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魏昶希池流月池流月魏昶希免费全文阅读完整版大结局_(池流月魏昶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小说(魏昶希池流月)

小菲 2024-02-28 03:45:12 15
小菲 2024-02-28 15
点击阅读全文

池流月魏昶希 是一本非常火的现代言情风格小说,它的书名是魏昶希池流月,这本书意味悠长,行云流水,本文主要讲述了:池流月没能回答魏昶希。在他话音落下后,她的头猛烈一疼,直接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回到了医院。刚睁开眼,耳边便传来魏昶希平淡的声音:“醒了,还疼吗?”池流月下意识摇头,但紧接就想起了他在出租屋里说的话。

封面

《池流月魏昶希》精彩章节试读

池流月没能回答魏昶希。

在他话音落下后,她的头猛烈一疼,直接晕了过去。

再醒来就回到了医院。

刚睁开眼,耳边便传来魏昶希平淡的声音:“醒了,还疼吗?”

池流月下意识摇头,但紧接就想起了他在出租屋里说的话。

魏昶希要娶自己,他要和她结婚?!

可为什么?

他之前不是拒绝了吗?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过了一瞬,就有了答案。

不是喜欢,而是可怜和同情。

池流月慢慢坐起来,嗓子发干:“你……”

魏昶希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直接打断:“结婚的事我是认真的,这件事我也已经和家里说过了,他们都很喜欢你,没什么异议。”

“你也不要想太多,不是可怜你,是我想结婚。”

从喜欢他的那天起,这十年来池流月都在等着这一天,等着魏昶希有一天会和她求婚。

但不该是这样的。

她直直望着魏昶希的眼睛:“那陈佳霓呢,你不是喜欢她吗?”

提起陈佳霓,魏昶希眸光微闪。

这时,他的手机振动起来。

两人同时看过去,只见屏幕上闪动着“陈佳霓”的名字。

莫名的,池流月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她不喜欢这样,干脆垂下头:“刚才的话我就当没听见,你去接吧。”

魏昶希却挂断了电话:“我陪着你。”

池流月没再回应,想用沉默来拒绝他自以为是的好意。

不能否认,她心底是高兴的。

可她知道这一切就像梦似的,终有一天会醒。

药力作用下,池流月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

回头看去,魏昶希已经不在病房里。

而病房门开着条缝,外面故意压低声音的交谈声丝丝缕缕传进来。

池流月本来没在意。

直到门外响起忽然抬高的女声:“那我算什么?”

是陈佳霓。

池流月愣了几秒,屏住了呼吸光脚下地走到了门口。

眼前一幕如千万根针扎进了她的心脏!

昏暗的走廊角落中,陈佳霓在魏昶希怀中哭得梨花带雨,模样受尽了委屈。

而从不曾低头的天之骄子魏昶希,弯下腰亲在了陈佳霓的眼睛上。

池流月曾在一本书里看过这样一句话——

如果一个男人去亲一个女人的眼睛,那么便是爱到了极致。

因为他学会了克制。

池流月身形一晃,及时抓住门把手才没有瘫软跌倒。

许久,她麻木地回到了病床上。

而这一夜,魏昶希没再回来过。

池流月第二天要做第一次化疗。

她心里害怕,希望能有个人陪自己。

但魏昶希不在,她却又觉得轻松一些。

化疗很疼,池流月被送回病房时浑身都是冷汗,脱力到脸色惨白。

她本来想好好休息,却没想到病房里还坐着个人。

是她和魏昶希共同的朋友费白潜。

池流月不想让人看见自己这幅样子,强撑着精神问:“你怎么来了?”

费白潜摸摸脑袋:“听昶希说你病了,过来看看你……没事儿吧?”

“脑瘤。”池流月气息微弱,“迟早要死。”

费白潜一脸惊愕,欲言又止。

池流月看在眼里,微微皱起眉:“有话你就直说。”

说完也好赶紧离开。

费白潜看上去很纠结,但终究还是开口:“小月,作为朋友,看见你这样我很心疼。但昨晚昶希来找我们喝酒,喝个烂醉……”

“说句不好听的,既然你要死了,那就别用这个病逼着他和你结婚了吧?”

第6章

池流月苍白的脸在一瞬间变得更加没有血色。

一时间,她差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好一会儿才问出一句:“他亲口说的……我逼他?”

费白潜知道自己话说重了,心虚别开眼:“没,但他突然来找我们,说了一句你病了和你们要结婚了,就开始狂灌自己酒。”

“你对他的心思,大家都明镜似的。这不明摆着……”

余下的话他没说完,但池流月也明白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那些朋友多少看得出她喜欢魏昶希。

而如今她重病,就要死了,他们却要结婚!

当然只能是她逼迫的。

池流月的心像被块巨石重重砸过,闷痛到她喘不上气。

见她状态不对,费白潜慌了,撂下句“我去叫护士来”,就起身离开。

然而护士没来,来的是魏昶希。

他步履匆匆,几乎是冲过来扶住了她:“小月,你怎么样?你看着我,能看清吗?”

离得近了,池流月清楚闻到魏昶希身上那股没散干净的烟酒味。

他以前从不碰这些的……

自己竟把他逼到这个地步了吗?

池流月喉咙发涩,心头也阵阵发酸。

她用尽全力将他推开:“离我远点!”

魏昶希被迫后退了两步,微皱起眉:“你又在闹什么脾气,因为我忘了来陪你做化疗?”

池流月竭力压住身心的双重痛苦,嘲讽地扯起嘴角:“我为什么要因为你没陪我生气,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换句话说,你完全可以不顾忌我的心情。”

“就像现在,你觉得我无取闹对吗?那你就该转身走,把我扔下!”

就像过去无数次她的思绪被他所牵扯,可他丝毫没有察觉到一样。

自己都已经习惯了,为什么要改变?

为什么想要的时候得不到,不想要的时候又强塞给她?

池流月控制不住情绪,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魏昶希不明白她突然怎么了。

“小月,我扶你先躺下,等会儿护士就过来给你吊水,就不疼了。”

说着,他伸出手。

却被池流月狠狠打开。

她眼中带着股说不出的决绝:“魏昶希,你听不懂话吗?”

“我不用你管,也根本不想和你结婚。你我都心知肚明那个约定只是玩笑,你以为我真喜欢你吗?”

“我不过是觉得耍你好玩而已。”

魏昶希面色终于染上冷峻:“池流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池流月逼着自己开口:“知道。做了二十年朋友,我不想闹得太难看,麻烦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话落,病房里一阵死寂。

魏昶希眸光暗冷:“池流月,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刚刚的话是真心吗?”

池流月知道有些回答一旦出口,自己和魏昶希之间的关系就再也无法转圜。

但她还是回答了:“是。”

魏昶希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病房门重重关上,“砰”的巨响,像是砸在池流月身上。

所有伪装在这一刻卸下,她躲进被子里放声痛哭起来。

她哭了一夜,哭到眼睛干了,哭到没有力气。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