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裴勋简溪白黎免费在线阅读_简溪裴勋白黎完结版阅览

小丽 2024-02-28 11:29:25 19
小丽 2024-02-28 19
点击阅读全文

简溪裴勋白黎 的主人公是 裴勋简溪白黎 ,是作者裴勋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书引人入胜,扣人心弦,简溪裴勋白黎的精彩概述是:“演技好有什么用,人品不好做小三,小三都该死光光。”“嫁给你之后,我受过多少网暴,污蔑,被泼过多少脏水,而今天,因为你和白黎的视频,我被网暴到热搜第一,直接丢了电视剧女配的工作。”“国内又不是不能发展,”我笑了起来,“你说的这个笑话,真的很好听。

封面

《白月光被曝光后,我被全网黑》精彩章节试读

“演技好有什么用,人品不好做小三,小三都该死光光。”

“嫁给你之后,我受过多少网暴,污蔑,被泼过多少脏水,而今天,因为你和白黎的视频,我被网暴到热搜第一,直接丢了电视剧女配的工作。”

“国内又不是不能发展,”我笑了起来,“你说的这个笑话,真的很好听。”

“五年了,但凡你帮我说过一句话,我都不会沦为被万人骂,被广告商嫌弃,被制片人抛弃的“票房毒药”,但凡你心里有一丝我的存在,去随便打听一下我在演艺圈是如何艰难求生的,都不会说出这句可笑的话。”

我走近,看着他愈发惨白的脸。

“裴勋,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你让我别矫情。”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

“赶紧离婚,别矫情。”

裴勋还想说什么,可是被打断了。

因为白黎在门外突然放声大哭。

于是,我趁白黎又哭又闹缠着裴勋时,离开了家。

9

走出别墅大门口,我回头,看到白黎躲在客厅落地窗后,微肿的眉眼透着喜色。

说实话,她的演技做作又虚假。

揭露她的心机其实很容易,但我没那个闲心情。

我只想赶紧离婚,奔赴新的演艺事业。

也奔赴崭新的人生。

我找了个酒店先住下,期间裴勋一直给我打 dian hua 发信息。

“简溪,你回 dian hua 。”

“住在哪里了,告诉我一下。”

“白黎是个病人,医生说,失忆的人难免有不安全感。”

“我知道你从不是一个和病人计较的人。”

“你说的以前受的那些委屈,是我做得不好,我会弥补。”

我直接将他拉黑,又委托了律师,全权帮我处离婚事宜。

第三天,我意外地接到了一个 dian hua 。

是之前电视剧的制片人。

“简老师,真是对不起,之前还以为机器修不好,所以和您 gong si 说了解约,现在机器突然好了。”

“不用了,”我笑笑,“解约合同我已经让律师盖完章发过去了。”

“哎呀,您怎么这么急?咱们都拍了一半了,您这样有演技的演员我们还是很珍惜的啊……”

呵呵,珍惜。

对方又说了几句,见我死不松口,一定要解约,一下子急了。

“哎呀,您要不演,我们没办法给裴总交代啊……”他的声音已经充满乞求,“这样简老师,您要是嫌女二号不够好,其实您的演技演女主也完全没问题的……”

听到这里,我实在忍不住,差点就要张口骂人。

这时,郑姐的 dian hua 突然插了进来。

“简溪,麻烦了,你和 gong si 的解约合同出问题了。”

郑姐说,我和 gong si 本来的合约里,有一条是必须履行完所有演艺活动才能解约。

本来那个电视剧应该是我最后一项工作,可是之前 gong si 却统一给旗下艺人接了综艺。

“给你接的这个综艺,就在三天后,是一个为期三天的生活类直播综艺,我和那边聊了,那边打死不愿解约,否则就要天价赔偿。”

“这可怎么办啊?”她急得不得了,“这个综艺真不是人,居然还邀请了白黎,你说这不是故意的吗?就是想利用你去给她造流量……”

10

“没事,接吧。”我淡声。

离婚我不打算要裴勋的钱,这几年演艺之路不顺,手头钱不是特别多。

要是真因为这个综艺活动耽误了入职剧团,那才是得不偿失。

管他什么白黎黑黎,大不了再被骂三天而已。

很快,郑姐利落地对接好了一切,将节目的要素单发给了我。

我翻看着人员名单,突然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

“喜言。”

节目组居然将他也请来了。

三天很快过去,我如约去了节目组的田园别墅,才一出现,弹幕就疯了。

“靠,这女的居然还有脸和白黎一起参加节目?”

“疯了吧,能观众投票让她下线吗?”

“保护我方裴白CP。”

不远处,白黎坐在沙发上,刷着手机,嘴角微微噙笑。

而这时,突然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清脆的男声。

“她没偷没抢,和那人合法夫妇,你们是三观扭曲还是道德沦丧,上来就做网络小三。”

我回头,是一个185的阳光大男孩。

“哈哈,喜言说话,果然与众不同。”

“毒舌男孩不是盖的。”

“这节目好看了。”

我愣愣地看着他,“你是……喜言?”

他收了手机,上前两步。

“是啊,你还认得我吗?”

他微微一笑。

“溪溪姐。”

喜言,居然是我多年未见的小竹马,陈彦泽。

他比我小三岁,小时候,总是喜欢赖在我家不走。

后来我上了大学,离开了家乡,他则去了另一个沿海城市学画画。

我们很久没见了。

“你怎么来这综艺了啊?”我惊喜地问。

“钱还蛮多的,就来咯。”他耸耸肩,“而且,我看了嘉宾表,总觉得有些不放心。”

“什么不放心?”

“怕有人被欺负。”

“啊?”

“没事。”

说着说着,两人便进了屋。

这个节目,一共五个嘉宾。

一个演戏老前辈,一个喜言,一个白黎,一个我。

还有一个,节目组说是神秘嘉宾,要在中途才能登场。

老前辈看过我的戏,他一向刚正不阿,当着镜头的面,就夸起我的演技来。

“你之前那个古装戏,演的真是不错,比很多老戏骨还演得好。”

11

“您过奖了。”我谦虚笑笑。

“她可不只是那个演得好,您看到她演的那个单亲妈妈吗?还有职场反派,”陈彦泽眉飞色舞,甚至还有一丝自豪,“虽然没几个镜头,但都演得太好了。”

我愣了下,也是没想到,陈彦泽居然对我这些龙套角色还都记得。

两人你一赞我一捧,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偷偷拉了下陈彦泽,红着脸让他别夸的太夸张。

谁知他居然挺直腰板,“姐姐这么好,为什么不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就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姐姐演技好。”

老前辈哈哈大笑,“是啊,好就得说出来。”

弹幕开始热闹起来。

“喜言在简溪面前好乖啊,这还是网上那个毒舌天才画家吗?”

“喜言好奶狗弟弟啊,莫名想磕他们怎么办?”

“原来简溪演技这么好的吗?”

“以前没注意,但她这几年都没演过什么主角吧?”

“他们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个单亲妈妈,当时我看了都哭了,完全没认出来是简溪,真是整容式演技啊。”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