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沈韵茹蒋云锡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沈韵茹蒋云锡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沈韵茹蒋云锡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2:43 21
2023-11-28 21
点击阅读全文

我狠狠一怔,思绪倏然被拉回到两年前——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抱着满腔对服装设计的热爱,想要在时尚圈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也想告诉家里我其实不比姐姐差。
可梦想还没开始,我就被赶去了冰岛。
沈家没人知道我喜欢的事,没想到蒋云锡竟然还记得……
一时间,我心底的情绪有些复杂,那些被刻意压抑的感情也好像在慢慢涌出来。
但当我碰到腕间冰凉的佛珠时,这一切又都好像沉寂了下去。
想起步月歌之前说的那些话,我忍不住问:“真的是步月歌求你让我回来的吗?”
蒋云锡慢条斯理地接下袖口,冷淡抬眼:“有区别吗?”
没区别吗?
我心脏一紧,又想起下车后步月歌吻他的那个画面:“所以你和她是真的……”在一起了?
话没说完,就见蒋云锡将价值百万的袖口随手扔在桌上。
他低沉的嗓音也随之响起:“我和她怎么了?不行吗?”
没有不行。
只是这一刻,被分手,被放逐的不甘、委屈齐齐涌上心头。
我往前一步,哑声发问:“你跟她都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为什么我们不行?!”
我和蒋云锡曾经在一起三年。
那三年,我从没埋怨过他不公开的选择,以为他是在等一个最好的时机。
毕竟表面上我还得喊他一句小叔。
但和我同辈的步月歌却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边,陪他走进蒋家大院。
凭什么?为什么?
我想要一个答案。
可蒋云锡只吐出了两个字:“出去。”
他语气不容置否,还带着几分不悦。
我狠狠一震,鼻间当即一阵阵泛酸——
蒋云锡从前分明是对我最好的那个人,但如今他竟为了步月歌也对我这样冷漠!
他就那么喜欢步月歌?
我不信,咬紧了牙关还想坚持再问一次。
可抬眼对上蒋云锡冰冷的瞳孔,我的喉咙就像是被堵住一般,再问不出口。
最后我狼狈转身,仓皇逃离了他的房间。
因为小时候常被父母遗忘,我没少在蒋家借宿。
不用人带,我凭记忆一路快步走到了东院的客房。
沈韵茹蒋云锡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沈韵茹蒋云锡免费阅读无弹窗)沈韵茹蒋云锡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看见眼前陌生又熟悉的环境,我的情绪好像更压不住了。
我把自己整个人摔在床上,将头埋在枕头里,不呼吸,不喘气,等到胸腔胀痛,脑袋空白,才放过自己。
然而这一夜,我还是没睡好。
好像做了很多很多有关蒋云锡的梦,可等梦醒,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咚咚!”
管家敲门叫醒了我,并送来一套职业装。
我这才想起来蒋云锡要我今天去蒋氏报道。
不用想,衣服一定是蒋云锡让人准备的,因为三围尺码是我两年前的数据——
这衣服两年前的我穿一定很合适,但对现在的我来说……太宽松了。
我看着镜子里有些滑稽的自己,一时不知道蒋云锡是不是真的关心我。
如果关心我,为什么会没发现我的消瘦?
可如果不关心,他也不会送来这套衣服……
最后,我到底还是穿着这套衣服去了蒋氏集团。
到十八楼的设计部,刚走出电梯,我迎面就碰上了步月歌。
没等我疑惑开口,她先朝我伸出手:“韵茹,欢迎你来到设计部。”
那主人派的模样让我很不舒服。
我皱起眉看她,故意忽略了她的手:“你为什么在这儿?”
步月歌倒真不觉得尴尬,收回手后嘴角上扬:“我是设计部的总监,当然在这里。”
设计总监?
这怎么可能,她大学专业是金融,对服装设计一窍不通,怎么有资格做总监?
步月歌却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般,突然拉起我的手走进设计部办公室,对着挂在墙上的一幅幅作品,语气骄傲:“看,这些都是我的作品。”
我下意识看向她指的方向。
当看清那些作品时,我感觉胸腔里好像瞬间被火烧一般。
我猛然抓住步月歌的手将她推到墙上:“你再说一遍这些是谁的作品?!”
那一张张,分明是我这两年在冰岛画出来的心血!
动静很快吸引来一众员工。
有人拉住我,也有人去关心装作楚楚可怜模样的步月歌。
最后制止了这场闹剧的人是蒋云锡的秘书。
他将我带到顶楼的总裁办公室,蒋云锡正在处理文件。
看见他的那一刻,我心里的愤怒化作了无数的委屈。
以前不管是谁欺负我,蒋云锡都不会轻易放过对方。
我以为这次也一样。
“步月歌就是个小偷!那些作品都是我的,是我让她帮我在国内投稿的!”
然而蒋云锡放下钢笔,平静的看着我:“那又怎么样?”
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不过是一个出名的机会,你想要,我也可以给你。”他双手交叠放在身前,语气不以为然,“你和她抢什么?”
他的态度就好像在解决两个小女孩抢一个洋娃娃。
可根本不一样。
别的事我都能忍,可对于我的作品,我绝对不允许别人染指。
我看着蒋云锡的脸,第一次觉得他那么陌生:“抢?那本来就是我的!”
“她如果真有实力我没意见,可她偷的是我的作品……你不帮我讨回公道,反而还这么维护她?难不成你真爱她爱到打算和她结婚吗?”
步家在京圈还排不上号,不管从哪方面,蒋云锡都不可能真和步月歌结婚。
这是我唯一有底气认定的事情。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蒋云锡竟说:“我的确有和她求婚的打算。”
我耳畔嗡鸣作响!
这不可能,蒋云锡怎么会和步月歌结婚,他在骗我。
可他是蒋云锡,他想和谁结婚都有可能。
“你开玩笑的……是吧?”
我发出声音的时候才感觉到嗓子发干,像是再用力点就能扯出血来。
而同时我紧盯着蒋云锡,期望他说出一个“是”或者点头。
然而,他没有回答我。
他重新低下头,翻过文件一页:“回设计部去给步月歌道个歉。”
谁给谁道歉?
我有些茫然,等反应过来,手都在发抖:“她偷我作品,我还要给她道歉?我要不要再跪下来给她磕一个!”
蒋云锡抬头皱起了眉。
我知道这是他生气的前兆,可我忍不住。
我已经失去了亲人、爱人和朋友,如果连自己的心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