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池流月魏昶希免费完整版_池流月魏昶希完章版阅读

小舒 2024-02-28 15:28:44 18
小舒 2024-02-28 18
点击阅读全文

火爆新书 池流月魏昶希 由网络大神池流月所撰写,它的内容辞藻华美,意味悠长,它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书籍,池流月魏昶希的主角是池流月魏昶希,下面为你介绍本书的精彩章节:魏昶希不明白她突然怎么了。池流月紧紧抓着他手,哑声问:“我妈管你借钱,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魏昶希一怔,不以为意:“这件事你别管了,左右那点钱也不多。”池流月喉咙梗了下。魏昶希家境优渥,三十万对他来说的确不算什么。也正是因为知道这点,她才会一直那么努力,想要缩短两人的差距!可母亲的行为,彻底击垮了所有。

封面

《池流月魏昶希》精彩章节试读

魏昶希不明白她突然怎么了。

池流月紧紧抓着他手,哑声问:“我妈管你借钱,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魏昶希一怔,不以为意:“这件事你别管了,左右那点钱也不多。”

池流月喉咙梗了下。

魏昶希家境优渥,三十万对他来说的确不算什么。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点,她才会一直那么努力,想要缩短两人的差距!

可母亲的行为,彻底击垮了所有。

也让她清清楚楚看见,自己和魏昶希之间无法横跨的鸿沟。

池流月凝望着魏昶希,慢慢收回手。

她狠了心,故意放冷了语气:“你以为你在帮我?”

“你这些钱借给他们,就像打水漂一样拿不回来了,他们只会变本加厉,以后用各种由继续管你要钱!”

池流月泛红的眼眶里蓄着泪:“魏昶希,我不用你可怜我,也不用你管我家里的事。”

魏昶希眉心紧拧:“我没有可怜你,我只是想帮你……”

“我不用你帮!”池流月倏然抬声打断他,“这么多年来我都是一个人,我也过得很好。”

她现在就像一只浑身竖满刺的刺猬。

魏昶希眸光微冷:“小月,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你先冷静下。”

说完就拿了手机转身离开。

池流月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心脏好像被生生撕裂开般痛不欲生。

如果可以,她希望魏昶希能管自己一辈子。

可她没有选择。

她不能这么自私,不能自己都要死了,还把魏昶希拉进自己家这个泥沼里!

她也有私心,不想看见他眼里的可怜。

眼泪一颗颗掉下来,掉进面前的已经凉了的粥里。

池流月还是拿起勺子,一点点吃了个干净。

毕竟,这可能是魏昶希最后一次请她吃的饭了。

吃完了粥,池流月查询了一下银行卡余额——四十二万。

三十万还给魏昶希,剩下十二万全给了家里。

就当买个清净,也算报答十几年的养育之恩。

分别转账完,池流月起身换掉了病号服。

没了钱,她没办法再继续治病。

她也不想治了,怎么样都是要死的,不如死得体面一点。

池流月穿着来住院那天的衣服,离开了病房。

走出医院时,外面又下起雪。

她顶着雪回到了自己租的房子,本想着收拾点什么就退租离开。

但看了一圈,都没什么重要的。

唯独一条项链——

那是魏昶希送她的二十岁礼物。

从他送给她,她就没有戴过,因为不舍得。

此时,池流月站在镜子前,将项链小心翼翼戴在了脖子上。

真好看。

池流月的视线又被泪水给模糊,但这次是疼的。

她脑袋里的神经像是在跳,狠狠刺痛着,疼得她重重摔在地上,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只能蜷缩着,用力抱紧自己。

池流月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听不见。

可就在最疼的时候,她忽然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

“小月?池流月!”

这声音太熟悉,池流月费力睁开眼,就对上魏昶希紧张关心的目光。

他抱着她,语气愤怒:“为什么一声不吭跑了,你不打算治病了?!”

池流月意识破碎,却还是摇头:“不……不治了。魏昶希,你放开我。”

魏昶希却没松手,反而问:“那如果我娶你呢?”

“池流月,如果我们结婚,你能好好治病吗?”

第5章

池流月没能回答魏昶希。

在他话音落下后,她的头猛烈一疼,直接晕了过去。

再醒来就回到了医院。

刚睁开眼,耳边便传来魏昶希平淡的声音:“醒了,还疼吗?”

池流月下意识摇头,但紧接就想起了他在出租屋里说的话。

魏昶希要娶自己,他要和她结婚?!

可为什么?

他之前不是拒绝了吗?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过了一瞬,就有了答案。

不是喜欢,而是可怜和同情。

池流月慢慢坐起来,嗓子发干:“你……”

魏昶希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直接打断:“结婚的事我是认真的,这件事我也已经和家里说过了,他们都很喜欢你,没什么异议。”

“你也不要想太多,不是可怜你,是我想结婚。”

从喜欢他的那天起,这十年来池流月都在等着这一天,等着魏昶希有一天会和她求婚。

但不该是这样的。

她直直望着魏昶希的眼睛:“那陈佳霓呢,你不是喜欢她吗?”

提起陈佳霓,魏昶希眸光微闪。

这时,他的手机振动起来。

两人同时看过去,只见屏幕上闪动着“陈佳霓”的名字。

莫名的,池流月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插足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她不喜欢这样,干脆垂下头:“刚才的话我就当没听见,你去接吧。”

魏昶希却挂断了电话:“我陪着你。”

池流月没再回应,想用沉默来拒绝他自以为是的好意。

不能否认,她心底是高兴的。

可她知道这一切就像梦似的,终有一天会醒。

药力作用下,池流月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

回头看去,魏昶希已经不在病房里。

而病房门开着条缝,外面故意压低声音的交谈声丝丝缕缕传进来。

池流月本来没在意。

直到门外响起忽然抬高的女声:“那我算什么?”

是陈佳霓。

池流月愣了几秒,屏住了呼吸光脚下地走到了门口。

眼前一幕如千万根针扎进了她的心脏!

昏暗的走廊角落中,陈佳霓在魏昶希怀中哭得梨花带雨,模样受尽了委屈。

而从不曾低头的天之骄子魏昶希,弯下腰亲在了陈佳霓的眼睛上。

池流月曾在一本书里看过这样一句话——

如果一个男人去亲一个女人的眼睛,那么便是爱到了极致。

因为他学会了克制。

池流月身形一晃,及时抓住门把手才没有瘫软跌倒。

许久,她麻木地回到了病床上。

而这一夜,魏昶希没再回来过。

池流月第二天要做第一次化疗。

她心里害怕,希望能有个人陪自己。

但魏昶希不在,她却又觉得轻松一些。

化疗很疼,池流月被送回病房时浑身都是冷汗,脱力到脸色惨白。

她本来想好好休息,却没想到病房里还坐着个人。

是她和魏昶希共同的朋友费白潜。

池流月不想让人看见自己这幅样子,强撑着精神问:“你怎么来了?”

费白潜摸摸脑袋:“听昶希说你病了,过来看看你……没事儿吧?”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