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桑嫣傅商序正版阅读小说全文桑嫣傅商序-《桑嫣傅商序》免费小说无广告

2023-11-28 17:12:50 36
2023-11-28 36
点击阅读全文

四年前。
氲氤的水雾,缭绕着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男人。
他戴着的那块表价值不菲,看着就很有质感。
昏暗朦胧的光线下,少女放在镜子上的手不断收紧,指尖都泛白了。
她红润诱人的唇瓣抑制不住地溢出一声轻颤。
“傅哥哥,好痛……”
“傅哥哥......”
她不停地叫唤他的名字,娇俏的小脸皱成了一团。
傅商序垂眸盯着桑嫣,冷眼看着少女簌簌落下泪水。
“沅沅,是你勾的我。”

星光盛典上,人声鼎沸。
“这一届最受欢迎男演员是,傅商序!”主持人看了眼获奖名单,激动地说道。
话音刚落,大屏幕上就出现了男人那张清冷矜贵的俊容。
他穿着白色西装,领结一丝不苟地系在颈间,五官线条冷峻流畅,薄唇削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完美得仿若神祇下凡。
台下尖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唯有桑嫣抬手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她的视线扫过颁奖台上的男人,目光淡漠如水。
啧,看起来倒是比平常要人模狗样多了。
顾安宁凑过来,低声说:“阿嫣,你觉没觉得,傅商序和秦紫鸢看起来很般配?”
台上的两个人站在一起,男帅女美,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璧人一样。
秦紫鸢今晚穿的是白色抹胸晚礼服,圆润香肩和精致锁骨暴露无遗,和傅商序的白色西装搭在一起,更显相得益彰。
“有么?”桑嫣不走心地随口应付了一声。
顾安宁猛点头,“有啊!怪不得两人cp粉这么多。”
她忍不住感叹道:“傅商序也太帅了吧,本人比照片还要帅好多。”
看着台上的男人,桑嫣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她半梦半醒间被傅商序揽在怀里,身体贴在他坚硬温热的胸膛上,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睡裙就已经被褪到了大腿内侧……
当时她脑袋晕乎乎的,身体也像是悬空在云朵上,没有支撑点,只能被动承受。
隐约记起自己喊了声老公,但傅商序并没有回应她,只是将薄唇移向她的肩颈处,吮出一道又深又红的痕迹。
艹。
桑嫣越想越气。
这狗男人十天半个月不回家,一回家就对她做禽兽不如的事情。
“阿嫣,你怎么了?”顾安宁见她神色不对劲,忍不住用手捅了捅她的胳膊。
桑嫣正在气头上,一把拍掉自家闺蜜的爪子,语气不善:“就他?还没会所的牛郎长得好看呢!”
顾安宁闻言,一双杏眸瞪得圆圆的,里面写满了八卦,“阿嫣,你还找过……牛郎?”
桑嫣当然没找过,她只是口嗨,顺便损一下某人罢了。
“那当然了!你要是也想去,我可以介绍几个干净的给你认识。”她勾起顾安宁的下巴,一双狐狸眼里透着坏笑,“保证脸和身材都是一绝,不比傅商序差。”
顾安宁吓得直摇头,“不了,阿嫣,我无福消受,你还是留着给自己吧。”
见她这么不禁逗,桑嫣索然无味地收回了手,“啧,真怂,你又没男朋友,怕什么。”
她一个结了婚的都不怕,这丫头胆子怎么这么小?
顾安宁抿紧唇瓣,欲哭无泪地望着她。
她现在哪敢出去鬼混?万一惹上麻烦,她经纪人第一个饶不了她。
“好了,不去就不去,只是逗逗你而已。”见小姑娘红着眼,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桑嫣摸了摸她柔腻的脸蛋,“你这小身板,去了估计也承受不住,还是好好做你的乖乖女吧。”
顾安宁:“……”
她好歹也有c呢!怎么就小身板了!
台上的颁奖仪式已经结束,桑嫣见没她什么事了,便准备出去一趟。
“安宁,我去一下洗手间。”桑嫣提起自己的鱼尾裙下摆,头也不回地说道。
垂到腰际的大波浪卷发散落在她细瘦的背上,遮住了她白皙细腻的雪白肌肤。
-
刚从洗手间出来,桑嫣便在洗手池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傅商序正在低头洗手,颀长落拓的身影印在镜子中,眉眼如画,看起来温润清隽,无形之中又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疏离。
桑嫣眯起狐狸眼,嘴角挑起冷笑,慢悠悠地整理了下自己的裙子,想要从他身后走过。
谁知道,男人就像是后背长了眼睛一样,精准无误地攥住了她的手腕。
桑嫣抬头,对上他冰冷刺骨的寒眸,蹙着眉,没什么好气地说道。
“放开我!难道你想被人看见吗?”
傅商序恍若未闻,只是攥着她手腕的手劲又重了几分。
他慢慢逼近桑嫣,手臂撑在一旁的洗手池边缘,嗓音清冷,带着无言的压迫感。
“刚才我在台上,你为什么不看我?”
桑嫣傅商序正版阅读小说全文桑嫣傅商序-《桑嫣傅商序》免费小说无广告
桑嫣有些无语。
这男人怎么回事?她爱看谁看谁,凭什么要看他?
她刚准备回嘴几句,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眼见就要进来了。
桑嫣心里咯噔一声,用手推了推傅商序的胸膛,七分媚三分怨地瞪他一眼。
“快放开我!被人看到就完蛋了,你想我被骂上热搜吗?”
比起傅商序这个拿奖拿到手软的顶流影帝,她桑嫣只是娱乐圈里最不起眼的三十六线小艺人,真被人看到,肯定会被他的女友粉骂死的!
然而,某人却丝毫没有要松开她的意思。
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从她肩头滑落至腰间,隔着一层布料,细细地摩挲她的肌肤,全然不顾她慌乱的眼眸。
“怕什么,我们可是合法夫妻。”
他的嗓音低哑磁性,明明动作轻佻散漫,偏偏面上却依旧是那副清冷禁欲的模样。
桑嫣两靥泛红,玫瑰花一样娇嫩的红唇被她死死咬住,鱼尾裙下的白嫩大腿也止不住地发软。
比起她的心虚和狼狈,傅商序倒像个没事人似的,神情惬意淡然,完全看不出他半分异常来。
桑嫣快被他逼疯了,忍无可忍地抬脚朝他小腿处踢去,“傅商序,你混蛋!”
然而,她刚一伸腿,纤细的脚腕就被男人握在了掌心,另一只手扣紧她的腰肢,轻松地将她抱了起来。
桑嫣整个身子腾空了起来,她下意识慌了神,手臂刚堪堪搭上他的脖子,傅商序就抱着她躲到了一旁的男厕隔间里。
“嘘。”男人修长的手指抵在她的唇上,“要是叫出声了,我们的‘奸情’就要被曝光了。”
说完,他还故意凑到她耳边吹气,雪松香气混杂着他身上的味道,将她周身气息都浸染了。
桑嫣气得胸脯起伏不定,可偏偏她穿的是偏性感的露背鱼尾裙,如此一番激烈挣扎下,开叉的裙摆已经将她的大腿露了出来,若隐若现间更妩媚撩人了。
傅商序看到如此风光,眸底忽然掠过一抹暗芒。
桑嫣注意到他视线在看哪之后,俏脸一红,捂着大腿又羞又恼地瞪了他一眼,“傅商序,你往哪看呢!”
她本就生得美艳明媚,此时一双狐狸眼含嗔带怒,透着浑不自知的撩人。
傅商序冷沉的目光在她精致的锁骨上停留了片刻,随即转向她的脸。
他和她四目相对,微凉的鼻尖拂过她的脸颊,喉咙间发出一声听不出什么情绪的轻笑。
“呵,这时候倒学会害羞了。”
两人早就坦诚相见过很多次了,但桑嫣每次遇上傅商序,都还是会感到尴尬和窘迫。
哪怕已经结婚两年,她依旧没办法像寻常妻子一样,跟自己的丈夫撒娇亲昵。
毕竟她知道,傅商序娶她是因为被家里逼迫,并没有那么乐意。
她和他,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强行捆绑在一起,也不过是成为一对怨侣罢了。
想到这,桑嫣胸口莫名有些闷,眼睛也酸胀得厉害。
外人只知道他和秦紫鸢是荧幕大势cp,又有谁知道,她才是他结婚证上的妻子。
外面有人说话,似乎提到了她的名字。
“不是我说,桑嫣长得还真是漂亮,那身材,那腿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