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白月光被曝光后我被全网黑裴勋简溪白黎全本免费阅读在线_(裴勋简溪白黎)免费全本言情小说(白月光被曝光后我被全网黑)

小晨 2024-02-28 19:56:44 30
小晨 2024-02-28 30
点击阅读全文

白月光被曝光后我被全网黑 书中的两位主角是 裴勋简溪白黎 ,由网络大神裴勋编写而成,这本书妙不可言,欢风华丽,本文的简介是:我把自己变成了一名合格的裴太太,穿衣打扮,言谈举止皆让人挑不出错。我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熟悉他的口味喜好,甚至爱挑刺的婆婆都对我赞赏有加。可我们除了晚上睡在一起,并不像真正的夫妻。他从不试着去了解我,甚至不解我为什么明明嫁入豪门,还执着于演戏。他还说,自己喜静,虽然结婚了,也需要个人空间。

封面

《白月光被曝光后,我被全网黑》精彩章节试读

我把自己变成了一名合格的裴太太,穿衣打扮,言谈举止皆让人挑不出错。

我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熟悉他的口味喜好,甚至爱挑刺的婆婆都对我赞赏有加。

可我们除了晚上睡在一起,并不像真正的夫妻。

他从不试着去了解我,甚至不解我为什么明明嫁入豪门,还执着于演戏。

他还说,自己喜静,虽然结婚了,也需要个人空间。

于是,我将自己爱闹的一面收起来,他只要在忙,就从不去打扰他,甚至看电视都调低音量。

可后来,我才知道,他其实并不喜静。

白黎失忆回来后,他陪她去逛街,去滑冰,去听相声,甚至去酒吧蹦迪。

他明明是不拒绝这些热闹的。

他只是不喜欢我。

当然了,我也早不在意了。

以前的我,他晚回家都会关切的发个信息,后来养成习惯,虽不再眷恋他,却也习惯性地会发。

但白黎回来的这些日子,我再也没有问过他。

和郑姐分别后,我独自开车回了我和裴勋的家。

进了家门,裴勋居然在。

看到我,他似乎有些意外。

“今天不是有拍摄吗?怎么这么早?”

“设备坏了,提前结束了。”我淡声。

他点点头。

我继续往房里走。

“今天……”

我停住,回头看他。

“官微发博是因为白黎那边状态不太好,我怕她会想不开。”

我愣了下。

“你别多想,”他走上前,双手扶住我的肩,“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认我,要不就会做傻事,我只是陪她度过这段时间而已。”

这是这个月来,他第一次和我解释白黎的事。

是因为我不再主动联系他感觉到了异样?还是他终是觉察到了自己仍为人夫?

但不论如何,我看着他诚恳的脸,都觉得有些可笑。

“你不用解释,其实我并不在意。”我说。

“不过,”我笑笑,“你就从来没怕我想不开吗?”

他愣住了。

“你……”他摇头,“你怎么会?你那么活泼,怎么会想不开。”

呵,活泼。

也许是已打定主意离婚,我突然就不想再忍了。

6

“活泼是原罪吗?”我冷笑,“我和你结婚后,吃过抗抑郁的药你知道吗?”

“什么?”他怔住。

“裴勋,”我将他的手冷漠地拂下来,“其实我如今看得很清,你心里有没有我你自己清楚的很,你也不必再在我面前演什么夫妻感情戏码,我既不会纠缠也不会闹,会主动离开裴家的。”

“过去五年,我自认为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救过我爷爷的命,就当我是替他报恩吧。”

“至于财产分配,裴家的钱我不会要一分,你随便拟协议就好。”

说罢,我转身就要回屋。

谁知他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你在说什么?”他愣愣地看着我,“什么主动离开?什么财产分配?”

“这还不明白吗?”我一字一句,“我对你去陪白黎红黎都没意见,因为我打算和你离婚了。”

“你别和小孩子一样行不行。”他掐了掐眉心,“我知道你最近可能有些情绪,但她是个病人,你一向懂事,怎么现在连个病人都容不下?”

“你不懂吗?那是活生生一条人命啊简溪,”他的眉眼中透着失望,“你非要因为这个,在这种时候和我吵架吗?”

“你就这么冷血?你的同情心和同心呢?”

我真是气笑了。

也许就是因为他五年日复一日的PU,我才会傻傻的觉得是自己不够努力,是自己做的不好。

可不懂的明明是他。

把婚姻当儿戏的,也明明是他。

愤怒和长久积压的酸涩一股脑涌上心头。

“裴勋,”我甩开他的手,冷声,“我不是闹着玩。”

“我要和你离婚,是真的。”

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裴勋皱眉,走过去开了门,却突然被一个人扑了个满怀。

“阿勋!阿勋我好害怕!”白黎死死地抱住他,“我不想一个人住,我求你了,你让我和你一起住吧好不好?”

“我不想离开你,”她哭得满脸都是泪,“你,你让我住在你家好不好……”

裴勋愣住,竟转头看我。

像在征求同意。

白黎顺着他的目光看过来。

7

“啊!”她突然抱住头,惊声尖叫,“简溪,为什么?为什么你娶了她?你不是最爱我吗?不!为什么?!你为什么?!”

裴勋急急地抱住她,“白黎,你冷静点。”

“阿勋,求你了,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会死的!没有你我没办法活下去!”

她甩开裴勋的手,突然冲到我面前,跪了下来。

“求你了简溪,求你了好不好?”她的眼泪汹涌流出,“你把阿勋还给我吧好不好?”

“白黎,”裴勋赶过来,“你不要闹,简溪现在是我的妻子,我们可以一起帮你……”

“好啊。”我说。

裴勋和白黎同时顿住。

我蹲下,轻柔地摸了摸白黎柔顺的发。

“明明都这么难过了,你却不忘去做头发护,脸上的妆也是恰到好处。”

裴勋皱眉,“简溪,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笑笑,看向白黎。

“这个男人我不要了,如果他愿意,我今天就和他办离婚,这样子,你满意吗?”

白黎愣在原地。

裴勋也是。

我没再那二人,转身回了房间。

东西其实这些日子早就收拾差不多了。

三个月前,我经过多次面试,拿到了国外一家知名剧团世界巡回舞台剧女主角的资格。

我没有和裴勋说,而是默默地收尾手头的工作,准备离开。

托他的福,电视剧女配角如今也没了,倒是方便了我早点出发,过去做演出前的适应训练。

谁知过了一会儿,裴勋居然进来了。

也许是让自己妻子目睹了别的女人挂他身上,他的脸色有些不自然。

“不要和我赌气了行不行?”他轻声,“你真搬出去像什么样子?”

我真是被逗乐了。

“裴勋,是你说的,那可是一条人命,”我学着他的语气,“怎么?我听你的话,和你一样惯着她,这样你也能找我的错?”

他皱眉,“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还有,你不要歪着语气学人,不好看。”

“不想看你就别看,是你先来找我说话。”

“不是,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

“难听,对。”我抬头,“我现在说话就是这么难听。”

8

他愣住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