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桑茗陆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桑茗陆缜完结)桑茗陆缜小说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2:42 25
2023-11-28 25
点击阅读全文

和谢浔收拾厨房的时候,才问谢浔:“你不想让我告诉他们吗?”

谢浔沉吟片刻才说道:“谢潋下午和我打电话的时候提醒我的,她说怀孕没有三个月的时候,最好别告诉别人。”

这个桑茗还真不知道,她问:“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谢浔如实回答,“但是宁可信其有。”

桑茗点点头。

“好了,你出去吧,剩下的我收拾。”谢浔站在水池旁边,认真又仔细的洗碗。

他身上本来是穿着一套黑色的工装,现在外面却套了件天蓝色的围裙,看上去还挺居家。

他低着头,额前碎发都搭在眉骨上。

桑茗忍不住想到一个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只是这话她没敢说出来,擦擦手就从厨房里出来了。

同一时刻。

老爷子看着桌上的菜,还有对面毫无表情的陆缜,心情不爽的将筷子往桌上一放,“没胃口,不想吃。”

刘叔问,“是有什么不合胃口的吗?”

“谁家吃饭是这个氛围,这叫吃饭吗?”老爷子说这话,眼神还意有所指的看向陆缜。

陆缜坐在他对面,神色不变:“您要是不喜欢,就让张婶重新给您做一份合胃口的。”

“我说的是菜吗?”老爷子吹胡子瞪眼,他不耐烦的吐出一口气,“你去见渺渺了吗?”

“见了。”陆缜一顿,“她说孩子不是我的。”

老爷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他盯着陆缜,“孩子不是你的,不都是你自找的吗?”

“我当初就说过你做事要动脑子,你这叫没脑子。”

陆缜当初跟他说那件事的时候,他就不同意,就是因为他知道,这世界上只有感情是最经不起试探的。

陆缜顿了下:“那您觉得还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老爷子沉默住。

半晌后,他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不管怎么说,不管渺渺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其实都不重要。”

陆缜抬眼。

老爷子立马冷哼一声:“你要是有点本事,就和渺渺生一个你自己亲生的出来,你要是没本事,那就把这个当自己亲生的养。”

“反正我们盛家,也不是养不起一个小孩子。”

他说完又拍了下桌子,不耐烦的说道:“免得我吃个饭,都只能看着你。”

陆缜脸上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片刻后他自嘲的说道,“您倒是会想,亲手往自己孙子头上戴绿帽子。”

“谁让你自己要没事找事?”

陆缜没再接老爷子的话,他冷然的眸子里,映着些光亮。

但这光亮还没多久,就又听见老爷子叹息中带着点遗憾的嗓音:“就是可惜啊。”

陆缜正想说话,放在旁边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盛沧海命令般的语气,顺着电波传过来。

他语气并不是很好,“陆缜,不管你明天在哪里,中午都给我滚回家来吃饭。”

第301章 奔

盛沧海气势汹汹,陆缜面无表情的说了句“知道了”就挂断电话。

老爷子抬起眉毛问他,“你爸?”

陆缜不置可否。

老爷子哼声:“他倒是会摆架子,是不是已经当我死了。”

陆缜没说什么,只是安静陪着老爷子把饭吃完。

老爷子吃好以后,径直回了房间,只是路过陆缜身旁的时候,脚步微微顿了片刻,低声说道:“我以前忙着工作,没把你爸教好,他是个糊涂的,你可不能跟着他学。”

陆缜垂着眼睛,深邃的眸底情绪深深,他却不愿让人看见。

次日清晨,盛沧海的电话一大早就打来了,提醒陆缜记得过去。

陆缜没什么情绪的挂断电话以后,手指往下一划,目光就停留在桑茗的那个号码上。

实际上,陆缜的私人电话里,很少会存有家人的电话号码。

亲近之人的号码他从来都是记在脑子里,而不是电话簿上。

这是盛沧海从小就要求他的。

盛沧海刚开始接管盛家企业那几年,无时无刻不在防备着周围的人,以至于陆缜多少也被传染了些他身上那股多疑的劲儿。

桑茗的号码,他记了几年,仅仅一眼就能认出来。

指尖在那串数字上停顿片刻,陆缜的眉心微不可察的皱了下,又很快松开。

等再抬起眼皮的时候,眼里就又恢复了清明。

他开车出去,却不是去凌华,而是回了盛沧海那里。

进门的时候,何穗跟盛沧海正好在吃早饭。

餐桌上很安静,何穗在看杂志,盛沧海在看报纸,冷清的就像是两个陌生人在随意拼桌而已。

陆缜冷眼看了他们一眼,随后目光直接落在盛沧海身上,他嗓音干冽直接:“中午要见客户,有什么事现在说。”

盛沧海将手里的报纸扔在桌上,鹰隼般的眼睛盯着陆缜。

片刻后他起身,语气不悦的说道:“这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

陆缜身形本来就挺拔,他和盛沧海之间隔着一张餐桌的距离,目光在空中对峙着。

陆缜在容貌上随了何穗,可是眼里的沉稳冷厉,却是和盛沧海如出一辙。

谁也不让谁。

何穗烦躁的将吃了一口的欧包扔回盘子里,态度很差的说道,“还能不能让人吃饭?你们有事不会去书房?”

盛沧海沉声道:“进来。”

陆缜跟在他的身后进了书房,盛沧海的书房,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古板,冷色调的装修,堆满了的公文,压抑感很重。

陆缜刚进去,就听见盛沧海压低了嗓音,冷着嗓子训斥道:“你要是还想进总公司,就自己上点心。”

“何家那群人已经蠢蠢欲动了。”盛沧海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陆缜。

他习惯了在高位,所以总是带着命令一样的压迫感。

陆缜眼皮抬了抬,“您找我就是因为这个?”

盛沧海眯眼,等着他的后半句话。

陆缜嘲讽的勾了唇角,“现在何家的人越来越多,您觉得掌控不住他们了是吗?”

“这些事难道不是在您当初,把我从总公司踢出来,将何家人迎进去的时候就该想到的吗?”

陆缜的语气冷淡,没有多少情绪起伏,就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只是他眼里的讽刺,却半分不少。

为了扫除董事会对自己不利的人,宁愿将自己的儿子踢出公司,也要将何家那群虎视眈眈的人带进公司。

盛沧海这种与虎谋皮的勇气,实在值得嘉奖。

但陆缜这样说,明显也激怒了盛沧海。

盛沧海一掌拍在书桌上,怒目瞪着陆缜,“你在说什么风凉话!你以为何家人真的占了所有股份以后,还会有你的容身之所?”

“还有,你以为是因为谁,我才会被他们得势的!还不是因为你凌华的那堆烂摊子!”

盛沧海指着陆缜骂,胸腔气的一鼓一鼓的。

陆缜眉目间冰冷一片,实际上,他和盛沧海之间,除了工作往来,几乎不会有任何正常的沟通。

在盛沧海眼里,利益大于一切。

包括自己的儿子。

陆缜语气虽然不如盛沧海那般压迫逼人,但多少还是带着幽深的冷淡。

他说:“沪市的合作我会拿下来,凌华给总公司带来的麻烦,也会弥补上。”

“你最好是!”盛沧海发完火,才慢慢平复下情绪,打量着陆缜。

片刻后,他收敛去所有情绪,语气淡淡的问道,“听说你之前和张庭安一起资助了个公益中心?”

陆缜骤然抬眸,黝黑的瞳孔里带着不容忽视的凉意。

盛沧海冷哼一声,“听说你们还资助了一个小女孩。”

“做公益能维护社会形象,但是挑选对象最好也该注意点,我听说这孩子的父母现在还在警察局里面关着,还是桑茗送进去的?”

他意有所指的看着陆缜。

-

燃星最近的工作量增大,而桑茗在专业方面的知识也越来越多。

虽然不至于完全到达专业人士的地步,但是在面对一些客户的普通专业问题时,也能给出很好的反馈。

谢浔慢慢的也就将商务的问题都放到她手里。

而桑茗在除开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里,几乎都用来看书学习。

曲然然和林雅都被她这股学习的劲给惊了下,林雅开玩笑的说:“知道的你是在工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去考研呢。”

桑茗一顿,若有所思的说道,“在职研究生好像确实不错,还能更系统的学习。”

林雅无语,“我跟你开个玩笑,你怎么还真当真了?”

桑茗说,“我只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