,“不能的,你放开我,放开我!”

谈矜言不肯松手,洛笙拼命挣扎,一瞬失手狠狠划了谈矜言的脸一下,男人脸上瞬间出现几道清晰的划痕。

洛笙吓到了,她慌乱摆手,“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你不要靠近我,你离我远点,离我远点……”

她像是害怕再伤到谈矜言,把自己的手都藏到了身后,哭着后退。

谈矜言根本不在乎她失手打伤的那一下,她越躲,他靠得越近。

他额头贴着她的额头,“乖,听我说,你不脏,你不是水性杨花,不是贱人,你没有背叛任何人,也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洛笙缩着肩膀,哭得像个小孩,“我曾经发过誓,只爱律明一个人,可我背叛了誓言,我该死,我该死!”

她说着往自己脸上打,谈矜言抓住她的手,“才不是。”

他不顾洛笙的反抗,将她双手举过头顶,他弯下腰,与她平视,他的目光平和,却带着一种抚平一切的力量,他说,“你做得很好。”

“谁说你背叛誓言了?你忘记周律明了吗?”

洛笙摇头。

“你不再爱他了吗?”

洛笙又一次摇头,她说,“我永远爱他,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

谈矜言,“那你看,你何时背叛了誓言?你只是太善良了,而我,因为你的善良,有幸成为了被你照顾的一方。”

谈矜言抚着她的脸颊,“你不忍我痛苦,于是妥协于我,这并不是背叛,卑鄙的是我。”

他擦掉她的眼泪,“如果善良是一种错,你要恨,应该恨我。”

洛笙怔怔望着他。

“那天,你不应该救我,不应该成全我,因为就算那天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